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远的大图书馆(Ancient Record)(2)

个意义上比绝唱好一些。不过——这里的藏书数量可不简单。」

听了两人的说明奥利佛理解了。这些景象不是现实而是书中内容的重现。也就是说——这个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什么地方,正是刚才罗伯特所说的灾厄的舞台。仿佛是在证明这个事实一样,周围的人对突然出现的奥利佛等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巴托洛手记》的第八章第二节是关于大历984年观测到的『舶来者』的记述。还有其造成的受害记录。」

迦利一边继续说明一边仰望头顶。时间大约是上午。天空阴云密布,中心生成了一个漆黑的旋涡。普通人们也注意到了同样的事情,纷纷发出喊叫。

「来了呢。——看好了。那就是异界的灾厄。」

这句话刚说完,漩涡中就零散地掉出了几百个「东西」。那些乍一看是直径七英尺左右的短圆柱——看上去像带着锈色的齿轮或车轮。它们咚地一声落到地上后,就开始用类似球型魔像的动作转动着移动——同时惨剧也开始了。

「噫……?!」「呜哇啊啊啊啊啊!」

田地、住家、家畜、人类。那些「车轮似的东西」将所有东西不加区别地碾碎。看到邻居被碾死的样子,人们发出惨叫,恐慌立刻传播开来。而另一方面,齿轮们也没有刻意追赶四处逃窜的人们,而是沿着几何图案以精密的动作从外向内进行螺旋运动,将范围内的物体一个不留地碾碎。

人们的惨叫四起,奥利佛一瞬间想要跑出去,但他忍住了这种冲动。——眼前的场景不过是再现,这场惨剧在遥远的过去已经发生了。即使明白这些依然感到心痛。

「你知道它们在做什么吗?那叫做无差别捕食,是成群而来的没有计划性的『舶来者』常见的行动。刚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所有东西都一窍不通,总之把所有东西都试一遍看看什么能吃。植物、动物、生物、非生物全都不加区分。在找到好吃的东西之前,就会像那样不停地吃了又吐。」

通过迦利的解释,奥利佛正确理解了眼前的场景。——那些车轮果然是生物。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人、家畜、房屋在被齿轮碾过时发生了无法用压缩解释的体积减少。虽然难以置信,但那个碾碎的动作大概同时也是捕食吧。这个行为是齿轮们的进食,也是捕猎。

它们和这个世界的生物明显不同。连魔法生物中都没有进化成这样的物种。它所属的系统树,还有在进化成这种生态的过程中所处的环境都从根本上不同。来自异世界的不速之客——这正是「舶来者」。

「哎、哎呀。也到这、这边来了。」

罗伯特对滚向自己这边的一只做出反应。迦利也将杖剑转向那边。

「姑且抓一只观察一下吧。——牢牢束缚(克里格休内)。」

她用咒语迎击逼近到几码距离内的车轮生物。那东西就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攥住了一样停止了动作。这是用束缚咒语以蛮力停止。

「好,看仔细哦。——虽然形状是这样的,但身体结构本身在『舶来者』中算比较符合常识的。聚集在一起捕食这一点也没有超出我们所知的生物范畴吧?」

迦利一边维持束缚一边说明。奥利佛在惊讶于她满不在乎地使出的魔法威力的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异界生物。罗伯特很有眼力见地从侧面挥动杖剑开始解剖。从裂开的地方流出灰色的体液,里面能够看到像是内脏器官的软组织。奥利佛真实地感受到了。——这确实是生物。

「这这个阶段也会造成不小的损害,但发现并确定食物的话就要麻烦得多。所以现在是机会。因为它们正沉迷寻找食物,无法顾及其他。」

迦利看差不多了就给了被捆住的个体最后一击,再次将目光转向继续无差别捕食的「舶来者」族群。只有一只的话是容易对付的敌人,但这次的课题是「族群」的讨伐。

「一个个打的话没完没了,不过对付这种家伙有个正正好的办法。——把它们收拾了吧,罗伯特。」

「哎、哎呀哎呀。净把工作抛、抛给我啊。」

罗伯特耸耸肩走上前。他打开长袍前襟,可以看到内侧绑着好几十根试管。每一根试管中都封着一只魔法生物,并散发出不祥的魔力。他取出一根打开盖子。

苏醒吧(萨塔斯萨斯姆)。」

承受了咒语后,试管里的生物——看上去是一种妖精的个体痉挛了一下,从假死状态中复苏飞到外界。它径直飞向「舶来者」们势头凶猛的一带,因为咒语就是这样束缚着它的。必然的,这个小妖精毫无反抗能力地被轨道上遇见的一只车轮生物碾碎捕食了。——连带着它体内蕴含的诅咒。

从那个瞬间开始,吃了妖精的车轮生物的动作明显发生了变化。它丧失了之前的精密联动,自行冲向族群的同伴。被撞到的其他个体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从一点产生的波纹渐渐扩大,「舶来者」们开始了激烈的自相残杀。奥利佛颤抖地握紧拳头。

「效果拔群。对付这种走投无路的群体,『同类相残』的诅咒很有效。」

迦利对着预想中的结果微笑。奥利佛也理解了——这是咒术。以蕴含诅咒的生物为术式媒介,通过让敌人吃掉那个个体而感染诅咒。影响不止于此,诅咒通过族群中的接触继续扩大。互相撞击的车轮生物们裂开、破碎,接连倒下了。

「眼看着就减少了吧?不过不要误会,诅咒的总量完全没有减少,而是储存在了吃掉的那一边。这就是诅咒守恒定律,也就是常说的蛊毒法则。然后发展到最后的话——」

个体数量剩的越少,斗争就越发激烈。伴随着不断的自相残杀,诅咒 持续增长,又在剩下的个体内浓缩。一百变成五十,五十变成二十,二十变成十。冲突依旧没有停止,最后剩下的两只正面冲撞,其中一只粉碎了。结果,就只剩下了一只散发着漆黑的魔力。

「——制造出了一只涨得满满的来。杀掉的话诅咒会漏出来,所以原本应该活捉拿去解咒。不过这次终究只是记录,不会做到那一步。『课题』中的诅咒大图书馆会亲切地接收。」

迦利用炸裂咒语挑衅,于是最后一只滚了过来。它的本质已经被诅咒完全涂改,只想着将周围活动的东西全部碾死。奥利佛这次举起了杖剑。因为最后一只将近其他的两倍大小,而且因为蕴含的诅咒变得更加强力。然而,

「放轻松。您就悠闲地等着吧,陛下。」

迦利用一只手阻止他的动作,悠然地走上前。罗伯特和她交换退到奥利佛身边,将后面的出场机会让给她。

「……呼……」

明显是距离越近越危险,但迦利只是举着杖剑深吸一口气,一动也不动。翻滚着杀意的车轮生物冲到了眼前,奥利佛看不下去地大喊,

「——迦利!」

强推(伊库斯托提托尔)!」

几乎同时迦利挥动的蓄力已久的杖剑。不是正面迎击对手。面对逼近到眼皮子底下的猎物,她像用勾拳打中太阳穴一样,施加横向的冲击。车轮生物已经达到最大速度,也因此无法抵抗横向的压力。它通过迦利身旁横倒在地,一边挥洒着泥土、小石子、人和同族的血肉一边吵闹的空转。

「啊哈哈哈哈哈!在转呢在转呢!」

迦利片刻不停地扑上去。倒下的车轮生物露出侧腹,那里有着不论怎样回转都不受影响的中心轴。车轮生物体内飞出刺来保护弱点,但她当然已经看穿,回避之后将杖剑插入侧面。甚至都不需要再砍了。刀刃插入体内时依旧在旋转,这个以本能持续的动作,像开罐头一样给车轮生物的身体造成了致命损失。

「压扁吧。——风锤击打(因佩杜斯)。」

然后在盖子打开时,迦利向里面毫不犹豫地砸入最后一击的咒语。风组成的大锤猛烈击打横倒的身体,从中心将切下来的圆形外壳敲碎,将里面的内脏一口气挤烂。隔了一拍,体液像喷泉一样喷洒开来。

「好,课题完成。——啊,陛下,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名字了?」

迦利全身占满灰色体液笑着转向奥利佛。在这凄惨的样子面前罗伯特对他耳语。

「吓、吓到了吧。那、那就是<血染>迦利。……对付人类时,也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