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话 暴力神父,在此!

「呼呼呼呼呼腐腐腐腐腐……」

「咕」


发出这煽动与不安感笑声的主人,正一步步的踏入到房间里。

阿齐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可他原本就是背靠办公桌的。所以已经避无可避了。

看着对方状态诡异地一步又一步地接近自己,阿齐兹不由地咽了一口唾沫。

讲真,真的非常恐怖啊。

但是,即便如此,眼前散发出强大而诡异的未知力量——腐女力(暂时)的,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有大恩之人的妹妹。

神啊! 请赐予我力量吧!

阿齐兹紧紧握住悬挂在前的十字架念珠并平举至身前,强行振精神,以充满威严气势的声音喝。


「以主的名义命令你! 恶魔哟! 报上你的真名来!」

「欸,说我是恶魔好过分。搞什么啊,事到如今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是真实呀你不是早就知了嘛!?」


腐力稍微消退了一些,紧跟着的则是来自真实的吐槽。

没错,确确实实就是真实酱呢。

为浩介的妹妹,却有着灵魂姐妹会参谋与地腐女的二重身份,年纪轻轻,癖就已至深渊的中学二年级生。

阿齐兹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摸索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单手念了瓶盖,然后以拇指堵住大半个瓶口。


「恶魔哟,退散吧!」

「啊,好凉!? 做什么啊!?」


阿齐兹单手拧住瓶子,在空中以十字型洒出了瓶中之物——圣水,水滴飞溅到了真实的脑袋上,让她惊呼了出来。

圣水完地避了真实的眼镜,只沾湿了她的额头与脸颊,可见阿齐兹的技术相当娴熟。

然而,对方只是因为被冰凉的水洒到而发出了惊呼,并没有抱着脑袋发出苦闷的哀嚎来。

如果是恶魔凭依的话,必然会有激烈反应才对……(十字:圣水对腐女无效,得上魂魄魔法才行!)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啊!?」


见到真实只是「呼咕」一声地鼓起腮帮子表示不满,阿齐兹瞪大了眼睛。

没有光源却能反光的眼镜,已经恢复了正常。可以清晰看到真实的双眼了。一如既往地穿着浅桃色的可爱睡衣,头发刘海之类的也没改变过。全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气息存在。


「难说……真的是真实桑啊?」

「你难还看到有其他什么存在了么!?」


虽然两人年龄相同,不过阿齐兹个子更高,所以真实若不抬头的话,就只能看到对方的肩膀位置。

阿齐兹保持着警戒,小心翼翼地一步步靠近真实,微微蹲下身子始仔细打量起对方来。

距离贴的非常近哦~地观察着。真实的双眼。

并没有恶魔附身时会出现的那浑浊、或是惊惧不安的神情。同眼白也没有布满血丝,或是瞳孔中闪烁红光之类的。就是很普通的双眼。


「……为什么呢?」

「所以说到底什么为什么啊!?」


刚才的那诡异的气息到底是……阿齐兹陷入的困惑之中。

对阿齐兹而言,真实是一个偶尔会以微妙的眼神来观察自己之外,就是很普通的亲切温柔女孩子。

除了眼镜偶尔会奇怪地反光之外,只是个喜欢故事的文学系少女罢了。

乍一看非常的老实,甚至有些缺乏主见的子,说难听一点是个不起眼的土妹子也不为过,有时候,能看见她混在一堆人中(特别是多数为男生们?)时,就会默默躲到一边观察,但实际上,她是一个很有格且意志明确、内心坚韧的女孩子。

像这的一个女孩子会散发出那可怕的气息,一定是自己搞错了吧……


「真是的,比起这些啊!」

「什、什么……」


是自己搞错了吧? 没错,一定是搞错了……

那些可怕的小薄本,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浩介桑借给自己的房间里呢。

然而,这法只是在逃避现实罢了。


「……你看到了吧?」

「咕」


腐女力,再临!!

在一瞬间现场的气氛就发生了转换。正如恶魔支配的表现一般。平时,很正常地过着普通日子,而突然有一天,毫无征兆地始做出怪异反常的举动。并且还伴随着可怕的气息。


「可以,把那个还给我么?」

「这、这些是……真实桑你的东西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浩介桑的房间里?」


不愿相信。虽然不愿相信,可无论何时,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是我不小心落下的。浩介哥的房间现在是阿齐兹君在使用呢……阿齐兹君每天都在浩介哥的床上睡觉……这场景,光是就叫人罢不能啊!」

「为啥啊!?」

「当初听说阿齐兹君要来寄宿的时候,我可是一直在忍耐啊。但是,当真的看到你在浩介哥的床上睡觉时,就再也忍不住了呢! 啊啊,我真的好久没有这没日没夜的埋头创了哦。看到你每天在浩介哥床上睡觉的子,就像是在主张自己有多么喜欢浩介哥一呢! 让我创的灵感就像是放出了天翔腐闪一般的大招,幻二人狂野重合的体更是如腐突・零式一般的必杀啊,这还能有什么办法啊!?」(十字:剑心和斋藤哭昏在厕所了哦,天翔龙闪、牙突·零式)


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还是只鳞片爪地能理解她说的东西应该非常恐怖。还有,那语速是真的快啊。

不知不觉间,阿齐兹的双腿都在打颤了。就算面对有名有姓的大恶魔都能屹立不屈的他,如今却因为散发着诡异力量感的真实而被压制住了,无论精神上还是物理上,都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

然而,这位最年少的驱魔人也曾被教导过,冷静与坚定的意志就是他们最大的武器,所以,阿齐兹通过真实那零碎的言语中也窥见了事情的全貌。

难以置信,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难说……难说,画这些的是…………真实桑?」


原本还在亢奋的真实,「啪」地一下停止了一切动。眼镜再次泛起了诡异的反光。瞳孔看不见了,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的不安或煽动,而是散发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的寂静。


「……自己创造的品,重新回到现场去阅览。这可是圣地巡礼的仪式啊」


果然还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呢。

不过,大概是她由于各原因太过兴奋,而把最重要的小薄本忘在房间里了,这件事还是能够明白的。

那些事一码归一码,现在眼前这个伸出手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真实,无论怎么看都非常的恐怖啊。


「……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明白了么?」

「真、真实桑……」


平时的话,要是遇上这的变态,阿齐兹早就动手打飞了,而现在面对的偏偏是真实。这让阿齐兹实在没法下手,于是只好干脆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降临……


「在搞什么呢,你这笨蛋」

「好疼!?」

「啪」地睁眼睛。

「浩介桑!!」


出现在眼前的,则是阿齐兹在这个世上最为信赖的英雄人物。

而真实则被对方用一只手锁住了脖子,而用另一只拧成拳头咕噜咕噜地钻着脑壳。


「收到阿齐兹发的救援请求,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状况,就赶紧过来了……」

「欸,我发的救援请求?」


阿齐兹再次掏出手机打确认发出信息。看他的子,发出那句「救命」纯粹是无意识下的行为呢。


「嚯嚯? 下意识地发消息向浩介哥求救啊……」

「都到现在这状况了,你嘴里蹦出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啊……你这家伙真没救了呢」

「啊痛痛痛,对不对对不起」


瞥了一眼因被浩介拳头钻脑壳而眼泪汪汪的真实,阿齐兹再次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有着一排来自浩介的未接电话。

看子,是因为自己之前在深夜调到了震动模式,后来又被真实吸引了注意力而完全没注意到呢。

其实,浩介在打不通阿齐兹的电话后,又给真实和父母那边也打了电话。

然而好巧不巧,真实和父母的手机也在震动模式,而真实又把手机丢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了。

接着,浩介又打了家里的座机……更巧的是,最近家里半夜接到过几次扰电话,于是干脆就调低了座机的铃声。以至于身处二楼房间里的话根本听不见。

不管怎么说。


「抱、抱歉,浩介桑。给你添麻烦了……」

「不,看到那小薄本就大致猜到怎么回事了。应该是我这边向你歉才对,我家的愚妹啊。很恐怖是吧?」

「没、没有,觉得浩介桑的妹妹很恐怖什么……」

「我可是很平常地觉得恐怖哦? 进入创模式的这家伙」

「……」


阿齐兹君的目光移了呢。果然,还是觉得恐怖呢。

浩介停下了对妹妹的拳头钻脑壳惩罚,脸上露出了苦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