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被盯上的公主

「……【解毒】……」

确认葛雷卜死亡后,我离充满腐蚀毒的房间,立刻解毒。

这毒原本是态,气体化后虽然没有即死,但为了早点分出胜负,我吸入了太多毒气。我背靠着通的墙壁,用【治愈】治疗肺部与呼吸器官后,擦掉嘴角的血,跑向昏暗的通。

葛雷卜是与我有因缘的对象。其实我要在正式的战场上与他做个了断……真是个活得笨拙的家伙……

葛雷卜应该也有他的法,但因为那家伙始做多余的事,他的法已经无法传达给我了。

我边跑边喝自己做的回复药水和魔力回复药水。魔力和体力都消耗了不少。虽然知自己太勉强了,但还是有所收获。

速度特化的【铁蔷薇】。我从以前就贯彻以自己的特色——速度为重的战斗风格,经过几次勉强身体的战斗后,虽然会大量消耗魔力与对体造成负担,但得到了新的王牌。

多亏我这么乱来,《魔力控制》技能已经到达等级5。虽然只踏出一步,但我已经进入人族的极限,只有获选之人才能到达的领域。

我透过魔力控制强化身体的肌力,踢破相当于四楼高度的窗户上挡板,跳到太阳已经下山的昏暗天空中。

「尼洛!」

我对着夜空大喊。

『嘎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随之划破黑夜的黑色疾风,咆哮着冲上城墙,将飞上天空的我接在背上。

拥有夜视能力的我,看见了散落在森林里的数百具缺陷品的怪物尸骸。我轻轻抚摸帮忙引这么多敌人的尼洛背部,视线朝向尼洛的胡须所指的方向,看见一名魔族被尼洛撕裂而死绝的模。

我记得那个魔族是哥斯多拉带来的部下之一。恐怕是为了让哥斯多拉与同伴先走,才独自留下来与尼洛手吧。

无论是魔族还是吸血鬼,都能感受到他们为了同伴赌上命的觉悟,我也不像之前那利用对手的骄傲,绷紧神经。

「尼洛,去追魔族。」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从肯多拉斯侯爵领地到王都,一般而言需要三周到一个月左右的路程。不过,那是指在马车或徒步前进,安全程度有一定程度保障的人居住的领域。如果在栖息着狼或魔物的深邃森林中,使用与一般不同的移动手段,应该可以缩短到一周左右。

那一天,在王都近郊的魔术学园的贵族宅邸中,主人突然回来,令随从和佣人们惊愕不已,慌张失措。

「卡璐菈大人!?」

「您何时回来的!」

「您不是前往肯多拉斯了吗?」

「您的模是……」

「我刚刚才回来。」

突然出现在宅邸玄关大厅的卡璐菈,病态的白皙肌肤上依然缠绕着黑色荆棘,她没有回答慌张的随从们,只是告知自己的要求。

「比起那事,我要加了蜂蜜的茶。然后也泡个热水澡,可以马上帮我准备吗?」

「是、是的!」

「我马上去准备!」

宅邸的佣人们起自己的职责,慌忙始动。雷斯塔伯爵家虽然是宫廷魔术师辈出的魔术名家,但以上级贵族家来说,附庸很少,而且可能是因为猜疑心强,佣人的人数也不多。

那些仆人大多都是首席宫廷魔术师兼现任当家的弟子,但魔术的门徒有半数以上都被年幼的卡璐菈杀害了。

雷斯塔家没有人会服从受人畏惧的卡璐菈,这里的人都是从外部被带来的人,是卡璐菈自幼时起唯一关心她的老管家带来的。

他们大半都是因为父母欠债而被卖掉,或是不得已犯了罪,无法找到正当工的人,因此只要不与卡璐菈敌对,就不会受到虐待,卡璐菈仆人的立场,对无处可逃的他们来说是避风港。

「真是慌乱呢。」

卡璐菈讽刺地笑着害怕自己的仆人与随从,连替自己这个主人更衣的人都没有,她用自己的双脚回到二楼的房间,这时才终于解除加护——灵魂荆棘。

「……咳咳。」

她稍微咳了一下,嘴角流下一血痕。

卡璐菈之所以能回到原本应该要花上数日的距离,是多亏使用【灵魂荆棘】的无限魔力,等级6的暗魔术【空间转移】。

前往时没有使用,不仅因为只能在曾经到过的地方使用,更单纯的是卡露菈和艾莉雅一起行动。

「呵呵……」

卡璐菈在昏暗的房间中,坐在单人沙发上,像是起什么似地笑了。

虽然卡璐菈不知城内的状况,不过她在途中远远看到魔族和幻兽长须豹的战斗,从几个选项中推测出王族遇袭……而且现在少了艾莉雅,战力降低,所以目标是公主。

现在的王太子埃尔凡并非无能,但没有像妹妹爱蕾娜那,背负着一千两百万人的命,必要时能取舍的觉悟。

七岁时就做好觉悟的爱蕾娜,以及理解并接受这件事的艾莉雅和卡露菈都很异常,不过跟她们相比,埃尔凡明显逊色许多。

如果是和平时代,这或许能成为平凡的国王,不过在目前的情势下,魔族的任务是削弱克雷戴尔王国的国力,卡璐菈站在他们的立场,应该也会觉得公主很碍事。

艾莉雅能赢过那个男人吗?艾莉雅能保护公主吗?

就算艾莉雅拥有级别4的高阶力量,甚至能与级别5的敌人势均力敌,要达成这两件事应该都很困难。卡璐菈出手的话,达成率会大幅提升,但她不打算插手艾莉雅的战斗。

「……因为,你一定会赢。」

艾莉雅要赢很难。即使如此,卡璐菈也丝毫不怀疑艾莉雅会胜利。

这场战斗结束后,艾莉雅会变得更强。卡璐菈只对与艾莉雅互相残杀有兴趣,对其他生命不懈一顾。

卡璐菈在这场战斗中勉强自己,大概会陷入昏睡状态好几天。明知如此,还是在病容上浮现有如孩童般的朗笑容。

「醒来时,不知谁会死呢……」

***

魔族的吸血鬼们如幽魂般在黑暗的森林中奔驰。虽说是不需要休息的不死者,但只要身为物质界的生物,魔力与生命力都是有限的,为了维持再生力与高超的能力,白天必须「睡眠」。

吸血鬼的情况是以血为媒介吸收他人的灵魂,借由在接近大地的坟墓中沉睡,获得黑暗与土的魔素属,维持不死,但现在连这点也办不到。

「哥斯多拉大人……」

「您的身体果然……」

「……别担心,雷斯特斯、迦黎。这点程度不会让我毁灭。而且不能对那些家伙大意。你们只要思考自己该做的事。」

「「……是!」」

两名同伴即使无法接受哥斯多拉的话,也只能点头。

只要有时间与魔力,吸血鬼的身体无论什么的伤都能再生。然而,哥斯多拉被卡璐菈扯断的右臂至今仍未再生,不应感到疼痛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

据说在物质界没有体的精灵,即使只是普通的武器也能受到一成左右的伤害,因为攻击方的敌意与害意这意志力,会受到魔力影响。

体难以感受到疼痛的不死者之所以会感到痛苦,是因做出此事的卡璐菈的「恶意」不只玷污体,甚至玷污了灵魂。

过一段时间后,卡璐菈就会追上来。将魔族们为尖兵制造出来的缺陷品全部杀光的黑色野兽,虽然有一名同伴留下来拖住牠,但迟早也会追上来吧。

且就连哥斯多拉也认为是强者的葛雷卜,亦无法保证能阻止那个拥有异常强大力量的「灰烬」少女。

卡璐菈与灰烬之女不可能是偶然同时出现。就算国家派遣她们,应该也有人泄漏情报才对。

果然不能相信人族。卡璐菈不用说,连葛雷卜与塔帕莎的贵族雇主,都有可能利用哥斯多拉等人后背叛。

(绝对不能原谅!)

哥斯多拉再度对人族产生憎恨。

魔族也不是团结一致,从古时候就分成歼灭人族派与稳健派,经常发生争执。

可是身为魔族一分子,却因为是魔物而不受信任的吸血氏族,一旦稳健派获胜,可能有朝一日会被魔族排除在外。

绑架公主,利用她打击人族国家,引发新的战争。

以公主为诱饵,在魔族内煽动战争,借由与人族的战争展现吸血氏族的用处。

(族长……我一定会创我们的栖身之所。)

为了不让牺牲的同伴白白丧命,哥斯多拉等人连再生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不分昼夜在暗森林中奔驰,不惜削减自己的生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

魔术学园也有警卫。对克雷戴尔王国几乎所有的贵族而言,这里是母校,也是自己孩子或亲戚就读的学园,因此收到大量捐款,设立的专属骑士团团员多达两百名。

当然,光靠这些人数无法巡逻与王都同大小的学园,不过学园周围被原生林包围,形成阻挡骑马或穿着盔甲的人的天然要塞。

除此之外,上级贵族家当然会带着几名护卫前来。其他还有数百名卫士,只要没有像上次那骑士团一部分成员背叛的事态,警备应该就没有漏洞。

不过也因此会疏忽大意。公主的情况是能信赖的贵族家很少,只带了一小队近卫骑士前来。本来这就足够了,平常有暗部骑士,以及身为虹色之剑冒险者的少女担任随从护卫,区区暗杀者不成问题。

然而现在……被称为「灰姑娘」,地下社会的人们畏惧的少女,不在公主爱蕾娜身边。

「艾莉雅……拜托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穿着睡衣出现在通往自己房间的露台,爱蕾娜仰望夜空中的月亮,十指轻轻握,为这世上唯一让她敞心房的少女祈祷。

没有发觉巨大的危机正在逼近……

***

黑色野兽与骑在背上的少女在白天也显得昏暗的巨木茂林中奔驰。

没有平坦的路,也看不见可以望见远方的景色。即使如此,两人也没有丝毫放慢速度,飞越数米高的巨大岩石,纵横驰骋在如迷宫般错综复杂的树木之间。

野兽的爪痕留在至今经过的树木树干上,被砍断、撕裂的魔物尸骸就像路标一散落一地。

『叽嘎啊啊啊啊!』

长着翅膀的人影从树上袭向野兽与少女。

拥有猛禽类的翅膀与钩爪,以及人类女般的上半身与脸庞,名为哈比鸟的级别3魔物认为在深邃的森林中自己占有压倒的优势,着要撕裂可怜的猎物,露出扭曲的笑容袭击而来。

「碍事。」

少女的声音在昏暗的森林中回荡。瞬间飞越的斩击型摆锤砍断一只鸟人的脖子,镰刀型摆锤在血花飞舞中斩断鸟人们的翅膀,黑色兽爪与兽牙撕裂坠落的鸟人,少女与野兽的速度丝毫未减,奔驰于昏暗的森林中。

***

「……今天好冷啊。」

春季已过,但夜晚仍会寒冷。仰望魔术学园过了黄昏后始变暗的天空,一名男子邋遢地穿着工友的业服,打铜制水壶的盖子,喝了一口润喉。

水壶里装的是蒸馏过的水果酒。毕竟还在工,带这东西进来感觉很不认真,但蒸馏过的酒精可以用来消毒伤口,也可以当成提神剂,像这少量饮用还可以调整体温,可说是单独行动的冒险者的必需品。

「……还是算了。」

不合季节的寒意让他再喝一口,但再喝下去会对工造成影响,维洛便皱着眉头克制自己。

在这个国家也是屈指可数的冒险者队伍「虹色之剑」的维洛,为了执行护卫成为学生的公主的任务,以校工的身份混入学园。

以虹色之剑执行这次任务的,只有能够自然混入任何地方的斥候维洛,以及在学园内也不会不自然的艾莉雅。

同为同且年紀相仿的艾莉雅从旁保护公主,维洛则负责周边的警备与情报收集。尽管如此,公主回到宅邸后近卫骑士们会接手护卫任务,但这次由于艾莉雅为了讨伐葛雷卜而离学园,因此晚上也由维洛继续警戒周边。

若是中级贵族雇用的袭击者,光靠近卫骑士就足以应付。而且学园离王都很近,从政治面来看,袭击者也会有危险,所以很少发生这事。

尽管如此,无法预测情势的人或恼羞成怒的人,有时也会派出从小培养的高手为暗杀者,不过那些人在抵达护卫公主的艾莉雅身边前,就被维洛与暗部收拾掉了。

(……好像不太对。)

维洛将铜制水壶收进怀中,用手指轻触秘银短剑,在心中自言自语。这股寒意不只是气温造成的。长年在生死关头中培养出来的直觉感知到大气中沉淀的异感,将意识从警戒切换至战斗。。

由于曾经发生的第二骑士团叛乱,暗部的人员也增加了。现在还只是维洛个人暧昧的直觉,但为了预防,维洛留下提高暗部联络网警戒的指示,便独自奔向公主所在的宅邸。

***

「……怎么了?」

在学园北侧的森林附近,以两人一组骑马巡逻的学园骑士之一,回头看向停下马的同僚。

「不,总觉得……」

包围学园的深邃森林仿佛拒绝人类进入,尤其是北侧的树木特别密集,即使在白天也很暗。虽然极为罕见,但偶尔会有野狼或野狗从森林中出现,因此学园骑士经常在此巡逻,停下马的骑士从森林深处感受到寒意般的气息。

他转头看向出声低語的同僚,告知这股异感的瞬间,同僚被从森林中冲出的黑影袭击。

「什么!?」

在惊愕大喊的骑士面前,同袍的骑士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脖子就被咬住,转眼间像枯树一倒下。袭击的黑影在暗中露出鲜红的瞳眸与染血的獠牙,露出真面目。随后,他再度被从暗森林冲出的两身影咬住,转眼间丧命。

「走吧。」

其中一人口,刚才大口吸血的两人跟着抬起沾满鲜血的脸。

知目标的所在位置。之前甚至将吸血延后,但来到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人能阻止自己了。

如此确信的吸血鬼们,宛如幽灵般在太阳西沉,夜幕低垂的学园内行动。


「哇!?」

魔族吸血鬼哥斯多拉等人并未躲藏,与途中遭遇的学园骑士擦身而过,一一杀害。

即使能力多少有些降低,等级二的骑士依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更重要的是,从塔帕莎主人口中得到的情报,也包括学园的警备,有助于缩短移动时间。

主人……克拉拉原本不打算透露这么多情报,但塔帕莎同身为女,对于被克拉拉『怜悯』感到屈辱,因此决定还以颜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