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话 对应科今天也很和平呢

「没错吧? 像这子很自然碰到对方肩膀或靠的很近能让对方感受到呼吸的话。不就是有那意思了么!?」

「不,也没到有那意思的程度啊……」

「就是很普通地在走廊里着,并且路上也不拥挤,在这情况下能碰到对方的肩膀。这距离感很不对劲吧?」

「嗯,很不妙呢」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总觉得她经常对我笑呢。除了任务之外,她也经常来向我搭话哦……她说过,昇讲的故事,非常的有趣呢」

「原来如此呢」


那就是对方的任务啊。对方就是冲着我们这些「回归者」来的。看着走路都有些飘飘然,还做着春秋大梦而夸夸其谈的昇,浩介露出「和善的眼神」。这货还真是当然啊。

在事务所一角的休息室中,柳和朱正一起享用着天妇罗盖饭,浩介没好气地瞥了她们一眼。

柳非常少见地向浩介这边投以有些紧张中夹杂着十分抱歉的眼神。朱则还是老子,自顾自喝着茶,并回了个冰冷的眼神。


「嚯啦,刚才她又在看我了哦! 不妙啊不妙啊!」

「嗯,真的很不妙呢。……指你这边」

「欸? 你说什么?」


看子,昇君的打工下午就已经结束了,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待着了。

刚才,昇直接去邀请回来的柳一起去用餐,结果被很干脆地被拒绝了,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没打算就此放弃,还用上「既然这,那我就去便利店随便买些什么回来吃吧!」这看着就像死缠烂打的手段了。

总之,对谁都是笑脸常在的柳,这次也不得不以要为朱找土御门的人解咒这件事来当借口了,赶紧拉着浩介带上朱逃走了。(就结果而言,朱这次倒是老老实实配合土御门的人顺利解除了诅咒,没再闹出什么幺蛾子,真是帮大忙了)

这期间,昇还再说着「认真的柳酱真是太棒了!」这话,并且脸上还带着恍惚的笑容,柳就算掩饰的再好,眼角还是抽搐了几下,转头望向浩介时,就成了一脸「那家伙是自己一下子陷落的,我还什么都没做过啊」这拼命解释的表情了。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

要解释一下的话,一言蔽之就是。

——相川昇本人的格真是超乎象的轻率。

不用说也知,相川昇乃是回归者之一。是那个掌握着世界能量的魔神的同伴。

因此,在一始,在与来打工的昇同行时,柳自身也是非常紧张的。

与对方建立友好关系,尽可能多地套出回归者们的情报,这个任务必是没那么容易完成的。并且,还有绝不能让对方感到敌意这个大前提存在。

不可以使用术式。就连「言灵」都不能使用。

必须是以自己对人谈的经验与技巧,不让对方感到可疑与不适,在打好关系后,主动说出情报才行……

毫无疑问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这就是柳的工了。

首先得将自己乃是值得信赖的同事这一形象竖立起来,因此,与对方谈时的语气、态度,都要显得非常和蔼可亲。总之,是要尽可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就在柳抱着这的觉悟去接触对方时——

等回过神来,对方竟然已经很干脆的陷落了。

一时间连柳自己都不知发生了什么。脑子里满满全是困惑。这是对自己一见钟情还是对方的逆向陷阱?一时间根本无法判断。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这么草率的人呢。(十字:准备了一系列手段破防,结果发现对方压根没有防御……懵了)


「我说啊,你也应该明白的吧,说到底她可是别国的特工哦」

「这不是很帅嘛。比我们还年轻。也不像我们有语言上的弊能力吧? 强大、贤惠、又可爱……呼嗯。如果说天使乃是完的存在。说的,就是她这的人吧?」

「这些先不说,我的意思是,你可别把我们的情报一口气都说出去了啊」

「托塔斯时代的事我都说了不少了。被那一脸期待的可爱表情盯着,任谁都会说的哦」

「唔、嗯,嘛,那些倒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本来也算是些可以公的部分,可是……」

「不用担心的。柳小姐拥有一颗澄澈的心。和她说过话后,我能确信她是一个清纯的、楚楚可怜的、很纯粹的女孩子。她是绝不可能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来的!」

「嗯我明白了,明白了需要对你做出情报管制了呢」


这家伙不行了,得赶紧办法啊……浩介抱起了脑袋。

顺带一提,现在两人正身处茶水间。原本昇是真的要去便利店买吃的,不过走到半路却被浩介叫来着这里,当然是为了询问。

在对面房间享用天妇罗盖饭的柳,时不时地会担心地向这边望来,而每次与对方视线重合时,昇的心情都会变得亢奋起来——立刻露出爽朗的笑容回应对方。

能看的出柳被吓的抖了一下。赶紧低下头去,让自己散发出「我,今天要全心全意集中在天妇罗盖饭上!」这气氛来。


「嘿嘿,害羞的子也非常的可爱啊」

「哦、哦......」


实在无言了。这家伙太不秒了。完全沉溺进自己的幻中去了啊。到着,浩介不禁单手掩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确实,如果只是「产生了一些误会」的话,还有办法酌情处理的余地。可说到柳做了什么,她只是为了提醒昇自己的存在,就用手指戳了他一下而已!

她是万万没到。这一下,就戳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从最初的轻轻戳一下到最后「啊啊啊,赶紧停下~~~吧」地发出悲鸣期间,对方已经完全倾心于她了。

这下反而是柳始焦虑了。自己身为别国特工,现在对方对自己如此有好感,这下一定会让其他人误会自己是不是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束缚住对方的心了吧?!

当然了,柳对昇可没有一丝的恋爱感情哦。

除此之外,她最害怕的是,这恐怕会造成回归者整体会对她抱有不信任感。要是被误会自己使用了不德手段——咒术之类的才让昇陷落,以此来榨取情报,这可如何是好? 一旦被怀疑上就很糟糕了。

如果有必要的话,柳为国家的影子,为了榨取情报不择手段的话,保持住现在这的关系她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的,但一旦这么做了,毫无疑问会被回归者们视为敌对行为。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轻率的人么? 又不是哪里的思春期高中男生,相川昇为回归者之一,可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人生经验啊。(十字:那你是没见过信治和良树才会这么说……那边可是只要女的、活的就行了)

那么,这果然是逆向的桃色陷阱吧?这的警戒心也让柳自己很纠结。

(——「可如果昇桑是认真的话,而我若是没拿出相应的诚意来的话,与回归者们的关系也会恶化的吧」……柳很烦恼呢,毕竟站在她的立场上来看,走错一步都会导致万劫不复的结果)

看到虽然嘴里正吃着天妇罗炸虾,可明显一脸担心自己与回归者们关系是否恶化的柳,浩介连连「不要紧不要紧」地摆手示意着。


「呐,可恶的恋爱大师深渊桑哟。既然现在我和柳之间的关系暴露了,那可以找你这个恋爱大师指点一二么?」

「虽然你现在表现出的强烈嫉妒心与肤浅的思让我恨不得马上消失,不过,你要问什么?」

「就是,那个。互相去对方家里拜访时到底是怎的感觉啊?」

「打住。打住啊,相川。你那脑内暴走赶紧给我停下来吧」


还有,和柳的双亲打招呼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那可是将亲生女儿卖掉的人哦。但是,这话浩介不会说的。毕竟柳本人也没有要告诉昇的意思。


「臭深渊卿,你自己不就和英国保安局以及梵蒂冈之间有着很强的联系么? 结婚的话。也就是说,我的立场也会和你一吧?」

「你的大脑里的刹车到底怎么了? 最近,有检查过么?」

「那就是所谓的国际同志了吧,不,应该说是回归者与诸国之间的桥梁才对么? 那是很重要的立场吧? 嘿嘿,就让我们以国际同志的身份谈吧?」

「OK,虽然我觉得大概为时已晚。不过,你首先该知的是真相啊」


就结论而言,柳的担心是多余的。也不会有人怀疑是柳对昇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才会变成这的。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就是一场迟来的初春(还是误会)造成的暴走罢了。

倒不如说,只是朝着对方笑一下,就着「这孩子是不是喜欢我?」这事,然后在脑子里连结婚仪式都安排好了,被这家伙盯着的人才值得同情吧。

后退一万步来说,要是昇这家伙真的踏出这一步,而「影法师」上层若是知了的话,肯定会命令柳不惜一切维持住这层关系。到了那时候,柳大概既不会反抗,或者说也不能反抗了吧。

再说了,就之前偷偷听柳说这件事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柳自身对被人抱有好感这件事本身并不讨厌,她所担心的只有会不会被回归者们误会自己是不是用了不正当手段罢了,她给自己设定的首要目标——「成为值得信赖同事」这一点并没有做出改变的意思。

如此,在这条思路上延长……或许还真不能说只是昇的单相思呢。大概吧。

但是,如今昇的思绪别说在天上飞了,那都已经要突破平流层了,说出来的话只会让人觉得恐怖。因此,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他冷静下来,退一步仔细观察,好好思考接下来该怎应对这情况,这才能看见彼此的真心。

实际上,昇原本不是这的人,只是身边已经出现了三个现实后宫混蛋,而自己即使上了大学也未曾有什么改变,现在的暴走便是这份嫉妒心扭曲后的结果了,这从他一口一个「臭深渊」就完全能明白了,从某意义上来说,自己在某程度上也导致了现在的状况呢——对于这个事实,让浩介不禁把视线从现实上移了。


「听好了,相川」

「哦,这就有建议了么?谢了啊」

「你要内心坚定,做好觉悟啊」

「没错呢。毕竟是国际婚姻,再说还是特工,当然得有所觉悟了」


别说平流层了,这是要离银河系了啊,看来对现在的昇说什么都没用了。于是,浩介自己也做好了觉悟。


「全部,都是你自己的误会」

「嗯?」

「柳并不是对你抱有什么恋爱感情。她只是因为派到了这异国之地,要与你建立起良好的同事关系罢了」

「……嗯嗯?」

「反倒是,只是稍微对你展现一点善意,你自己就彻底陷落这事,这份草率的格当真吓到了她啊」

「……」

「不可能会有格这么草率的人存在。这一定是逆向桃色陷阱。但是,要是被人误会成自己用了什么奇怪的术式该怎么办啊?现在的柳正在为此战战兢兢地烦恼着呢。这就是现状——唯一的实情」


浩介双手搭在了昇的肩上,一脸认真地述说着真相。

昇先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惊讶慢慢褪去,表情认真了起来。

一脸认真,互相对视的两人。异的氛围从茶水室里溢出,引的对应科的职员与土御门的人纷纷「发生什么了?」地跑来附近偷窥了。

果然还是十分在意这边的对话吧。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正走来这边看看情况,却被朱抓住手腕制止了。朱什么都没说,依旧若无其事般悠闲地喝着茶,只是用凌厉的眼神瞥了一下这边。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行赶紧给我把这件事摆平了! 别让人家妹妹太过困扰哦!」虽然无声,但意思与压力却在一丝丝地不断刺激着浩介。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你明白了么,相川。不过,也不必抱有什么悲观的思。从今往后一点点——」

「也就是说啊,你,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呜、嗯??」

「柳桑也好,朱桑也罢,都是我的。不仅是第七位,就连第八位都已经预定好了,对吧?」

「欸!? 不、不是——」

「你这粪深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险!?」


才不可能啊,话说,为啥你会说和我家里老哥一的话啊?然而,可没有时间让浩介吐槽。下一瞬间浩介就像在跳林波舞一般后仰大半个身体。昇的老拳便擦着他的下巴尖划了过去。

事务所内一片哗然。柳慌慌张张要过去阻止,却被朱挡下了。只见她将柳一把拉倒自己膝盖上坐下,脸上还浮现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不错,不错,打起来呀!」地笑着吃瓜看戏。

这位姐姐大人,连昇刚才那些会惹来天大误会的发言都置若罔闻,只要能给浩介造成困扰就行,这就是她最近一段时间最大的乐趣所在了。


「我刚才终于通了! 原本敌对的男女最后达成和解,并肩战,然后始一起执行任务什么的,这不就是男女主角套路! 深渊卿什么的,为了我的幸福赶紧去死吧!」

「是你彻底误会了啊,再说,有些话也分该说和不该说的吧!!」


就算昇这个人看上去很烂但是好歹也是天职「战斧士」的力量型角色。连续不断一击又一击的刺拳,看起来没什么技巧可言,但若是普通人挨上一击,少说也得是骨折的下场。

面对寄宿着嫉妒之怒火的刺拳连打,浩介就像《黑客O国》里的特效那,以上半身能分裂出残像的超高速躲闪着。

见到这一幕,对应科方面的人更加乱了。回归者之间在茶水室里打起来了。这可不是玩笑的。尤其是从其他部门调来这里任职的文书职员,因为本就了解的不多,现在更是脸都吓得发白了。


「喂喂,这是在做什么啊!?」

「好像是为了柳酱,两人闹掰了?」

「真不愧是我等的偶像啊。那可是能给这个时刻与胃疼相邻的部门带来治愈的存在。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还真是太年轻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