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机械结构之神(Dea Ex Machina)

金伯利这个疯狂的学校中,有几种与这个环境相称的疯狂竞技。「迷宫越野跑」就是其中之一。就是字面意思的,『比赛潜入迷宫再回来的速度的竞技』。它受到习惯探索的一部分高年级学生喜爱,甚至还有官方时间排行榜。对迷宫构造的知识,一直保持速度的体力,应对途中遇到的陷阱和魔兽的能力——是对这些方面要求都很高的需要赌上性命的综合竞技。

「嘎哈哈哈哈!」

「咕——!」「唔——!」

追赶老人的奥利佛和奈奈绪面对的试炼在性质上和它相近。平常在迷宫中应当小心谨慎,有时每前进一步都需要细心注意,现在却像是在平整的跑道上一样高速奔跑。阻挡前方的障碍全都需要预测和瞬间应对。当然,这种荒唐的行径中只要有一个失误手脚就会被轻易吹飞。

铺设覆盖(库利佩斯)!」

奥利弗射出咒语,在前方的地板上覆盖了临时的地砖。这要就阻止了压力感知型陷阱的发动,两人从上面跑过去。利用一年份的经验勉强来得及应对。可是——即便像这样把时间损失降到最小,也完全无法缩短和前方恩里科之间的距离。对方明明还单手抱着皮特。

「哇哇哇哇哇……!」「嘎哈哈哈!还早得很呢,强推(伊库斯托提托尔)!」

既然可以通过事先预测封锁陷阱,那反过来亦然。承受老人咒语的地板在广范围同时长出了无数的针。奥利佛皱起眉头。要跳过去距离太长了,他和奈奈绪现在没带扫帚。——不过,

「你能行吧,奈奈绪!」「当然!」

简短交谈后,他们立刻维持着速度踏上左右的墙壁。两人维持着几乎垂直于地面的角度在墙壁上奔跑。恩里科朝背后瞥见后发出感叹的声音。

「哦,能做到壁面踏步了啊!在二年级的阶段很棒!

可是还早得很呢!这个怎么样,嘎哈哈哈哈哈!」

老人朝着天花板念咒语。在他经过之后那里立刻打开,从中掉出了一个巨大的东西。一个占据了通道空间的八成,向着奥利佛和奈奈绪滚来的球体。是在之前的课上也发挥出威猛威力的球型魔像。

「奈奈绪,溶解地板!」

奥利佛毫不犹豫地喊。虽然左右无处可逃,但是应对方法已经知道了。只要把前进路线上的地面变得泥泞就行了。结合两人份的魔法威力就不难做到。

但是,这个应对方法没有实施。东方少女不顾他的想法,先行跑向球型魔像。

「奈奈绪?!」

「弯腰,奥利佛!」

奥利佛听从指示立刻压低身体。在他眼前,少女用双臂接住突进而来的球型魔像,同时压低身体滑进魔像下面,借势用杠杆的要领将它扔向后方。巨大的质量从奥利佛头顶上飞过——在前面被恩里科加在腋下的皮特看到这场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扛……扛起来丢出去了……?!」

「嘎哈哈哈哈!你的朋友好厉害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种突破方法!」

恩里科的笑声在通道中反射。在哑然的奥利佛身边,奈奈绪转了转肩膀继续奔跑。

「——响谷流柔法『俵投』。要打败在下,稍嫌重量不足——啊好痛!」

「别乱来!明明还有很多别的办法吧!」

奥利佛回过神来用手掌啪地打了一下少女的头。但是听到他的忠告,奈奈绪无畏地翘起嘴角。

「没错。……但是!在下现在力气多到没处用——!」

在两人向前突进的路上,恩里科用咒语让地面和墙壁的砖块重组,瞬间形成了堵住整个通道的魔像。然而东方少女在新的障碍前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速度。她甚至没有拔刀,而是直接用右肩撞上魔像——突破了尚在形成途中的砖块穿到了对面。跟在后面的奥利佛说不出话来,这时前方传来了恩里科的声音。

「用突进打碎了魔像?!嘎哈哈哈哈,那是什么鬼!魔力循环是有多强啊以你这个年龄!」

「……唔……!」

奥利佛战栗着握紧拳头。——就像老人说的那样,奈奈绪的这一招是拥有强大的魔力循环才能做到的蛮力招数。和扔球型魔像一样的暴举。可是现在完全没有采取这种方法的必要。他可以想出很多减少风险的更加聪明的应对方法,奈奈绪也应该知道才对。

但是,她依旧做出了强横的行动。其中的原因,除了刚才她本人的发言之外,她那闪闪发亮的眼睛也胜于雄辩。——『力量不停涌出来实在忍不住。』奈奈绪的魔力在金伯利的一年间不断成长,疯狂地向她自身要求展现的机会,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现在能做到什么地步。

「好吧,等级一口气提高!你们两个,小心别死了哦——!」

恩里科举起白杖咏唱咒语。隔了一会儿,强烈的震动将奥利佛和奈奈绪的身体从脚底顶起来。地板、墙壁、天花板——构成它们全部的石材整齐地动起来,一个接一个地重新组装,通道本身逐渐变异扩张。

「唔,走廊在扭动……?!」

奈奈绪瞪大眼睛。仿佛是在巨蛇的体内一样。奥利佛在和她一起变换站立的位置以免被卷入变化的同时,看出来这个现象的真实身份,咬紧牙关。

「……是洞窟魔像。整个通道都是……!」

过了一分多钟,通道「变形」完成了。于是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直径超过二十码的宽广筒状通道。不,已经可以说是隧道了。

失去了和地板天花板分界的墙面各处都有蠕动的气息。就像是春天到来时草木从土里发芽似的,像是要占满奥利佛和奈奈绪的视野一样,整个地形里的无数魔像和陷阱开始展开。

「……啊——」

另一方面,在这个时候,当大多数学生为了吃晚饭而去往「友谊厅」时,四位新生留在了谈话室。他们中的一位,泰蕾莎·卡斯腾像是从瞌睡中醒来一样回过神,旁边的莉塔·阿普尔顿战战兢兢地对她说。

「泰、泰蕾莎?你还好吗?」

「……我没事。稍微昏过去了一会儿。因为实在太无聊了。」

泰蕾莎揉着眼睛说。听到这句话猛地转过身来的,是单手拿着杖剑和桌上装着泥的水槽干瞪眼的少年,丁恩·崔佛斯。

「……啊啊?!你是说和我们在一起很无聊吗?!」

「丁、丁恩,冷静。她一定不是这个意思啦。」

「不,就是这个意思。说得含蓄一点就是非常无聊。现在聚在一起是要做什么?」

从小认识的彼得·寇尼许尝试补救,但是泰蕾莎全然不顾他的好心满不在乎地说。彼得拼命安抚头上冒出青筋的丁恩,对少女露出懦弱的笑容。

「算了算了,泰蕾莎,不要这么说啊……,我们两个都在咒语学上受挫了。请你稍微再陪陪我们,直到我们成功吧。

「不是已经教过你们了吗,有什么难的呢?不过是初级的硬化魔法而已。现在有一摊软泥,把它变硬。就是如此而已嘛。」

「唔唔……!」

丁恩被她指出后说不出话来向后仰。无法完成课题的人是他,被她这么说实在无地自容。莉塔看不下去,拍拍手想要改变一下气氛。

「总之先冷静一下吧。首先先要掌握你们两个是在哪里受挫。丁恩,你的意念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就像这样,把稀糊糊的东西唰地一下变成硬邦邦的样子……」

「完全没说清楚。就不能用些更聪明的表达方式吗?」

「你说谁蠢啊?!」

「丁、丁恩是感觉派嘛……!」

泰蕾莎毫无自觉的挑衅,丁恩反射性地接受,事情迟迟没有进展。在为难的莉塔和彼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哦哦,好热闹啊。你们在做什么?」

四人转过身,那里并排站着两位有印象的二年级男女生。是在入学仪式的派对上认识的。彼得连忙打招呼。

「格林伍德学长……还有奥托学姐。你、你们好!」

「嘻嘻,你们好。看到你们有点在意就过来了。你们怎么了?在练习咒语?」

卡蒂用柔软的语气说,交互看向拿着白杖的丁恩和装着泥的水槽。少年不想被她发现自己做不好,连忙移开视线。

「也、也没有……什么事……」

「才不是没事吧,丁恩。……那个,其实是我们用不好硬化魔法。」

彼得觉得糊弄不过去,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