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第柒话 所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助手君不在时所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过去的事』

「……欸?」

白衣女惊呆了。她正与镜见面对面坐着。眼前的桌子上摆着可丽饼与添加的水果、蜂蜜和果酱。然后,镜见身旁站着已经成长为高中生的雏芥子。雏芥子的身影与周围的静物一,固定不动。

白衣女回……现在是什么时候?

是刚刚说完「所以,你们一定会输给我」放声大笑之后。

紧随其后,时间变停止了。

她感到一切仿佛都发生在梦境之中,自己与镜见迄今为止的恩怨都是镜见展现给自己的一。但是,能办到这事情的人,应该就只有操纵梦境的自己才对。

没有和别人缔结契约的镜见,是办不到的。

「我缔结了契约啊,『保护冬乃雏芥子』的契约」

「……这怎么可能」

女人答。

天下间应该不存在能让他发挥如此能力的代价。要让天平与『女人』及『獏』的怪异平衡,必须要足以破坏天平悬臂的惊人重量。但是,镜见轻声说

「那是存在的,已经支付了」

「……莫非!」

「你猜的没错」

这便是冬乃雏芥子母亲失去音讯的原因


镜见抽丝剥茧。

陈述当中真。


* * *


在『奇珍异宝间』。

那个灿烂的七月过去十多年后。

雏芥子的母亲再次拜访镜见。

「久疏问候」

「您很憔悴啊」

「是啊,毕竟和那个女人斗了太久……但是,以我的力量就快撑不住了」

「可是你我之间并无契约,我无能为力」

「我知」

母亲自己拉出椅子,在镜见对面坐下。然后母亲细细地呼出一口气,注视着过去装饰在『奇珍异宝间』的桐木盒子,说

「那时候放上的,是『与雏芥子的际会』。可是,要让你来保护雏芥子,就需要更重的东西吧」

「是的,可是天下家没有沉重的代价」

「有」

母亲说得很坚定。镜见发愁地笑了笑,表示不可能有那东西。但下一刻,他察觉到了真相,察觉到她其实已经不在人世了

「您……」

「那就放上为代价的东西吧。那就是——」

『诞下圣人的子宫』。

母亲将血淋淋的块放在天平上。说来,那是处女怀胎的胎,与圣骸布与佛舍利有同等价值。天平托盘严重倾斜。

另一边托盘放上了『女人』与『獏』的怪异。

古老天平的平衡了——

母亲笑着说——

「请保护那孩子」

接着,金色的悬臂折断了。

金色的飞沫飞撒到空中,就像人的双臂折断后落下的血雨。无与伦比的寂静支配现场,金碎片抖动着又连在一起,恢复成原来的天平。

放在上面的子宫已经消失。

最后,镜见轻声嘟哝

「……天平破坏了。绝对的契约成立了」

镜见捂住脸。母亲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她活生生挖出自己的子宫,死了。

镜见享受放在口,致以敬意。他行了个礼,说

「谢谢。这一来,我便会战胜『獏女』」


这便是雏芥子母亲失踪的原因,

也是过去的终结,现在的端。


* * *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

「事实如此。你总是说『我赢不了』,但结果却是……过去和现在完全改变了

契约所在之处,镜见能够自由战斗。而天平坏掉了,他的力量就没了限制。

而且,『保护冬乃雏芥子』的契约已不容撼动地成立了。

以那位母亲的牺牲。

女人半狂乱地转动目光,视线停在了雏芥子身上。

这位楚楚可怜又疯里疯气的女孩确确实实爱着自己的母亲。所以,白衣女对镜见指责

「那、那孩子可能允许这件事吗?」

「雏芥子君总有一天会知真相,揍我一顿吧。但我无所谓」

——我期待着到时候会发生多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镜见心地说。

女人说什么,但似乎明白说什么都是白费舌,茫然地愣在原地。她两手无力地耷拉下去,一副要哭的表情拼命求饶

「求你了,放过我」

「我才不要呢」

『夜兽』把她一口啖下。


随后,冻结的时间猛烈地动了起来。


雏芥子眼中的景象,大概是女人放声大笑之后就像消失了一吧。

但其实并不是那。镜见捂住嘴,藏起笑容。

雏芥子扯了扯他外套的下摆,说

「那个,吃可丽饼吗?」

镜见没有味觉,但觉得吃些什么来庆祝胜利也无妨。他这到便落了座。实际上他刚刚吃掉了『獏』,肚子已经非常撑了。雏芥子心满意足。

看到那的他,雏芥子心地笑起来。

就这,一切终于回归平常。

二人面对着面,吃起可丽饼。

「也就是说,其实这个时候就已经做了个了断」

「镜见先生,你做说什么?在对谁说?」

「没什么」

可丽饼全吃完了。

镜见擦擦嘴,说

「多谢款待」


他把餐刀餐叉重重扣在白瓷盘上。

盘上只留下一滴血一的红果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