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话 暗杀者出庭抗告

数天旅程结束,抵达王都了。

监视我的人已被完全洗脑,成了听命于我的狗。

「毫无异状,他并未做出像样的抵抗,始终意志消沉。私人物品都没收了」。

我要他们如此报告。

虽然这次是用于洗脑,药物仍有其便利之处。在这个世界有拿魔力当肥料就能提高药效的植物,比起我重生前用的货色,更能调制出药性猛烈的配方。

像这样自己利用倒是无妨,不过也有反过来被人利用的风险,最好要留心。

亦有靠药物生财的贵族存在。

我具备前世培养的知识与技术,图哈德身为医术名家更有长年累积的药物知识,但应该还是敌不过专精药物的贵族。

即使有人调制出比我手上这些药更加凶猛的配方也不足为奇。

「……哎,到了王都依然是这种待遇啊。」

我审视自己所处的状况,并且叹息。

在牢房里居然还被遮着眼与口,连双手双脚都被戴上戒具。

光是涉嫌就这么待我未免太过火。

因为卡洛纳莱侯爵搞了鬼才有这种特殊待遇。

按照他的计划是要完全封住我的眼与耳朵,让我莫名其妙蒙上罪名,并在审判中顺势定罪。

这种准备万全的做法值得肯定。

话虽如此,他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早派谍报员收买了其中几名看守,买通的看守在站哨之际会让我出去放风。

如同事先得知的情报,看守告诉我明天就会开庭。

那么,差不多该溜出去了。目前的看守与下一班看守都已经买通,时间上有余裕。

为迎接明天的审判,我要拿到最后一项武器再回来。

隔天,我的审判就在王都所设的法院开庭。

审判对外公开,贵族或在王都具居留资格者皆可从旁听席观审。

若庭上做出荒唐的判决,将衍生出各种问题,因此法官及告发者都不能胡作非为。据说这是近年引进的制度,冤罪因此少了许多。

身为圣骑士又打倒两名魔族的我出庭受审,注目度高得座无虚席。

……而且,不晓得妮曼是从哪里打听来的,她也理所当然似的在场并看着我微笑。

(看来她并没有在担心。照常理想,被迫站到这里受审就已经完了。)

这个国家的审判几乎都要有证据定罪才会开庭。

换句话说,开庭时就已经确定有罪了。

至于审判的程序,大多都是由主张开庭的一方朗读证据,指控嫌疑人,定要求对方认罪。

当场认罪的话,就会名正言顺地成为罪人。即使不认罪,只要法官判断证据可信,照样会被当作罪人对待。

卡洛纳莱侯爵本人以告发者身分上台,流畅地逐句念出捏造的资料。

肥胖体型搭配贪婪脸孔与作威作福的架子,说来实在太符合缺德贵族的刻板形象,令人发噱。

我并没有插什么嘴,只等对方把话讲完。

「根据以上陈述的资料,卢各•图哈德明显是滥用赋予圣骑士的特权行凶,谋杀了与图哈德男爵家有仇怨的马列托特伯爵。将为了维护国家安定而赋予的特权用于私欲,简直荒谬绝伦。请庭上严加法办!」

对方的主张大致都与我事前接获的消息相同。

没有任何一项新鲜的情报。

「被告有无抗辩之词?」

「我不记得自己杀害过马列托特伯爵,对方与图哈德家更无仇怨,一切皆属捏造。只要仔细调查对方提出的证据,肯定有破绽。」

「太难看了,卢各•图哈德。我这边还有证人在,当时刚好在场的法兰多路德伯爵目睹了一切。我要传他作证,请庭上允他发表证词。」

「好,准许证人发言。」

法官批准,法兰多路德伯爵便出现在台上。

我特地扮女装拉拢入伙的那个男人。

「尚布伦遭魔族袭击那天,我也在当地,而且我刚好目击了圣骑士卢各•图哈德战斗的过程。他面对强大魔物不为所苦,将魔族逼至绝境的英姿卓绝入圣,让我看得着迷。那就像童话中出现的传奇骑士,使我不顾生命危险驻足于现场。」

哦,令人讶异。

这口气听不出是在说谎。看来他曾目睹作战过程这部分确有其事。

「而且在战斗途中,他忽然察觉到什么,就把心思从魔物的身上移开了。马列托特伯爵就在那里。伯爵受战斗波及伤了腿,坐在地上,而卢各•图哈德见状便露出笑容,出脚将瓦砾踹飞。那块瓦砾扎进了马列托特伯爵的脑门,使他一命呜呼。不会错,那是刻意之举。」

前来观审的听众听了他的话,纷纷开始躁动。

「怎么会。」

「【圣骑士】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就算他当上【圣骑士】,终究是男爵家出身。」

这类闲言闲语此起彼落,可真热闹。

「肃静!」

法官敲起法槌,干响回荡四周,现场回归寂静。

「法兰多路德伯爵,你所言非虚?」

「是的,没有错。」

他断言以后,卡洛纳莱侯爵露出了浅笑。

对方八成以为这样就定谳了吧。

然而,想得太美了。

卡洛纳莱侯爵一心只顾陷害我,就没有料到自己会被设计。

法兰多路德伯爵说的话还有后续。

他深深吸气,并且再次开口。

「没错,卡洛纳莱侯爵威胁我说的就是这些。我有把柄在他手上,还被他塞了钱,迫不得已出庭作伪证。既然卡洛纳莱侯爵逼我做这种事,除了我的证词,他准备的证据想必也是凭空捏造的吧。法官,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让圣骑士大人蒙受冤罪,而是为了控诉要胁我,还逼我作伪证的卡洛纳莱侯爵!」

方才仍露出浅笑的卡洛纳莱侯爵脸色发青。

听众的鼓噪声变得比刚才更大。

卡洛纳莱侯爵似乎完全没想过法兰多路德伯爵会倒戈。

设想简陋。我连法兰多路德伯爵当场背叛的状况都设想过,也安排了到时候的因应方案。

暗杀等事无法照计划进行的状况多有所在,行家就会预先准备届时可用的第二套、第三套方案。

外行人才会认为事情都可以照自己的想法执行。

「法兰多路德,你疯了吗?」

「请问疯的人是谁?你居然因为自己丑陋的嫉妒心,就想陷害赌命保卫这个国家,不,保卫这个世界而战的【圣骑士】。这种事我做不到!我会把钱还你。想威胁我的话,你大可去做。我顺从了自己的正义,才会决定为国毁掉这场荒诞的闹剧!」

我在内心送上掌声。

逼真的演技。

法兰多路德伯爵完全让听众站到他那边了。写剧本的固然是我,但多亏演员出色才更加打动人心。

多赏他一笔酬金吧。

「法官,这名证人似乎生了心病。请容我撤回证人。」

「不,他所说的由我看来实在不像谎话。万一他所言属实,卡洛纳莱侯爵,你将以被告的身分站在这里,而非告发者。」

「不可能,我向天地神明发誓,我没有做那种事。」

真敢讲。

可是,就算挣扎也没用。

势头转到我这边了。给他致命一击吧。

「法官,我也要反驳。我有准备关于本案的资料,卡洛纳莱侯爵想以不当手段贬低我的证据都记载于上。请您先过目整理好的纲要。」

我搜集的证据分量庞大,要全部过目非常花时间。

所以我统整出简短的纲要书,还准备了许多补充资料。

法官派助理从我这里收下资料,并呈到他手边。

卡洛纳莱侯爵用脸色表示难以置信。

毕竟他指示过要将我的私人物品全数没收,有这种资料的话,照计划都会被他捏在手里。

基本上,我应该是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带来这里,他认为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拟出对策。

「竟有此事,马列托特伯爵并不是在尚布伦遇害,而是在王都,规划运尸的人则是卡洛纳莱侯爵。非但如此,图哈德家与马列托特伯爵的仇怨皆为凭空捏造,卡洛纳莱侯爵才是马列托特伯爵的死对头……这份资料耐人寻味呢。」

「那是他捏造的!」

「或许吧。不过,这份资料的说服力比你准备的内容高了好几个层次。何况只要有这份资料,连我都能为他背书。至少本庭不可能将卢各•图哈德定罪,毕竟杀害现场的目击者只有你准备的证人。既然他已撤回前言,便无任何人在尚布伦看见马列托特伯爵遇害的场面。」

「这……可是……对、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