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话 平凡日常里的闲话 ♡子篇

「真是个清爽的早晨啊」

这句中气十足的话,回荡在早间的教职工办公室中。

说这话的人是教导主任。

虽然现在已经是要早班会的时间了,平常的话,他一定会在嘴里念叨「要注意xxxx」这话,让人烦不胜烦,然而今天十分反常……

只见他双手背后,站在窗前,背对众人,沐浴在朝阳中。

「这的日子,真让平和啊」

然而并没有没人回答。办公室内一片寂静。

是职员室里没人了么? 不,并不是。诸位老师今天都好好地上班了。连迟到的人都没有。

但是,谁也没有刻意去告知他已经要始早班会了这件事。

所以,大家都在沉默着,等着听他接下去要说些什么。

不,正确的说除了某人……幸子老师正在悄悄接近教务主任身后!

「不知是不是我的心里用,总觉得脑袋也很清爽呢」

当然啊。您那不自然的黑色假发,幸子老师现在正准备给您戴上呢! 在座的各位老师似乎都很这么吐槽一句,但纷纷咽回了肚子。

幸子老师虽然有些弱势,但真是个非常细心稳重的人啊。

因此,已经秘密维护教导主任那不断滑落、移位的尊严(?)长达一年以上的幸子老师。如今,其他老师只有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教务主任背后时,都会用看待某个历战传奇佣兵一般的敬畏眼神。(十字:这里是《合金装备系列》的梗)

沉下腰、无声的脚步、一手拿着假发,在目标身后悄悄靠近的子……

简直就像是,要发动近战CQC某传说之蛇! 只不过拿的是假发而不是匕首罢了! 总让人感觉她什么时候拿出个箱子也是没有任何违和感的!

「你们不这么认为么?」

说着教务主任转过身来。职员室里一下紧张了起来。然而,幸子老师完全预测了教务主任的视野范围。敏捷地无声躲入对方视野盲区,一下绕至其背后。

用行云流水般的动将假发戴上了,然后在以对方感受不到的手法轻轻调整好假发的位置。

嗯? 等到教导主任感到头部异伸手触摸时,幸子老师已经功成身退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

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过其他老师们都对幸子老师投去了充满钦佩感眼神。而幸子老师则依旧只是淡淡微笑一下,算是接受称赞,丝毫没有自满什么。

不知是不是感到氛围诡异,教务主任再次「嗯?」地一声,疑惑地扫视整间职员室。而在场的所有老师们都轻轻抖了一下,完的同步感呢。

看来,在阿一他们归来复学这段时间内,教师们除了凝聚力之外,体能与反应速度也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呢。

教务主任的视线环顾了职员室一周,似乎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一拍之后,他的视线终于落到了在场唯一一个和他一没有落座的老师身上。

「你有在听么?——畑山老师」

「呜」

没错,老师们不去早班会,而是集中在职员室中还气氛诡异的原因,某意义上多少也能猜到了。就出在爱子身上。

此刻,爱子本人就站在办公室的最深处,教务主任的办公桌前。如果是用漫画场景来表示的话,现在的爱子就是那汗涌如瀑的状态吧。

「说、说的是呢。欸,没错。真是个不错的早晨!」

听到这话,教务主任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天一整天,肯定可以平稳地度过。没错吧?」

「我、我也觉得肯定是的」

「太好了。看子畑山老师也有相同的认知。真是安心了呢」

「是,请安心吧! 我无论何时都与教务主任一起的!」

「嗯咳哼」

不对,才不是这么回事。教务主任差点口而出,但强行忍住的代价就是剧烈的咳嗽了。

即使阿一他们毕业了,说出这会造成误会(教务主任限定)的天然发言的爱子,与每次都会误会的教务主任之间的闹剧,还在继续上演着。

其余老师们眼神温暖,其理由自然是早就看透了其中的门,但故意不去戳破。这里的老师们果然都很优秀呢。

「我啊,畑山老师。对你为一名教师的评价可是相当不错的」

「惶恐至极!」

「所以,除了让你担任今年新入职教师的指导员之外,还将一个毕业班给你了」

「非常感谢您!」

爱子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谢着,然而教务主任却没有丝毫笑意。

不如说他似乎在努力压抑着某情绪,或者说,直到现在为止都在压抑着某情绪,但终于还是快要抑制不住了一般,手都始颤抖了起来。

就用那颤抖着的手摘下来眼镜,在从口的口袋中掏出擦镜布仔细擦拭着,似乎这是能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的某仪式。

「所以,我怕刚才是我听错了。请再说一次,没错,再次确认一下。你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我休假,没错……」

这就是,爱子会站在教务主任办工桌前的理由了。

在早班会始之前,突然提出了要请假……就为此事,商谈(?)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这件事本身并不是稀奇的事。不如说,事先能找教务主任商谈本身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教师的工本来就很繁忙。平时上班时加班以及休息日上班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对教务主任而言,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他本人算是彻底无视了最近要求改善职场待遇的呼声。

特别是对于爱子,她已经做出了超越任何一般教师能做到的应对与工,因此她要在「他们」毕业后获得一个休假,无论怎么看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是……

但是,正因为如此呢。

「你说什么时候来着?」

「八月份……」

「这啊,是在暑假的时候啊。为教师而言要请个假也是无可厚非的。更进一步来说,在我们这个因为那起事件后就一直缺乏师资力量的学校里,没有直接提出请假「申请」而是选择「商谈」的方式,我也感到很心」

「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

「但、你说,要请多久的假....来着?」

一字一句间的停顿,让人明显感到是强行抑制着快要爆发的情绪,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其实,这对话已经是第三回了。即使如此,教务主任依旧拒绝认清现实「哈哈,一定是我的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吧? 真是的,不知不觉间我也上了年纪呢。哈哈」这,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重新振精神。

斯O克幸子老师早上需要如此活跃,其根本原因就是教务主任每次听到爱子的说明后,都会忍不住地挠头。

就算看着教务主任那「拜托,一定是我听错商谈要求了」这不断游移又带着祈祷般的眼神,爱子依旧「嗯,就是这的!」地果断说了出来。

「一个月整」

「欧米茄」(十字:欧米か!大概就是「完了、要命了」之类的意思,出自欧米ツア——タカアンドトシ漫才,日本相声,不知是白米自己喜欢还是单纯玩梗)

神速吐槽口而出呢。

就在此时,上课铃声「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

虽然没有去早班会,但上课时间已经到了。其他老师赶紧纷纷起身做准备了。

然而,已经怒发冲天的教务主任就像是没有听到上课铃声一般,面容扭曲了。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变成语言,像机关枪一般高速吐了出来。

「那算什么啊!!!!啊?说是虽然不能告知详细的目的地但是需要联系你的话请用卫星电话?还要让我事先设置好专用线路!? 你这是要去亚马逊腹地么!? 又说要是有什么紧急的事,这边能立即就能赶回来!? 在需要使用卫星电话的地方却有着能立即赶回来的手段,那还是人能做到的么!? 这怎么看都显得十分可疑吧!? 你觉得我,会批准这的休假——么!!」

「就——是——啊」

顺带一提,教务主任这里提到的「卫星电话」,其实就是指「异世界通信用的人工神器」,而「能在紧急状态下赶回来的手段」,自然是指「阿一的水晶键」了。

没错,爱子这次长期休假的理由,就是因为暑假期间的异世界之旅。

另外,实际旅行日程安排是两周左右。之所以要请一个月的假期,那是因为考虑到目前不清楚星灵界与地球的时间差到底是怎,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防止出现最坏情况出现而预留了一些宽裕期限。

目前,阿一正在和安缇祂们这些神灵们商谈着,看看能不能消除掉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差,为此需要不断的进行试错业。

那些先放一边。

既然是异世界旅行,爱子当然去。肯定是要一起出发的,但是……

果然,学生是第一位的。就算阿一他们毕业了,这一点也不会跟着改变。毕竟这是爱子的人生信念与信条。

因此,才会要在学校里留下可以即时通讯的对策以及随时可以来回的手段,在调整好工安排为前提下,要是可以的话,在旅行中也能抽空回学校处理工,那就更好了,爱子正是以此为构才提出商谈的。

(客观来看这事果然非常可疑啊! 我真是个笨蛋! 说话前应该先过过脑子的啊!)

其实教务主任自己也明白,完全没有对别人的人旅行说三四的资格,只是在至今依旧不相信异世界传送这事的他眼中看来,实在很难不联到当年的一个班集体失踪事件。

莫非,是要去见当时那件事的相关人员么? 又或者,是有打算插手进什么危险的事情中去么? 这子。

当时的后悔感,再次涌上心头。表情已经像恶鬼一般的教务主任,向前踏出了一步,

「畑山老师! 到底——」

「真的非常抱歉!! 请忘了这件事吧!!」

爱子选择了暂时撤退。发出小动物一般啪嗒啪嗒连续小跑声,赶紧从自己办公桌上一把抓起教材。

于是乎,

「啊,阔啦! 畑山老师! 你到底打算去哪里!! 好好说明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还有课!! 就先失礼了!!」

以上课为绝对防御的盾牌,爱子一溜烟地逃跑了。

要是上完课回来,对方能把这件事完全忘记就好了啊,爱子逃避着现实。



「就是因为发生了这的事,之后的应对也很幸苦啊」

第二天中午。今天是可以休息一整天的周日,爱子非常罕见的,像是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才终于摆平了这件事一般,始抱怨起来。

地点是在咖啡店里。

是一间靠近公园的老店。无论是外观的还是内部装修,都是能令人感到历史感的复古风,坐在其中更能让人觉得心绪容易平静下来。

或许是因为害怕破坏这的氛围吧,这里没有人会大声说话。即使是说笑,也会很优雅地掩嘴轻笑。

咖啡的香味配合着节奏舒缓的音乐,让人无比惬意。甚至会给人一店内与店外的时间流速不一的错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

「愤怒变成了不安,就是这吧……都觉得我是不是生病了,别说教务主任了,后来连别的老师都始关心起我了——都很担心的子呢」

说罢,爱子哈~地叹了口气,拿起大杯的拿铁咖啡,放到嘴边啜了一口。

浓郁且温柔的甜味在口中扩散,而咖啡的香气则充斥这鼻腔。爱子的表情一下子呼哇~地舒赞了来。

「担心……啊啊,是当成了因为精神压力的缘故而打算长期休假么」

「是啊……应该是吧,嗯……」

坐在对面的,是同正端着拿铁咖啡细细品尝的阿一。

两人在约会。除了阿一之外,平时就属爱子最忙了,这的两人时光真的可以说久违了呢。(十字:这就是白米你平时不写爱子的原因?)

教师本来就是繁忙的工,而爱子对此又有无比的热情,加上阿一自己又很忙碌,以至于两人的休息时间几乎没有重合过。两周前,就在阿一和爱子决定「这一天!」后,去告诉月她们时,结果大家的反应都成了「这两人上次约会是什么时候了的事?」「半年前?」这的对话了。

实际上,今天的约会也确实是自毕业后的第一次。

「阿一君以前经常说的「解释不通」这句话,我现在也是深刻地理解到了啊」

爱子再次拿起咖啡杯凑到嘴边,双眼望着远方的风景。喝了一口,再次回起昨天的事。

一节课结束后,战战兢兢地回到教务室的时候。

还铁定以为教务主任正化身恶鬼在等着自己了……

「会露出那笑容的教务主任,一定是假的教务主任吧」

「还真是过分的说法啊。不,这心情我倒是也能理解」

等着爱子的却是如同菩萨一般满脸微笑的教务主任。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是确实令人毛骨悚然啊。

如果说其他老师见到时之时吓得抖了一下,那还算好的了,幸子老师则是直接吓到「嘿咿」地发出悲鸣声了。

面对露出菩萨般微笑的教务主任再次口要求爱子解释一下请假的缘由时,只觉得恐怖异常的爱子只能一脸苦笑着「就、就当玩笑好了~! 嘿嘿嘿」地打算蒙混过去……

也许是在爱子上课期间,教务主任花时间冷静了下来,仔细思考了一番后,得出了某个答案。现在再看到爱子苦笑着表情,立刻「果然啊」地确信了。

那就是,

——畑山老师的精神状态即将到达极限了。

一般而言,教师会主动要求请个不愿联系的长假,那十有八九是精神上快到极限了,主动离教师职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 这下去爱子也会因为心病的原因而选择辞职么!? 这。

这的话……没错了。谜题全解了! 会我提出这逻辑混乱的休假请求,以这非常识的请假理由来商谈,就是内心对我发出的SOS了! 抱歉,是我不好,之前没能注意到! 就成了这的感觉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