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 第二十一卷 二年级篇 10

○新的退学者

进入下半场后,坂柳的首次攻击。

这次的目标从从堀北班转移到了龙园班。

在特别考试前,并没有特意去定下什么和龙园班对战的方针。

无论什么对手,坂柳都认为不需要制定缜密的战术。

但是现在,坂柳获取到了一些多余的信息。

同班同学桥本,昨天晚上打来电话,在考试前给出了强烈的谏言。

其中一条便是,应该去寻找将『椎名日和』淘汰、退学的可能。

坂柳原本对于桥本的个人法并没有兴趣,但当听到理由的时候,改变了这法。

绫小路看待椎名的眼神,以及相处方式。

桥本说这与普通学生不一。

这个发言引起了坂柳的兴趣。

让椎名退学的话,绫小路会流露出情感吗?

「但这已经无法如愿了呢」

上半场,一之濑的战斗方式跟以往相比意志更加坚决。如果是以前的话,应该会对是否淘汰龙园班的学生犹豫不决的。然而事实证明,一之濑并没有迷茫。光是上半场就把石崎、矶山、矢野、诸藤4人淘汰了。

只有自己的班级,是绝对要保护的。为此,对其他人毫不留情也在所不惜。

坂柳就算从现在始单独针对椎名,将其击败并淘汰,最后牺牲的也会是其他学生。

专注于做让椎名退学这低概率的事,会降低效率。

椎名现在只错了1题。就算直接用两个无法解的问题进攻她,也很难保证能避守护。这个策略并不容易实现。

「有趣——」

以第1名的优势结束上半场,考试也变得乏味。找点乐子也不是坏事。

坂柳觉得尝试特意选一个高难度的目标将其淘汰也挺有趣,她改变了判断。

突破难关的同时,自然也必须保持首位来结束游戏。

为此,应该怎制定策略呢?

来到自己的回合前,在几分钟内确定方针。

然后,始第11轮的攻击。

可这时——。

第11轮,坂柳指定的5人全部被守护住了。

花费了2分,势在必得的攻势却被守护所挡,适得其反。

同学们只是说着「不用在意对方的好发挥」

但坂柳不一。

虽然只是一次完防御,可她并不认为这低概率事件的产生仅仅是因为运气。

坂柳脑中立刻放下自己给自己追加的,针对椎名的任务。

然后无论战术还是理论全部舍弃,将一一切打乱随机传达目标。

换而言之,谁都无法预测科目和指定人选。

但结果和第11轮一,被完防御。连续出现了两次奇迹。

班上的同学们也不禁把疑惑之情显露于言表。

如果是凡人,把战术失败归因于自己的法被别人识破了,也不足为奇。但坂柳丝毫没有这法。

有什么人在暗中活动。靠这两轮确定了唯一可能的答案。

这个班级内,混进了一个叛徒犹大。

(注:犹大,《圣经》中为了30银币将耶稣出卖给罗马政府,耶稣被十字架钉死后,犹大因悔恨而自杀)

很明显,内部情报泄露了。

若非如此,无法解释这现象。

坂柳在下一个回合到来之前,一言不发地观察着学生众人。

有面面相觑为龙园的好运而叹气的人,也有为了不被淘汰而紧握手机的人。

马上迎来第13轮的进攻。

一瞬间,班级自然而然地安静了来。

坂柳继续沉默。30秒、一分钟过了,都还没有通知指定人选。

这并不是为了不让龙园守护成功而去绞尽脑汁。

这份沉默,是坂柳对同班同学发出的,无言的命令。

暗示着『玩火到此为止』。

在沉默到最后一刻后,坂柳向茶柱通知了指定的5人。

但是,结果还是一,被完防御。

「很遗憾啊」

坂柳喃喃自语,遭受了3连败的失态后,笑容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既然情报实时泄露,那方法肯定是有限的。

也就是用聊天或者邮件把坂柳指定的学生发送出去。既然用手机收集情报,那打字也不是什么可疑的动。

接下来到的是通过电话之类的传声。坂柳一通知老师,对方就能马上得到消息,不用去触碰手机也能做到。

为事前对策,已经问过老师是否可以用纸张来通知,并获得同意。就算这个不行,还可以换成在耳边说悄悄话,这能防止声音泄露。

但是——。

坂柳看向了老师身后的大屏幕。

只要使用手机的摄像头,那就算防止了声音的泄露也不能保证能解决问题。

看来,唯一的防御手段就是从物理层面隔绝情报的流出。

禁止全班操手机和平板。

然后跟老师用耳语进行通知,在龙园指定完5人之前,全员转过身,以此将情报屏蔽。

如果这能解决,就万事大吉了。

而且只送了15分,就可以阻止龙园的暴行。

在持续的头脑风暴中,打破沉默的并不是坂柳。

「情报泄露了」

这说着,打破了班级静寂的人是,同班同学森下蓝。

她依旧面无表情地低声说。

「可能正如森下同学所说。是不是应该先全员禁止使用手机,来进行一下确认?也有可能这就是龙园设下的陷阱」

稍微迟疑了一下,真田也同意了森下的发言,请求坂柳做出应对。

鬼头和桥本马上站了起来。

「没必要去应对哦」

「但、但是……!」

「现在应该为了获得解题的线索和进行查漏补缺而继续使用手机」

在混乱丛生的情况下,零时抱佛脚地继续学习很难说有什么效果。

不去做最应该做的事,司令的命令让人意不到。

「没问题吗,公主殿下?我在连续看到3次完防御后也确信了。怎么都是情报泄露,如果不采取行动——」

「计划没有任何变更。就这继续考试吧」

指令下达的话,其他学生也无法再多说什么。

因为没有人给予他们颠覆决定的权限。

虽然只能顺从指令,但每个人都在。

为什么坂柳不去做应急呢?

背叛班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此露骨地让守护命中,考试中的情报泄露被注意到只是时间问题。

明白这一点的基础上还要去执行。

就要担心仅仅用把手机没收、视野遮住这手段无法解决的可能了。

如果做出了应对但依旧没阻止情报泄露,那会怎么?

可以预到,这不光会让获得的情报变少,还会让同班同学变得更加混乱和困惑。

就算运气好留下了证据,如果身份互换坂柳自己处于叛徒的立场上,是不会把证据放在身上的,而是会藏在某个学生的桌子、书包或者教室的某个地方。那的话就讲不清了。届时谁都会互相推,不予承认吧。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当下,将可能高的学生直接指认为犹大,是单纯的冒险行为。

无论如何,现在制造动更不划算。

坂柳判断,比起拿第一,避免垫底才是优先事项。

即使信息持续泄露,靠防守所得到的分数是不会受影响的。

尽可能地防守住来自堀北的进攻,争夺第3名。

但好像并不顺利。

从大屏幕显示的考试流程,可以看出一之濑正在帮助堀北。利用背叛者,使坂柳跌入末位的策略,已昭然若揭。

就在这劣势的情况下,20轮结束。

坂柳以和第3名6分的差距吞下了失败。

「看来这次似乎是我输了呢」

4个班级的互相竞争中,垫底的失态。

虽然这是因内部背叛而起,但坂柳不能容忍任何借口。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司令,坂柳也必须背负起这场败仗的责任。

「既然输了,就意味着必须从这里面选择退学者」

在考试中淘汰的学生是神室、山村、杉尾、鸟羽、町田5人。

「本来理应纯粹按照对班级的贡献度来决定,但我不会这么做。理由很单纯,在我看来,5个人都是同一级别」

坂柳断言,无论谁离都不会出现战力变化。

「那、那到底怎么决定啊……」

被淘汰学生之一的町田,发出不安的声音进行确认。

「这里就用抽签这公平的方法来选择要消失的人吧」

未曾设的路让淘汰者们发出悲鸣。

「不服吗?很遗憾,无论消失的是谁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寂静的教室里,坂柳冷静地处理着一切。淘汰者虽然表达不满,但就怕搞不好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而被指名退学。

「提出异议毫无用。司令有决定退学者的权力」

「如果按照抽签的结果行事,那也能说是司令的决定吗?」

「当然可以。你能象到的,就好比让OAA较低的学生承担责任这情况一,我把运气差的人判定为没有实力的人。另外,如果表明不参加抽签,在那个时刻就会被视为放弃斗争,将被退学」

为了强制众人参加抽签,坂柳默默堵上了逃路。

「签做好了」

一个好不顾忌现场沉重的气氛的女生,用欢快明朗的声音对坂柳说。

「准备得真快啊,森下同学。而且还细心地涂了色,非常感谢。那么,时间不多了,赶快解决吧。抽中涂色纸条的同学,虽然很遗憾,但请退学吧」

准备好的签共计5张,其中4张安全符。仅此而已。

「哪位先来?第一个抽还是最后一个抽,概率都不会变哦」

是自己亲手避免退学,还是等待他人退学呢?

町田一边忍受着心中的抗拒之情,一边率先抽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