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话 小吃的魅力是令人恐怖的

「呜,我真的会谢。我是真的不再进调查室了……」

「这还真是敬谢不敏。要人家表明身份什么的……」


虽然巡警们的言语恳切,满脸笑容,但动上却没有含糊,已经很有气势地将浩介他们包围住了。

单论实力而言,是毫无疑问的碾压。真要逃跑的话,手段也多的是。可是,为什么呢?总觉得自己感受到了难以摆的压迫力。

话说回来,平时明明连自己的死活都没人能感知到,可是怎么到了巡警这边就行不通了呢?

到底是因为无论经历了多少次修罗场后依旧无法丢弃的小市民特有的谨慎感祟呢?还是因为巡警桑们绝对要履行职务的意志力而导致的呢?

浩介的思绪已经在逃避现实了,就在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下定决心认真逃走之前,救星出现了。

其实这次来执行任务的,还有一个同行者。

朱如今相当的失落(?)、恍惚(?)、暴躁……(?),总之,情绪相当的不安定,于是另一人就决定去附近的便利店给她买点好喝的饮料来。

撑着巡警们将手伸向对讲机要呼叫增员的思维间隙,那人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对巡警们进行了意识诱导,总算是避免了浩介再入局子接受调查的窘境。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啊,柳」

「不,姐姐大人。并没有觉得哪里麻烦了……」


没错,此人正是将朱称之为「姐姐大人」来仰慕的原「影法师」中的「言灵使」——柳。

有着黑发、鲍勃头、圆滚滚的大眼睛组合的可爱少女。因为身材娇小的缘故,身上穿的西装和她并不太搭。

实际上,她已经十六岁了。刚好比朱小了一轮。(也就是说朱已经二十八了)

即使如此,她在影法师中也身居朱的副官地位,除了「言灵」之外,其他方面的能力也十分优秀,业务能力・战计划的指定能力相当高超,是位出色的才女。

柳可不像浩介他们那有着「语言理解」这的弊技能,然而靠着自己的努力在这点年纪就已经掌握了六国语言,并且还能很好的区分式英语与英式英语之间的差别,中国的方言也是如此,她能用来进行日常流的就有十二之多,真可谓是非常厉害了。

原本来说,看到柳从影中现身时的巡警们绝对会提高警惕才对,然而,柳出现的同时用让人发自内心感到愉悦的优言语音瞬间破除了巡警们的心防,立即中了她的暗示而退下了。


「话说回来,深渊卿也好,姐姐大人也罢,明明有官方给的身份证啊,刚才为啥不拿出来?」


其实,浩介和朱都有对应科给的身份证明在。大致上和刚才的巡警们一属于警察部门,浩介的立场属于外部协助者,而朱则是从国外派遣来的常驻公务人员,论级别还在巡警之上。

所以,明明只要堂堂正正亮出自己的身份,就根本不会有什么误会发生才对……


「啊呀,那是阳寮正式建立好之后才发下来的东西,我到现在还没习惯用这个啊」

「人家脑子里现在只有来自于这个男人的羞辱啊」


似乎就是这了。浩介看着朱也很是无语。

依旧维持在公主抱状态下的朱则狠狠地瞪了回去。一脸「你这混蛋看我做什么啊」的表情。因为是人,所以瞪人就更显魄力了。浩介乖乖的移了视线。好可怕……

赢了! 朱的脸上瞬间出现了胜利的笑容。然而一转头,正好与柳视线对上,又立即尴尬地低下头去了。


「别看着这的人家啊,柳……」

「姐姐大人……您何必故意做出一副被夺走一切之人才会有的绝望表情来啊……您就不觉得这对深渊殿很失礼么?」


听到妹妹一存在之人带着苦笑的吐槽后,朱一时「呜」地陷愣住了。


「但、但是,明明放着我不管就行了! 只要时间足够我自己就能解咒了哦!」

「怎么可能将不能动弹的同伴丢在一边三、四个小时不管啊……」


还真是固执啊,浩介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朱对此是不是也有所自觉。只听到她鼻子里传来「哼」地一声,并将脑袋扭到一边,浩介苦笑着再次将视线望向柳这边,正好与对方的视线重合,似乎也有话要对柳说。


「那个啊,能不能别叫我深渊殿了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随便换个称呼都行,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 这不就是您自己报上的名号么」

「呜、呜嗯,虽是如此…… 但那是我在那状态下,你懂得吧?」

「奇怪的举动,诡异的言行,让人觉得是在玩笑一般的能力。然而当回过神来时,这边就已经陷入半毁状态了,很多人都因此留下了心理创伤呢……」

「总觉得这边很是抱歉!」

「至今还有人在梦中能见到从深渊中不断冒出诡异的黑影的子……」

「真的非常抱歉!」

「但是,为同伴却非常可靠。所以,我对您的称呼中包含了我最大的敬意」

「唔、嗯……」


总觉得对方并非是在用话框自己。

身为言灵使和语言学的天才,掌握话术对柳而言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共同任务从始到现在,柳所展现出的言语诱导和审问方面的技巧,令浩介都为之咋舌。多亏了她,才使得不少人避免了被村民化的命运……


「那、那就没办法了呢」


用怀疑的态度对待以饱含敬意的笔直目光望向自己的同伴可不好呢。于是乎,浩介还是一如既往地没能坚持自己的意见到最后。


「……果然,你应该留在国内的。你不该追着人家跑到这地方来才对……」


朱的目光在浩介与义妹身上来回扫视几次后,唐突地来了这么一句。

的确,单论战斗力或为士的能力而言,柳的实力还不及朱的膝盖。甚至在整个组织中,只能排在靠后的位置。

但是,柳的才能却能将这些不利因素一笔勾销。就这一点上看,才十几岁的她已经相当出色了。

正因为朱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觉得「如今会变成这,那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的无能毁掉了义妹的未来。


「姐姐大人,恕我直言,我们如今的任务也很重哦」

「人家知晓的。如今世界形式急剧变化,我们为可以接触到回归者与阳寮中枢的立场也是极为重要。进一步来说,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将牵动两国之间的关系」

「那么,能请您不要那么自卑了么?」

「人家可没有在贬低这份工本身哦」


自己会感到失落,还是得从被魔王强迫穿上女仆装始,如今还不得不与一通乱来就毁灭掉己方布局谋划的浩介共同执行任务,一到这些朱就希望能够逃避现实。

这次任务中的失误也是出自于此。

不知为何,总是事与愿违。和「影法师」时期不一,如今许多事总是不能和按照自己所的那顺利发展下去。


「被这意义不明乱七八糟的家伙救了什么的……呜,真是丢人啊」

「意义不明,乱七八糟还真是抱歉啊……我自己也没办法呢……」

「那、那个姐姐大人? 因为环境和地域的差异,对不熟悉的我们而言会感觉诸事不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哦。等习惯了这边的节奏,失误什么的也会慢慢消失吧。……至于深渊殿那些意义不明的举动,连我也完全搞不懂哦……」

「就是啊。我自己都搞不懂呢……」


放着眼神逐渐死去的浩介不管,姐妹俩的对话还在继续。


「连那的小丫头似乎都在小瞧人家呢……」

「我觉得藤原公主并没有在小瞧姐姐大人呢」

「不啊,她就是在小瞧人家! 那丫头确实有才能。老实说,除了自己之外,人家都不知还有人能做到凭神附体呢。并且她的气力存量就像怪物一。但是,实战方面却不成熟! 所以人家都说要亲自给她做指导,甚至都愿意在任务中给她当辅助了,可她却用一脸清澈的表情拒绝了!! 真是嚣张!」

「冷、冷静一些,朱桑」


放着吵闹的朱桑不管的话,她就要掉下来了,浩介一时没有办法,干脆始顺势摇动起双臂了。

结果就是一股子哄小婴儿睡觉般的滑稽感。恼羞成怒的朱桑,甩手就是一个大耳光飞来! 浩介赶忙紧急回避! 成功了! 真是好危险啊!


「……就是这啊。把人家当成笨蛋么……」

「啊……」

「啊哈哈……」


浩介反应过来后有些尴尬,而柳则是满脸的苦笑。

原来如此,朱桑原本就是个自尊心很高的女人。如今却在非常仰慕自己的义妹面前尽出洋相,也难怪她会情绪如此低落了。

朱清了清嗓子,重新振一些,用认真的表情的看向柳,口。


「理应赴死的人家如今还能活着,并且还能受到重用,这都是祖国的仁义,必须心怀感激才行。但是,我们已经再也无法成为祖国的影子了」


这是朱的自豪。哪怕一辈子不能走到台面上,拼上命的功绩的只能隐匿在黑暗中,但是无论国家转换成怎的形态,当权者换了多少任,自己为历史悠久,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影法师」中的一员,朱是发自内心的感到荣耀。

超自然现象变得不在特别的当今时代中,「影法师」的重要,将会更加显著吧。

那么,年纪轻轻就有此等才华的柳,要是留在组织里必然会如若至宝一般地受到重视。

至少,比现在这给陷入困境的自己提供支援这份工来说,肯定有更具自豪感,更加荣耀的事可以去做。


「我认为是否能成为影子这点并不重要」


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不管是不是身为影法师都能去做的事。无论自己身为何人,身在何处,都能因此而感到自豪。

告诉自己的不正是姐姐大人您吗?听到柳的反问,朱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人家知。人家知啊……但即使如此,人家还是希望你能留下。以一个影法师的生存方式来让自己感到自豪啊……」


若说有人对柳成为影法师的将来充满期待的话,那就一定是朱了。

这时,浩介却在。为什么突然就始这严肃的话题啊,这事就非要在现在公主抱的状态下说么?呃,该怎么办啊……我,是不是很碍事? 这。

柳瞥了一眼满脸困扰的浩介,随后又将目光回到朱身上。就像是看到了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一,流露出了非常温柔的眼神。

柳摆出思考中的神情,一拍之后。用铿锵有力的言语口。


「不,姐姐大人。恕我直言,跟着您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人家知自己很受你仰慕,但是,你也不该被感情蒙蔽双眼……应该离姐姐身边了。若是能这么做,我也——」

「因为,我还从没见过姐姐大人会这子地对别人撒娇啊」

「………………………………哈?」


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朱终于出声了。或者说是漏出了声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