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话 暗杀者出庭抗告(2)

了,有情况证据!」

「情况证据正向我低语,卡洛纳莱侯爵比卢各•图哈德更加可疑。卡洛纳莱侯爵,万一证实卢各•图哈德准备的资料是正确的,你应该晓得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吧?」

在法庭上作伪证是极重大的罪。

光这条罪定谳就足以抄家,还会被课以仅贵族需担负的非人道劳役,为国家之利益奉献。

何况他还是出于私怨而妨害肩有救国使命的圣骑士,罪行之重无从比较。

当中还要加上杀害贵族的罪。卡洛纳莱侯爵应将万劫不复。

「我是无辜的!那小鬼不过是区区男爵家之后,难道他说的话会比我这卡洛纳莱侯爵家的当家更可信吗!」

底蕴浅薄。

光是刚才的发言,就显露了他对我的敌忾心理及个人的情绪。

那将影响法官心证,更会与听众为敌……足以让在场者产生共识,认为这家伙难保不会陷人入罪。

法官似乎也有相同观感,就眯细了眼睛。

「是啊,要问的话我会选择相信他。他赌上性命击退了两次魔族,光以实际的功绩而言,他为这个国家带来的希望更胜于勇者……结论出来了。卢各•图哈德无罪,而且本院将根据他带来的资料对卡洛纳莱侯爵展开调查,视结果决定是否开庭起诉卡洛纳莱侯爵。惟忧虑卡洛纳莱侯爵为求自保,大有可能出现灭证潜逃之情事,在调查结束前,本院依权限得下令将其收押。」

法官身后的门开启,众骑士随之出现,并将卡洛纳莱侯爵羁押。

「别开玩笑,我可是侯爵,尊贵的卡洛纳莱家之人,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我……我可是……」

被骑士扭送之际,他从我身边经过。

我趁机施展风魔法。

借风传音的魔法。用这招就可以只把声音传给想要传到的人耳里。

『别以为办完这桩案子就可以了结。趁着你不在,我已经去把你的屋邸翻了一遍。你似乎正打着挺恶毒的主意嘛,我会把那件事挖出来要你的命。不只是你,你的同伙也一样。敢来招惹我,你最好在牢里后悔一辈子。』

借风传到的不只声音,还有杀意。

我擅长蕴情于声的技术。

卡洛纳莱侯爵的裤子湿了一片。

听众里有人察觉这一点,事情便在窃窃私语间传开,最后更有人指出,哄笑声席卷全场。

卡洛纳莱侯爵脸红了,还因羞耻而颤抖。

对自尊心强的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屈辱的事。

想教训男爵家的狂妄小崽子消气,居然搞到自己身败名裂,无可救药。

「卢各•图哈德,很抱歉发生这次事件。郑重重申,你所提出的资料只要得到证实,卡洛纳莱侯爵的私产充公以后,本院依规定将从中支付赔偿金给你。」

「不会,感谢您愿意相信我的说词。」

幸好对方是个冷静的法官。

我最怕的状况就是法官本身被收买。

卡洛纳莱侯爵用那招的话,法庭对决应该就难分难解了。

不过,我本来就认为可能性奇低,毕竟在他游说法官的瞬间就已经构成重罪。

风险过高的一招。

……只是,假如我跟他一样要陷人入罪,就会做到那种地步。

难归难,用上所有说服手段仍然可行。

即使收买失败,在陈词行贿一事泄露出去前先将法官灭口就好。

到头来,那家伙的败因就是所有行动皆不离低等恶徒的范畴。

要对我找碴,他严重缺乏觉悟。

(那么,既然土产到手了,来试玩一下吧。)

昨天我溜出监狱是为了潜入那家伙的屋邸,找出足以让他毁灭的弱点当保险。

顺便就收到了这次的慰问费。

好比之前从法兰多路德伯爵那里骗取艺术品,那家伙都用阴险手段在收集各种艺术品。我期待当中会有好玩的东西,就试着在他的屋邸里物色。

而我押对宝了,有连我方情报网都查不出的神器存在。

这样一来,我手边的神器就有第二件。光靠【鹤皮之囊】无法厘清的神器机制将会陆续解开,寻得的神器性能也值得期待。

考量到能将此等宝物弄来,这几天被迫花的工夫也还划算。

所以,用宽阔的心胸原谅他吧。

我不打算继续拘泥于那家伙。

本来就已经不用我出手,他也会被法律制裁。

先祈祷他能以正确的方式偿还自身罪过,并且重新做人吧……虽然在偿清罪过前,寿命耗尽或自杀应该会比较快,但那就不是我管得着的事了。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