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害怕校园七不思议却弄得要去试胆的她。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tcdpels

「呼—推进得还挺多的呢。今日就到这里为止如何?」

一如以往的文艺部室。

与结朱两人在玩的RPG正好到达一个段落,我便边伸展身体边提议着。

「嗯。天色已经暗得差不多了呢。今天就在这里结束吧」

在我旁边座在折叠椅上手上拿着控制器的结朱也,看着窗外闪耀着的落日馀晖赞同我的建议。

我们收十好游戏机后,伸手拿取放置在桌上的书包。

「啊……数学的教科书,遗漏了在教室忘了拿。明明作业要用到的说……这下不去取不行了」

在那时侯,看到了书包内里的结朱脸有苦色的嘟嚷着。

「要我陪妳去吗?」

「不用了。只是教科书而已,大和君先回去也可以喔」

「不,我等妳吧」

日照的时间也变得很短了,放着让结朱一个人回家总觉得会有罪恶感。

「谢谢」

听到我的回答,结朱开心的笑着。

变得有点害羞的我望向窗外,夕阳正刺着我的眼睛。

「……说起来,是校园的七不思议出现的时间带了呢」

夕阳的红光,使我突然想起之前在哪里听到的传言。

「七不思议?诶,我们学校也有那种东西啊」

结朱似乎是初次听闻,小小的吃了一惊。

「嗯。我们学校的校舍,不是只有四楼而已吗?可是,像现在这样夕阳变楼梯染得一片红的时侯,就能够到达传说中的五楼了呢。嘛,听说去了的话就不能回来了」

「传,传说中的五楼?」

「没错。顺带一提就算在途中注意到异状并折返,也永远不能回到地下。在踏上楼梯的那一刻已经进入了异世界……甚么的」

嘛,只是随处可见的那种传言而已。

说起来,在这种季节说着恐怖怪谈似乎显得有点不合时宜。关于七不思议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那,我会等妳的所以快点去取回教科书吧」

「不,不行。已经不会回教室了」

结朱唐突地撤回前言。

「突然间怎么了。拼命维持别人评价的结朱竟然想偷懒不做作业吗?」

「还不是你!为甚么要在我去教室前一刻说这么恐怖的事啊!已经不能自己一人去教室了啦!回家的路也十分恐怖所以请送我到家门口!」

我看了看结朱,她的脸变得十分苍白。看来对她来说七不思议相当恐怖。

「对不起啦。我没想过妳会害怕成这样子。明白了,我陪妳一起去吧」

「嗯……绝对不要离开我身边喔?」

结朱用力地扯着我衣服的下摆。

我们用这种状态踏出文艺部室,往走廊前进。

「夕阳很红喔—……总感觉毛骨悚然喔—……大和君,做些甚么令时间回到白天吧」

「要求的等级终于超越人类范畴了吗。实在是办不到,十分抱歉我不是个称职的男友」

为了配合结朱的步伐而缓慢地前进的我们,终于到达了问题的楼梯前。

「这,这里要开始爬楼梯了呢……」

「没问题吧?」

我担心的看结朱的脸,她不断的左右摇头。

「果然还是不行!改变计划!先坐直昇机到学校天台,再游绳到教室这样如何?」

「搜救队吗!有这样的资金的话去买一本新的教科书就好啦!」

细心想想,有特地带结朱一起去教室的必要吗?

「那个,既然妳这么害怕的话,在这里等我怎样?由我去代你拿吧」

我试着这样提案,结朱像是要哭了一样。

「诶,不要!不要留下我一个!永远和我在一起吧!我,没有了大和君的话会变得不行的啊!」

「突然爆出了十分沉重的发言了啊!被别人听见的话会误会的拜讬别再说了!?」

我慌忙地望向四周,幸好没有看见其他学生的身姿。

呼……安全。

「明,明白了。两人一起走吧」

在上楼梯时被人扯下摆的话会很不妙,所以我改为握住结朱的手开始登上楼梯。

然后,结朱那冰冷的手用力的回握着我。

「呜……已经进入了异界了吗?我没有带护照的说,会被当成非法入境吗?」

「我想是不会啦……」

「万一回不去的话就要在异界里永住了吗……这样的话我们,最终学历就是中学毕业了喔?能够找到工作吗……如果异界也是讲求学历的社会的话该怎么办……」

「肯去找的话一定会有的啦……」

「这样吗……啊,户籍的话要怎样更改……租房子的话未成年也很困难……」

「从刚才开始就在担心些甚么啊!妳其实很有馀裕的吧!?」

执着在奇怪地方的结朱。

在说着这些的时侯我们也到达到教室前。

「天色已经完全变暗了呢……看,黄昏已经过去了,放心吧」

「嗯,嗯」

我目送结朱走向自己的桌上后,瞥向窗外。

因为要配合害怕的结朱的节奏,夕阳已经完全下沉,外面已经变得漆黑一片。

「啊,七不思议的时间已经完了喔。已经不会被带到异界了囉」

「太,太好了……」

手里拿着教科书的结朱,像是安心了一样深深叹了一口气。

才刚这样,又突然挺起胸膛。

「嘛,虽然我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呢!这样的迷信!」

喂,怎么突然改变态度了。

「真亏妳能这样说呢,明明刚才看着这么害怕」

我惊叹的吐糟,也似乎对结朱起不了效用的样子。

「不是你看,那个是为了向大和君表现出害怕着甚么而变得可爱的我而装的呢!怎么样?保护欲满泻而出了吧?」

结朱一脸『没有能比这脸更得意了』的脸容。

被搞得有点恼火的我,露出我最和善的笑脸打开埋伏的一张手牌。

「甚么啊,是演技吗。那么我再说一个本来想着不让结朱害怕而闭口不提,关于夜里的教室的七不思议也可以吧?」

「甚,甚么……!?」

是因为预料以外的攻击的关系吗,结朱表现出明显的动摇。

可是,我并不会轻易放过她。赶在结朱重整好心情前继续说着。

「这学校呢,如果入夜后仍然有留在教室的学生在的话,」

「等,等—」

结朱慌忙地想阻止我继续说下去,就在这一瞬间。

偶然地,本应关着的教室的门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并被打开了。

「呜哇」

也未免在太刚好的时间开门了吧,我惊吓的叫了一声。

「咦,还有学生在吗」

我回头一看,在那里的是来巡逻的守卫。

「不好意思,马上就回家了」

「好的。已经暗下来了回家的时侯小心一点啊」

守卫亲切的叮嘱我们后,便马上走向下一间教室继续巡逻。

「那么接下来……」

我的视线由门上离开,望向我最爱的女友的方向。

她似乎受惊过度,一声不吭摊坐在地上。

「怎么了?坐在这种地方」

「腰,我的腰……」

结朱变调的声音回答着我的询问。看来是被吓到直不起腰来的样子。

「啊,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如果有入夜还留在教室的学生的话,满身是血的女人就会从后门进入教室,把他们带到不在这世上的地方去的样子喔」

「为甚么要在这时间点说啊!?」

我趁机追击结朱,使她变得泪流满脸。

「不是啊,妳完全不害怕七不思议所以没问题的吧。那,差不多回去了。来,结朱不也快点站起来的话我就丢下妳囉」

「等等!?像你看的一样,我现在腰直不起来!喂!」

「哈哈。在说甚么傻话呢?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七不思议的结朱,才不会被那种东西吓到直不起腰不是吗」

「刚才实在万分抱歉!本人撒谎了!本人现在,超级害怕的说!」

我再次露出我最好的笑容看着一瞬间撤回前言的结朱。

「喂喂,又再为了引发别人的保护欲而说谎了吗?实在是很难被骗第二次了呢」

「狼来了状态!」

「能够说出这么充满机心的谎言,代表妳自己一个也没问题了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将结朱放置,飞快地走向出口。

「等等我—!?是我错了啦!我从心底至诚的道歉!所以拜讬了!别丢下我一个人!」

「辛苦了—」

「大和君—!?」

在那之后,我斟酌着适当的时机让结朱充分反省后回收并背她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