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因縁的清算

咚!


「这是怎么回事!」

克拉拉在魔术学园内的丹多鲁宅邸听取报告,在侍女希尔达等人面前拍桌。

克拉拉也在这次的演习视察中得知王太子一行人遇袭。

不过,即使她知情,也只是以女向游戏事件的形式得知,没有企图暗杀埃尔凡的意思。

在事件中,第二骑士团也像是向王家陈情,为何会牵扯到杀手公会,甚至演变成暗杀未遂呢?

克拉拉过于激动的态度,让侍女们露出尴尬的表情缩起身子,其中负责主持的希尔达口:

「非、非常抱歉,克拉拉大人。那个女人似乎暗中与杀手公会接触……」

「那个女人……塔帕莎吗!」

听说受伤的杀手公会幸存者希尔达与碧碧,与那名桃子色头发的少女战斗后负伤。在那状况下能活着逃出来,堪称奇迹。

在那之中,她们仰赖、不惜牺牲她们也要活下去的塔帕莎,也全身烧伤地存活下来。

希尔達与碧碧虽然也有烧伤,但在克拉拉不惜重本的治疗下,伤痕几乎都消失了。不过,全身重度烧伤的塔巴莎离痊愈还很遥远,加上外表的关系,她主动帮忙处理内场。

实际上,她的工十分出色,还年轻的希尔達等人要与那些人接触,涉应该也很困难。

「……我应该再亲自确认一下她的为人。」

「没这回事!要是身为前伙伴的我们更加留意的话……」

希尔達与碧碧虽然一度遭到背叛,但年纪最轻的碧碧十分亲近塔帕莎,因此无法对她见死不救。这次的事情似乎也让碧碧有所感触,她咬着下,低着头。

克拉拉的【加护】『预见』也并非完。那终究只是以自己所知的情报为基础,预测未来的能力。由于克拉拉具备游戏知识,因此预测更加准确,但这次却反而扯了后腿。

游戏内容已经与原本相去甚远。塔帕莎也因为主动负责内场,与克拉拉接触的机会变少而造成影响。

「不能就这放任她不管,没问题吧?」

「「「是。」」」

「……是。」

听到克拉拉的话,对塔帕莎印象不好的希尔达,以及不太有集的朵莉丝与海蒂点头,毕布丽姬这次也确实同意。

「可是……该怎么办?我们没有能赢过塔帕莎的把握。而且那个男人应该也在……」

「那个男人……葛雷卜吗?」

葛雷卜是克拉拉希望接触的组织中的一员,是拥有危险思的男人。正因如此,她认为葛雷卜能够危害让国家堕落的女主角,但这状况下不知他会如何行动。

克拉拉利用现在的情报进行「预见」。经过几分钟的演算后,她导出一个选项。

「……将那些人的情报,泄漏给爱蕾娜大人的派阀。」

「克拉拉大人,这……」

塔帕莎对那名少女恨之入骨,只为了这个目的而撒下暗杀王太子的诱饵,甚至诱导贵族派,将杀手公会与那名少女叫来。

绑架、威胁、暗杀、替换对象、不同的法与异常,一切都是因复仇而发狂的塔帕莎所策划。

从这项情报预测,那个组织的目标不是王太子而是公主,不过葛雷卜要除掉埃尔凡的可能依然很高。

要是情报外流,至今为止的活动都会白费,还会与那个组织为敌。不过现在克拉拉也无法冷静,无法原谅要杀害心爱的埃尔凡的人们。

「就让那些家伙碰上『灰姑娘』,然后被抹杀吧。」

***

魔术学园这次应该要举行的野外研修,因为与王家派对立的贵族派的谋,同时进行绑架公主爱蕾娜与暗杀王太子埃尔凡的计划,结果两边都以未遂告终,表面上的事件就此结束。

新生的骑士团演习视察当然中止,学生们没有被告知理由。

因为学园内的学生也有王家派与贵族派,要是知真相,恐怕会成为学生之间斗争的原因,而且他们认为国内的不和不应该让国外知。

克雷戴尔王国是大陆南部最大的国家,然而因为国内情势,势力正逐渐衰退。

现在,我们与被捕的贵族派骑士爵进行司法易,丹多鲁总骑士团长正在肃清这次与他有关的骑士团贵族派。

与此同时,王家也着手调查贵族派上级贵族,他们就像断尾求生的蜥蜴般,将这次牵扯进来的子爵家以下的贵族家抄家灭族。

其中一个,就是阻止了这次贵族家计划的冒险者——「虹色之剑」艾莉雅的「敌人」。


「你又乱来了……虽然这是我的请求,所以很抱歉,但那个男人的调查就给我,你稍微自爱一点吧。」

在学园内的公主宅邸,身为宅邸主人的爱蕾娜对身为她护卫的少女抱怨,坐在阳台同一张桌子旁的艾莉雅轻轻点头。

(……她真的明白吗?)

爱蕾娜这么着,轻瞪艾莉雅。

平常护卫兼侍女的艾莉雅不会和爱蕾娜同席,不过这次战斗似乎让她太过勉强自己,即使使用【治愈】,脚也还没完全治好。

请治愈师看过后,似乎是魔力对神经造成影响,与其用药强行治疗,不如静养几天就会恢复原状,因此她决定就这静养。。

虽然现在是准男爵家的千金,但平民出身的艾莉雅有轻视自己生命的倾向。不抢就会被抢。或许是这法根深蒂固,她对自己很严格,对敌人毫不留情。

正因为艾莉雅是这的人,所以爱蕾娜也受到她的影响,虽然也有共鸣的部分,但每次看到艾莉雅赌上命战斗,有时她会感到心痛。

『我们无法成为朋友。』

以前爱蕾娜曾说过这句话。

贵族与平民。公主与冒险者。生长环境的差距太大,她发现要和艾莉雅在一起,只能束缚住她,于是两人各自踏上不同的路。

即使艾莉雅成为贵族,为了和她待在同一个地方,最后还是只能束缚住她。即使如此,艾莉雅为了和爱蕾娜的「誓言」,依然待在她身边。

爱蕾娜守护的不是自己的命,而是身为贵族……身为人的尊严。她从未对艾莉雅说过这个「法」,这世上只有艾莉雅一个人明白。

艾莉雅也为了为一个人类活下去,抱持着骄傲而活。正因如此,爱蕾娜发誓不论在何状况下,都会保护她,艾莉雅也为了守护爱蕾娜的骄傲,发誓不论她的敌人是谁,都會為她剷除。。(譯:所以公主你到底保護了個啥阿...)

即使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也要赌上这份「骄傲」。

「…………」

两人之间的关系难以理解,不过在一起时,也始注意到爱蕾娜没注意到的部分。

艾莉雅在攸关生死的战斗中,展现出堪称激烈的战斗方式,但平常的她却有点少根筋。

两人都是十二岁……再过几个月就十三岁了,但一般而言都还是孩子。

以魔力促进身体成长的两人,从平民的角度来看,不仅看起来像是刚成年的年龄,艾莉雅成熟的语气与举止,加上她的容貌,散发出的魅力让擦身而过的男纷纷回头。

不,不只男。在学园里,一定数量的女学生也以艾莉雅为对象,她以女来说算高,散发凛然的气质。

艾莉雅在学园里除了待在爱蕾娜身边,看起来像是孤立,但那不只是因为她散发出不让人靠近的氛围,确实也有人对她着迷。

(那些人要是看见她隐藏的一面,会怎么呢……)

艾莉雅话不多。那不是因为她不善言辞或词汇量少,而是省略了无谓的談吧。

艾莉雅简直像是从幼儿跳过少女时代直接成为大人,但有时会在奇妙的部分露出稚嫩的表情。

虽然注意到的人很少,但像刚才那回答的时候,她有时会用简短的「嗯」来回答,那时她会像幼童般轻轻点头,只有那时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年幼,那副模非常惹人怜爱。

艾莉雅身为公主的护卫侍女,由养母赛拉严格地教育,加上本人的资质,仪容和举止在爱蕾娜看来,都达到平均的贵族千金水平。

不过,她的桃色头发原本就柔顺,或许是因为魔力,头发充满光泽,就算不特别保养也会漂亮地盘起,对于有卷发的爱蕾娜来说,是令人羡慕的发质,但艾莉雅也因此不太在意自己的头发,偶尔在锻炼后,后脑勺的头发会乱掉。

这时候,护卫侍女克洛伊会喜孜孜地帮艾莉雅梳头,仿佛在帮年幼的妹妹整理头发。

艾莉雅似乎不介意被别人摸头,这时候会露出真的像被母亲梳头的年幼女孩的表情。

这时候应该没关系吧……爱蕾娜从座位上起身,拿着自己的梳子悄悄绕到艾莉雅身后。

「爱蕾娜?」

「别动……艾莉雅。」

爱蕾娜触碰艾莉雅的头发,用梳子梳理。

从后方俯视艾莉雅,她的脖子和肩膀都十分柔,让这的少女背负国家大事,以「战斗」的形式,令爱蕾娜感到心痛。

这份心情令爱蕾娜的手稍微迟疑,艾莉雅察觉到这点,用手指轻触爱蕾娜的手。

「不要紧……这是我的选择,爱蕾娜。」

「是……艾莉雅……谢谢你。」

两人没有视线会,爱蕾娜不发一语地梳着艾莉雅的头发。

克洛伊微笑着凝视着两人,接着倒了杯茶,悄悄离房间。


贵族派暗杀王太子埃尔凡与绑架爱蕾娜未遂的事件过了两个月,季节进入春天。

与事件相关的贵族家与第二骑士团的部分骑士家,由王家派暗中处分,现在由其他贵族家取代。

贵族派的贵族家消失,升爵到那个地位的是王家派的贵族。要说与自己有关的事,就是某个地区的男爵领地升爵为子爵吧。

那个前男爵在艾莉雅成为雷顿家的养女时见过一次面。他是王家派的贵族,长年认真工,是个稳重的人物,不过重点不在这里,管理那个男爵领地的雷顿准男爵家,也因为至今的功绩与艾莉雅拯救了王太子与公主,升爵为男爵家,成为新地区的贵族。

赛拉从下级贵族的准男爵夫人,变成拥有领地的中级贵族男爵夫人,艾莉雅的头衔也从准男爵千金变成男爵千金。


「——1、2、3,…1、2、3——」

夜深人静的爱蕾娜公主宅邸中,月光照耀着两名少女,她们正轻快地踏着舞步。

没有音乐……也没有观众。只听得见爱蕾娜有韵律的声音,以及鞋跟踩踏地板的声音,担任舞伴的另一名少女,连呼吸声和脚步声都听不见。

哒——

「你跳得相当好了呢,艾莉雅。」

停下脚步,轻轻喘口气的爱蕾娜,目光向上望向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桃发少女,担任舞伴的艾莉雅没有喘气,嘴角微微上扬。

「因为爱蕾娜很会教。」

「谢谢。我也很高兴能教你。比起这个,艾莉雅因为一直和我练习,所以男部分的舞步跳得特别好呢。」

爱蕾娜手指轻触嘴,摇晃着金发嘻嘻笑着,艾莉雅面不改色地轻轻吐气。

「反正我会不会跳舞,都一。」

「我也有男士邀你跳舞……」

代替中止的视察……虽然不是,不过学园将原本预定在夏季举办的舞会提前举行。

虽然和正式的派对不同,但学生在进入学园就读时,就已经得到参加社界的资格,因此学园会定期举办只有学生的舞会当练习。

如果是一年一度的活动,就会不分年级举行,但因为现在时间还早,不习惯跳舞的学生很多,所以这次跟往年不同,只有一年级举行。

因此爱蕾娜教导不习惯演戏的艾莉雅,但因为身高问题,艾莉雅擔任男角的次数比较多,艾莉雅本身也觉得比起女角色,男角色比较适合自己,所以只有这部分进步。

「……你真的要一个人去吗?」

「我已经决定了。」

调整好呼吸的爱蕾娜突然这么问,艾莉雅像是要展现决心般轻轻离她。

贵族派策划了暗杀王太子未遂与绑架公主未遂事件。虽然主犯的子爵家与男爵家已经遭到剥夺贵族身份,但那些人终究只是上级贵族切割掉的尾巴。

爱蕾娜也和艾莉雅抓到的人进行司法易,试图套出情报,不过从意不到的地方,得到其他「重大情报」。

来源不明。即使如此,爱蕾娜与艾莉雅都认为从复数管得到的情报并非虚假。

肯多拉斯侯爵家。位于西北方国境,掌握康德矿山的特权,无论在权力或财政上都是王国重镇的大贵族。尽管康德矿山的采权与他国争夺,但距离王都遥远的肯多拉斯侯爵家有好一阵子没有与王家混血,对王国的发言力薄弱。

因此,他们属于贵族派,然而暗部的叛徒,拥有危险思的人物「葛雷卜」的存在却在此时曝光。

而且他与某王国敌对的人们在一起。虽然是来源不明的情报,但暗部牺牲者调查的结果,几乎确定他有「罪」。

既然他存在,暗部大规模行动的话,恐怕会被察觉并销毁证据。以他的格来看,虽然不认为他会如此支持贵族派,但为了排除不确定因素,决定再次由「虹色之剑」进行讨伐……

「不过,那太慢了。显眼的多尔顿和菲尔德一行动,葛雷卜应该就会消失。不过只有我的话,那家伙一定会选择和我战斗。」

「这……我懂。」

「爱蕾娜。」

即使如此,爱蕾娜依然担心艾莉雅的安危,艾莉雅不是以公主与护卫,而是以「同志」的身份呼唤她的名字,爱蕾娜直直地注视艾莉雅的翡翠色眼眸。

「相信我。」

「……我知了。不过,舞会前要回来……约好了哦。」


***


和爱蕾娜立下新的「约定」,早上我久违地穿上冒险者的装备,而不是制服,静静地走出宅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