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变得空荡荡的金鱼缸

—— 如果妳失去声音,我就给妳我的声音。



失去了才知有多重要,我觉得这是句已经用到烂的陈腔滥调,但真的是这。

明明我自己曾主动远离他、说伤人的话伤害他,可每次看到空荡荡的邻座,还是有像抱着空空的金鱼缸一不知所措的感觉,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那个 —— 只有染川缺席啊?」

导师从讲台上左右看看教室里的状况如是说,在出勤本上记录。

「染川是怎么回事?」

我听见前座的男学生小声地从背后跟他前座的女生说话,不由得拉长了耳朵听。

「黄金周结束就一直请假,已经一个礼拜左右了吧?」

「欸 —— 更久吧?我觉得他休了快两周欸。」

「啊 —— 好像是,他以前明明没请过假的,结果现在却突然连着缺席。」

「对啊。是怎么回事 —— ?」

这次是坐斜后方的女孩跟她隔壁的同学小声地说,我听得更清楚。

「是拒学吗?」

「或许吧。但如果是,是什么原因啊?」

「难是拒学必备的霸凌?」

「霸凌吗。啊啊,这人是有点奇怪啦。大概是被谁盯上了。」

「好可怜喔 —— 。」

围绕着留生这堆不负责任又粗神经的风言风语,我已经听够了。我不引人注意的轻轻呼吸,手撑着脸看向窗外。

外面仍然在下雨。最近一直在下雨。雨滴从屋檐啪答啪答源源不绝地滴落。即便是天气预报说午后始会转多云,但看见窗户玻璃上流下的水,实在没办法相信这场雨会停。

那天,留生救出因长年怀抱的痛苦爆发要寻死的我,送我回家,带着微笑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长长的连假结束,学校学的时候,他也没有来上课。

我无法联络没有手机的他,连问他为什么请假都没办法。刚始的两、三天,我他会不会是被我害得淋湿,因此感冒了,一边担心着一边等他回来。但是,经过了一个礼拜,我微微有他应该不是因为身体状况缺席的感觉。然后,连导师都不自然地不去多提留生请假的原因,所以知他是自己要请假的。

留生究竟是谁,我已经不知过多少次这个问题了。

尽管感觉一直都在一起,不过现在回起来,我跟他一起共度的时光,还不到一个月。

他是谁,是为了什么、因为什么目的出现在我面前的呢。还有,他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呢?

从始到最后,和他有关的事物都是一团谜。因为是团谜,所以才这么在意吗?

我抱着空荡荡的金鱼缸,反覆的询问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再度叹了口气,毫无意义地看着透明的湿答答玻璃窗。

雨似乎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啊,妳回来啦。」

我在玄关鞋的时候,从洗手间出来的姐姐跟我打了招呼。我不太习惯因此有点慌,只小声回答「我回来了」。

「千花,妳最近回来得好早喔。」

「啊 —— 嗯……因为不去图书馆了……。」

留生消失之后,我就不再去图书馆了。我不经意间看了看他以前面对我坐的位置,再次感受到他不在那里了,结果念书也好、看课外读物也好,都完全无法专心。

正因为喜欢与他共度的放学时分,所以现在更难涉足有记忆的地方。

「嗯,这呀。」

姐姐没什么兴趣似的点点头。

过去,碰到这反应的话,我会觉得「这是讨厌我、嫌弃我所以才是这个态度」。

但是现在,我对她的看法有了一点点改变。不是我怎么,而是她本来就对谁都是淡淡的,是个不会深入问到底的格。别人是别人、自己是自己的画出一条界线。因此偶尔看起来会觉得有点冷淡无情,仅此而已。

我之前一直认为「被讨厌了才被无视」,不过或许是我的被害妄。现在,姐姐和爸妈不同,她一次都没有骂过我。如今才意识到,这只是我单方面的自卑感,认为优秀的她一定是在看我的笑话。

「啊,那个,千花。」

在我要上二楼的时候,姐姐忽然叫住我。我停下要走进洗手间的脚步,转过头去。

「我有朋友给的点心,要不要一起吃?」

「欸,可以吗?」

「当然是可以才会问妳。」

她觉得好笑地说。以前听到这话时,我会觉得「是不是不小心让她不高兴了」而全身僵硬、低下头去,不过只要好好抬起头看她的表情,立刻就能知是自己太多了。

「嗯……谢谢。」

听到我坦率的回答,她忽然露出满面的笑容。

「那,我在上面等妳喔。」

姐姐说完,就咚咚踩着轻快的脚步上了楼。

我能跟姐姐之间的距离缩短到可以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话,是源自最后一次见到留生的那一天。那一天,跟送我到家附近的留生别后,我发现雨明明都停了,却还穿着雨衣站在家门口的姐姐。那异常奇怪的模,让我不由得口问「妳在做什么」,但姐姐回答我的却是「什么玩笑!」。我是第一次被爸妈以外的人责骂。

姐姐说,她在我冲出家门后,担心得一直在家附近到处找。可是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我,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回家等。我没到她竟然会担心我,什么都说不出口的难为情起来。

姐姐准备了擦干我湿透身体的毛巾,之后虽然我说已经不痛了,还是用手帕包了保冷剂,拿给我冰敷被妈妈打的脸颊。

之后我们在姐姐房间说话。

「妈妈真是麻烦。算了,真要讲起来爸爸还比较严重就是了。爸爸用骂妈妈来纾解工压力,妈妈就把被爸爸痛骂的压力发泄在妳身上。那人真是没资格当父母亲。」

这一番话让我不由得哑口无言。没到她对爸爸是这的法,我吓了一跳。因为,她跟我不一,总是被疼爱、父母总是以她为荣、总是被夸奖的吧。

我诚实告诉姐姐自己的感,姐姐垂下眉,自嘲似的笑了。

「因为爸妈疼爱的从来不是我,他们只是拿我的成绩以及周围其他人对我的评价帮自己脸上贴金而已。只喜欢对自己有利的部分,这真的是爱吗?实际上爸妈根本没考虑过我的心情喔。」

姐姐眼神空虚,语气淡然。

「重要的是他们的娃娃值不值得别人羡慕。娃娃本身怎么一点都不重要。小孩只是能让他们有面子、可以使别人高看他们的筹码而已。不过是流于表面、单薄且虚假的爱罢了。我们明明要的就不是这,但爸爸、妈妈都不懂。他们不懂孩子不需要『爸爸妈妈以我为荣』,只希望他们能接受自己存在、并且坦诚以待罢了。」

我曾经羡慕过姐姐被爸妈喜欢、疼爱,这是多么幸福啊。但是,她居然也渴望着爸妈的爱。

知这件事后,我心里对姐姐的距离感瞬间缩短。是生出类似「我们同是有靠不住爸妈的两姐妹」这共同意识与连带感的瞬间。

「过去真是抱歉。」

聊到最后,姐姐突然这么说。

「我知爸妈对妳很不好,但我老是只顾自己。因为不愿跟那些人有更多的牵扯、觉得反正他们说什么都不会懂、努力念书考到外县市的大学早点离家里,所以装成拚命念书的子。不去看家里的事,也尽可能不待在家里……千花明明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却丢下妳不管。」

我慌忙摇头。尽管我讨厌爸妈,可对姐姐除了嫉妒、羡慕、自卑感以外,并没有其他负面的感情。

如今看她衷心觉得抱歉似的敛去笑容,令我相当不知所措。

「我跟千花不同,不像千花那擅长读懂别人深层的法、关心别人,只要一集中精神,就会看不见周围的事物。一直都在念书,避免去家里的事。对不起,千花。」

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我双颊发烫。我明明只是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丑陋的自己,所以才总是窥探周围其他人的脸色、过分在意别人的目光而已。

从那一天以后,我与姐姐的关系有了剧烈的变化。我以前不喜欢跟长得可爱又漂亮的她站在一起,总是保持距离。不过我回忆起小时候毫不在意别人眼光的那段岁月里,我非常喜欢姐姐,一直跟在她身后。

虽然还不太习惯,可在曾经以为没有人跟我同一阵线的这个家里,有一个能正常对话的对象,对我来说已经宛如奇迹。

我上了楼,站在姐姐房间门口,姐姐在敞的门另一头对我招手说「进来吧」。我点个头走进去,坐在放了点心的桌子前。

「来吧,吃多少就吃多少。」

「谢谢。」

我了谢,姐姐笑着始剥巧克力点心的外包装。手边连装了热牛奶的马克杯都准备了。

我都没过,有一天能跟姐姐一起度过这么平静的时光。着干脆死了算了而付诸行动的这个契机,竟然有这么好的变化,真是吓了一跳。

我嘴里咬着巧克力不经意抬起头,看见放在床上装得满满的学生书包。里头应该装满了教科书跟参考书吧,姐姐今年是考生。

「读得怎么?」

我几乎是无意识地口而出。姐姐睁大眼睛看着我,一脸惊讶的子。

「欸……怎么了?」

变成问问题的我觉得奇怪而反问。她眨眨眼睛后说。

「怎么说,千花,妳变了。」

「……有吗?」

「嗯。妳以前即使是面对家人,也好像有什么顾虑,不会像现在这主动发问。」

的确,之前无论家人做什么,我都会觉得总之不要去打扰,没什么大事的话,绝对不会去跟爸妈、姐姐说话。

「身为姐姐,总觉得很心喔,妳这个子。」

得到这的反馈,让我满心雀跃,差点坐不住。

「我真的觉得妳变了。而且,妳现在会好好抬起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了。」

姐姐眯起眼睛说。

这么说起来,即使是在学校,我也不像之前那老是低着头。这怎么都是受到留生的影响。他一直看着我的脸,直视着我,所以我也没办法对着地板回话。多亏了他,我才能逐渐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

自然而然地到留生,他的身影在我心中浮现,口深处针刺似的痛。但是,我装没察觉到这件事,闭上眼,硬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和姐姐的对话上。

只能这忘记。因为,消失的东西已经不会回来了,失去的东西不会重回手中,所以,只能忘记。



午休时间。我和平常一早早吃完午餐,拿出自己的书。

大家都会换位置,和好朋友聚在一起吃便当,但我从入学始就一直是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人吃饭。

留生有来学校的时候,没有事先说好,但他会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一边吃着便利商店的面包或饭团一边跟我说话,莫名就变成了一起吃饭的氛围。

但,现在留生不在。我在吵闹的教室一隅,一个人动着嘴感受着无比的空虚,尽快吃完饭,一头栽进书本的世界。

随着注意力集中,周围的声音、说话声都逐渐远去。在只有我自己的静寂中,我耳朵里只听到书本翻页的声音。

就在我默默读着铅字时,从走廊上传来很大的声音,我反的抬起头。看见是隔壁班的男生在打闹。一群总是大声吵闹又显眼的人。

在我刚要把视线调回书本上时,不经意地与从我旁边走过的女孩对上眼。

是名叫川原,总是冷静自持、几乎不跟周围的人一起闹,感觉相当成熟的女孩。我当然没有跟她说过话。即使如此,意外对上眼的尴尬与紧张,让我一下子慌乱起来。

我原立刻别眼,摆出一张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假装平静。但重新,已经很明确的对上眼了,公然无视对方也很失礼。所以我就在对视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做出柔和的表情,轻轻的点个头打招呼。是很不像我的、不熟悉的表情和动。

结果川原同学露出笑容,出乎意料的在我身边停下脚步。我吓得僵住。

她在一动不动的我眼前微微弯下腰说。

「藤野同学总是在看书耶。」

我「欸」的睁大眼睛抬头看川原同学。没到她会用这方式跟我说话,所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笑着继续对哑口无言的我说。

「呐,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妳在看什么书吗?」

她指着我摊的书本如是说。我就在因惊吓而举止有些不顺畅的情况下,点点头。

「啊,其实我也经常看书,但最近有自己喜欢的书都读完的感觉,说请教别人拓一下新世界也好 —— 这。」

啊啊,这心情我超懂的。大概是看的都已经买了,所以我最近即便是去书店或图书馆,也觉得没碰到什么喜欢的新书。

或许是跟她有共同的法,我的紧张瞬间和缓了下来。

「所以,我一直很在意藤野同学平常读的是什么书,是不是能介绍我一些好书。」

我再次「欸」出声音。我以为过去总在教室一隅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我,是没有班上同学在意的。尽管如此,没到她有注意到我,真是吓了一跳。

「然后,因为刚刚对到眼了,就说这是个机会!」

川原一边带着真心心的表情做了一个小小的胜利手势一边说,我也自然地微笑点头,接着阖上正在读的书让她看封面。

「我很喜欢这位家,所以常看,这是他最近出的新书。」

「嘿 —— 我是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没有看过他的品。有趣吗?」

「与其说是有趣,不如说他的品大多只是描写平淡的日常生活,但是描写的方式及手法很独特,所以我很喜欢。」

「这呀,好像不错耶,下次我也买来看看。啊,可是这个月我得去看个电影没钱了,等拿到下个月的零用钱之后吧……。」

川原同学垂下眉,做出可惜的表情。我因为不熟悉,心砰砰跳的口说,「如果妳不介意的话」。

「要借吗?我快看完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