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第贰话 少女神

『奇珍异宝间』沉浸在昏暗之中。

盘子一的鳞片、扭成漩涡一的蜂巢、畸形的幼犬福尔马林标本、风干的真人手指,五花八门的可怕玩意到处散落着。在它们中央,金色的天平闪耀着光辉。

然后,两个人隔着中间的天平,分别坐在圆桌两侧。

一名男,一名女。

这名男或许不能称是人类。他外貌丽,在女人眼中看上去像是中年男。但是,男把手放在前,恭敬地表示,自己不是人。

「我是镜见夜狐。虽然现在有着类似于人的『形』,但存在淡薄,若不时刻以契约束缚则无法存在于世界之中。所以,我渴望委托。但是」

男人——镜见眯起漆黑的眼睛。他两手叉,露出笑意。

那张表情十分温情,同时又透着惊人的无情。

「我不推荐恰此机会提出委托」

「……为什么呢?」

「因为,我现在没有助手」

女——委托人登子细问,镜见简单答。

听到这么说,登子环顾四周。确实『奇珍异宝间』之中只有他一个人。譬如说,看不到那如凌寒绽放的花儿,可爱又无助的少女。

「你要好。我本人是『非人之物』,只管囫囵下肚。即便要保护他人,也不是以我本人意愿能办到的。这正是我所背负的,可谓是真理的东西呢……所以」

「所以呢?那又怎呢?」

「助手在的话就会有更多变数。可是,她现在『不在』。也就是说,等待你的可能是无与伦比的救赎,可能是体无完肤的破灭——也可能根据天平的运动,不给与你任何东西。所以」

「目前最好是算了……的意思是吗?」

「是的」

镜见点点头。

面对镜见的态度,登子咬住嘴。她身着古典纹饰的会客和服。光泽亮丽的布料上描绘着四季鲜花与鸭子,搭配金色束带,衣裾缀有金丝镶钿边花,整体清新雅致。登子穿着如此得体,其本人自身也释放着相应的高雅,虽然上了年纪但不失风韵,犹如一轮鲜花。但是——

她是厉鬼。

登子诅咒似的低声沉吟

「现在就可以,我不需要半吊子的结局。全都粉身碎骨才好」【】粉々になって

「你讲得可真吓人」

「您当真觉得吓人吗?」

被这么一问,镜见嘴一弯,一副表示「怎么会呢」的态度,又像表示「真的」规劝式态度。不过怎都无所谓,反正都改变不了登子的决心。

登子握紧拳头,用力大到皮肤发白,连指骨都浮现出来。

然后,她用厉鬼的声音轻轻说

「家主被年纪尚轻的少女杀掉了」

「这啊」

镜见直白地点点头,仿佛在说那悲剧早就听腻了,又或者真的在为登子感到可怜。怎都无所谓。

因为他知,都一。

「之后,我的周围净出怪事。一定是他可怜地去世后对少女怀很在心而祟。请您一定化解他的遗憾与怨念」

「受不受理不在于我,而在于天平。放上来吧,衡量一下吧」

——把与困扰你的怪异所相称的,你重要的东西。

登子取下戒指。这枚戒指中心镶嵌着大颗的钻石,内侧刻有日期,应该是婚戒。她把戒指放在空托盘上。

模模糊糊的黑东西在另一边的托盘凝集,但还没成型便雾散消失。

天平没有平衡。还是只有放戒指的托盘垂着。

镜见推豪华的椅子,站了起来。

「契约不成立,请回吧」

说完,他优雅地敦促登子离。

登子无精打采地垂下头,嘀咕了一声。

亏我向你求救。


* * *


几天后,镜见在摇椅上闭着眼睛。

那模就像一只巨大的乌鸦合着翅膀正在休息。

在他身旁堆着新旧混杂的书山,书山中间夹着读到一半的信。在露出的信封正面能看到『冬乃』的书名。信中写着『镜见先生。上次提过,我去金泽旅行了,这些是给您的纪念品』。镜见看到这里立刻就失去了兴趣,把信硬塞回了信封里。

他继续安安稳稳地睡着觉。

但就在此时,传来叩叩叩的声音。『奇珍异宝间』的门被敲响了。

镜见懒洋洋地应

「里面没人」

没有回答。门也没。

过了一会儿,镜见站了起来。无数稀奇古怪的玩意散落在地上,他却一件也没踩到,穿过房间打房门。结果,今天的晨报落在门口。镜见点点头,捡起报纸翻了个面,重磅头条的版面占了一整面。

『少女连环被杀事件』

报纸上说,近日少女接连被刺杀,遗弃在各处的尸体被发现。警察推测一系列案件为连环杀人事件,正在慎重推动调查。

报纸上用大大的红色文字补充写『是丈夫干的』。

镜见呵呵一笑。

「……怪异是会杀人呢」

他叠起报纸,放回地板上。

然后镜见沉思了片刻,但又回到摇椅上,再次闭上了眼睛。

一段笼罩在沉默之中的时光过去。当天色暗下来的时候,镜见起身,像只黑猫一伸了伸懒腰,在帽子架中挑选起来。他拿了顶纯黑的中折帽深深戴在头上,迈出脚步。镜见离『黑宅院』,去到了外面,随即建筑物涣然扭曲。

之后,只剩下一片单调的墓地。


* * *


「如果问你完整的死状,你会到怎的东西?」

「啥?」

这是镜见在个人出租车——德产沃尔沃中说的第一句话。

那位给人印象像是骷髅的司机毫不掩饰不愉快的心情,这应。对此,镜见轻轻地耸了耸肩。他再次把身体靠在舒服的座椅上,手指扣。

「完整的死状因人而异。其中有些死状扭曲得超出常人范畴,对本人而言却又正当无比……不过,光这么说也听不明白吧」

「什么这不这么说,只要从你嘴里吐出来的我从来都听不到……另外,对你要收固定费用」

「知了。事后再找我要吧」

镜见流畅地回应,他并不在乎钱的多少。司机似乎连他这惯常的回答都看得不爽,烦躁地拿起烟盒,不经镜见同意就含起一根烟,点了火。然后,司机一边细细地吐出烟,一边问

「那么,今天又要去哪儿?」

「……首先去图书馆吧」

「喂喂喂,你还去图书馆!?」

「在资料保存、记录保全的含义上,没有地方能胜过哪里……虽说论稀有藏书的量,还是『黑宅院』更有优势就是了」

「不,我又没问你这」

司机咋舌,似是把他自然带出的回答当成是炫耀。司机顺畅地着车,但似乎对自己正在驶向的地方感到在意,怀着不安问了出来

「……这次又闹出什么乱子?」

「跟『少女连环被杀事件』有关」

听到这个回答,司机略微张大了眼睛,表情明显不悦地颦蹙起来,但这次没有阻止镜见说下去。相对的,司机目光左右游移。镜见透过后视镜注视着他可疑的态度,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谈资呢?」

「……这」

「愉快的事情就值得讲讲吧」

这句话深深扎中了司机的疑虑。

司机摇摇头,又望望天,然后再次低下头。但是,他好像心里早就清楚了。司机透过后视镜瞪着镜见,接着说

「你对事件了解多少?」

「整体的『形』。我自认为通过片段已经几乎全部掌握到了,但对细节一无所知」【】『かたち』

「到底是知还是不知啊……算了。我载认识的刑警时倒是『进了不少货』……这不是民间流传的消息,警察好像也还没有公布凶手特征。我听说,当初只是用刀捅,但后来案方式越来越残忍了」

「喔?」

「听说最新的家伙,好像活生生地内脏被弄得乱七八糟……而且四肢也有受损。有这的变化……」

「这可不好啊」

镜见说得十分肯定。司机大概没到他会是这的反应,皱起眉头。他尽管觉得这么问不对劲,但还是问了出来

「你也会觉得不好?」

「是啊,很不好,实在是不好」

「也是啊……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弄得那么惨」

「不,尸体其实不重要」

镜见再次肯定地说。司机露出不悦的表情,沉没下去。

在后排,镜见胳膊搭在车窗上托起脸。黑发沙沙摇摆,他眼睛眯成微笑的形状,然后像唱歌一轻声说

「哎,可是……那也不过是没救的东西变得没救罢了」

——没什么好或不好。

他像打谜语一接着说。司机没有回应。

然后镜见到了图书馆,让司机等候自己。

接着,他又去往另一个地方。


* * *


到了晚上,闹市区的人依然很多。

路上充满与白天不同的明亮。五彩缤纷的亮光驱散黑暗,或硬生生地把黑暗推走。那强烈的压力,犹如人工洪水。霓虹灯的光鲜,让人把女人的妩媚与妆容联到醉客。不过,这思维怕是有些浮躁吧。

人的形成终归是望整体的象征,而这不分男女。

现在能用优惠券咯;咋们店里无限畅饮,仅需三千日元;有好姑娘咯;人一大把。拉客的声音此起彼伏,非酒即色。

下班了的上班族已经喝红了脸却还是停下脚步。几名女一起进入卡拉OK。年轻人被前辈怂恿着向路上的女门搭讪,结果接连被拒。

形形色色的人,各自享受着这的夜晚。

在这热闹世界的一角,有个年轻人聚集的公园。

有玩滑板的,有跳舞的,他们如同在夜色中游动的大鱼,影子又蹦又跳窜来窜去。也有些人像是随波逐流的水母,无事可做晃晃悠悠。

这之中还有显而易见正在离家出走的少女。

她来这里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吧。她独自站在略昏暗的地方,与各处聚集的团体拉距离,或住在网咖,或等人带走,虽然身体保持着干净,但全身上下散发出挥之不去的疲惫。

忽然,有人向她肩膀伸出手。

白色的手指快要碰到女孩。但是,这只不怀好意的手却被另一只皮包骨的手抓住了手腕。

「啊」

「住手吧」

向少女伸手的人是登子。她现在掉了有碍行动的和服,换上了皮夹克和牛仔裤,还戴着与她形象不搭的棕色假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