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远的大图书馆(Ancient Record)

能否踏入迷宫第四层。这称得上是金伯利的学生升上高年级时遇到的最大壁垒之一。

「潜入到这里的二年级,据、据我所知几乎没有。即使带来……也、也只会碍手碍脚。我自己也是——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记得是,对,四年级快结束的时候。那时候,被、被溶掉了一根胳膊,所——所以记得很清楚。」

第三层「瘴气沼泽」。走在奥利佛身边的消痩的男生一边在又重又黏的泥泞地面上留下足迹一边说。金伯利六年级,罗伯特·迪富克。他是知道奥利佛台面下面孔的「同志」之一,脸上总是带着阴暗的笑容。

「对对,我记得很清楚。明明说了那么多次『课题』途中只要在后面援护就好。如果不是我防住了的话,半个身体都要被溶化了吧?一不小心的话前年的共同葬礼上就要追加一个人了吧?」

走在旁边的女学生打趣地说。她也是「同志」之一,七年级的迦利·巴克尔。头发是红色的短发,双耳戴着耳环。她心直口快的举止乍看上去平易近人,但眼神里带着独特的危险,有些令人难以接近。

「真、真是无话可、可说。不过——学、学姐你模样也挺惨的啊。本来就很恐怖的脸被、被酸泼到……看、看着就可怕——」

「提到别人的面孔时要有相应的觉悟。你知道吗?」

迦利说着攥住罗伯特的后脑勺。在骨头发出嘎吱响声时,走在背后的奥利佛的堂兄格温大声咳嗽了一声。于是迦利立刻松开手,对奥利佛露出笑脸。

「抱歉抱歉陛下,我很吵闹吧?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不擅长安静待着。你可以狠狠地说我哦?吵死了!有点紧张感啊!一类的。

「——不会。」

奥利佛没有说出责备的话,而是默默地摇头。虽然不过是二年级,但戴着面具的时候他就是同志们的君主。面对走神的举动,即使对方是高年级的,他也有训斥的心理准备。但是,现在这种场合,

「……反而让我觉得可靠。现在的我没有余力在这一层开玩笑。」

奥利佛直率地说。虽然多少有些看不起他,但可以听得出他们的玩笑话并不是因为大意,而是适当放松的精神带来的「和平时一样的举止」。听到这个回答迦利哼了一声。

「哼嗯,很老实嘛。……不过以你现在的立场,这能算是美德吗?」

「迦利!」

堂兄格温先看不下去出声了。对方高一年级也毫不在意,他作为奥利佛的亲信严厉地瞪向迦利。

「你纠缠诺尔过头了。罗布特也别光看着,要阻止她。」

「抱、抱歉,格温。不、不过——我也想和、和他说说话。趁现、现在。」

迦利耸耸肩,罗伯特嘴上道歉,但依旧侧眼看着奥利佛说。……他是有自己切实的原因才要和自己交流的。因为一开始便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少年也没有拒绝。

「没关系。——不用担心,大哥。」

奥利佛向格温抬起一只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他刚这样想,一位女生从背后追上来插入少年和两位同志之间。奥利佛不禁睁大眼睛。挡在那里的是平时总是面带柔和微笑的堂姐夏浓·舍伍德。

「嘻嘻嘻。看来姐姐不这么觉得啊?」

迦利带着揶揄窃笑。被姐姐保护着高兴吗,小弟弟——她的眼睛毫不掩饰地这样说。奥利佛表面上沉默,内心思索起来。这件事要怎么收场呢?

「……不要,欺负,诺尔。」

「我只是在疼爱他而已。看起来像在欺负吗?」

「……像。不管,诺尔怎么回答,你都不会,满意。」

「啊哈哈。瞒不过你啊——」

迦利毫不反省地笑着仰起身。两位女生之间闪过一阵紧张——同一时间,泥泞的地面穿来剧烈的震动。奥利佛刚要开口警告的瞬间,迦利一把抓起他的衣领。

「——!」

少年的身体被拉着换位,他一秒前所在的地面爆炸开来。播撒着泥浆出现的是轻松超过十米的环形魔法生物——泥龙。它通过感知行走在地表上的猎物发出的震动来发起袭击,是第三层的难敌。圆形的嘴里长满了锯齿状的牙,再次来到奥利佛等人头上想要一口吞下刚才没捉到的猎物。

「「「「雷光侵蚀(托尼乌鲁斯)。」」」」

完全在同一时间放出的四道咒语吸入泥龙的口腔。又粗又长的身体痉挛着停下来,然后有吐着白沫横倒在了泥上。夏浓跑到哑然的奥利佛身边,同志们已经没有一个人看向完全失去力量的魔兽了。

「马上就要走出第三层了。后面会变得危险,做好心理准备了吗,陛下?」

「……啊啊。」

奥利佛咽下战栗点头。——刚才那些事在这些高年级眼中还算不上是「危险」。他再次体会到了这个事实。

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他们走出了沼泽地。到达了奥菲莉亚事件时也没到过的地方,奥利佛带着强烈的紧张感停下脚步。周围样貌的变化非常明显。地面、墙壁和天花板都是平滑而有光泽的石头,围出校舍中的竞技场大小的椭圆形空间,深处有一扇巨大的两面开的门。

「……这里是……」

「第四层的门前。通称『图书馆前广场』。」

迦利解释说,她视线前方发生了异变。门的正面一处空间发生扭曲,从里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漆黑的破布一样的东西迅速出现轮廓,最终固定成一个从头到脚蒙着黑衣,超过两米高的痩高身体。他没有说话,而是放出了压倒性的魔力——不,是『死亡气息』。奥利佛反射性地握住杖剑。

「……!」

「冷静。不会和那家伙打。——不过也不会轻松就是了。」

迦利拍了拍进入临战姿态的奥利佛的肩膀,然后转向背后,向同志们确认。

「按照预定分成三人一组解决『课题』。我和罗伯特保护陛下。可以吧?两位亲信。」

「——」

「就这么办。」

一只手挡住想要表示异议的夏浓,格温点点头。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奥利佛心中感激他的照顾。——虽然大姐的心意令他高兴,但到了这里还一直被家人保护着的话,没法自称是同志们的君主。

「我没事的。大哥和大姐保护好泰蕾莎吧。」

「……诺尔……」

「明白。」

面露不安的夏浓和重重点头的格温,两人之间是用无机质的眼睛直直盯过来的泰蕾莎。目送三人各不相同的反应,少年和两位同志一起走到广场中央。迦利一边走在他前面一步一边说。

「胆量不错。不过——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哦。绝对不要上到我们前面去。」

「不如说,不、不会让你上前。就——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形,也、也是我们先死。」

罗布特带着阴暗的笑容断断续续地说。奥利佛毫不怀疑他话中包含的觉悟,在此基础上,他作为君主回应。

「我要说的只有一句话。——不允许你们任何一人死在这里。」

少年断言。听到这句话从背后传来,两位同志露出微笑。

「哈哈,明白。」「那么,没、没办法。就——就轻松获胜吧。」

迦利和罗布特各自举起杖剑。在他们眼前,黑衣人影的手边出现了一本书。迦利看到书的装帧后立刻说。

「运气真好,是之前见过的封面!——课题图书是《巴托洛手记》!」

话音刚落,就有几十页纸从书中飞出,在空中飞舞。纸片围着奥利佛三人旋转,同时周围的风景迅速变化,站在远处的格温等人也立刻就看不到了。

「第、第八章第二节。格——『格林陶德的灾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