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夜兽使 黑镜 > 全一册

序章暨终章

那年的夏天,连知了都死了。

说是,它们在创纪录的酷暑之下在土里就被蒸死了。因此,那抓挠空气一般,又或是噪音一般的蝉鸣比往年要少。尤其是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周围笼罩在如湿气般沉甸甸的厚重无声之中。

太阳亮晃晃地燃烧着,湛蓝天空的万里无云地闪耀着。

这个夏天能把人脑子烤坏,正是所谓能※『因为太阳是黄色』去杀人的季节。(※译注:该描述出自《局外人》——加缪[法])

如此火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

现在小孩子们还在放暑假。照理说公园里应该能看到孩子们的身影,充满欢声笑语。但是,大白天的公园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锈迹斑斑的秋千上,咯吱响的健身器具上,步周边草坪上零星安装的木制长椅上,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是家长们担心孩子中暑不让出门吗?不对。其实一看就应该明白了。这个公园现在,日常已然替换成异常。

没错,『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地方莫名的『空荡』,而且『狭小』,就像是唯独这一带被纳入一个立方体盒子里——不,这描述也不太合适。那么又该怎描述呢。

整个公园就像一个『立方体的盒子』。虽然怪异,但只能这么比喻。

但回过神来发现,夏日艳阳之下有个人影。

那的地方竟然有人,这很不对劲,甚至可谓是超乎异常的异常正在发生。但是,那人全然不顾多么异常,悠然地坐在长椅上。

那是一个一身黑的男子。

大夏天里却穿着紧贴肌肤一般的修身外套,那副模就像是黑夜凝集成了圆筒状。

他靠着椅背,目光定格在半空,就像知有人要从那边过来,又或是已经看到有人过来一。

不久,他等的人来了。

那是一名女。她跟男子截然相反,穿得一身白。

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帽子,与那白色相得益彰的丰满部与高高个头。

这位女的形象酷似家喻户晓的怪异※『八尺大人』,并且身上散发出毫不逊于本尊的异常迫力。那白色肌肤下的充满这生命力,同时如大型野兽般散发着雌的气场。那甜与柔软的根底之中,暗藏着汁与鲜血的气味。(※译注:八尺大人为日本都市怪谈,形象类为身高约240cm类似文中描述的女,会发出怪异笑声,相传诸多目击者被其杀死)

而另一边,男子存在感淡薄。他高鼻梁,细长的眼睛,嘴富有女特征。他外表像人偶一丽,但男气质却又如同落在画中的墨汁一般鲜明。

他坐在那里,俨然画家心血来潮在背景之中点上的黑点。

一男一女,截然相反。

女来到男子身旁。

然后,她嘴哗地张,吐露出扎人的话语。

「你早就全知了对吧?」

「是啊,事已至此,我不会狡辩。我确实早就知了」

男子回应。他语气中带着歉意却又着愉悦,矛盾到恬不知耻的地步,就如同他那漆黑的形象与淡薄的存在一般。

知了不叫。

周围像墓地一一片死寂。

在这里,只有二人的声音。

「这到头来算什么?」

「这就是一场游戏啊」

男子答得满不在乎,像小孩子似的语气,不解风情地坦白自己的恶剧。

女咬住嘴,被咬破,红色的血顺着白色的肌肤往下流。男子用瘦得皮包骨的手指捞起落下的血滴,毫不犹豫掉女那散发铁锈味的血。

女看到他舌头柔软蠕动的子,轻声说

「我被这场游戏死死缠住了呢」

「是啊,真是太可怜了」

「你这罪魁祸首有脸说?」

「除了我,还有谁能说?」

短暂的一瞬,女就像轰地一下燃烧起来。熊熊燃烧的怒火包裹她全身。但是男子还是那副态度,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静静凝视女,就像撇那眼神不看的话,输的就是男一。

但是,毫无疑问他就是赢家。

所以,女露出花儿般的笑容,艳地撂下话来


「你这家伙赶紧去死吧」

「不胜荣幸」


男如此回应,对女赤袒露杀意表示称赞。他此时的语气依然带着歉意又透着愉悦。然后,他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冷冷冰冰。


知了不叫,

纯属已死。

女不走,

男子不动。


故此情此景,

是为结局一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