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特典 人偶之魂·邂逅

『夜兽使 黑镜』×『灵能侦探·藤咲藤花不笑话他人的惨剧(4)』发行纪念短篇



『黑宅院』里有侦探。但那个侦探自身并非侦探。

委托上门就会让他变成侦探。

事情就是这。

他这一存在连其年龄都不确定,唯一明确的只有,他外貌如人偶般丽。但是,他这一存在像影子一漆黑,而且非常『淡漠』。那副模如同绘画中画出的斑。他藉由以侦探身份解决怪异,才能得以存在于这个世上。

这就是怪异侦探,镜见夜狐。

然后,冬乃雏芥子是他的助手。

她按照失踪母亲留下的信找到镜见,虽然基本属于非法入侵,但应该还是得到了欢迎。过去,镜见站在雏芥子面前,对她说

『你现在孤身一人,犹如钢铁般孤独』

『那么,就让我镜见夜狐伴你生活吧』

这番话如同告白。但同时,雏芥子也渴望成为他的助手。要让『黑宅院』接纳她(因为已经存在侦探),她必须要有助手的身份。

说来莫名其妙。

难,人就只是待在那里都不被允许吗?

雏芥子有些迟疑,但还是答应下来。

一方面她无依无靠。最关键的是,她知母亲失踪的原因。

此后,她便担任镜见的助手,常常被卷入离奇事件。然后,要说雏芥子是否对镜见(为侦探)萌生敬意,那倒也谈不上。

今天,雏芥子照例又在勤劳地打扫这件东西又多又乱的房间。

「镜见先生,我擦一擦你那把摇椅,麻烦你紧滚一边去」

「……雏芥子君,请你试一下」

摇椅上,一个乌鸦似的身影懒洋洋地动了一下。他浑身穿着修身外套,闭着眼睛,但被雏芥子强行弄了起来。镜见很不心地发出声音。对此,雏芥子可爱地脑袋一歪,问

「嗯?怎么了?」

「我在这里坐下顶多才不过三分钟」

「哇,好厉害,说对了!不过我就是要擦它,跟你的休息时间没关系,麻烦你起来」

「你把『关怀』和『看时机』的能力扔哪儿去了?」

「留在我妈肚子里了」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镜见摇摇头,放弃抵抗站了起来。

另一边,雏芥子拿着抹布扑到摇椅上。这椅子有不少年月了,上面积了薄薄的灰,让人看不过去。只听到吱吱的声音,她始擦起扶手。镜见无奈地叹了口气,离现场。

周围散落着有数不清的书、干吊的蓝墨水瓶,重现的古生物标本、瓷制玫瑰。他灵巧地避那些东西,就这走向(两把椅子面对面摆放)圆桌那边坐下。桌子中央摆着他决定是否接受委托时使用的黄金天平。镜见的委托人(渴望拯救或是破灭的人们)要将为代价的东西放在天平托盘上,使之与烦恼自己的怪异相平衡。

现在,那托盘空着。

感觉一段时间不会有委托人来访。

雏芥子擦拭摇椅的弓形椅腿,不经心地问

「说起来,镜见先生知不知灵能侦探?」

「怎么又从你嘴里冒出可疑的玩意」

面对突兀的话题,镜见流利地反问回去

听到反问,雏芥子桀骜不驯地说

「这话轮不到身为怪异侦探·镜见先生讲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也很可疑啰?我觉得身为助手,这的失言很不得了啊」

「得了得了,先别管这些了」

「你还是老子,真是不讲礼貌」

「我是就当自己吃点亏,强行继续聊下去」

「到是听听我的意见啊」

「法律明文规定,女高中生可以贯彻自我……事情发生在不久前,我高中朋友发现了灵能侦探的网站,然后聊到要是真的那就厉害了……是呀,确实很可疑,通常来就是冒牌货呢」

雏芥子自顾自地点点头。她预测镜见会无语地回答说「那还用说」。但是,镜见回答的语气竟特别严肃

「……也不见得」

「欸?」

「我遇到过真家伙」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雏芥子愣愣启眨起眼睛。与此同时,摇椅上的灰尘刚刚擦完。

镜见起身,又回到藤椅跟前,重新朝他心仪的那把椅子坐了下去,腿一翘,眼睛一眯。但是,他大概是发现了雏芥子正用目光求问细节。他唱歌似的说

「自称灵能侦探的人中,真货分两。一是纯粹灵感很强的人……通常也属于这一类。然后另一类,是超能力家族出身的人」

「……超能力?」

「那是『超出人类范畴的东西』啊,雏芥子君」

要么是神。

不然就是怪物。

镜见这说。

神,或者怪物。

雏芥子茫然地念出那两个词。它们不是截然相反的吗?或者说在不属于人这层含义上是一的东西,不同点仅仅在于是被崇拜,还是被轻蔑。

雏芥子苦恼起来。在她面前,镜见闭上了眼睛。

「那本来是不可能的相遇」

怀念的黑色长裙在记忆中翻飞。

于是,他回忆过去的事件。


* * *


「……我现委托了名叫藤咲藤花的灵能侦探,但是……那位好像染了感冒……虽然告诉我说烧一退打算姑且露个面……但我还是找到镜见先生您,看能不能先帮帮忙」

「……藤咲啊」

灵能侦探。

镜见对委托人的描述点点头。

通常来讲,镜见当听到那个可疑词汇的那一刻便会劝对方终止委托,但藤咲这个名字则要另算。

因为,那是真货。

镜见从记忆的底层牵出『非人世界』中流传的存在。

「『召唤死者的藤咲』是吗」

「您知?」

「那可是相当出名」

听到身着管家服的男这么说,镜见耸耸肩。镜见姑且也有哪方面的知识。

东之驹井;

西之先崎;

坐拥十二占女的永濑;

降神术的山查子;

然后是高举着『神』,『召唤死者的藤咲』。

享誉盛名的异能家族,就只有这些。

不过,那些事反正也没有知的必要。

「顶多就是听说过而已。本来我这的人与那些家族之间并无往。这是既定的事。照此本应该『拒绝』才是……不过这次马,就破例吧」

「……哦」

对方露出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的表情。这段时间里,二人走在豪华的大雾之中。他们现在所在的走廊(就像古典式的玩笑)也摆满了庄严的肖像画。踩在就像画着画一图案饱满的深红色地毯,镜见问

「于是呢?刚才已经问过一次了吧?这次这所宅子里是什么?」

「人」

「嗯」

「人死了」

「那是自然」

他就像听到今天的天气一,稀松平常地点点头。

镜见被叫出去,就意味着是这。

着管家服的男听到这平静的话音,露出愁苦的表情。但是,他似乎已经放弃寻求眼前这位侦探做出『符合人类』的反应了。他摇摇头,接着说

「……首先有张纸请您看看」

男一边这说,一边打一扇房门,箭步进入。

镜见紧随其后。这是一间装有壁炉的气派接待室,房间中央摆着一张铺有玻璃的圆桌,桌上放这一张画纸、

「就是这个吗」

镜见毫不客气地把纸拿了起来。男并没有责备镜见的行为,因此镜见继续观察。纸张纸上都是小孩子用蜡笔写的字。镜见一边扶正中折帽,目光一边沿着五颜六色歪歪扭扭的线条观察。

「『托米和戴安娜杀了爸爸妈妈,所以我把托米和戴安娜杀了』」

上面列着令人难以理解的字句。

镜见嘴角微微一弯,像唱歌一说

「……就像忏悔书一呢。然后,真的有人死了?」

「是,昨晚小姐父母的遗体被发现了」

「死因是?」

「……腹部被刀刺中多次刺伤」

「以人偶的尺寸,那的确是能够刺到的位置。如果相信上面写的这些话,那么父母就是被『托米和戴安娜』杀死的了」

「是的」

「……你怀疑其中存在怪异?」

「…………」

镜见问。但男不知为何对此保持沉默。

镜见弯起那富有女特征的嘴,短促地点点头

「是这啊」

您知了什么?——男没有这么问。

镜见并没有讲出来,取而代之接着说起别的事情

「小姐扬言杀掉的『托米和戴安娜』呢?杀掉人偶这话令人不理解……是已经被扔掉了吗?」

「……残骸还在这里」

经男示意,镜见看了过去。

壁炉跟前不自然地铺着塑料布。

塑料布上放着烧焦了的某东西。

走近仔细一看,那是一对被切断的男女人偶。它们四肢被拆下来,被烧坏了。应该是曾被扔进过壁炉里。但是,碳化的部分和没有碳化的部分差异非常明显,看起来就像本毁尸灭迹但后来失败的尸体。

「……嗯」

镜见一边思考,一边抬起头塑料布。

他确认壁炉周边的地毯。地毯上表面上留有焦痕和拍灰的痕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