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第肆话 蛹之母

母亲变成了蛹。

然后变成了蝴蝶。


这是寄给『黑宅院』(突然送达)的信上所写的序文。这段文章意义不通。因为,这是不论大人小孩谁都知的事实。

人不结蛹,也不化蝶。

但是,镜见对那古怪的断定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在摇椅上张嘴,丝滑的声音始娓娓讲述起来

「『最后下地狱时』『我要给那边的父母』『还有朋友带些什么呢』」

镜见背诵西条八十的《碟》。但是,现在无人接着他的细语,自然而然地念出后续。这很正常。因为现在『奇珍异宝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此时的他正坐在旧书、破烂、稀有古董、厚厚的灰尘还有蜘蛛网之间。

到处都找不到助手的身影。

所以一边看着信,一边自己念出后续

「『大概改回从怀中』『掏出一只苍白、残破的死蝴蝶』『一边递给他们』『一边说』」

「『我就像个孩子,

孤独地追逐着它,

倾此一生』」

镜见合上嘴,继续读信。上面写着某个请求。

『本人岬香,是蝴蝶的女儿,也是「活神」。听闻逃离我们村庄的先代「活神」(拥有旷世之力)看好您。我和您一决胜负来为超越先代的证明。当我战胜您时,我将更加完』

镜见哼了一声。这时,信上的语气微微改变。

『但我听闻您是怪异侦探,没有委托则不能行动』

『所以我提出委托——「金天平可在此处?」』」

「对,『只要是您的渴望』」

镜见含着笑轻声说。

如应斯响,随信的某东西从信封中滑落出来。那是一只旧手机,手机表面装饰着彩珠,还附着可爱的手机绳。

镜见拾起手机,然后把信读到最后。

『请祓除我所怀的「怪异」。呈上天平之物随信同封』

「……原来如此啊」

镜见轻轻点头。

他把手机放上托盘。悬臂和锁链发出激烈的声响,看来它十分沉重。

但是,它与怪异平衡了。

镜见点点头。如此一来,就该怪异侦探出场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令他在意。镜见摸了摸自己的嘴,喃喃自语

「先代啊」

他确认信封上所写的地址,眼睛眯起来。那个地址完全是瞎写的。镜见心原来如此,点点头。

「意思是,我不能自己找到就没我的事了。那倒也是」

镜见把信轻轻在圆桌上展,然后仔仔细细地始折叠。他用如贝壳般漂亮的指甲在纸上压出线,做成船的形状。最后,他将成品放在地上自己的影子上。『夜兽』像狐狸一伸出鼻子嗅了嗅纸船的气味,不久出了回答。如同应证这一点,兽一口把船吃了下去,再次沉入影子里。镜见轻轻扶额,嘀咕

「是北陆吗」

就在此时,一楼的电话响了。叮铃铃铃铃铃,声音响个不停。

镜见嘴柔软地弯起来。声音没有停,但他没去理会,打了个大哈欠。但是,铃声就像永远不会停下来似的还在响着。镜见轻轻嘀咕

「受不了,竟然如此有毅力……这究竟是要说什么呢」

镜见离房间,慢慢地下了楼梯。一楼和二楼一有许许多多扇门,镜见打其中的一扇。他刚一进去,声音便更近了,也更大了。

叮铃铃铃铃铃,铃声在屋内回荡着。这间屋子的墙边摆着大量的招财猫,仿佛来到了被誉为招财猫发源地的豪德寺。

但与豪徳寺的猫比较起来,这里的猫实在缺乏统一感。有黑的、白的、银的、金的,颜色五花八门;有抬左手的、抬右手的、抬双手的,形状也各式各。它们不分招福还是招人,直管疯狂乱招。

一部黑色的电话像是放错了地方一静静摆在那些猫咪中央,仿佛坚信恰好摆在这里的自己也是一只蜷缩起来的黑猫。但是,黑色电话的铃声不像猫咪的叫声,反倒令人联到虫子。

特别是像知了。

说起来,现在是六月。梅雨季一旦过去,真正的酷暑就会到来吧。

镜见不由自主地心驰于季节的变迁。但是,黑电话就像在催他别去管那事似的,还在响。镜见拿起沉沉的挺同。

『千万不要来』

听筒里响起老人的沙哑声音。

镜见嘴角一扬,愉快地答

「很遗憾,天平平衡了。另外,我格可不好,本也很扭曲。这煽动我,到底什么意思呢?」

『不要来,不要来,你会没命的』

「你们要怎杀死无处不在又无所存在的我呢?」

『我们「活神」』

——会杀死你。

铃。

电话被挂断了。

镜见无奈地摇摇头,无语地嘀咕起来

「虽然还不清楚,但这桩案子或许更符合『蝴蝶之梦』呢……『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镜见一边唱歌一般念着,一边迈出脚步,登上台阶回去二楼。

他一回『奇珍异宝间』便朝那许许多多的帽架伸出手,从中挑了顶毡帽轻轻扣在头上。皮鞋声高高响起,他旋踝而去。

就这,镜见踏上了旅程。


* * *


「载我去北陆」

「啥?」

口第一句就是过分的要求,把出租车司机已经点着的香烟都吓掉了。皮裤上留下焦痕,司机慌慌张张把烟拿起来。司机本抱怨什么,但镜见滴水不漏地轻声说

「搭轮渡就行了吧」

「……不,可是」

「我付两倍。不三倍也行」

经这么一说,司机挠了挠短短的头发,吚吚呜呜不成声地纠结起来。然后,他把胳膊抱在前,没到很快给出了答复

「行吧,真拿你没办法」

「你到头来还是见钱眼啊」

「烦死了!少废话!」

司机一边怒吼,一边顺畅地发动车子。他的驾驶手艺又细致又出色,与吼声形成鲜明对照。但是,他听说要去北陆之后还是忍不住感到好奇,提心吊胆地问

「于是,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大概是相互厮杀吧」

「啥!?」

听到不太平的说法,司机差点把车刹住。但他苦恼了一番之后,没有踩下刹车。他似乎在纠结要不要当做没听到,但后来摇摇头又接着问

「为什么要相互厮杀?」

「因为对方要杀我,得不得了。那正是怪物的悲哀。即便身在蝴蝶之梦里,异类之间一旦相见也不得不相互碰撞」

「还是老子莫名其妙」

「不过嘛……」

——蛹的女儿打算怎杀死我呢?

镜见脑袋一歪,像讲故事一娓娓讲述

「那是比蝴蝶之梦更加飘渺的梦啊」

司机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踏上漫长的旅程,镜见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 * *


提到六月就是雨。潮湿闷热的日期没完没了。

但半途前往北陆山村后,天气却变得干爽而且微寒。

气温落差之大完全不像是六月天。这也许是遮天蔽日的厚厚云层所导致的。浑浊的土黄色之下零星散布着瓦屋顶。但是走近一看,那边却被格格不入的近现代遮挡物封堵住。那是设置在工厂门前的大型平移门,门两端安装着监控探头,门前贴着『前方为有土地』的告示。

看子不越过这东西就进不了村子。

「真是的」

镜见噗通一下让身体沉进影子里,像气泡一在墙内冒出来。

镜见就这轻轻松松越过了关口。但是,监控探头毫无反应。就跟不会对大门影子的运动逐一做出反应一,监视大门的机器并未对出现在场景中的『斑点』产生兴趣。

所以镜见不被任何人所妨碍,信步前行。

最后,他到达了村里,堂而皇之地在田间小路里转来转去。

「嗯……原来是这地方啊。像是村庄却又不是」

准确说,这里是仿照山村模(也就七所房子)建设的,个人所有的别墅区。若非如此,便无法解释那些建筑为什么构造与建成年份完全一致。

若不是在统一的意志之下建造的,就不可能弄成这。

住在这里的人年龄段分部广泛,还有很多年轻人。从口音推测,他们应该来自各个不同的地方。他们干农活的熟练程度也不尽相同。另外,他们的行动像是在执行指令,由此得以确认阶级制度的存在。

然后,镜见又从放任孩子玩耍的母亲们身上获取到补充信息。

「多生多育被崇尚……也就表示女地位低。只是这还算常见 ,但这……不仅同居,而且还是一夫多妻制度。所以这里是法外之地吗」

镜见做出判断。这里是个自给自足(由某人提供土地建成)的公社。而且,村里的里反反复复地把扭曲的预言挂在嘴上。

「……许诺的乐园是吧」

确实像是那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村子实际上很可能是新兴宗教的隔离设施。既然祈祷者们集中在这里,被供奉者应该也在这里。

那正是信上所说的『活神』。

蛹之母的女儿。

那么,她人在哪儿呢。

正当镜见这思考的时候,蝴蝶翩翩飞舞。

红蝴蝶优雅地邀请着镜见。尽管颜色和构造不同,但『蝶』释放着与『夜兽』相似的气息。也就是说,那是与怪异相同质的某东西。

镜见摸了摸帽檐,轻声说

「原来如此?驭者同胞还真是少见」

镜见跟在蝴蝶后面,来到一所气派的房子跟前。

那房子看上去,就像迷宅。


* * *


『迷宅』是家喻户晓的传说。是指出现在山的深处,为来访者带来财富的梦幻宅子。经民俗学者柳田国男的《远野物语》介绍而广为流传。

『迷宅』当中通常没有人类。

但是,这里有个一身白的驼背老人站在漆黑的大门前。

这位老人是位富豪。从皮肤光泽、牙齿健康程度,最关键从服装能够看出来。那纯白色的装束看似清贫,实则用料为真丝绸缎,焕发着独特的高雅光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