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金色忧郁(2)

?」

「咦?」

面对雷昂的质问,拉普拉斯错愕地应声。

对方嫌他口风不够紧,但他连自己说错什么话都不晓得。

(窝说错什么哩?没办法──如果他要当场跟窝们杠上,窝们就来大闹一场呗。)

拉普拉斯一点都不慌张。凡事都要乐在其中,否则他就亏大了,就算他失误也没关系,到时再看着办。

他隐藏杀气,迅速做出觉悟。雷昂则朝这样的拉普拉斯开口:

「对利益敏感的商人将战争这等大事随口透露,这样好吗?换作前任负责人达姆拉德,他可不会做出这种蠢事呢。」

「这、这个……」

被这么一说,拉普拉斯也觉得有道理。

但他也是有苦衷的。因为优树下令,要他拿这话回绝。

而且优树还跟他透露其他消息,想起那些话,所有的一切全在拉普拉斯心中串连。

接下来雷昂要说的话恐怕是──

「你在隐瞒什么?似乎打算让我把注意力放在战争上,你最好搞清楚,这样的想法太过天真。」

他对拉普拉斯抛出疑问。

全被我方料中,这让拉普拉斯找回从容,同时感到厌烦。

(真是的,败给那位大人了。就连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都被那位大人看穿。)

雷昂过度解读拉普拉斯的话且自行曲解,认为他在隐瞒什么。正因魔王知道情报有多大的价值才会误解,以为这是拉普拉斯的策略,要让雷昂的注意力从其他目标上转移。

事实上并非如此。

拉普拉斯等人只是照优树的命令行事,没想太多。只是这样罢了,但事到如今说真话也没用。对方只会觉得他在乱找借口吧。

这都是经由人不在这里的优树巧妙安排。也就是说他这么做,背后大有意图。

当然,拉普拉斯要针对这张底牌给点提示。

「果然厉害,不愧素魔王雷昂大人。其实特定机密商品并非只有之前那些,某处还剩五名。就是那个井泽静江介入收容的孩子们。」

「──嗯。」

有关受利姆路保护的孩子们,优树一开始就打算将情报放给魔王雷昂知道。只不过直接告知对方,对方会怀疑他们别有居心。因此优树才千叮咛万交代,要他最后才讲孩子们的事。

看交涉情况而定,也不知道结果会变成怎样,然而这些都被优树轻易看穿,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

感到害怕的同时,拉普拉斯仍照他所说将叮嘱内容告知雷昂。

「共有三名男孩、两名女孩。都素您要的『异界访客』。可问题在于地点,窝们不便出手。」

「井泽静江……是静吗?这么说,地点是魔国联邦?」

「正素。说来真的很可惜,窝们也算商人,不想主动涉险。对哩,那些孩子名叫──」

「三猿剑、良关、盖尔.吉普斯、艾莉森、克萝巴.哈爱尔。」

代替正要回想那些名字的拉普拉斯,至今都保持沉默的福特曼答道。大伙儿认为福特曼不擅交涉,只让他记孩子们的名字。

「对对对。不过这些商品无法弄到手,魔王雷昂大人想必没兴趣呗。」

话说到这儿,拉普拉斯笑了一下。

反之雷昂不悦地皱眉。

「你的发音听起来很难辨识。确定是克萝巴,不是克萝耶?」

即使雷昂用略为焦躁的语气问话,福特曼仍闭口不语。要是他随意开口,可能会基于对雷昂的恼火跟他大打一场。福特曼光待在这就是一大危险人物。从一开始就不说话是正确选择。福特曼这样应对无疑让雷昂更加光火,但那是正确做法。

此时蒂亚代替他赔罪。

「恕我们得罪,魔王雷昂陛下。『异界访客』的名字都不好用这边的文字写出,缺乏正确性。但我们听说您并不在意名字,才向您献丑。」

蒂亚说完一鞠躬道歉。

拉普拉斯和福特曼随之夸张地低头致歉。

「的确,名字确实不重要。商品被夺算你们的失误,但不至于违反契约。即将发动战争的情报就当是你们赔罪,我收下了。」

雷昂吞下诸多情感,用一贯的态度宣告。

以这句话做结,会面到此结束。

拉普拉斯等人则收下商品货金,平安离开埃尔德拉。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待拉普拉斯等人离去,雷昂喃喃自语。

长发在雷昂的脖子后方集成一束,焕发美丽的金色光芒。与这阵光芒形成对比,那对狭长双眸带着忧郁色彩。

有个骑士直挺挺地立于雷昂身侧,文风不动。

他是银骑士阿尔罗斯,雷昂的心腹之一,同时也是商谈对象。

「是否要除掉刚才那帮人?竟敢令雷昂大人烦心,属下以为他们没有继续苟活下去的价值。」

嗯──的一声,雷昂在咀嚼阿尔罗斯的话。

跟前任的达姆拉德相比,这次那三人岂止可疑,甚至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同为商人。

基本上,雷昂从头到尾都不相信商人。他只是想避免跟秘密结社「三巨头」为敌,如此罢了。

雷昂的手下也已融入人类社会,却不及将势力据点设在「东方」且连「西方」都持续受其影响的巨大组织。

还能利用的时候就该利用──雷昂只是冷静地做此判断罢了。

特别是命人找「异界访客」,与其叫魔物去找,不如派人更合适。为了达成他的目的,人类的协助不可或缺。

「随他们去吧。更重要的是,那些家伙透露的情报才是问题所在。假如东方帝国真的要采取行动,到时会引发如假包换的世界大战吧。不知道其他魔王会如何行动,但世界大乱,我们可不能受牵连。」

「您说得是。此地埃尔德拉受雷昂大人庇荫,但其他地方可能会发生大规模战乱。必须做些准备以适时应对。」

阿尔罗斯对雷昂的看法表示认同。

隔着海,雷昂的领地埃尔德拉位在别的大陆上。

那块大陆比地球上的澳洲还大,全都归雷昂管辖。

中央有巨大的活火山,时常喷发。然而那些火山灰被魔法操纵的风吹走,不曾落入美丽的中央都市。

火山附近有各式各样的金属矿床,能加工成魔法金属。加上有高产量的黄金矿脉,让雷昂暗中与人类社会交易。

这座都市极其繁荣。

王国靠魔法守护。

那就是雷昂统治的黄金乡埃尔德拉。

可不能让这个丰饶的国度遭泼及,卷入人类的丑恶战争之中──不只阿尔罗斯如此期望,那也是该国居民的心愿吧。

「那我们一并发动能应付紧急状况的防御魔法,进入戒严状态。」

「好,就这么办。但事情无法尽如人意。」

「──?您指的是?」

「战争。如果死一堆人,可能会让那些觉醒后难以应付的家伙来到世上。记得黄色始祖就在这座土地上沉眠。虽说应该不至于获得肉体降临……」

干那种事何等愚蠢,雷昂打心底厌恶。不晓得东方帝国在想什么,但战争往往伴随死亡。

若有大量鲜血流淌,沐浴在血海中将促使魔物活化。一个不小心恐怕会让那群危险的恶魔觉醒,并降灾于人。

雷昂身为前「勇者」立场特殊,在他看来那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不过──

如今他已当上魔王,便只是些许感伤罢了。虽然觉得人类可怜,但跟自己无关的外人如何不幸都无关痛痒。

雷昂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怕在找的少女可能于某处遭受波及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届时便让人们见识我等的力量!」

「好,期待你们的表现。另外──」

「容属下派遣数名青骑士团成员至该国。」

至此雷昂朝阿尔罗斯沉着地颔首。

用不着巨细靡遗地下令,阿尔罗斯会体察上意并付诸实行。

「交给你了。」

语毕,雷昂静静地闭上眼睛──


当部属退去,谒见厅恢复沉静。

雷昂睁开狭长的眸子朝空中凝视。

(──话说,他刚才提到克萝巴.哈爱尔?不该抱持过多的期待,但相似程度几可乱真不是吗?就算这是陷阱亦不容忽视。)

不,是不是陷阱都不重要。

因为魔王雷昂的首要目标就是找到她。

那女孩。

她是雷昂的儿时玩伴,他该守护的少女──


──女孩的名字叫克萝耶.欧贝尔。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