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星辰在天空之镜坠落

—— 如果妳的耳朵听不见,我就给妳我的耳朵。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村落,住着一位男孩。

男孩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儿时玩伴,从小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

满十五岁的时候,男孩向女孩求婚了。女孩虽然害羞,可还是笑着接受。两人换了「即使变成了老爷爷、老奶奶也要在一起,到死都要在一起」的约定,向对方许下永恒的誓言。没有丝毫霾,幸福的度过每一天。

但是,两人结婚两年后,恐怖的疾病始在村子里蔓延。是一有半数染病的患者失去生命,即使得到救助,也会卧床不起的恐怖热病。尽管去镇上能买到药,但价格高昂。只能在贫瘠的土地上耕零碎田地,绝对算不上富裕的这个村子里,能买药的人寥寥无几。

疾病在村子里蔓延,许多人死去,其中男孩与女孩的父母手足也很快的失去了生命。没多久后,女孩也病倒了。害怕失去女孩的男孩,用尽自己的积蓄,还是不够的部分则拚命拜托亲戚朋友借钱,方设法买到了药。吃了药之后没多久,女孩就完全康复了,也幸运的没有留下后遗症。

这么一来就能如约一起到老,两人手牵着手心不已。可是,还不到一个月,这次是男生因高烧而倒下。虽然女孩也罹患过同的热病,但男孩是比女孩严重得多的重症。

药已经用完,当然也没有钱买新的。没办法再跟亲戚借更多的钱,即使女孩在村中四处拜托,在这个疫情蔓延的贫穷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病人痛苦的生活着,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像要烧起来似的高烧持续了十天,尽管女孩全心全意的照顾,男孩的身体却日渐虚弱,周围的人都说「这已经没救了吧」。男孩自己也在意识朦胧中,有了将死的预感。

「对不起,我没办法遵守诺言了。」他向女孩歉。

女孩抽泣着,紧紧抱着男孩大喊。「不要,你绝对不能死!」随后便跑出了家门。

外面已是深夜,没有灯火的村子里一片漆黑。

男孩拖着沉重的身体从棉被里爬出来,要追上她,但被疾病侵蚀的双腿却无法随心所的行动。

「妳要去哪里?很危险,快回来!」

男孩拚命的喊叫声,没有传到已经跑远的女孩那里。

他的意识,就在这里中断了。


再醒来时,男孩的身体变得相当轻盈,病已经治好了。枕边放着包药的纸。

是怎么拿到药的呢?男孩觉得不可思议,往身边一看,女孩趴在冰冷的床上,全身湿透,身体摸起来冰冷不已。

男孩慌忙抱起女孩,发现女孩白皙的肌肤上有严重的灼伤,丽的长发蜷缩,衣服上也有烧焦痕迹。

男孩吓了一跳,立刻请医生来紧急治疗。但她丢下了句「这是惩罚」这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拒绝了。

无法理解的男孩帮女孩换好衣服、让她躺在棉被上,试着说服她接受治疗,可女孩仍然摇头。男孩无数次持续不懈地询问理由,女孩终于在烧伤引发高烧的意识朦胧中,将一切全盘托出。

在他们所居住的村子外面,有一座被称之为「神明之池」的池塘。池畔有座神祠,祭祀池神。池神是拥有无论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能力之神,所以自古就有许多人信仰。国家领主也好,镇上的富豪也好,村子里的大地主也好,都向神明祈求护祐,在神祠里放了许多供品。

女孩说,她是在那里看见的。

在村子里的大家都熟睡的宁静深夜,少女走入池中,去捡被丢入池中、沉在水底的香油钱。但是,就算把这些全部搜集起来,也远远不够购买昂贵的药品。所以她打了神祠的门,偷出里面的神体与供品。(注:神教中神明寄宿的物品,亦为信众祭拜之物。)

神体拥有前所未见的丽淡绿色,是相当气派的翡翠宝玉,供品全是些昂贵的绢制和服布料以及珍贵的白米。要是拿到镇上去卖,一定可以换到一大笔钱,一定可以买药,少女高兴得发抖。

可是,就在背对神祠准备从池中离的瞬间,火球从背后飞了过来,熊熊燃烧的火球贴着女孩,全身被火包围。

女孩立刻明白是自己触怒了神明。即使如此,女孩依旧没有松抱在口的东西,被火烧得失去意识。



她在梦中听见了神明的声音。

—— 偷窃神明的东西是大罪,这点惩罚是不够的。就这让妳被火烧死后,即便转生,妳也得继续赎罪。来生也好、再来生也好,都必定过着满是烦恼的一生,在苦痛非常中死去。我将降下永恒的痛楚予妳。

很可怕的声明。但女孩回答,即使如此也无所谓,要是能救他,我什么痛苦都能忍耐。

—— 现在还来得及,把偷走的东西还回来,这我就原谅妳。

即使神明这么说,女孩还是不肯点头。

天亮了,从梦中醒来的女孩,就这带着烧伤的皮肤、蜷缩的头发,穿着烧焦的衣服,往镇上走去。然后把宝玉、和服布料和白米卖了,买了药回到村子里,让发烧的男孩喝下去。


听完整件事情的男孩,知女孩为了救自己而犯下大罪,导致触怒神明、受到恐怖的惩罚,无论如何都要救她。不顾女孩不这么做,他请了医生诊治,让她吃药,拚命地照顾她。

可神明的惩罚非常强大,之后没多久,女孩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男孩因悲伤与绝望而终日以泪洗面,过了几天后,他在心中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起自己听过,神明给女孩的惩罚并不止于此。

他凭吊完女孩,响应该要把钱退还给他们的人下跪歉后,带着短刀往池神神祠走去。

他用短刀割裂自己的皮肤,用流出的鲜血为女孩赔罪。接着将刀刺进自己膛,向神明祈祷,希望神明能因自己献上生命,原谅女孩。

倒在池畔的男生在血海中听见神明的声音。神明的愤怒并没有减少分毫。

—— 凡夫俗子的命并不能赎愚弄神明的大罪,所以女孩会受到永远、永远地,不管转生多少次,都会持续痛苦的惩罚。

「那么,我代替她来赎罪。」

男生恳切地拜托。

「我代替她承受给她的惩罚。她是因为我才犯下罪过,所以我应该赎罪。」

男生拚命地陈述。神明的声音响起,很有趣啊,祂说。

—— 但只是拿你当代替品也太轻松、太简单了。所以,就这么做吧。

我给你「永远」。给你永远的生命。

这之后即使过了几百年、几千年,你都不会老、不会死的一个人继续活着。

死去女孩的魂魄,会得到新的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然后,会因神明的惩罚而过着充满苦痛的人生,最后悲惨的死去。如果你能在她的转生受罚而死之前找出她,帮助她度过生命危险的话,她那一世就能免于死亡,可享天年。你能够按照你的希望拯救女孩。

相反的,你 —— 。

「我知了,我接受。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出她、拯救她,然后代替她受罚。」

男孩醒了过来。仔细一看,刀伤已经止血。男孩因为池神之力,得到永远的生命,以及不会死去的身体。


之后,男孩的永恒旅程 —— 寻找赌命拯救自己的女孩魂魄之旅,就始了。

在多如繁星的人群中找出一个人比像困难,也有努力未果的时候。男孩一边着恋人的身影,一边激励自己继续寻找。

神明的惩罚相当恐怖,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孩魂魄,总是处在异常壮烈的痛苦中。诸如生在极为贫穷的家庭里被卖到花街柳巷、幼时就罹患不治之症、因战祸一口气失去所爱的家人、全家连夜逃走过着被追债的生活。她总是遭受巨大的不幸,因悲伤而一脸惊恐。

也曾有过男生找到她时,她人已经死了。诸如受饥饿所苦而饿死、因卷入火灾而被活活烧死、碰到山崩被压死、从悬崖上坠落、溺死在海中、被马车辗过,不管哪一都是非常惨烈的死法。每次男孩都抱着女孩的尸骨痛哭,因强烈的后悔而煎熬不已。

即使如此,男孩还是在心底起誓,这次一定要拯救女孩的转世,再度朝未来前进。


现在男孩也一定还在某个地方寻找女孩吧?徘徊在无尽的时间当中 —— 。



「故事结束了。」

我惊讶地看着说完故事后,笑着把稿纸阖上的留生。

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完全忘记要看流星及眺望夜空这件事,而是看向他说故事的侧脸。这是个我没预料到的,令人悲伤、心疼,且悲壮的故事。

「……好寂寞的故事啊。」

我硬挤出声音,只能说出这句话。而后留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反问「为什么?」。

看他的表情,反倒让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不觉得「男孩」永远的旅程是寂寞的吗?

「因为『男孩』必须一个人生活在永远的时间当中吧?身边的人都因年老而死去,其中只有他一个人得以不变的模持续活着不是吗?这是永远不会结束的孤独啊,就像一个人身处黑暗当中……是非常、非常寂寞的旅程。」

我老实地把听完留生写的故事后的感说出来。他不觉得「男孩」的人生很寂寞让我沮丧,然后因为某不安,拚命地串连字词。但他只是浅浅微笑,摇头否定。

「男孩一定不觉得这是一趟寂寞的旅程,反而是心之旅,因为能拯救所爱的人。」

「可是,这么……。」

就在我继续说下去时,留生突然指着天空喊「啊」。

「现在,有流星!」

「咦?」

我慌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跟刚才一没有改变,是非常宁静的蓝色夜空。

「流星只有短短一瞬间,发光连一秒都不到。」

「骗人,这么短暂吗?」

我吓了一跳,看向留生。

「是喔。虽然很偶 —— 尔会有时间比较长的流星。好啦,为了不要再错过流星,专心看天空吧。」

留生用双手包覆住我的脸,让我抬头仰望天空。

我嘴上「好啦 —— 」的回覆,心里却因突然的接触而动摇。明明刚才被他抱住的时候不觉得怎么的,现在光是这一个轻轻的碰触却心砰砰跳,我自己都傻眼。

我最惊讶的,是留生毫不犹豫且自然地触碰我的胎记。明明连我自己都抗拒去碰触的。

他之前说过「我不觉得妳的胎记很丑」。我原本以为只是安慰之词,但现在却冒出了「说不定他是真的觉得我的胎记不丑」这自以为是的念头。

被碰触到的部分热热的,我觉得应该是脸红了,自己告诉自己大半夜的一定看不见啦的设法冷静下来。

夜深了,黑漆漆的森林另一端,满天的星空次第展。无风的凛冽空气中,无波的水面一片寂静,像镜子一倒映出天上丽的星空。

我起在某本书上读过,在南洲的某个国家,有一座叫「天空之镜」的湖。平静无波的湖面,的确像镜子一能清晰的倒映出景色。

大概过了几分钟,在我呆呆眺望的星空正中央,突然一白线划过。短短一瞬间,很细很短,本来以为是眼前有光闪了一下,可立刻便注意到不一。

「……欸,现在这个,是流星?是流星对不对!?留生,你看见了吗!?」

我慌忙看向旁边,留生对我一笑。

「嗯,刚刚的是流星唷。」

「果然是这。呜哇,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颗流星。总觉得好感动喔……。」

「太好了。」

他用像是看小朋友的眼神,看着不由得兴奋激动起来的我,微笑点头。直视这么温柔的表情莫名害羞,我假装转回视线看星空别过脸。

「但是,流星真的就一瞬间耶。那没有许愿的时间。」

为了隐藏羞怯,我随口讲了些感,旁边的留生稍微缩了一下。然后我听见细微无力的「嗯」。

是怎么了呀,我转回头,看见留生露出非常悲伤的微笑。

他的嘴忽然微微震动,小声地说「三个」。

「有三个,愿望。」

非常认真的眼神,非常悲切的声音。

「欸?向流星许?」

「不,是向千花妳。妳愿意听吗?」

我惊讶地睁眼,一边讶异他对我这人居然有所求,一边点点头。

我这人能实现别人的愿望吗?尽管不安,但如果是他的愿望,给予我许多事物的他的愿望,那么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都尽可能地帮他实现。

留生呼出一口气后,平静的口。

「……我一愿,千花能认识到真正的自己。」

我的脑子没跟上这意料之外的话语,只能张大眼睛听他说。

「妳其实是非常强大的人。虽然妳自己可能不这么觉得,也或许还没有注意到,但真正的妳,是克服了许多的辛酸痛苦活到现在的。是非常强大、温柔的人。我知,也希望妳能明白。」

我沉默着回望他,哑口无言。又是一如往常听不懂的话,可他的脸非常认真,我一点都没感觉到他是在撒谎或我玩笑。

「二愿……希望妳知,在我眼中,妳是比任何人都丽的女孩。」

「……丽?你说丽?我吗?」

我以为自己听错而反问,不过留生用力点点头。

「妳很。在我眼中,妳看起来比世界上任何人都。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妳怎么,对我而言,妳就是最的人。」

我惊讶到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尽管在他身后又看到一颗流星的亮光,可这次我没时间去提。

所以啊,留生像星空一的眼睛看着我,小声地说。

「……不要再说自己丑了。」

留生忽然伸手,轻轻地拉住我的手,然后像捧着我手似的缓缓往上,将额头贴在我的手背上,就像是在祈祷什么似的。

「我的第二个愿望,妳能为我实现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