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小丑们的决断(2)

这么说。

优树认同她的看法。

「这点似乎无法否认。我们的计划会全盘失败,如今回想起来确实有点奇怪。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样对达姆拉德有什么好处。我们的势力之所以能够壮大,都是因为有他的帮忙。假如他是想要夺走我们的力量,那一开始别帮不就好了。」

「就是这点让人疑惑。达姆拉德对优树大人心悦诚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演戏,让人感觉他是真的很忠心。再说多亏有他的帮忙,我们才能完成各式各样的计划。」

「若要我从同僚的视角出发来表示意见,我认为达姆拉德先生是真的在为组织卖命。他拿出很棒的功绩,想必也是真的对老大效忠。不过,那个男人确实也有冷酷无情的一面。他负责掌管『金钱』,可以看出一方面也奉行合理主义。因此有可能基于某些理由才背叛老大——」

不能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这番话来自米夏。然而优树回答她的时候摇了摇头。

「达姆拉德确实是背叛了。但不晓得他是否真的发自内心想这么做。」

不,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吧——之后优树一面苦笑一面小声补上这句。

「我也赞成老大的看法。假如那些全都是在演戏,那达姆拉德的行为就毫无意义了。」

看样子卡嘉丽也得出跟优树一样的结论。

说完这句话,她开始阐述自己的意见。

「就容我说明吧。因为盖多拉大师传回消息,我们才发现达姆拉德背叛。盖多拉被杀的地方是皇帝鲁德拉的寝宫,站在他眼前的,就是潜伏在帝国暗处的人——据说正是近藤中尉。」

「皇帝的寝宫……原来如此。这就表示达姆拉德的地位够高,能够进入那边是吧。」

听完米夏这番话后点点头,优树进一步补充情报。

「是啊。还有,根据你带回来的情报,我也推测过达姆拉德的真实身份。要说有谁能够命令『个位数』,除了皇帝,没有几个人能办到吧。」

听完优树这番话,大伙儿全都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说得通了。这样想想,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对。达姆拉德并不是背叛我们,只是在照皇帝的命令办事吧。」

「或许他并非真的想这么做,但事到如今那些都无所谓了。」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是优树等人的敌人,也有可能并非如此。然而眼下达姆拉德是背叛者这个结果就代表一切。

拉普拉斯他们不能容忍背叛行为。

「没错,大概就像老大说得那样吧。可是咧,假如有可能是达姆拉德去诓骗克雷曼那个笨蛋,窝们难道不能找他讨个公道吗?」

「就是啊、就是啊!我们去把他干掉!」

「呵呵呵。我们万事屋最讲究信用,绝不放过背叛者!」

拉普拉斯吊儿郎当地提议肃清。

听到这句话,蒂亚和福特曼也认同。

只不过,优树制止他们三个人。

「哎呀,你们稍安勿躁。话说达姆拉德的真实身份,可是帝国皇帝近卫骑士团里头的强者。把他看成比下级魔王更危险的对手就对了。你们是否能够战胜他都有疑虑呢。」

「……说得也是。虽然不想承认,但就连全盛时期的我都没办法战胜那个盖多拉大师吧。虽然是偷袭,但能够一出手就干掉这样的盖多拉大师,想必达姆拉德的实力不容小觑。」

「话素这么说没错……」

「而且——我认为在达姆拉德的那些行为中还隐藏某种讯息。」

稍微想了一会儿后,优树这么说。接着他先是说了一句「但那都只是假设」,这才开始表明自己的想法。

「达姆拉德是个心思缜密的男人。他对我们的事情很熟,也对魔王利姆路的情报了若指掌。而这样的男人当然会知道『复生手环』的事。」

「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认为达姆拉德早就察觉盖多拉有可能复活。」

「但那不就——莫非——!」

其实他不是要把盖多拉收拾掉,而是要放他逃走——米夏也联想到这个可能性。

「最后跟盖多拉对峙的可是『以情报为食的怪人』呢。若是让盖多拉活着,他就会落入近藤中尉手里吧。如此一来,近藤中尉就会透过各种手段把盖多拉知道的情报全都挖出来。」

「也就是说,到时候我们的目的都会在他掌控之中?」

「大概吧。但也有让人不解的地方。因为封住盖多拉的嘴巴,因此利姆路先生的情报也没有泄漏出去,结果让帝国大受打击。我不认为达姆拉德会为了跟我们的情义让帝国遭受损害……」

就是这点说不通,优树说完露出苦笑。

听了这番话,卡嘉丽再次说出自己的推论。

「比起优树大人,达姆拉德对皇帝鲁德拉更忠诚——这应该八九不离十。同时他也把我们当成伙伴……不,不是这样。他应该是觉得我们有利用价值,或是想让我们扮演什么角色吧?」

「嗯嗯,继续说。」

「至于帝国军会战败,那也是顺从皇帝鲁德拉的旨意——也有可能是这样。」

「怎么可能。」

「不至于有这种事吧。」

米夏跟拉普拉斯立刻否认,但优树似乎觉得这个看法挺有意思。

「若有这个可能,有办法推敲出达姆拉德的目的是什么?」

「很简单。大量伤亡对大型仪式来说不可或缺。就如同要觉醒成魔王需要许多『灵魂』,那达姆拉德或皇帝鲁德拉是否也要把帝国军当成祭品?」

「有这个可能性呢。继续说。」

「如此一来,就算他去妨碍期许帝国军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近藤中尉,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同时也隐约能看出他想借此对我们睁只眼闭只眼……」

盖多拉打算去警告皇帝,而达姆拉德出面妨碍。

假如盖多拉拥有的情报流入近藤手中……

到时帝国军就不会蒙受这么大的损害了吧。而且对付利姆路等人的作战行动也会变得更加不同。

达姆拉德这么精明的男人不可能没察觉到这件事,想必他这么做是故意的。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当试金石?」

「对,八成是如此。」

听到优树如此回应,卡嘉丽露出满意的笑容。

「为了催生出真正的强者,牺牲多数人是被默许的。而他也想利用我们,当成棋子催生出强者吧?」

「或者是想收买我们。」

「——?」

「克雷曼那家伙,他不会对我或卡嘉丽以外的人言听计从对吧。」

「也是咧。」

「嗯嗯。」

「确实是这样没错。」

「既然能够让那样的克雷曼失控,他八成耍了些花招。」

「有道理。像是洗脑之类的?」

当卡嘉丽点出这点,优树跟着点点头。

「即使不是有如此强大影响力的伎俩,我想克雷曼也有可能遭到『思考诱导』。可能像我们一样用了某种道具,或是像玛莉安贝尔那样隐藏着能够控制他人的技能,这都是有可能的。」

听完这番推论,大家脸上的表情都很僵硬。

「这下麻烦了。」

大伙儿都认同米夏的说词。

转头环顾这样的伙伴们,优树面带笑容开口:

「不过,你们可以放心。那种能力对我起不了作用。我现在要跟你们一一接触测试,可以吧?」

所有人都答应了,说没问题。

在这里否认就等同不打自招,让人知道自己被操控。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有人拒绝优树的提议。

「看样子都没有人被洗脑。反正言行举止奇怪马上就会被发现,只要不是单独行动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窝不就危险哩。」

拉普拉斯这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整个人转一圈。然而优树和卡嘉丽异口同声否认。

「不不不,你哪会有事。」

「就是说啊。就只有你不用担这种心吧。」

听他们那么说,拉普拉斯像在闹别扭似的回到位子上,开始抱怨。

「搞什么。你们该多担心窝一点吧,真受不了。」

拉普拉斯这种搞笑的态度让现场气氛不再那么沉重。

一阵笑声响起,让大家转换心情。

对此感谢之余,优树开口,重新主持大局。

「那接下来,达姆拉德在想什么暂且先摆一边。眼下问题是今后该何去何从。」

「是啊。正想去找达姆拉德问问,看我们的企图究竟外泄到哪种地步呢。」

「喂喂喂,现在素悠哉说这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