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死斗 葛雷卜之战

葛雷卜的力量比最后看到时又更上一层楼。

从肌肤感受到的压迫感判断,他的实力已经超越同为级别5的菲尔德,甚至逼近多尔顿和师傅。

「……你没有治好那只左手吗?」

我向在宽敞的石造房间中独自等待我的葛雷卜搭话,他微微扬起单边眉毛,仿佛炫耀似地让魔铁制义肢发出摩擦声,同时动了动指尖。

「花半年或一年的让手臂再生,只是浪费时间。你也这么吧?艾莉雅。」

「……是啊。」

我们像在说笑般谈,我借由对话收集到最低限度的情报后,无声无息地往前走,葛雷卜则与我相反,刻意发出脚步声走了出来。

「来吧,艾莉雅。让我看看你的『生存方式』。」

——咚!

与此同时,我一蹬地板飞奔而出,与葛雷卜在空中错。

我用在空中跳跃的空翻动回避葛雷卜用身手臂挥舞的剑,即使如此还是没能完全躲,肩膀被浅浅地砍了一刀。

以前的葛雷卜用的是双刀,不过为什么现在只用右手?

因为义手无法灵活运用?……不对。是因为左手已经不需要「武器」了。

在两边都浮在半空中,只有思考加速的世界中,葛雷卜缓缓地将左手臂朝向我。

「!」

不好的预感敲响警钟,在飞出去的同时旋转丢在地上的斩击型摆锤,葛雷卜则用魔铁制的义手弹从侧面袭来的攻击,我们降落地面后再度拉距离。

「你还真慎重。擅长的毒呢?让我看看你所有的力量。」

「…………」

和拥有未知王牌的对手正面战斗很危险。即使如此,经过这段短暂攻防的我明白了一件事。葛雷卜战斗力提升的最大要因是那只魔铁义手。

在这个世界,义手和义足并不发达。一般来说只要拥有一定程度的财力,就会用【治愈】系魔术治疗,只有没有财力治疗半年的人才会装上义手。

然而葛雷卜的义手连手指都能活动。本来装备品的优劣并不会影响战斗力,不过从我眼睛能看见的魔素判断,那只义手恐怕是和使用者一体化的高能魔具。强度和力量甚至凌驾原本的手臂,恐怕和我的靴子一,存在着某机关。

考察吧,揭露那股力量。我能够对抗葛雷卜的只有锻炼出来的速度和观察力。

「你不来的话,就由我主动出击!」

葛雷卜重新架起右手的单手剑,冲了过来。我立刻翻起裙子,从大腿拔出小刀投掷,葛雷卜没有放慢速度,用左手义肢弹小刀。

「——【暗雾】——」

「没用的!」

我放出的暗雾被义手一挥就扫了。我的魔法原本就对葛雷卜没什么效果,不过那个义手和以前的魔剑一,似乎有扩散一定程度魔力的能力。

「喝啊啊!」

咚!!

我闪避的同时,葛雷卜挥落的单手剑击碎了石地板。

「怎么了艾莉雅……锻炼出来的力量只用来逃跑吗!」

葛雷卜重复着容易理解的挑衅。

原本就是轻战士类型的葛雷卜,将战斗切换成纯粹的战士型。暗部由于任务内容,常被认为偏向斥候型,不过他们原本的基本战斗形式是「骑士」。

我的战斗方式并非与骑士正面锋。不过,即使面对骑士,我也有我的战斗方式。

「——【攫影】——」

「唔!」

葛雷卜警戒着我放出的原创暗魔法。以前我曾对尼洛使用过,不过他应该不知效果。然而葛雷卜用单手剑砍倒飘浮在周围的几暗影,毫不犹豫地朝我逼近。

初次见到的杀手锏要有效利用,不能浪费任何一次。葛雷卜的剑与我的黑色剑刃相撞,火花四散,我轻盈的身体被弹飞到空中。

那一瞬间,葛雷卜将剑高举向后方。

「——【锐斩剑】——」

瞬间放出五连击的等级5战技朝我袭来。

不过我算准那个瞬间,从【影收纳】中取出十字弓,箭矢被吸入裙子的影子,从正下方袭向葛雷卜。

「呜!」

葛雷卜在千钧一发之际闪避,不过他放出的战技没有停止。不过就算只有一瞬间,只要战技的时机出现偏差,就算其他人闪避不了,我也还有这招。


「——【铁蔷薇】——」


▼艾莉雅(艾莉西雅) 族:人族♀・级别4

【魔力值:232/300】【体力值:221/250】

【综合战斗力:1339(特殊身体强化中:2520)】

【战技:铁之蔷薇/Limit 232 Second】


我的头发变成灼烧的铁般的灰铁色,扭动身体避飞散的光之残渣,在加速两倍的思考中闪避斩击,接着直接踢向天花板,如箭矢般砍向葛雷卜的脖子。

「哦哦哦哦哦!?」

葛雷卜发出惊愕的叫声,瞪大双眼,他眼中映出我那面无表情的脸,光之残渣如翅膀般在刀刃上拍打。。

葛雷卜才刚击出战技,无法动弹。不过——

「唔!?」

只見他左手的义肢做出不自然的动,接着装甲打,飞出看不见的「某物」将我砍伤。

「呜!」

我立刻扭动身体避致命伤,尽管如此,还是被砍伤数处,我一边流血一边滚向后方,不过我立刻举起小刀,葛雷卜则露出扭曲的笑容凝视着我。

「那就是你真正的力量吗?艾莉雅!」

「…………」

斩击的伤口本身并不深,不过这下去,我会先因为失血过多而耗尽体力。

刚才的攻击是什么?是藏在那只手臂里的机关吗?我如野兽般瞪着葛雷卜,警戒着追击,不过他没有追击,而是朝我伸出手。

「你果然很有趣。如果是你,应该能理解我的信念,成为保护这个国家的盾牌或利刃吧。我再说一次,艾莉雅……握住我的手!」

葛雷卜把我视为与自己同类的「狂犬」。正因如此,他盯上我,认为既然我拥有足以存活的信念,和他联手是理所当然的。

「我拒绝。」

即使如此,我的答案依然不变。你是我的敌人。或许我们的确有相似的部分,即使如此,我对你没有「共鸣」。

葛雷卜听见我带着这法说出的话,有一瞬间瞪着我,将手中的剑朝我挥来。

「……好吧。既然那是你的意志,就证明给我看吧,艾莉雅。如果你能以你的信念阻止我,就阻止我看看!」

「……用不着你说。」

我大大地吸气,同时吸入光之魔素,用心脏的魔石染上以铁蔷薇强化过的魔力,阻止流出的血。

「让我见识你的真本事。你的招式有时间限制。那状态能躲过我的『丝线』吗?」

丝线……?丝线吗!理解的瞬间,义手的装甲再度启,出看不见的某东西。

「!」

我凭直觉闪过不好的预感,即使如此还是没能完全躲,某东西砍伤我的肩膀与手臂。不过那些血一瞬间让我看清了它的真面目。

「……是刃丝吗?」

「没错。我调查了你使用的武器,也获得了《操丝》技能。这是被称为钢刃丝的武器,虽然无法空手使用,不过如果是这只义手就能用了。」

「…………」

钢刃丝……我记得曾听师父说过,那是魔族的暗杀者一族使用的武器。

没有特殊技术似乎无法使用,不过从魔族得到技术的葛雷卜将它装在义手上,得以使用。这是专门暗杀的武器,如果穿着铠甲威胁并不大,不过这是葛雷卜对不穿铠甲的我的杀手锏。

要如何看穿呢?我一边与他互瞪,一边在脑中思考攻略法,这时远方突然传来声响,葛雷卜皱起眉头。

「有人来碍事吗?」

砰!

「葛雷卜!!」

深处的门被打,衣服下摆烧焦的四名魔族冲了进来。站在最前方发出声音的男人模令葛雷卜皱起眉头。

「……是哥斯多拉。你那副模是怎么回事?」

「呜……我们受到袭击……是背叛者的魔术师。」

「哦……像你们这程度的人,看来也受到相当严重的打击呢。」

葛雷卜无趣地低语,一瞬间把注意力转向我。

干掉那些家伙的是卡璐菈吗?居然会手下留情,真不像卡璐菈,却又很像卡璐菈。葛雷卜从我脸上浮现的表情理解袭击者的真面目,突然对魔族的吸血鬼们采取友好的态度。

「那正好。在这里的这个女孩,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妨碍你们计划的最大障碍。如果连袭击你们的高手都在这里,现场就没有人能阻止你们了。对吧?」

「…………」

被称是哥斯多拉的魔族,似乎从葛雷卜的话中理解了什么,下定决心似的点头。

「……嗯,可以把那个人给你吧?葛雷卜。」

「好吧。我保证会负起责任,把袭击你们的对手留在这里。」

「……给你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魔族的计划?那个障碍是我?我因为那个预感而打算阻止魔族,葛雷卜再度朝我放出钢丝。

「唔!」

「你的对手是我吧?」

看见被葛雷卜拖住脚步的我,原本一脸厌恶看着我的哥斯多拉在离前,像是要恶整我似地留下这句话。

「葛雷卜,这我们的愿望就能实现。我一定会遵守约定,把公主带到我们的国家。」

「什……」

公主?把爱蕾娜带到魔族的国家?我的目光从消失在黑暗中的魔族身上转而瞪向葛雷卜,他则是一副不感兴趣的子始说明。

「这是活了数百年的家伙们耐十足的计划。排除有才能的公主,让不成材的王太子坐上王位。只要经过数十年,克雷戴尔这个对魔族来说碍事的国家国力也会衰退,不过这不成问题。到时只要杀掉腐败的家伙,留下有才能的部下就好。你也知,国家需要的不是一位贤王,而是贤者们的能干傀儡。」

的确,按照现在王太子的状况,变成那也很有可能。葛雷卜认为即使国家因此荒废,也比和爱蕾娜争夺王位来得稳定。

而且,他甚至断言,就算国王无能,只要能由有才能的部下指挥,那就是正确的。

「贵族派擅自打算杀害王太子,魔族也慌了手脚。不过你救了王太子就是。」

「你打算对爱蕾娜做什么!」

「我会让她活着。因为替换国王时,她的血或许会派上用场。在紧要关头,魔族也不会对成为人质的公主置之不理吧……好了,你要怎么做,艾莉雅?公主身边没有你的话,在松懈至极的学园内,没有人能阻止魔族哦?」

「…………」

成功的概率大概很低。魔族也是这么,所以才增加眷属,凑齐能用的棋子。

不过,受到从卡璐菈手中逃亡的严重打击,被逼到绝境的魔族们,采取了袭击我和卡璐菈不在的学园这强硬手段。

「好了,让我见识你的真本事。如果保护公主,就只能杀了我再追上去。」

学园里有卫士,也有护卫王族的近卫骑士。外表不同的魔族连要抵达学园都很困难。不过,万一他们闯进学园,寻常的骑士和士兵无法阻止他们。

就算要追上去,我也必须尽快打倒绊住我的葛雷卜,我甚至还没看穿绊住我的钢丝。

「……我知了。」

葛雷卜,你说要我拿出真本事,我早就做好觉悟了。至今为止我都是为了和你分出胜负而战,不过既然你有那个打算,我就不和你「战斗」了。

「我会让你见识我为了『杀掉』你而使出的『真本事』。」

「有趣……那就让我见识你的真本事吧!」

是享受着和拿出真本事的我战斗,还是对自己有自信呢?葛雷卜听见我的话,嘴角微微上扬。

我解除铁蔷薇,从腰包中取出两个陶器瓶,缓缓地将其中一个扔向葛雷卜的脚下。

「唔?」

我扔出陶器瓶的同时,葛雷卜往后退,掉在地上的陶器瓶摔破,粘稠的体在地板上扩散。

「……你做什么,艾莉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