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 暗杀者测试新神器

胜诉的我无罪获释,审判结束了。

办完公家手续,总算重回自由之身。

牢房生活让我闷得发慌。

虽然说在那种水准的牢房几乎都可以自由进出,而且久违有机会可以好好投入魔法的研究,这段时光也不算差就是了。

更重要的是……

「【亚格特朗】。亏他能藏有这种东西。」

我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以后,才拿出从卡洛纳莱侯爵那座藏宝库擅取而来的神器。

外观是一只银色的义肢。

义肢本身不算多稀奇。

然而,【亚格特朗】的特征在于它是只完美义肢且具备炉心。

完美义肢就如字面所示的完美,无论由谁装在身上,都可以不出差错地将手臂功能发挥到周全。

可动范围、柔软性、触觉皆能重现到与血肉之躯几无差异的地步。

再者,其强度非常高,传说甚至挡下了瑟坦特手上那把【盖伯尔加】的一击。

况且其炉心时时都有魔力不停流动。我用图哈德之眼注视,便发现时时生产不停的魔力量几乎相当于蒂雅的魔力量。换句话说,与人类顶尖的具备魔力者同等。

更令我吃惊的是像这样接触其魔力,它就会随持有者的魔力改变性质,也就是可以当成自己的魔力利用。

这太方便了。

甚至让我想切断自己的右臂换上它。

「……不过,那样应该会让蒂雅及塔儿朵难过吧。」

目前我并没有打算光看性能就换掉手臂。

虽说能够变强,但她们不会对我的右臂变成魔道具感到庆幸。

更何况,我也希望用自己的手拥抱她们。

不,慢着。

并没有规定手臂非要两条才可以,也没有规定义肢要随时装在身上。

【亚格特朗】的启动条件是连接神经。

那么除了当手臂代用品,它仍有其他用途。

仔细研究看看吧。

离开法院之前,我偷偷溜进个人房,并且用装在【鹤皮之囊】随身携带的乔装道具扮成了别人。

这次的案子极受瞩目,假如直接以卢各•图哈德的模样出去,肯定会遭到群众连番质问。

从法院离开后,我发现果然有人群聚集,而且他们正在找我。

我钻出人群,没有人认出我。

妮曼不在。她在审判做出裁决的瞬间朝我微笑后就回去了。

她并不是担心我才来,只是来看我有多少能耐吧。

这次展现的手腕应该能让她满意。

我把信塞给混在人群中的谍报员。

谍报员也没有看穿我的变身,但我们有讲好接触时的步骤,靠举动表示身分就能让对方知道是我。

信里是给玛荷的讯息。

答谢她这次同样帮了许多忙与新增的委托。

另外,还写到了我明天会到她身边。

我给玛荷添了不少麻烦,都没有好好犒劳她。更重要的是在这次事件中,负担最大也最替我担心的人都是她。

她身为情报网的管理者,将这次事件的所有环节都看在眼里。正因如此,她难免会想东想西。

「风很强呢。」

暴风雨接近了。从云层动向与皮肤感受到的湿度、温度估算,将在傍晚直扑陆地,到早上就会通过。

在暴风雨中飞行是吃力的。

我可以办到,不过十分消耗精神。

滑翔翼是利用风来飞行,因此难在我不能使用【驱风】去除暴风的影响,顶着大雨飞行也嫌辛苦。

在暴风雨停歇前,先找间旅馆投宿,然后赶快把玩新到手的玩具,等暴风雨过去再前往穆尔铎吧。

我这么想,在王都找起了旅馆。

风雨从刚才就无情地叩着旅馆窗户。

如我判断,暴风雨正在袭击王都。

幸好我停留于此。

我不想在这种风雨中飞行。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我在旅馆分析新获得的神器【亚格特朗】,就搞懂了几件事。【亚格特朗】与肉体间固然也有物理方面的连接,不过那到底是次要的使用机制,主要仍是靠灵魂渠道。

这属于神秘学、魔法的领域,而非科学。

既然如此,或许不必自断一臂也能使用这项神器。

手臂仍在的我试着将连接用的尖锐处装上肩膀,于是尖锐处陷入肉里以后,就为了避免义肢脱落而自动扩大接点,剧痛无比。

【亚格特朗】的力量使那道伤逐步痊愈,伤口愈合后,义肢在物理方面就接上了。

然而就只是装在肩膀,一动都不会动。

理由很单纯,因为从肩膀到手臂的灵魂渠道当下仍只有与我的真臂接通。

【亚格特朗】要连接的渠道被堵着,导致灵魂渠道无法开通。

不过,我用图哈德之眼观察过义肢准备连接时的启动过程。

正因如此,从魔力流向大致可以想见术式的结构。

而且当我思索这些时,【亚格特朗】仍一直在寻找灵魂渠道的接点。非常好分析。

「这样看来,或许我办得到。」

至今解析过的魔法中就有结构类似的术式,有利用灵魂渠道的魔法还满多。比如让炎之魔力在灵魂渠道循环,借此以火焰环身的舍命魔法就是代表性范例。

不切断手臂便无法开通让义肢活动的渠道……既然如此,加开渠道就行了。

我要创造的魔法,功能单纯是在肩膀到手臂的渠道上制造分歧点。

我一边写式子一边心想蒂雅肯定能做得更好。

细腻的魔法属于她擅长的领域。

回去以后再让蒂雅看看我写的式子,请她加以改良。

总之,今天的目的在于让【亚格特朗】进入可使用状态。

能让义肢活动就好。

如此这般,我逐步投入心思研发魔法。

尽管相当有难处,仍可实际感受到点点滴滴的进展。

我在想要的魔法完成后抬起头,才发现一回神已经天亮,暴风雨也过去了。

看来我专注了好几个小时。

「那么,立刻来唱诵吧……【傀儡】。」

我将这道魔法取名为【傀儡】。

魔法生效,从肩膀延伸的灵魂渠道如我所愿出现分歧。

于是始终扎在我身上的【亚格特朗】终于找到它要的灵魂渠道,便开始进行对接。

一瞬间,我差点丧失意识。

强烈的不适感。

【亚格特朗】的情报量繁多。假如我没有时时给自己负担,并且靠【成长极限突破】让大脑成长,或许脑子已经烧坏了。

一条手臂的资讯量惊人。手指、手腕、手肘、肩膀,有数个部位可以活动,还必须控制每一条肌肉才行。

原本【亚格特朗】会连到持有者分给缺臂的脑区资源,但因为我硬是多加一条手臂,活动这条新手臂所需的全部资讯就流进了脑里。

人体是将手臂设计成两条,并未设想到操控三条手臂的状况,大脑处理起来必然会流量爆炸。不仅如此,还有强烈不适感与异物感。

就算这样,我仍设法靠强化过的脑袋逐步适应。

「……接上啦。原来如此,这不错。」

灵魂渠道接通,使得【亚格特朗】炉心制造的魔力流到我这里。

它还具备强化自我痊愈力以及帮助身体活性化的力量。

不,非但如此,我发现还可以用【亚格特朗】当媒介释出魔力。

跟我可以从体内释出的魔力算在一起,瞬间魔力释出量达两倍。

我最大的缺陷就是魔力储藏量完全超乎常规,瞬间释出量却不脱常人范畴,这一点将获得相当程度的化解。

此外……

「能随我的意念活动呢。」

我成功让扎在肩膀上的义肢从暗袋拔出隐藏的短刀一挥。动作顺畅,正如我的意志所控。

问题在于不去意识到就无法活动,现阶段尚不可能让义肢透过反射采取无意识的行动。

之后再慢慢解决这一点。

现阶段来看,这条义肢仍十分有用。

穿宽松的衣服就可以藏起这条义肢,因此用于偷袭再合适不过。

比方说,在持剑互搏的途中突然有第三条手臂穿破衣服挥下利刃的话,断无对手能因应这道攻击。

毕竟没人会想到我有第三条手臂。

即使不像那样偷袭,有三条手臂就能做许多有意思的事。

多一条手臂能带来莫大优势,出招的频率增加五成。

「这东西玩够了。」

我把深扎于肉的义肢从肩膀拔下。

鲜血喷出,伤口在【超回复】的效果下逐步愈合。

……好,我成功用过这项道具了。

接着要进一步分析,试着想方法将这项技术挪用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