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话 平凡日常里的闲话 阿一篇

光是乘坐电车就要将近四十分钟。从家到大学然后再坐电车来这里耗费的时间全部加起来,要花上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在这么远的地方有一座精致的五层楼公寓伫立着。

「是这里么……」

手机上正显示着地图APP所标记的终点,阿一抬头望去,打量着这座公寓的整体。

这趟出门,阿一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连帽衫,下身则是一条牛仔裤,肩上还背着一个包。

「住的地方意外不错啊,因为地区的关系所以房租会比较便宜么」

阿一环顾四周。这里房屋的间距是比较稀疏的,来往的车也明显比市区少,就连公寓楼也不像别处那般林立

为住宅区而言,与其说是「娴静」,还不说是稍显冷清这感觉吧。

从车站下来徒步三十分钟,才看到一个便利店。而离这最近的超市,如果不车靠步行的话,估计就没人去了,因此,这片地区才会没什么人气吧。

在这偏僻地方建造这么一幢精致的公寓也是件怪事了,不过现在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阿一耸了耸肩膀,将背包带子提了提,向公寓入口走去。

正巧一位像是管理人的大叔正在擦拭管理办公室的玻璃,阿一便上前打了招呼。

然后回着对方事先告诉过自己的房间号码,按下了一旁的对讲机按钮。

一拍过后,

『……终于来了啊,「土下座」』

「快打住啊,没看到我身后的管理员桑吗...」

听到这边动静的管理员桑,「唰」地转过脑袋望来。

这也难怪。突然就要求登门的客人进行土下座的住户,为管理人怎么说都得好好查一查了。

『哦哆,重新来过。南云,你总算来了啊』

「嗯,赶紧门吧」

『在门之前,我依旧对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土下座导师」感到怀疑呢。所以在门之前,你就把那句话再说一次吧』

阿一转过身来,对着有些一脸懵逼的管理员露出稍微有些困扰的笑容来。明显是在表示「真是个让人困扰的朋友啊,哈哈」这的感觉。心里却尴尬的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你真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土下座导师」,那么,在那中二的夏天,一同跨跃那如同地狱一般的战场时的那份心情——』

「猎豹必须死,绝不手下留情」

阿一的言语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虽然有些在意管理员的目光,不过还是真心实意做出了回答。

『……原来如此。确实你就是——啊,好疼!? 你做什么啊,啊,知了知了! 这就门!』

对讲器后面传来了轻微的殴打声与惊呼声,接着,随着「呜咿~」的机械声,入口大门终于打了。

阿一无奈地叹了口气。感受到背后传来管理员的笑声,带着些许羞耻感,阿一赶紧等上了入口内的台阶。

来到三楼的房间外,再次按下门口的对讲器,这次门倒是直接打了。

「刚才真是抱歉啊,土下座君」

门的是一个小个子,稍显瘦弱,留着黑色中分头的戴眼镜男子。

「差不多行了啊,能不能别在外面用网名称呼啊? 戴上眼镜耍帅桑」

「已经成习惯了。毕竟用土下座导师这个名字称呼你的时间要更长啊」

「……总觉得这里面夹杂着人恩怨的味啊」

「若真是这的话,就不会特地叫你来我家了」

随着从鼻子中发出「哼」地一声,转过身去的眼镜男子,就是被阿一称呼为「戴上眼镜耍帅」的家伙,是他在中学时代认识的网友。

「音音,别再门口说话啊,快把人招待进房间里来啊」

突然从房间中探出半个身子说话的,是位光头&没有眉毛的青年男子,只不过长相并不可怕,反而看着一脸和善的子。

「说过多少次了,别用名字叫我啊!」

「是你先在那边弄人家的吧」

「是啊,音音。有话进去说吧。还有,真是个帅气的名字,音音」(十字:啊啊,高达Z的老梗。另外这里的音音读NE ON ねおん)

「南云,你这家伙啊」

真是麻烦,阿一跟着这个网名叫做戴上眼镜耍帅,而真名叫做「根元音々」的家伙进了房间。(十字:々这个就是重复上一个字,还有白米一始这里用的根本,后面就变成根元了,那贫就统一用根元)

显然,根元君似乎不喜欢别人用名字来称呼自己呢。不管怎么说,这个名字是由于他的父母很喜欢眺望夜晚的霓虹街景,并且又爱好音乐,因此而来的。(十字:霓虹街日文是ネオン街。同是读NE ON…………)

并不是说什么违心话,对阿一来说,这确实算是个好名字……只不过他本人对此的看法就比较复杂了。

「米藏。给,土特产。虽然是随便买就是了」

「啊啊,谢谢。……啊哈哈,我们到一块去了呢。我这次也买了差不多的东西。结果就是家里全是能量饮料,连普通饮料都没了……」

「不会吧……」

「顺带一提,这屋子里原本就是除了能量饮料之外能喝就只有水了」

「怎么会这啊。不,能量饮料对我们这些玩家来说就像是燃料一,会变成现在这状况也是能够预见到的才对」

「行了行了。之后再去便利店买吧」

一边进行着这的对话,阿一一边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陪着他一起落座的还有前不久才刚认识的网名为「至高的屁股下巴」---真名则是米藏谦心。

米藏的体格很好,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一副很习惯暴力生活的槽糕子,但实际上他整个人散发出来氛围却是非常平易近人的,因此倒也不会让第一次见面的人感到有什么可怕。说话的语气态度也非常平稳、柔和、有教养,流过后就会发现此人其实是个细心且温柔的人。

或许因为米藏的老家是经营寺庙的缘故。以至于他见到任何人都并不畏惧,反而是彬彬有礼。只不过,要是真惹他生气,那就真是如同金刚怒目了。

反之,戴眼镜的小个子中分头的嘴就很毒了,经常会与阿一拌嘴,但好歹两人都是认识多年老网友了,因此阿一也从不往心里去。

当然,现实中遇到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的气势也会一下子弱下来。但若是眼睛看不到的话就不一了。换句话说,他就是那窝里横的网络喷子型。

阿一与米藏坐下后立刻打了袋子,取出了能量饮料,啪撒一下打,然后,

「「总之,敬第一次线下会」」

异口同声,说着干杯。

没错,这次就是先前约好了的第一次线下会,打算如同过去在网上那,在休息日痛痛快快打游戏,玩个通宵。

而为聚会的地方,就是根本君自己的家里。

「我说啊,竟然能做到在第一次拜访的人家里呆的这么放松啊,你们俩个」

身为家主的根元君,用有些发抖的手「唰」地推了下眼镜,瞪着二人。

「怎么,米藏也是第一次来啊? 你俩不是念得同一所高中么?」

「嗯。但是,这里实在太远了啊」

「确实。房间之类的虽然不错,但周围基本什么都没呢」

阿一扫视了一圈。确实是漂亮的房间。然而却没什么生活感。在客厅边上还有一个房间,似乎也很宽敞。

一始还以为边上的房间是卧室,但似乎并非如此。

看起来非常坚固的房门是敞的。阿一有些好奇于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凑近瞧了一眼,

「哦哦~,里面的器材真不错嘛」

那是,连阿一都为之眼前一亮的PC&全套游戏环境间。

内行一眼就能看出,那台PC明显是自己拼装的,价格大约需要七、八十万日元的子。显示器也有三面,周围还有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些专用机存在。

「呼呼,没错没错。这就是追求理房间的结果。上学确实有些费劲呢」

「理的房间? ……麦克风也有,莫非这个房间……隔音的么? 欸,难说你这家伙」

阿一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似的,瞪大了双眼。

结果米藏抢在了正打算帅气地快速戴上眼镜的那家伙之前做出了回答,

「注意到了么? 没错。总的来说,这家伙就是所谓的游戏主播」

「真的假的啊。啊,原来如此。我就奇怪为啥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幢这么精致的建筑在,原来这里是给游戏主播的补助么」

「算是吧。最近,随着这类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同的房间也变得抢手了。这里已经是最后房间了」

虽说是隔音房间,但也不是绝对的。但是,考虑到这类房间的目标对象都是同行,所以即使有什么些许噪音,大家也会相互理解的。

接着是周围住户的问题,特地选在这偏僻些的地方,与周围社区保持一定距离,也是为了减少这方面的顾虑。

更何况,还不用担心与社区其他居民房共用网线之类的乱七八糟问题,对于主播来说,光这一点就非常有魅力了。

「包括地段位置与隔音之类都算在里面,租金虽然说不上有多高,但也不算便宜呢」

「原来如此啊。我最近已经有段时间没关注游戏主播的方面了,所以没注意到呢。不过,凭你的本事,必是被什么专业团队招募了吧。必粉丝也不少了吧?」

「……游戏上的本事与主播人气,并不能成正比啊……」

根元君,「唰」地移了视线,脸上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哀愁……

看到他拥有这么多高级器材,还住着不算便宜的隔音房,原本阿一还以为他已经算是网红了呢,看来现实并非如此的子。

「PC是家人送的入学贺礼,租金与生活费也是老家那边给的」

「米藏,就你话多!」

「哦,这个么。用这网名直接注册的啊。……什么吗,粉丝不是快过万了么。已经很厉害啦」

基本已经实现收益化了。评论区留言上来看,总体评价还行。虽然为主播有些毒舌,不过就好这口的粉丝也大有人在。

为大学生的一项兼职来看的话,能有正向收益就已经说明算得上十分能干了吧。

然而,听到阿一的称赞之后,根本君非但没有高兴些,反而坐到沙发的一角,摆出了「葛优瘫」。

「这话从着外国车出门的你嘴里说出来,只会变得刺耳啊」

根元君再次「唰」地推了下眼镜,用一脸不爽的表情口反呛了阿一。

「什么啊,我就说你对我肯定是有什么不爽的,原来是在意这事啊」

阿一露出稍微有些困扰的表情,重新坐回了对面的沙发上。

口回答的果然没轮到根元君,依旧是米藏为他抢答了。虽然表情上同在苦笑,不过眼神中却戴着几分认真的神色。

「是这,但也不仅是这啊,南云」

「? 此话怎讲?」

「……一直在一起玩游戏的网友突然有一天消失无踪了,再也没有了任何联系,虽然这事在网上也并不罕见,毕竟是连面都没见过的网友。但是啊……」

至少得说一声吧,个别,或是说明一下暂时不能在一起玩下去的原因也好啊。

即使没有明确说「接下来」或「下一次」要去做的事。

但是,对方却会理所当然地明白「接下来」或「下一次」该做什么。

就这,中学三年和高中差不多一年期间,三人都是如此玩游戏的。……很快乐,大概没错吧。互相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等到再次不期而遇时,过去的那个朋友已经今非昔比,不仅一改过去那温和到显得软弱的语气,还着外国车,带着自己的后宫派对了。

肯定会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当年的那位好友的吧,但是,越聊就越是能确定,就是他本人。

那的话,若要不是他以前就在装乖的话,那就是他后来遇到了什么变化吧。

再次接触之后,自然而然地会往这方面去的吧。也就是说,

——会和自己等人切断联系,就是为了这方面的事情吧……

原来如此,这些心里话确实有些让人难以口又无法轻易接受呢。

但是啊,

「……是啊。确实很不合理呢。只不过,即使如此,你还是让我来你家玩了呢」

「因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呢。可以解我们心里一些疑惑」

倒不是说在怨恨什么。网络上的朋友在线下是怎的格,过着怎的人生,自己等人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去刨根问底。这些都是对方的自由。

所以,在听到阿一已经结婚的时候,他们才能好好说出祝福的话语。

但是……可是,心里总像是有个解不的结,总让人十分在意。所以干脆抓住这次的机会,大家好好聊一聊。

传达完这些言外之意米藏平静地闭起了双目,阿一则垂下脑袋,脸上表情有些微妙。

「抱歉了啊。还有,今天真是谢谢了呢」

「啰嗦。能不能原谅你,现在才要始判断啊」

说罢,根元君用力打了一瓶能量饮料猛灌了一口,就像是要把千言万语一起咽进肚子里一。

「那么就抓紧,把真相全部吐出来吧」

为什么,当时什么都不说就消失了呢。

两人常年在网上冲浪,自然是知晓回归者事件的,只不过他们做梦也不到,这件事会和自己的朋友扯上关系。(十字:事件本身虽然公,但是学生名单是保密的,只有各大国政府高层和对应科的人知)

返回后的阿一本来该联络对方的。可各事缠着不身的阿一完全忘记了这茬,所以当然是他的过错了。

各环境的剧变。堆积成山的问题,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而阿一自己则是这一切的中心人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