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话 哦,神啊! 救救我吧!

「然后呢?」


数张木质的茶几。与其配套的暖色真皮沙发。让这间名为「I L S」专卖鲑鱼三明治得茶餐厅所散发的氛围非常的惬意舒适。

在餐厅中间的位置上,有个难以冷静下来的男人坐在那里。

不是别人,正是这家店的店长。

他的视线游移不定。一眼就能看出其有着久经锻炼的体,而如今却彰显不出丝毫的沉稳感,仿佛就像柳枝一般摇来晃去。


「喂喂,我是艾蜜莉。帮我找亚连分析官——」

「我什么都会说的,什么都会说,别找那个有杀人执照的家伙啊」


迅速报警是市民的义务。这观点从坐在他对面的艾蜜莉与浩介两人投来的「和善眼神」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姑且,并没有真的报警就是了。刚才在门口的那个电话也是。装装子而已。

毕竟对方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听他一两句辩解还是可以的。


「真不是这的啊! 浩介君和艾蜜莉酱都误会了啊!」


觉得自己人生就要完结的达令(?)面如死灰,为代替,坐在他旁边的萨曼莎酱,探出半个身子抢先口了。

顺带一提,伍迪店长因为是浩介带他踏上鲑鱼三明治之的,将其视师父,所以称其为「头儿」,而萨曼莎以前也会在浩介名字前加上Mr.的尊称,不过现在双方都已经熟悉了,称呼变得随意了不少。

因为姑且也算是这边的常客,以艾蜜莉为首的女阵营相处的都比较融洽,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朋友关系了。

所以,现在看到沙曼萨疑似被坏人大叔诱骗的状况下,两人看待她的眼神也相对更加温柔一些。

就像关心被害者的心里咨询师一般。


「沙曼萨,没关系的哦? 不用勉强自己的」

「才没勉强啊!」

「萨曼莎,你可知什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知啊,但绝对不是啊!! 话说,你们两个对达——咳哼、对店长丝毫没有信任么,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话虽如此啊……地,浩介与艾蜜莉互相对视了一眼。

毕竟,他可是比黑手党还要邪恶的地下组织中的非法特工啊。虽然现在那个组织已经全部重新洗牌了,但这家伙如今在台面下还为情报屋活动着,完全就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大叔呢。

本来,像萨曼莎这的健全女子大学生,连和这家伙扯上关系都是不可以的才对。


「真是的,好好听人说话啊! 这就是个误会!」

「明白了明白了。我们是专业的,绝对会认真听的。那么,所谓的误会是指什么呢?」

「先出手的人是我啊!」

「「有罪」」


当然,还是对着店长说的。浩介与艾蜜莉那带着轻蔑的视线,再次刺向了伍迪店长。

像这么一个在台面下的里世界中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别说格斗技了,连吵架都几乎没用过的女大学生啊?

那么,就算真的被主对方动出手了,也得及时好好劝解对方才行,而不是像刚才这一边喊着「别整这些啦!」一边吃着味的午餐。

不管怎么说,这大叔都算是出局了。


「上周啊,是我的生日哦」

「欸,是这么? 恭喜你啊,沙曼莎! 早点告诉我的话,就该给你准备生日礼物的!」

「呼呼,谢谢啊,艾蜜莉酱。不过我看大家都很忙,所以才特地没说的」

「嘛,实际上我也确实有两个月没过来了呢。不管怎么说,恭喜了」

「谢谢,浩介君! 所以呢,嚯啦,店长是知我生日的吧?」

「毕竟是雇主呢」

「嗯,于是呢,我就抱着玩笑的心态去拜托店长了。说是打算庆祝一下。要去像我这一般大学生要是没有特殊关系绝对进不去的那超厉害的店!这」

「啊啊,这啊」


萨曼莎是知伍迪店长在台面下经手着灰色业务的。因此,在半是憧憬半是好奇心的驱使下,要去见识一下那成人才能进入,带着危险氛围的隐秘店家。

既然是难得的生日,再加上萨曼莎平时在店里的表现确实很出色,于是,伍迪店长就真的带她去了。


「真的是一家很隐秘的店哦,我真的又兴奋又紧张。觉得自己就像是间谍电影里的女主角一?」

「多少还是能理解的啊。确实是会让人感到憧憬呢,那场面」


艾蜜莉也能理解她的心情。艾蜜莉自己也看过不少间谍电影,再加上亲身经历过里世界,然而浩介并不知哪里有这的店,因此自己也没有去过呢。

浩介当然也能理解这份心情。「确实不错啊。只有台面下的人才能进入的隐秘之店,在门口必须说出暗号或出示信物才能进入。真是浪漫啊」地点着头。

要是能在那有着中立不可战特的隐秘之店中,点上一杯鸡尾酒,看着荷枪实弹的各路人马来来往往,再与穿着防弹马甲并配枪的调酒师聊上几句,那感觉真是太棒了!毕竟浩介也是男生嘛。

听到浩介他们的对话,伍迪店长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但是,随即又消失了。因为话题始触及核心了。


「不过啊,不知不觉的我就喝多了。因为我不是喝酒上脸的类型,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看她一个人喝醉了回家很危险,我就车送她回去了。当时,我还以为她酒量很厉害呢」


说到这,伍迪店长的脑袋泄气般垂了下去。萨曼莎则有些害羞地继续说了下去。


「诶嘿嘿,还真是抱歉啦。当时太心,有点忘乎所以了。那个,其实啊,我酒品有些不太行呢」

「才不是什么「有些」啊。那就是在耍酒疯了」


萨曼莎酱似乎是会耍酒疯的那类型。不仅是表现在语言上,就连肢体上也会。

送到家之后,萨曼莎死活不愿下车,缠着伍迪店长不放。就像个在撒娇的孩子一般。


「总不能就这么把她丢着不管啊,于是就在被她这么缠着的状态之下,将她带进了屋子,给她端茶倒水,直到她酒醒之前我都一直都在照顾她啊」

「然后最后没能忍住就下手了?」

「才没有啊,头儿! 请相信我啊! 我还不至于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把持不住啊!」

「欸? 啊,这啊? 什么啊,那就只能算未遂——」


结果,最后似乎是因为店长的绅士风度而俘获了萨曼莎的芳心,就在浩介与艾蜜莉将要得出了这结论是,听到这话的伍迪店长却再次逃了视线。

似乎不是未遂呢。


「喂,伍迪」

「浩介君,是我的错啊! 店长原本是打算等我睡着后就离的,可我一到之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感觉很寂寞啊,不,又或许是因为自己被店长当成小孩子来对待而感到生气么? 那时完全喝醉了,记得不太清了,总之,就这么做了啊!」

「做、做什么?」

「之前艾蜜莉不是给了我一个护身用的,诶哆,人工神器? 就用了那个……」

「欸? 能张结界并放冲击波的那玩意儿?」

「是的……」


于是,伍迪店长,漂亮地晕了过去。

原来如此,真的是酒品极差啊。而艾蜜莉则为另一件事抱起了脑袋。当初恳求魔王大人赐下人工神器的可是自己,现在出了这事,要怎么向魔王大人解释啊……这。

这里还要替伍迪店长辩解一下,当时萨曼莎可不是对自己放结界后再用冲击波吓唬伍迪的,而是用结界笼罩这个房间来防止伍迪逃跑后,再用冲击波击晕了对方。过去,艾蜜莉也曾听魔王大人说起过人工神器的这用法,不仅能保护自己,还能封死对方。

另外,当初自己恳求魔王大人的理由是伍迪毕竟是台面下的人,自己和浩介又容易被卷入麻烦之中,萨曼莎为自己的友人又在伍迪这里打工,因此,慎重起见,她也需要有能保护自己的手段才行。

然而,打死也不到这件人工神器第一次派上用场,竟然是因为耍酒疯时不让异回家而发动的。


「接着,我就被翻着白眼昏过去的店长吓了一跳,酒都醒了一大半……难自己失手杀了他么!这子」

「不,当时也和你说明过,这玩意儿的威力不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吧?」

「浩介,沙曼莎不是有盲信癖么……」


再加上当时还是醉酒状态。一旦自己认定店长出了命危机,就再也冷静不下来了。基本上来说,萨曼莎这孩子就是个小迷糊。


「所以啊,我当时就到了浩介君不是给过我回复药么? 当时就着赶紧找出来给店长喝下才行,可慌忙之间又弄错了」

「怎么个弄错法?」

「没注意到拿出来的是艾蜜莉酱特制的能量饮料啊」

「「呜哇」」


萨曼莎曾经在考试前临时抱佛脚式的学习中哭的稀里哗啦,艾蜜莉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给了她一些,说是能帮助她更好地集中注意力。

可问题在于装那能量饮料的容器,并非阿一手中的那易拉罐装或注针剂型,毕竟艾蜜莉在进行长时间发研究的过程中因为自己也要喝,因此是最为方便的试管加塞来存储的,就外表而言,在昏暗的环境中确实容易和同为试管装的回复药弄混了。

在恐慌状态下搞错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只是这么做倒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


「让店长喝了一大半,却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子。我就着,怪了?是不是自己没看清拿错了,就这么自己喝了一口来确认一下。果然那当然是能量饮料的味吧? 菠萝味的还蛮好喝的,于是我就这么把剩下的都喝了」

「我已经不知从哪里始吐槽了啊!」

「就像外国小品一的展啊」


一到萨曼莎酱当时暴走的子,浩介和艾蜜莉都抱住了脑袋。


「等我再次回过神来时,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自己已经和店长跨过那一线了! 诶嘿」

「「等一等、等一等。为什么会变成那啊!?」」


结局来的太快了! 中间的时间怎么就像金色o贼一溜走了呢!? 浩介艾蜜莉同时吐槽了。


「……据我猜测,是大小姐你制的能量饮料效果太好了吧。与酒精混合之后,就成了兴奋剂一的东西了」

「欸!?」


说这话时的伍迪店长,将巨大身躯尽可能地缩小了,还双手捂脸。那子,就像是被暴徒袭击了的少女一般。


「隐隐约约还记得一些。等我回复意识的时候,就已经被萨曼莎袭击了,当时我自己意识还模模糊糊的,但身体却莫名其妙地很兴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