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第叁话 三颗头

「我只是去旅个行,结果镜见先生没了我真是完全不行呢!」

『奇珍异宝间』内响起雏芥子嘹亮的声音。

看着古书发黄书页的镜见抬起脸,无语地说

「你学校不是教过你,说人家没用的人自己才没用吗?」

「这是两码事」

「脸皮真厚……顺便问一下,你觉得我没用有什么凭据吗?」

「因为你就是没用啊!」

冬乃雏芥子停下打扫的工,两手叉腰。事实上,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镜见放弃了日常生活所需的努力。面对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所积累的厚厚灰尘,雏芥子感到无言以对,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恶战。然后,她便充满活力地做出了上面那番定论。

对此,镜见以淡漠的口气答

「我已经清楚了。你今天先回去,把脑袋泡在冷水浴里至少二十分钟冷却一下吧」

「这是拐着弯让我去死吗?」

「怎么会呢。我坚信,怪异侦探的助手才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死掉」

「你说的是什么怪物啊」

雏芥子皱起眉头,噘起嘴。但是,镜见没有回答。

他摆出事不关己的态度,在摇椅上继续看书,完全不打算帮忙的子。

雏芥子是不是用意念和物理方式扰镜见,但镜见完地贯彻无视态度。

四月也快结束了。

天空万里无云,预示着一个明媚的五月。但是,这个地方依旧沉沉。

雏芥子着至少下窗也好,便接着说

「倒是托你的福,我才可以高中入学之后去妈妈生前心仪的旅馆散散心……虽说还是没有得到关于母亲失踪的任何情报」

「那可真是令人遗憾。没有收获的旅行,俗话称之为白跑一趟」

「也不算吧。我很心!……我能够这旅行,能够成功继续入学,都多亏了镜见先生发的工资。真的非常感谢你在我犹豫不知该写多少金额的时候推荐写上高中需要的金额。所以,我会卖力工的!还有,这是我的一点感激之情」

雏芥子说着,碰了碰放在那里的袋子。她摆出温柔的表情说了声「给」,把它递了出去。镜见没有接,眼睛眯了起来。雏芥子接着说

「这是说好的纪念品」

「……这是什么啊?」

「在金泽二十一世纪术馆买的怪衬衫」

「你是让人下头的天才吗?」

「什么嘛,怪衬衫有什么不好嘛!」

「再说了,金泽二十一世纪术馆设有两个文创商店,应该有很多上镜的,适宜建筑风格,有艺术感的商品,你为什么偏偏选那玩意」

「知得好清楚啊」

「还好吧」

镜见不以为意地回应。他还是老子,搞不清不知到底是超凡俗还是已已经被俗世同化。雏芥子没有气馁,把怪衬衫挂在了『奇珍异宝间』里。衬衫上画着头朝下掉进洞里的人,与这个地方意外的合拍。雏芥子呼出一口气,说

「镜见先生,你也是时候该告诉我了吧?」

「雏芥子君,让我告诉你什么呢?」

「你和我妈妈的关系」

「什么是不是时候……我一丁点也不记得你之前问过我这件事」

镜见目光放回到书上,轻声说。只见他翻的是赫尔曼·黑塞的原语版短篇集。雏芥子看着他英俊的脸,向握着掸子的手中进一步用力。

他说的没错。自从『冰箱里的胎儿』事件过后——不,从更早之前,雏芥子就没有跟镜见谈过母亲相关的话题。一方面原因是她突然决定上高中,忙得手忙脚乱。在母亲失踪之前她就已经合格考取了公立高中,办完了入学手续。本来她找学校谈过,准备以自主退学的形式选择就业,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继续上学。然后雏芥子突然接到据说是母亲朋友的旅馆经营者邀请,于是应邀去了金泽。在那里,她打听了关于母亲失踪的意见,对方表示虽然不能领养雏芥子,但至少要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换做之前,雏芥子一定会喜极而泣吧。但她现在表示自己没问题,怀着感激婉拒了对方。

镜见向她支付数额已经非常巨大了,而且还附赠缴税的部分。

这个青年从头到脚都是谜。

『你留在我的身边,就表示我要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同时,担任我的助手意味着随时会丧命。人体器官根据部位可以卖到大概三千万日元,你可以提出不低于合计总额的金额……然后,助手的工并不忙。闲的话用那笔钱去高中上学也无妨吧?教育值得花钱』

这就是镜见的建议。他又说会保护,又说这个职务不知什么时候会丧命,充满矛盾。而且还让去上高中,搞不懂到底是温柔还是冷血,让人无法理解。但是,他好像并不在乎他身上的诸多疑点。

面对那的镜见,雏芥子不论如何也没能问出口。

(妈妈到底是在和什么战斗?)

出其不意地问过去,他应该会毫不客气地回答吧。然后,雏芥子可能因此无法再睡上好觉。尽管不确定,但她害怕那。从佐佐李家回去的路上,她听到女人甜腻的声音。这件事进一步加剧了她不祥的预感。

雏芥子很清楚。

自己不该过问,不该知母亲对抗的东西。

即便如此

「母亲对抗的那个东西身上所散发出来气息与怪异类似……最最相似的,是『夜兽』的气息」

「喔?你有这的感觉啊。真有意思」

「!你果然知什么吗?」

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雏芥子问了过去。

镜见啪的一声合上书,张嘴,发出低沉的声音

「『鸟奋力冲破蛋壳。这颗蛋是这个世界。若出生,就得摧毁一个世界。』」

雏芥子一下子没反反应过来他对自己说了什么。但她是相当资深的文学少女,大脑自动做出反应,从记忆底层抽出对应的文章。

这是赫尔曼·黑塞《德米安》中的一段。

做好的心理准备落了空,雏芥子非常生气。同时,她在脑海中回忆文章的后续。

她张嘴,念

「『鸟儿飞向上帝身旁』」

「很遗憾,来客人了」

镜见说,从摇椅上起身。雏芥子准备呛他「你胡说啥」,但马上屏住了呼吸。因为,走廊上传来吵闹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真的是这里吗?」

「不知……我不知啊」

「什么不知,不是空子的情报吗」

对方有三个人,而且都很年轻。

正当雏芥子不经意地这时,三名少女闯了进来。

就像来找上帝一般。


* * *


「我……『金天平可在此处?』」

「『只要是您的渴望』」

真的!真的说了!她们欢呼起来。

来访的是三名女高中生。而且她们身上穿的制服还属于姑且被雏芥子姑且列入候补志愿学校的立女校。衣领为夹着白线条的浅蓝色,裙子也同为浅蓝色,是套令人印象深刻的水手服。顺带一提,这套制服设计颇受附近男生好评,但被女生评价为『土气』。

在佐佐李之后,这是头一次(雏芥子在的时候)有客人造访。

雏芥子不知该怎么做,就随便把『奇珍异宝间』里散落的茶具和红茶罐和饼干罐拿出来,上了茶和点心。她认为这些东西是招待客人所必须的。

但是光看镜见表情,似乎不需要这应对。

而另一边,那几个女高中生非常心。

「哇,还拿出这些来招待我们。谢谢!」

「啊,不好意思,真是过意不去」

「喂,喂,这是外国的点心啊。啊,真的不收钱吗?」

雏芥子苦恼起来。上次的佐佐李在某意义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她渴望无与伦比的救赎。但是,这次不清楚这些孩子们要什么。

她们看上去也不像正背负着怪异的黑暗影。

镜见似乎到了一块儿,沉沉地说

「小姑娘们,丑话说在前头,这里可不『三月兔的茶会』。这里原本是只有拥有资格的人才能进入的地方……如果你们只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那就请回吧。如若不然,你们会遇到『贾巴沃克』的哦」

「……『要当心贾巴沃克!它有吃人的大嘴,还有锋利的爪子!』」

雏芥子起刘易斯·卡罗尔所著《爱丽丝》中的这段文章。

然后,现实的声音与她所重合在了一起。三名女高中生之一——被叫做空子的,之前只顾歉的少女念出了这段文章。看来她也是文学少女。

其余的两个人呆住了。

空子眼镜后面豆大的眼睛摇曳着。

雏芥子忽然心,那是渴望救赎的目光。

「我们当然不是误闯这里。我们有事请教怪异侦探先生」

「喂,空子,真的要讲吗?」

「不会收钱吧?我没带太多钱啊」

其他的两个人头接耳议论起来。但空子没有理会,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做好心理准备的态度口说


「我们看到了在三颗头在中央广场落下的幻影」


* * *


据说,空子她们所就读的椙城高中原本有个传闻。

先说背景,他们学校即将隆重举办文化祭。

学生们负责文化祭的推进和举办,教师方面也有提供帮助,学校还赞成学生在文化祭期间在学暂住,活动到很晚。顺带一提,雏芥子因为不喜欢那『体育系』强迫团结的搞法,所以把椙城高中从候选志愿中剔除了出去。班级可以表明意愿,申请演奏、合唱、演剧、室内展示、摆摊店等活动,然后通过学生代表商议、抽签,最终确定各自的活动。好像还有职业人士担当评委,舞台节目火热异常,据说每年都因此出现亢奋过度的班级。但即便如此,文化祭还是在『传统』的名义之下,一直维持着那的规模。

即便出现了自杀者。

「等一下……自杀者?」

「是的。过去有二年级学生承受不住在文化祭期间留校与备考的双重压力,朝中央广场跳楼了」

那终归不过是传闻。但毕竟是那所学校,不见得就不是真的。据说,那名少女离位在二楼的教室后,来到中央广场前的栏杆,头朝下从走廊上笔直坠落,当场死亡。据说当时广场上进行着文化祭的各排练,因此即便少女死了,依旧有学生继续欢快起舞。

所以,椙城高中留下了与之相关的一些怪谈。

有说法,不能在中央广场上放放当时流行的某偶像团体的歌,因为少女跳楼的时候正好舞蹈组在用的曲子。据说,不能再舞台上表演《卡门》,因为那是少女所在的班级当时要演的故事。

空子她们也恪守着这些规则。

本该是这才对,然而

「我们始看到幻影,三颗头周而复始落向中央广场。是少女们的头」

「头的幻影从天而降啊。真是恶心死了,而且大家都说看不到」

「很煎熬……只有我们能看到,不知该怎么办」

站在空子身旁的二人——明奈和夕张轻声说。明奈给人以张扬的感觉,夕张则给人以文静的印象,看上去跟空子相不怎么好的子。

雏芥子暂且将注意力从三个人身上移,一时思考起来。坠落的三颗头。这么说,就是三个脑袋的意思吧。少女们看到头的幻影咕噜噜坠落下去。光象一下那个画面就感到毛骨悚然。但是,这里存在疑点。

「等等,死在广场上的不是一个人吗?为什么是三颗头往下掉?」

「就算问我们……」

「还有,为什么是头?」

「就『只有头』和『三个落下』这两点,或许可以进行推测」

镜见忽然口,对雏芥子提出的疑问发表意见。

雏芥子不解地脑袋一歪。与此同时,她感到了恶心。

头。

坠落的,三颗头。

可能是光顾着谈那话题的缘故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