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将我的永远全都献给妳

—— 将我的永远全都献给妳。全部、全部、都献给妳。

—— 所以请妳要幸福。这次,妳会好好过完妳的人生。



我一个人走在街灯照不到的幽暗森林中。

平常应该会觉得很恐怖的,可现在却完全没有这感觉。因为我有非做不可的事。

穿过被高大树木围绕的小路,看见倒映着夜空的湖泊时,我的眼睛立刻被吸引住了。在湖畔一个人坐着,穿着白衬衫的背影。

「留生。」

已经很久没有亲口说出这个名字了,光是能喊住他,我就心得感情上涌、激动不已。虽然没有片刻忘记,虽然这两年每天都在心中呼喊,但实际说出口,还是非常感动。

他就这坐着,缓缓回过头。

「……千花。」

温柔呼唤我名字的声音,这怀念的感觉让我心神震动。啊啊,是留生啊,我。我一直一直寻觅的、探求的这个人哪。

他的对面,拖着白色长尾的流星落在映照着满天星空的湖面上。那个星星是我。期盼着、期盼着,终于来见你了。

留生缓缓站起身,背对星空与湖泊而立。又一颗流星划过。今天是数不尽的星星坠落之日。

我不由得低语,太好了。

「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留生直直盯着我看。以他刻在我脑海中,宛如黑夜中闪耀着银色星星夜空般的眼睛。

「对不起,我来晚了。」

声音有些呜咽。我吞忍下去后反覆说着「真的抱歉」。

而后他微微低下头,背对着流星,小声口。

「……妳怎么会知我在这里?」

「我留生一定会来看流星雨的吧。」

听我回答,他张大了眼睛。

「因为,我这场流星雨对留生来说,一定具有特殊意义。」

我继续说下去,他大概是察觉到什么,表情扭曲。

「妳为什么知?起来了吗?」

我波浪鼓般摇头。

「是在图书馆查的。还有,留生的小说。两边放在一起,应该就是这吧。」

「这啊……。」

留生虚弱的笑了,然后垂下眼,低着头。

「妳……来做什么?」

「我是来见你的。」

「……。」

他什么都没说。这个反应让我有点受打击,原本以为他会很高兴,原本以为他会带着笑容迎接我的。

我以为他一定会说「谢谢妳来」,但为什么是这么痛苦的表情?

我耐不住沉默,打书包。

「这个,还有这个……借的东西,拿来还你。」

我来湖这边之前回了趟家,把放在衣柜深处的蓝色大衣拿了过来。留生这件在见不到面的期间,一直扰乱我心的大衣。

即便我递出去了,他却没有收。

「就说了送给妳了……。」

他露出困扰的苦笑,而后说。

「……我,并不,见千花。」

这些话像尖锐的箭一刺进我的心脏,冲击力极强。

我发现的时候,眼泪一口气溢出眼眶。无法压抑的泪珠滚落,打湿脸颊。

即使眼前视野一片扭曲,但我还是知留生正楞楞地看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说这话?」

我一边爆哭到连自己都傻眼,一边像闹脾气的孩子一扑在留生身上。

「你明明说见我的!那时候明明说为了见我而等待的!」

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时候的事,至今历历在目。一个月之间,留生一直在公园等不知何时会来、不知会不会来的我,然后对出现的我这么说。说「因为再见妳一面」、「我等在这里,一定会再相见的」。

所以我原本着,他今天一定也会对我这么说吧?即使如此,为什么要说「不见我」呢?

我明明努力着、努力着,终于找到线索,终于见到面了的。

不见我,什么的……。

我无法压抑自己的眼泪和呜咽,一边抽抽噎噎一边哭。从我懂事之后,应该就没有在别人面前哭成这过了,就算在家人面前,也没有像这释放感情似的哭过。只有留生,明明只有留生是特别的。

「千花……。」

留生不知如何是好地说。虽然满眼泪水的我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的声音,我可以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千花,千花,妳不要哭……。」

为什么连留生的声音,都是快要哭出来似的疼痛呢?

这个时候,眼角余光闪过一个白色的东西,我立刻知是留生衬衫的白色袖子。还知他要抱住我。

但是,他的手臂并没有环住我。白色的东西缓缓落下。

为什么。那时候明明就抱住我了。

留生低语着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要让妳哭的……。」

不知所措般的声音。我一边抽抽噎噎一边抬起头看他。

在他背后展的星空极,和我的心情完全不合,好难过。

「……但是,我不能再见妳了。」

「……不能,再见?」

不是不见,而是,不能见。

意义南辕北辙的词。我设法忍着自己的呜咽声反问。

「怎么回事?为什么?」

留生像在选择语句似的,嘴浅浅张阖几下,小声地说。

「因为我的决心会动摇的……要是再次见到妳的话,就会再也见不到妳了。」

「咦……?」

宛如猜谜一般的话语。

「……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这次不知所措的换成了我。留生太多秘密了。

「两年前……你为什么从我眼前消失了?」

尽管问的事情很多,不过我选了最知的事情问。留生只是微微摇头,没有回答。

「呐,留生。请告诉我,我知啊。我知关于留生的事。」

我拚命恳求,但他只是满脸歉意地别过眼去。

这下去一定没有结果,留生会什么话都不跟我说。体悟到这一点的我,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留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那是他写的小说里,对我保密的最后一张。以《将我的永远全都献给妳》为题所写的诗。

他凝视着它,我也看着。不管读了几次都觉得心痛。若收到这的话语,我一点也不高兴,不要这东西。比起这个,我更 —— 。

「拜托,告诉我。我我一定比留生所像的更接近事实,但,不是全部。所以,我知,请告诉我一切。留生累积至今的事情。」

留生沉默了半晌,小声说「可是……」。我抬起眼,看着一脸困扰、垂下眉头的他。

「……是,妳一定难以置信的故事喔。」

「留生打从一始就老是在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不是吗?」

我不由得回话,留生「欸?」的睁大了眼睛。

「因为啊,你突然出现,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说了一堆难以理解的话,埋伏等待,甚至转学过来,一整天跟着我。都是一些正常状况下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事到如今,你讲什么都不会吓到我了。」

我让气氛多少轻松点,就不管不顾的直说了,结果留生瞬间停了一下,然后觉得好笑似的爆笑出声。

「说得也是。」

嘻嘻笑的脸,和那时候一,温柔的笑容。两年前念得不得了,心情就像心被揪住了似的。

收束了这阵笑的他,用指尖轻轻触碰额头上从浏海缝隙中可以看见的伤痕。像是被刀具割伤的伤痕。

我的手指也无意识地摸自己的右脸,那一直折磨我的胎记。但是,那说不定是我跟留生唯一有所连结的东西。

「……我知了,我说,全部。」

他的话让我用力点头。天空上无数的星星与几颗流星闪烁着光亮。



我写的故事虽然改了一部分,却是根据我的记忆写的。

我最早的记忆,是在已经久远到不知几百年以前,住在那座湖边的小农村里人类的记忆。

他有恋人,非常情投意合。

某次村里流行热病,女孩先病倒了。他拚命攒钱,设法买到了药,女孩康复了。

但是,接着他也得到了同的疾病,女孩却已经没有办法买药了。因此她借助湖神的力量,走向森林。正好和今天一,是有流星雨的日子。

她在坠落的流星中,偷取香油钱、供品和神体。这使得神明大怒,用火烧她的脸当做处罚,她受到严重的烧伤,因而死去。

不过即使如此,她依旧没有得到宽宥,甚至另外被下了永生永世继续受苦的恐怖惩罚。不管她的灵魂转生几次,都会活在非常辛苦的境遇中,死的时候也会承受非常大的痛苦。而且,死亡的时间也必定和犯下罪行的时间相同,十七岁的流星雨之日。是年纪轻轻就凄惨死去的惩罚。

他知所爱的女孩为了救自己而遭受永远的痛苦,因此决定自己背负这个罪过。他去了湖神所在之处,用短刀割自己的额头,希望能以鲜血换取湖神对女孩的赦免。接着刀刺心脏,希望献上自己的生命,换取由自己背负湖神降下的惩罚。

神明接受了这个请求。他的灵魂就这承载着前世的记忆转生,转生之后的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出她的转生,要是能在女孩死亡的十七岁的流星雨之日前从生死存亡之际救下她,他的愿望就会实现。

他带着额头上的伤痕转生,为与神明缔结契约的证明。然后她也会在原本烧伤的位置生出胎记,为有罪的证明。神说,这就变成了你找她的线索了吧。

这么一来,他的灵魂在神明给予的永恒时间当中,带着所有的记忆不断转生,就这始永恒的旅程。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啊。我没办法马上说出话来,沉默着闭上眼睛。

比如说,像一下。无数次出生,无数次死去,然后记得这份苦楚,再度转生。记忆里留存着过去人生当中的一切痛苦和悲伤,只有自己活在没有终点的永远当中,就像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不知通往何处的黑暗隧中似的。

我没办法忍受。这没有尽头的孤独感,光像都觉得崩溃。

「我从懂事始,就隐隐约约知我必须要找到什么,而且必须要尽快找出来。」

留生再度口。我知他接下来要说他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没有办法在家里待着不动,就算被爸妈骂不准自己随便乱跑,还是坐立不安的立刻从家里跑出去。虽然不知该往哪里去,可总之得要找的念头驱使我的脚动起来,一直到处走。」

到这里终于跟留生妈妈的话连结上了。还没始上学的、这么小的一个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走,太危险也太寂寞了。

但是,以稳定语气与平静神态说话的留生,似乎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可思议或异常。这真是太悲哀了。

「念小学的时候,我像平常一到处乱走时,找到了这座湖。我,我知这里。像受到吸引似的走了进去。瞬间,我一切都懂了。即便那座神祠已不复存在,不过我的确有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找这座湖的清楚记忆。还有这个伤痕是怎么回事,以及非找出谁不可。」

留生噤了声,缓缓举起的指尖再度触摸自己额头上的伤痕。然后直直地盯着我看。

而后他缓缓眨眼,用有点痛苦的声音口说「其实……」。

「之前曾经有过我终于找到妳,要口喊妳的时候,妳在我面前被车子辗过去……我没赶上。所以,我每天都跟自己说,这一次非得在还来得及的时候,早点把妳找出来,不惜一切都要找出来。即使如此,升上了高中还是没有找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