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金色忧郁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录入:kid

这里是一座纯白的楼房。

庭院里各色花朵争奇斗艳。

有个少女在笑著,而一名少年正看著她。

那是曾经有过的幸福时光,这些记忆不曾褪色。

他一心只想找回这份幸福。

不过,这难如登天。

楼房──他打造的黄金都市。

彷佛天上的乐园再现,是座美丽的庭院。

远比记忆中的更加豪华壮丽。

然而最重要、最后的关键却怎么找都找不著。

即使他在这个世上雄霸一方,仍无法找回最爱的那名少女──

没找到她,他便无法找回笑容。

之所以准备这些,都是为了他心爱的少女。

他的名字是雷昂•克罗姆威尔。

人称「白金剑王(Platinum Saber)」的魔王之一。

魔王雷昂在找的少女名叫──

这里是雷昂统治的国度──黄金乡埃尔德拉,呈螺旋状的王城就耸立在中心,地点来到王城的谒见室。

在王座上的雷昂一身「威严」,三个可疑人物就跪在他面前。

他们穿得一身黑搭配伞帽,模样怪异。那身衣物与武器商人达姆拉德如出一辙,用不著说也知道是拉普拉斯一行人。

「──是你们啊。这是第二次了吧?」

「是。能得魔王雷昂陛下这位知己,小的甚感欣慰。不过,关于这次的交货内容,特定机密商品的交易将被迫中断。」

有人回答雷昂,是语气装得郑重认真的蒂亚。为了多少提升好印象便由身为女性的蒂亚出面交涉。

然而这也是最后一次交涉。

他们决定照优树的计画行事,终止在西方诸国的一切活动。

由「三巨头(Cerberus)」米夏继续担当和罗素一族对应的窗口。一面按先前的步调交易,优树一行人预计将活动据点移往东方帝国。

此外,失去玛莉安贝尔让关键的罗素一族实力减弱。

事实上特定机密商品的供给地就是西尔特罗斯王国,且目前罗素一族也不具备足以安定召唤的体力吧。

再说如今魔国联邦已加入西方诸国评议会,西方诸国形同受魔王利姆路影响。

对方会派更多眼线监视他们吧。

拉普拉斯等人一致认为是时候该撒手了。

「哦,胆子不小。不同于达姆拉德,马上就要跟我抬高价格交涉?」

「不不不,您误会了。想必雷昂陛下也知道,魔王利姆路已在西方诸国崭露头角。他似乎对召唤『异界访客』颇感不满,已严令禁止。我等认为继续与之作对并非易事。」

蒂亚流畅地答道。

听完这些,雷昂心想──果然是这样。

他派一些手下混进西方诸国,这些人也如此禀报。雷昂也自认事情迟早会发展成那样。

说真的,该方法的不确定因素很高。该说成功率低到跟天文数字一样,他不认为这种手法能在一开始就成功。

毕竟是把特定对象召唤到这个世界里──

他曾命部下召唤数次。

由超过三十人的召唤师同心协力,为了附加详细条件须耗时七天进行仪式,放入诸多由雷昂指定的条件。

然而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让同一人进行召唤仪式须间隔一段时间,能尝试的次数有限。

成功率原本就趋近零。

连雷昂自己都曾进行数次召唤,却全数失败。最后一次召唤的就是井泽静江,间隔日即将届满六十六年。若他想放入更多条件,再召唤的间隔就愈长。

下次的召唤也不值得期待。

所以他把脑筋动到可尝试数次的「不完全召唤」术式。

雷昂在找的人还是年幼少女,所以透过高机率召唤年幼孩童的不完全召唤将能提高成功率,虽然效果很有限。

他打算将那种术式下放到西方诸国让其传开,尽可能提升尝试次数,聚集更多的孩童……

──但如今却彻底失败。

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他也想不到备案。

令他为之心急的焦躁感使内心一阵沉重,雷昂却用一贯淡漠的表情开口:

「──利姆路是吗?我们没有订立协议,也没请求援助。就结果而言他成了绊脚石,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你们说交易中断是什么意思?就算西方失守,不是还有东方吗?」

雷昂洪亮的声音在谒见厅里作响。

声音里蕴含强烈的压迫感。正面迎击的蒂亚身体不自觉僵硬。

「层次」不同。

半吊子魔人连站在魔王面前都有困难,就连排行前几大的实力派蒂亚也难以应付雷昂。

可是在这里的不只蒂亚一人。

「这部分就让窝来说明呗。其实东方那边也风雨欲来,他们似乎暗中备战,没空让魔法师做额外的事。所以确保进行仪式必要的人才并不容易。」

雷昂听了便眯眼看著拉普拉斯。

他心想「真碍事」。

西方诸国跟东方帝国要怎样与他无关,但战争拖长也会对雷昂的目的造成影响。这样一来,他必须从根本重新审视方针吧。

想归想,雷昂没表现出来,仍带著冷酷的表情,静静地盯著拉普拉斯。

这视线令拉普拉斯坐立难安。

(果然很棘手。窝杀掉的假魔王根本不能比。真货就素不一样吗?就如老大所说,直接找这家伙复仇没那么简单……)

因优树下令,目前他们暗中活动须低调点。即使杀掉卡札利姆的人就在眼前,拉普拉斯仍从一开始就没对魔王雷昂动手的打算。

为了回应优树的信任,他想好好把工作做好。

可是,就算这么说──

仇敌当前,他还是能打量打量。

看穿对手的实力,尽可能找出弱点。

在这样的拉普拉斯看来,魔王雷昂仍像只怪物。

假如跟对方认真对战……

到时不知谁胜谁负。

也许会赢、也许会输。

蒂亚、福特曼和拉普拉斯,就算他们三人联手挑战也未必能战胜魔王雷昂。

因此这次拉普拉斯公事公办,试著跟对方交涉。同时他也猜中一件事,知道优树将这份工作交给他们是基于何种考量。

(老大想让窝们看看这个男人啊。摸清敌人的底细很重要。那个什么玛莉安贝尔,若老大跟她正面对决搞不好很吃力。而魔王利姆路素超乎想像的怪物,玛莉安贝尔才会失手。话虽这么说,要看穿那家伙的实力不可能。)

玛莉安贝尔会输是因为她误判利姆路的实力。

基本上玛莉安贝尔擅于谋划,直接发动攻击算她失策。不只拉普拉斯,优树跟卡嘉丽也如此分析。

玛莉安贝尔在想什么、在怕什么──她认为时间拖愈久,情况就愈不利,才痛下决心做出高风险赌注,对此,身为局外人的优树等人是不可能猜到的。

此外──

将玛莉安贝尔的思绪导向那个方向的凶手,无须隐瞒,正是优树本人。玛莉安贝尔确实对自己的力量过分自信,但优树刻意设计,让玛莉安贝尔误以为自己能打赢魔王利姆路。

混入子虚乌有的情报,打乱玛莉安贝尔的计画。

优树也不确定输的人会是玛莉安贝尔。

他的目的是让强者互咬,藉此确认他们的力量。

最后由魔王利姆路赢得胜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