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悄悄逼近的恶意

魔人缪兰压抑自身情感,步行于森林之间。

──从前,她是住在森林里的魔女。

曾受人类迫害,自她逃离魔爪已过去三百年时光。她跟人和魔人保持距离,静静地做着魔法研究。

然而,那些时光终究还是划下句点。就算用魔法延长寿命,依然有极限。

眼见自己离死神不远,缪兰有些后悔。如今的她仍无法窥得魔法真髓,亦无人继承她的知识。缪兰如此自问,自己来世上走一遭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时,魔王克雷曼出现在她面前。

他大约三百年前当上魔王。

当初他借由和知名魔人、魔物进行交涉,或是把对方教训一番,迅速扩张人马。

出现在缪兰面前也是为了让她当自己的部下。

『我赐妳永恒岁月和不老的青春肉体。相对地,妳必须宣誓效忠我。』

魔王克雷曼渴望获得缪兰的魔法和知识,跑来跟她做交易。缪兰也同意了。

现在的她认为那是个败笔。

她重返青春,岁月停驻。然而,自由离她远去。

这并非等价交换,根本是不平等条约。对魔王克雷曼来说,要拐骗空有魔法知识却不知人间险恶的缪兰,比扭断婴儿手腕还简单。

一宣誓对克雷曼效忠,缪兰的心脏就刻上咒印。

魔王克雷曼对缪兰施了秘术「支配的心脏(Marionette Heart)」。使高价的魔术媒介与标的物魔力相结合,这秘术将使受术者变为魔人。

最后秘术成功,缪兰褪去人类身分,重生为魔人。同时沦为无法忤逆克雷曼的「傀儡」。

缪兰的魔力值很高,成了很厉害的魔人。不过,失去自由的她对此一点也不开心。

从那天开始,她就变成随克雷曼摆弄的人偶。

喀尔谬德自愿受人支配,她实在搞不懂这种人在想什么。

缪兰一直在等待时机到来。企图解除施在身上的咒印,讨伐魔王克雷曼。然而,她所拥有的知识告诉她这办法没什么可行性。一破解「支配的心脏」,她就会变回人类。那样一来,停驻的岁月将再度流动,她的寿命会一口气归零。

此外,还有另一个理由。

缪兰和魔王克雷曼的实力差距过甚,大到她心灰意冷。

所以她连反叛的意愿都没有,持续受魔王克雷曼摆布。一面作梦,希望有朝一日跳脱这讨人厌的魔咒……

而这一次──

魔王克雷曼要她收集情报。

「我自认不擅长作战……」

「说得对,妳虽然是高阶魔人却不适合对战。所以任务是这个,我要妳监视其他魔王的部下,记下他们的作战情况。不需要正面接触,就算是妳也能办到吧?」

缪兰还以为他想增强战力,要自己担任游说人员,结果却大出意料。魔王克雷曼脸上浮现沉稳的笑容,对缪兰下令。

魔王克雷曼。

别称「操偶傀儡师」。擅于借傀儡术、人心掌握术将部下当人偶操控。

在他看来,伙伴特指部分人士。部下顶多算道具罢了,用到坏也无所谓。想活下去就只得完成交派的任务。

这次的事,克雷曼肯定早就拿定主意了吧。无论缪兰多说什么,最后都只会惹克雷曼不快。

「我明白了。」

缪兰扼杀情感,遵从克雷曼的命令。

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点头应允。

我还真是不干脆──缪兰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她似乎想起以前那个自由自在的自己而沉浸在感伤之中。

缪兰决定转换心情,为了完成交办的任务,朝周围施放幻觉魔法「魔法感知」。这魔法可以探测魔素流向,跟追加技「魔力感知」并用后,读取情报的范围更大。

缪兰能活上好几百年并非走运,而是有坚强的实力撑腰。直接面对面作战确实非她所擅长,但这不等于无能。

她是魔导师,多过三个系统的魔法在她手里运用自如。战斗能力不及喀尔谬德,改从便利性的观点考量,缪兰身为高阶魔人远比喀尔谬德厉害。克雷曼对她的特性了若指掌,才会适才任用交派任务。

(来看反应……)

魔法一发动,数量可观的情报便同时流淌过来。每隔一小段时间调查一次,这次她感应到一个魔人,身上带了大量魔素。

看样子自己已接近监视对象的支配领域,缪兰绷紧神经。接着,她的意识集中到最高点,视线对准标的物──

缪兰看到不可思议的景象。

一大群魔物砍倒树木,逐一进行加工。大型木材有人搬运,小型木材疑似靠空间系技能,瞬间自现场消失。

他们好像在砍树开路。作业人员后方出现整得漂漂亮亮的路,那些路持续绵延。

有些魔物负责挖出埋于地面的大石,将它敲个粉碎。其他魔物搬运这些碎石子,均匀地铺往地面。再拿又大又重、状似圆木的铁柱压路,将路压实固定。

用铁作的圆铁柱──这样东西出自利姆路的要求,充当压路机。靠人力──这里该说是力气大的魔物──拉扯那圆铁柱,前方和后两侧都备有把手,前后分别配置三名人员。这不是普通的重,但配合吆喝声,三只魔物竟轻而易举地拉动它。待滚筒通过,碎石全压得牢固,出现整得漂亮的道路。

高阶魔物担任指挥,大伙儿同心协力开路。缪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景象。

一群猪人族(高等半兽人)在做这些事。其中有只高阶魔物,身上穿了全身钢铠,散发异于常人的妖气。

他就是刚才感知的魔人,魔素量特别丰富。

(看样子那是猪头帝(半兽人王)赢了,还进化了吧──)

缪兰如此判断,但她认为做总结逾越监视人员的职责,遂打消念头。监视人员只要负责收集情报就行了,这才是她的工作。

在那之后缪兰耗费数日,用来监视开路工程。

边监视边做纪录,突然间,她开始好奇道路拓完会通向何处。

(对喔,或许该继续监视标的魔物,不过收集更多情报会比较好吧。)

克雷曼心思缜密,肯定会质问自己。缪兰已经认识他很久了,把他揣摩得唯妙唯肖。

旁边有强过自己的魔人,除了持续监视还得小心不让对方发现,缪兰不否认她很想摆脱这股压力。

总之,缪兰中断监视工作,开始换地方。

她在森林里绕来绕去,悄悄来到完工路段。接着瞄准跟工地相反的方向,开始在笔直延伸的道路上前进。

利用魔法妨碍认知,使自己一直维持隐形状态。

接着马不停蹄地跑了好几个小时。

缪兰的追加技「魔力感知」获得新情报。

(这是……有极强的魔人靠近。那不是──「黑豹牙」法比欧!居然派出三兽士,这表示魔王卡利翁是认真的──)

这高阶魔人拥有强大的力量,根本不会把区区缪兰放在眼里。就算对手是半兽人王又怎样,有法比欧在形同小菜一碟。

然而有件事很奇怪,就是法比欧的动向。他略过半兽人王,朝别的地方去。

缪兰正往那个方向去。应该是这条路的尽头。

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她开始对这事感兴趣了。

身为情报收集者,严禁过于靠近对象物。不过,缪兰具备魔法之眼,从远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好奇心驱使下,缪兰开始跟踪法比欧。

过了一会儿──

她看到前方一片辽阔。

距离远到不并用魔法就看不清楚,但法比欧好像在那里驻足。

(那里就是目的地吧。是半兽人王的大本营吗?法比欧打算抢先把大本营毁掉?)

心怀疑问之余,缪兰「看」向法比欧驻足处。

接着她就后悔了。

(魔、魔王蜜莉姆──!)

那是制霸一切的暴力波动。

这股波动出自有着美妙樱金色发丝的少女。

该名少女邪气一笑。她是霸主魔王之一。

别名「破坏的暴君」,魔王蜜莉姆本尊就在那里。

虽然缪兰透过魔法从远方监视,魔王蜜莉姆还是发现她的踪迹。除了对她报以坏笑,还赏她充满杀气的眼神。

缪兰恐惧不已,赶紧解除魔法。但她已经被魔王看见了,现在解除恐怕也于事无补。就算当场逃亡好了,她也不认为自己能逃得过。

幸好蜜莉姆不打算出动。毕竟她察觉缪兰的「视线」仍放缪兰一条生路。

「我记得魔王们讲好,彼此互不干涉……算我捡回一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