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死者之森

「卡璐菈……」

在我们出发前突然出现的人,是卡璐菈・雷斯塔。

「我也可以一起行动吗?虽然不及暗部,不过我也有独自的情报来源,我认为艾莉雅一定会行动,所以才在这里等。」

「…………」

拥有所有魔力属的卡璐菈,战斗力即使在级别4也逼近级别5,拥有近身战与魔术等复数技能,战力与我相当。

不过,由于拥有全属,卡璐菈的体力值只有孩童程度,而且数值总是只恢复到一半,感觉是因为卡璐菈得到的魔力强化【加护】持续削减她的生命。。

她能够避我投掷的小刀并反击,即使正常对话,卡璐菈的身体也与健康者相去甚远。她的脸色如纸般苍白,身体散发出的生命力稀薄得有如幽魂。。

不过,与感受到的生命的虚幻感成反比,她全身散发出的庞大魔力与存在感甚至超越了幻兽长须豹。

恐怕是用魔力与魔术,强行驱动已经无法正常行动的身体吧。即使知那是会削减她寿命的行为,卡璐菈也没有停下脚步。

「我再问一次,你到底做什么?」

在那座迷宫的最深处,卡璐菈没有祈求延长寿命,而是希望获得毁灭这个国家的力量,我们的路因此分扬镳。

卡璐菈走的路,总有一天会与为这个国家担忧的爱蕾娜起冲突。那条路会是我与她正面厮杀,其中一方倒下染血的路。

卡璐菈绝对不会改变那个法。

我也不会扭曲自己的信念。

所以我们知总有一天会互相残杀。

恐怕她知我要去找葛雷卜做个了结,所以才在这里等我行动吧。我不知卡璐菈去那里打算做什么,对那个理由也没兴趣。

我知的是,她竟然有脸堂堂正正出现在总有一天会互相残杀的我面前,只是知那个理由而已。

「你在这时死吗?」

「那也很棒呢……不过,只有这次我不在的话,你的公主殿下会很困扰哦?」

卡璐菈以不像贵族千金的随和口吻说,同时往前踏出一步,刀尖抵着她的眉间,鲜红血如线般划过苍白的脸庞,接着她伸出鲜红的舌头去。

现在的话能杀了她……我看着卡璐菈静静减少的体力值,互瞪了几秒后,她先口了。

「是来替我还在弱小时拉拢的『废弃物』善后。虽然已经不需要了,但被妨碍的话也很伤脑筋。」

「你的意思是,和我的敌人在一起?」

「就算是舍弃的东西,被愚蠢的人擅自使用,感觉也不太好呢。」

「随你便。」

我这么说完,收起刀子,卡璐菈露出微笑,上次和她厮杀的尼洛不满地低吼。我用手指抚摸尼洛的脖子,轻轻吐了口气。

「虽然你很不满,但还是让她同行吧,尼洛。要是放着这家伙不管,连我们的猎物都会被吃掉。」

『咕噜噜……』

「我可没有饿到会抢你的猎物哦?」

「骗子。」

我跳上尼洛的背,尼洛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摇着胡须,示意卡璐菈也上来。虽然是厮杀过的对象,但尼洛对卡璐菈似乎也有自己的法。

我也压抑住差点漏出的叹息,朝靠近的卡璐菈伸出手。

「卡璐菈,你的敌人是『那群家伙』就好了吗?」

「……这么说来,艾莉雅有听说过吗?在西侧的地图上没有记载的小村庄,好像会突然消失哦。呵呵。」

卡璐菈牵起我的手,让我坐到尼洛背上,露出残忍又扭曲的笑容,微妙地岔我的问题。


反正就算放着卡璐菈不管,她也会擅自去杀葛雷卜。虽然我不认为这家伙会轻易死掉,但要是因此让葛雷卜逃掉就麻烦了,我也只能同意她同行。

考虑到爱蕾娜,或许在这里杀了她比较好。即使如此,杀了这家伙这个王太子的未婚妻,也会给爱蕾娜添麻烦。

不管怎都很麻烦……

如果只是移动,卡璐菈应该会使用转移系的魔术。即使如此,她还是说和我们同行……我不太懂。这部分我也只能说「因为是卡璐菈」。。


出发后过了几天,贵族的马车姑且不论,一般人光是坐在尼洛背上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为什么卡璐菈还没死,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以尼洛的脚程,到目的地肯多拉斯侯爵领地需要一周。当然我们不会经过城镇,而是直接穿过森林和山脉,因此晚上会在森林里露宿。

「在这里野营。」

我如此决定后,尼洛就去狩猎,猎来的是山猪和熊。我收下其中一只还没放血的脚,和随处采来的山菜一起用火烤着吃,卡璐菈也擅自用小刀削下烤好的,毫不抱怨地把充滿血腥味的送进嘴里。

用餐单纯是摄取营养。只要不在意味,没放血的营养价值更高。我单独探索迷宫的卡璐菈也一。但比起那事,卡璐菈像人类一用餐的光景,不知为何让我感到不对劲,难是她的人出了问题?

持续这强行军,卡璐菈的体力偶尔会降到个位数,即使如此,我完全不觉得卡璐菈会因为被杀以外的原因死亡。

「我也是人类哦?」

「只有你这么。」

「那么,我们是同类呢。」

同类吗……


如果按照预定,再过三天应该就会抵达肯多拉斯侯爵领。深夜在篝火旁裹着外套闭上眼睛的我突然睁眼,尼洛的鬍鬚抽动一下,卡璐菈抬起头看向森林。我口说:

「我听见惨叫声。」

「我记得……对面的溪谷前方,是身为肯多拉斯侯爵附庸的子爵领。那里好像也有村庄……要去吗?」

「只是确认一下。」

我收起外套站起身,坐在地上的卡璐菈抬头看我。

如果只是村民或冒险者之间的争执,我不会在意,但如果是被山贼或魔物袭击,听见声音后也不能置之不理。

我起出发前卡璐菈说过村庄消失的事情,将视线转向她,一半的脸庞被火光照亮的卡璐菈露出柔和的笑容。

「你差不多始念人类的血了吧?」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

「哎呀,真讨厌。」

裹着外套站起身的卡璐菈,对着我的笑容加深。她说:

「比起生,我更喜欢焦黑的哦。」

「……我先走了。」

卡璐菈似乎也去,但尼洛好像打算继续睡,所以我决定一个人先过去。

我从听到惨叫声的方向,大致上决定好方位,冲进一片漆黑的森林中。我拥有等级2的夜视,能够以颜色辨识魔素,因此在黑暗的森林中,也和白天没什么两。

深邃的森林会吸收声音。不过在夜晚的森林中,人的惨叫声意外地能传得很远。

『——————』

又听到了。方位正确。我直接在森林中全力奔驰,从树木的缝隙间,看见了地图上记忆的溪谷,以及在溪谷对面将看似女的人影逼到绝境的男身影。

男人举起手上像是柴刀的武器。

女抱着头发出惨叫,我从那名男人身上感受到「讨厌的气息」,将精神切换成战斗状态。

「——【铁蔷薇】——」

随风飘逸的桃色头发,宛如燃烧般化为灼热的铁灰色,飞散的光芒残渣像慧尾一拖曳著,我以常人的三倍速度,一脚跳过约五十步远的溪谷悬崖。

——咻!

「你给我睡一下。」

「咕呀!」

我利用飞越的力,将企图挥下染血柴刀的男人头部踢飞,借此减速。接着我继续奔跑。

「……你还好吗?」

解除【铁蔷薇】,我向着地后抱着头的女问。她的牙齿不停打颤,用即使在微弱月光下也顯得苍白的脸色看着我。

「救、救救我……」

「发生什么事了?」

「村、村子……被袭击了……」

沙沙——

「——啊啊啊……!!」

背后传来声音,刚才应该已经打倒的男人脖子扭曲,站了起来。拨草丛,用混浊的黄色双眼和长长的獠牙看着我。

身上散发出讨厌的气息和讨厌的臭味……

这家伙……不是人类!

「呜嘎啊啊啊啊啊!」

原本是「人」的生物挥舞柴刀攻击我。不过……

「嘎!?」

如果是人形,就能杀死。

我偏挥下的柴刀,向前踏步,用足以让他的眉间凹陷的力用手肘攻击。

「嘎、啊嘎啊!」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死。恐怕用一般的方法无法杀死他。

「不死者吗……」

那是失去生命后,仍持续活动的怪物。不过,虽说是不死者,却并非「不死之身」。只要不害怕,就和一般的魔物没什么两。

我砍断袭击我的男人的肌腱,击碎骨头,像剥肌般将他解体,同时扫倒他失去平衡的脚,将黑色短剑连根刺进倒地的那家伙的心脏。

「啊、嘎……」

不死者的弱点是心脏的「魔石」。

魔石是溶入血中的灵魂残渣和魔素慢慢凝固成石头的形状。没有血的骷髅人和不会流血的僵尸之所以会诞生,也是因为拥有魔石的人类被污秽的魔素……瘴气感染而变成不死者,这是师父教我的。。

这个男人从打扮看来像是村民,但就算是村民,有人能使用魔术并产生魔石也不奇怪。不过,为什么村民變成的不死者会出现在这地方?

「……冒、冒险者小姐?」

我打碎心脏的魔石打倒不死者后,一位女村民靠近我。

咻!

「咿!?」

「你会使用魔术吗?」

我用黑色匕首指着试图靠近的女。刚才的男人打扮成「普通的村民」。也就是说,他不是死后被瘴气复活,而是活着被变成不死者。

被刀刃指着而感到害怕的女,牙齿喀喀响,颤抖着……

「冒险者小姐——!!」

她露出原本隐藏的长牙,朝我袭击而来。

我躲她用锐利的爪子抓过来的手臂,绕到她的背后,从侧面用黑色短剑刺穿她的颈骨,再用小刀刀刃滑过短剑上方,砍飞她的头颅。

「…………」

直到刚才为止,她确实还是「人类」。

不过这个女人突然变成「不死者」袭击我。

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村庄遭到袭击是事实,如果还有幸存者,必须尽快采取对策。我定睛凝视树枝折断的情况,调查村庄的方向,朝那个方向冲了出去。


我跑过被朦胧月光照亮的黑暗森林,闻到微微飘来的血腥味,停下脚步。

可能是接近村庄了,从这一带始森林中有很多树桩,我望向一部分拓过的森林,看见几个人影倒在地上。那恐怕是精疲力尽的村民,但他们的身体上只看得见黑暗魔素。

生物身上的魔素大部分是无属,但只要活着,体内就会包含微量的全属魔素。火魔素调整体温,水是血的流动,风是呼吸,土是骨,光魔素是生命力,暗魔素则对精神产生用。

他们已经死了。尸体容易残留暗魔素,是因为意念容易残留到最后一刻,也容易与死者融合。

「……呜……啊……」

其中一人吟似地吐气,始蠕动。那名青年似乎刚成年,还不到二十岁,他趴在地上,伸手求救。

「…………」

我默默看着他。用我的「眼睛」看,能感觉到些许暗以外的魔素,他应该还处于濒死状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