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终章暨序章

但是,毫无疑问他就是赢家。

所以,女露出花儿般的笑容,艳地撂下话来


「你这家伙赶紧去死吧」

「不胜荣幸」


男如此回应,对女赤袒露杀意表示称赞。他此时的语气依然带着歉意又透着愉悦。然后,他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冷冷冰冰。


知了不叫,

纯属已死。

女不走,

男子不动。

最后,女口

「可怜我失去了『獏』……虽然留下了这幅身子,最后还是会没命吧。过去的清算将蜂拥而至,将我残忍杀死」

「我为你感到可怜」

「所以,你……能不能带上我亡命天涯?」

女紧紧抓着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般央求。镜见愣愣地眨了眨眼。这是镜见的罪业,也是女确确实实已经服输的证明。他没有嘲笑女这难堪的模。

镜见只是按着帽子,答

「很遗憾,你我之间并未缔结那的契约。虽然过去重复过无数次,但我还要重申一遍。只要没有契约,我不能陪伴任何人」

「所以,你能陪伴的就只有冬乃雏芥子呢」

「喔?」

镜见不停眨眼,了后答

「看子确实如此」

「是啊,我就知」


你这家伙赶紧去死吧。


最后留下这句话,女忽然消失了。

之后鸦雀无声。但突然,幸存的婵儿们始鸣叫,小孩子也进入公园。镜见听着那吵闹的声音,扬起外套起身离座。

就像什么哦度没发生过一,他独自回到『黑宅院』。

就像是追悼某人,一顶黑帽子被留在长椅上。


* * *


「你不会再被『獏』盯上了,所以可以不再当我助手了」

镜见冷冰冰地赶走了雏芥子。

雏芥子叫嚷着什么,但镜见没有理会。

就这,『黑宅院』恢复了平静。『奇珍异宝间』被鸦雀无声的安静所笼罩。在原本的沉寂之中,镜见点点头,觉得这就好。他丝毫没有感到寂寞。

因为,镜见夜狐就是这的生物。

但是,他忽然起一段文字。

「『只要这人能真正幸福,自己情愿做一只百年伫立在那万丈光芒的银河河滩上的小鸟,任其捕捉』」

这是宫泽贤治《银河铁之夜》中的一段。但是,他并不知自己心中为何会自然而然冒出这段文字。镜见不解,重重地歪起了脑袋。

另外,没有人念出文章的后续。

助手不在这里。

但就在这时

「别以为简简单单就能把人赶走啊,白痴!」

「你是怎么回事」

『奇珍异宝间』的房门被猛地一拳打破。

只有未退人才能打这扇门才对,她的蛮横果然不合常理。

雏芥子站在门外,眼睛里含着泪。她是真的生气了。同时,她砸门之前应该一直在外面听着。她紧紧攥着拳头,把刚才那段文章的后续喊了出来

「『又只剩下我们俩了。我俩无论到哪儿都要同行才好。我也像那只蝎子一,假若是为了大家的幸福,要把我的身体燃烧毁千万遍也没关系』」

她一边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掉,一边大喊

镜见听到她的呐喊,心……已经可以了,就承认吧

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已经可以了,也不明白要承认承认,就这接着说

「你回来这里,就只是为了当牛做马一在这儿干活吗?」

「呜,我、我一回到家,奇怪的生物就不停地冒出来」

此时镜见叹了口气。这是因为『獏女』画的领地消失了。雏芥子(虽然本人并不知)是『圣人』,肯定许许多多的妖魔鬼怪都觊觎着她。然后,镜见起与雏芥子母亲的约定,以及那个女人说过的话。

——请保护那孩子。

——所以,你能陪伴的就只有冬乃雏芥子呢。

「第二条无关紧要,不过……第一条没有规定期限」

「你做说什么?在对谁说?」

「行吧,你又是我的助手了」

镜见若无其事地说。

雏芥子张大了眼睛,像花儿般灿烂地笑起来。她猛地一跃而起,像小孩子一抱住镜见。镜见接住她,闭上了眼睛。

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分别。

抛弃了许许多多的事物。

而现在。

约定守护的少女为自己的助手,成了唯一陪伴自己的人。

就如同寻找真正幸福的旅途之中,镜见对少女说


「『天涯海角,与你同行』」

就这,侦探与助手的故事始了。


终章暨序章——驶向二人的起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