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悲伤的♡〇故事

—— 我的一辈子全部献给妳。

—— 因为我得到的永远,全都是为了献给妳。



「藤野。」

忽然有人喊我,我从眼前的资料中抬起眼。

一看,从高中时就是朋友的川原正笑着站在我身边。

「妳果然在这里。」

「早呀。」

「藤野总是待在这里很好找,真是帮大忙啦。」

她觉得有趣地呵呵笑了,在我对面的位置上落座。

这里是大学图书馆里放给大家学习或念书用的自由空间。是可以说话的地方,所以聚集了许多讨论研究发表或团体学习的学生。

「有什么事吗?」

「嗯,昨天跟妳借的书我看完了,所以拿来还。」

「欸,已经看完了?妳总是看书看得这么快啊。」

「昨天没有打工,所以就不小心一口气熬夜看完了。真的很有趣欸,谢啦。」

「太好啦,我川原妳应该会喜欢那本书才对。」

「不愧是藤野,很懂我唷。」

她呵呵笑着,我也笑着说「对吧」。

我现在在本地的大学就读,文学院国文学系一年级学生。和川原同系,重叠的课程也很多,还有从高中始延续至今的书籍互借等等,感情很好。

感情好,这个词,若是那时候的我听到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吧,光都笑。

和川原聊了一会天之后,时间到了,所以我离了图书馆。穿过教学楼前面,朝正门走去。太阳的亮光引得我抬头向上,眼前是一整排已经长出绿叶的樱花树,另一头则是广阔的晴空。

从留生消失的那天始,已经过了两年。

一如我所预期的,在那之后,留生一次都没有在我眼前出现过。

刚始脑子里总着他的事情,郁郁寡欢地度过每一天。因为我一直窝在房间里不出来,结果有一天就被姐姐劈头一顿「妳够了没!」的骂了一顿。

「千花妳还有许多非做不可的事吧?」

姐姐这么一说,我茅塞顿,起来我必须要做出改变,为了成为留生所希望、所期盼的我。

不再总是低着头,始和其他人有了集。

认真的始念书,准备大学入学考试。

成了大学生始化淡妆后,对胎记也不这么在乎了。我发现周围的人比我像中的还不注意我的胎记。

我也始打工,是我憧憬的书店店员工。尽管曾因觉得我应该没办法接待客人而放弃,不过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挑战看看。

我就这一点一点的往前走,抬头挺的活着。

这一切,都是为了和留生再见面时,我能成为一个不丢脸的自己、能鼓起勇气说「我很努力喔」。

已经过了两年的现在,我仍然没有放弃留生。我在心里发誓,就算失去联络,也总有一天一定会找出他,抓住他的手。

我离大学,从最近的车站上车,在熟悉的车站下车。

「千花,这里,这里。」

听到声音转过头去,妈妈在刷票口外面跟我挥手。

「工辛苦啦。」

我一边说一边跑过去,她就始「真的辛苦啊,今天那个奥客又来店里了……」的始说起来。尽管跟过去一都是些抱怨,但若这能纾解压力的话,我觉得也很好。

今天妈妈打工跟我大学下课时间重叠,所以就约在车站见面去喝个下午茶。因为妈妈很久以前就说去车站前新的那家咖啡店试试看。

我跟妈妈之间的距离缩短了,是以前不敢像的程度。老实说,虽然暂时彼此还有心结,可妈妈也一边哭一边歉说「对不起,以前对妳这么坏」,时间一久,心结也慢慢变小了。所以才能像今天这,面对面坐着,因好吃的蛋糕微笑,度过平静的时光。

「啊,是说,姐说她黄金周要回老家来。」

「唉呀,是吗?她没跟我联络呀。」

「……跟妈妈讲电话都要讲很久,所以她说她不喜欢……。」

「欸欸?什么意思啊?」

妈妈一脸不服的说,然后轻轻点头说「算啦,的确是」。实在太有趣,我不由得噗哧一笑,妈妈也笑了。

姐姐现在在东京的大学读法律,似乎一如往常的只管念书。说是「在爸妈离婚的时候,多懂一点知识不是比较好吗」。

爸妈已经是在家里分居的状态了。爸爸虽然没像以前那老是大吼大骂,不过或许是尴尬,所以几乎都没回家。

即便跟妈妈说过离婚就好啦,但妈妈说妳们大学毕业前还得付学费,不可能的,忍耐了下来。

虽然有些担心家不知会变成什么子,可我只能要是那一天来临,我可以做什么。


和妈妈喝完茶别后,我去了常去的图书馆,就是和留生一起去的那间图书馆。

我把个人物品放在当时坐的位置上,看向窗外。看了看被阳光照耀、被风吹动的带叶樱花树梢,然后缓缓起身。

我以前只对文艺类品有兴趣,但现在老是来来回回地去图书馆最里面、没什么人去的地方。

从天花板垂吊下来写了「资料」的牌子下走过,我走进没有窗户、有点暗的房间。许多书籍一本本整齐放好,在高高的书架上间隔排列,一路延伸。和一般图书的管理方式有很大的不同,需要申请才能进这个房间。这里仔细保管着珍贵的书籍、地图,禁止拿到馆外。

我在这个房间的最深处,「乡土资料」区停下脚步。

我找的是统整在这片土地上曾发生过的历史资料。我看的,不是政治、战争这些写进教科书里的历史大事,而是当时静静住在世界一隅,一般普通人的生活与传承的民间文化,也就是风土记、地方记事这的品。

从被整理成书籍的出版品,到人们用手写代代相传的古籍影印本,类比我像得多,因为不知从何看起,就先从时代比较新的始着手。

高中时代已经看完铅字印刷的部分,剩下用笔墨写在日本和纸上,用绳子装订的史料,只有统整供人查阅用的照片。

用行云流水般连绵不绝的行书、草书所写的史料,高中时代的我难以解读,又快要大学入学考了,就一度放弃。

考上大学之后我立刻再次来到这座图书馆,始挑战乡土资料。在大学修「读古文书」时的练习很有帮助。第一堂课发下的毛笔字《五十音一览表》,还有用我因老师当参考书籍介绍而购买的《书法三体字典》与史料对照,设法解读老资料上的内容。

不过,一旦碰到读不懂的字,就查一览表或字典,从中找出正确的文字还满辛苦的,也曾有一个小时只读了一页的纪录。

即使如此,因为每天都反覆做一的事,我记得常出现的单字,所以解读的速度大幅提升。

选好今天要读的史料回到位子上,与内容富有深意的书法搏斗。回过神来时已经过了快三个小时,真的是白驹过隙。

我觉得累了,休息时分,从书包里拿出总是带着到处走的一叠纸。拜自己已经反覆阅读到几乎要把内容背起来所赐,有手上的污垢、泛黄、晒伤、边缘擦痕,变得很柔软的稿纸。

是留生所写的小说,《旅行少年》。

里头描写了一对受命运折磨之恋人的悲伤故事。是几乎可以改编成漫画,跨越时空的浪漫幻小说。那的情节,当然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发生。

但是,越越觉得奇妙。留生和我发生的事,还有继续进行永恒旅行男孩之间的故事,相似到无法忽视。说「终于找到妳了」出现在我面前的留生,以及「幸好来得及」这句话。

刻意转进我们学校,说「希望得到妳的信任」,不知为何总是要和我一起行动。

在我跳进湖里的那个流星雨日,于仿佛监视着我一般的时机点出现,救了我一命。

还有那句「我知真正的妳」。

留生所有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举动,全部,都符合故事内容。留生对我说的话、对我做的事,不管哪一方面,从他是「永恒旅行的少年」来的话,就都说得通了。

尽管认为这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可随着他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我的法也从猜测转变成相信。

我一张一张看着稿纸,手指跟着留生书写的文字痕迹移动。

到最后一页时,我不由得停下动。

真正的最后一页 —— 那天留生没有读给我听的一页。

我带回他留在房间的小说,稍微冷静一点之后重读时才发现的。在稿纸的最后,有一张我不知的页面。直到现在,我每看到那一页,都会哭。

那是「永恒旅行的少年」对「少女」深刻的爱语。

读到它时,我总是心碎裂、抓住口般的痛苦。

呐,留生,你,现在在哪里?我在心底询问。

你一定独自在某个地方吧?我,会去。我一定会去找你,所以,请等等我。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所以请你等我过去。



黄金周始,大学课程放假,我每天从早到晚,没打工的时间就窝在图书馆。

妈妈好奇的问「考完了才始拚命念书啊」,我就是笑笑带过。

接连解读了几本史料,也上溯到相当久远之前的年代。然后,追溯到某一本民间流传的书籍。

那是关于某座湖泊的悲伤传说。

就是这个了,我确定。

因为是用古语写的,我不是很能读懂艰涩的单字,一边拚命查字典一边继续读下去。也有我不懂的旧时文化风俗,这部分就在书架之间来来回回搜集资料,花了好几个小时,设法理解这个传说的全貌。

在湖泊附近的一个小农村,住着一对年轻恋人。他们虽然贫穷但彼此相爱,感情和睦的生活着。

但是,恐怖的流行疾病始在村子里蔓延,幸福的生活,突然宣告终结。男子病倒了,女子拚命地照顾,却没能拯救他。

女子哀痛绝,夜不成眠,一直哭泣,某个夜里终于发了狂,披头散发的往湖之森去,消失了踪影。

那天是农历四月初,自古就是群星坠落之夜。要是看见流星落在湖间,女子进入湖里,就会和男子相见。当时,流星被称为「呼唤之星」,因为有传说星星拖着长长尾巴的形象,是男子对心爱女孩强烈的望,灵魂从身体出窍去见恋人的模。

女子如果要死去的男子来见自己,就要跳湖而死。

看见女孩这个模,怜悯她的湖神,给予两人来生还能再相遇的护祐。

那之后,大家便深信这座湖有保佑恋人的湖神。

至于悲剧的恋人们转世能否再相遇,就没有人知了。


虽然有一点点不同,但因为是自古传承下来的传说,我事情就是这吧。

我直觉认为,留生的故事就是根据这个传说写的。

我拿出手机查网页,农历四月,大概是现在历法的五月左右。

五月初、群星坠落之日。两年前的记忆回笼,水瓶座η流星雨。

我立刻搜寻,找到统整流星雨资讯的网。从四月下旬到五月末都能观测水瓶座η流星雨,能观测到最多流星的高峰,迎接极大值高峰期,是五月六日。

「是今天……!」

我看向窗外,街上已经完全沉入黑暗当中。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许久。刚好闭馆的广播响起,我才反应过来现在都晚上七点了。

我赶快收拾个人物品,桌上堆积如山的书和资料让人焦躁,我一本一本放回书架上后,从图书馆飞奔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