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扭曲事件 後篇

「艾尔殿下,请您看看那个,山看起来好远哦!」

这次,魔术学园新生要进行骑士团演习,负责监督新生的王太子埃尔凡搭乘马车,坐在他身旁的少女笑容满面地回头说。

「是、是啊……」

少女像幼儿一把膝盖放在有缓冲的椅面上,一边漫无边际地聊天,一边看着窗外,埃尔凡回答她的表情有些僵硬。

新生每年都会参观国家设施,除了下级贵族,中级以上的贵族都有资格参加,这是为了让拥有领地的下一代贵族当家,以及将成为其妻子的学生们了解国家的营运,以及税金如何使用。

克雷戴尔王国内,包含骑士爵在内,大约有六千个以上的贵族家,中级贵族家五百八十九家,加上上级贵族三十五家,中级贵族以上的子弟一个学年就超过六十人。

这么多的贵族子女光是移动就相当浩大,因此由二年级的王太子担任监督者,但实际一看,参加者只有六成左右。

如果是参观王都内的普通重要设施就算了,离王都的骑士团演习,对领地经营没兴趣的女学生通常会放弃参加,实际上这次参加的女学生只有五名。

像这次一,搭乘马车要花上三天移动的情况,学生们会以某程度的规模一起行动。

大部分都是上级贵族的附庸们一起移动,不过像这次女学生很少的情况,虽说只有一名,但上级贵族的千金可以带随从,因此会默许让中级贵族的千金搭上自己的马车,不分地区一起行动。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然而,这次参加的上级贵族家以上的千金,只有公主爱蕾娜与伯爵家的卡璐菈,没有人和卡璐菈一起旅行,剩下的三名中级贵族千金之中,有两人和公主搭乘同一辆马车。

而最后的女学生,那名少女因为在孤儿院被同为孤儿的女童欺负过,所以拒绝搭乘只有女学生的马车,就算要搭乘附庸们的马车,也不能让侍女独自搭乘只有男学生的马车,因此她希望和寄亲梅蕗罗兹家的嫡孙搭乘的这辆马车一起行动。

踢。

以王太子的亲信身份同乘马车的丹多鲁边境伯爵家嫡子洛克威尔,无言地踹了坐在身旁的友人梅蕗罗兹边境伯爵家米哈伊尔的脚。

「(你做什么,洛克威尔!)」

「(那女孩的家族是你的附庸吧,快让她闭嘴。)」

「(你不也是王太子殿下的专属护卫吗?快把她从艾尔身边拉。)」

「(我才不要。那女孩很麻烦,而且我是危险逼近时的护卫。)」

「(我也觉得麻烦。不管说什么她都不听……)」

「米哈大人、威尔大人,我们到这边一起聊天吧!」

「「!」」

小声地互相推卸责任的两人,因为那名少女——艾莉西雅・梅蕗罗兹和埃尔凡一未经许可就用「昵称」称呼他们,而表情僵硬。在他们的视野角落,把麻烦推给两人的埃尔凡安心地悄悄吐了口气。

「啊~……艾莉西雅小姐?」

「什么事,米哈大人!请别那么见外,叫我『莉希亚』就好。因为我们是亲戚。」

「……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艾莉西雅的发言让米哈伊尔目不转睛。她身为梅蕗罗兹家直系的公主这件事,丹多鲁这拥有情报力的贵族家就算知,中级贵族家也无法得知。

收养她的梅蕗罗兹家,以及担任她护卫的暗部见习骑士,应该都没有愚蠢到会泄漏这件事。

那么,是谁让她知这件事的?米哈伊尔身为统率暗部的上级贵族家之一,压低声音问,艾莉西雅则毫不在意,以自然的动将指尖贴在嘴上,微微歪头。

那动简直就像「某人」剪下的「一幅画」,与她楚楚可怜的容貌相辅相成,让原本对她不感兴趣的他们也不禁屏息。

艾莉西雅・梅蕗罗兹,她是位拥有不可思议气质的少女。

与见习骑士奔的梅蕗罗兹家千金在市井生下的独生女,因不幸的事故失去双亲,幼年时期在环境恶劣的孤儿院度过,米哈伊尔的祖父,现任梅蕗罗兹伯爵将她找出来加以保护。

由于身为贵族的教育并不充分,因此并非收为上级贵族,而是子爵家的养女,实际上是为了确认她是否真的擁有梅蕗罗兹家的血脈。

她并不是梅蕗罗兹家直系血统的证明「带桃色的金发」。

她跟梅蕗罗兹家留下的那位奔千金的画像也不像。

光是这就足以构成米哈伊尔怀疑这位「艾莉西雅」的理由。不过,米哈伊尔之所以会这么,是因为他自幼就憧憬着画像中那位千金凛然的身姿。

米哈伊尔听说他的叔母,也就是那位千金是统率暗部的家族之人,武艺与马术都十分优秀,因此他积极地学习这些,对叔母的独生女抱持着憧憬与理。

然而,实际目睹叔母的女儿这位少女时,米哈伊尔感受到的是不协调感。

感受不到梅蕗罗兹家的凛然与强悍,仿佛只为了受人疼爱而诞生的少女,跟米哈伊尔象中的「艾莉西雅」不一。

米哈伊尔也明白,这只是他将自己的理强加在对方身上。但即使如此,每当他这么时,浮现在他脑海中的,是担任王女护卫的「在王都遇见的冒险者少女」。

仿佛受到月之蔷薇所爱的桃红色金发。其坚强与凛然的丽,正是米哈伊尔所憧憬所描绘的「艾莉西雅」。。

然而,眼前的「艾莉西雅」,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由于身为贵族的教育不充分,所以言行举止很奇怪,不过就像贵族千金向讲师学习礼仪规范一,她行为举止,有着像是花了好几年模仿最完的「范本」,「完成的可爱」。

如果孩童不是无意识而是刻意学习这些,那大概就是超越了热忱,接近「执着」了吧。

或许是因为魔力低,容貌还很年幼的关系,她那带点红色的深棕色头发轻轻摇晃,在以魔力成长到十七岁左右的他们之中,看起来更是惹人怜爱,就连原本怀疑她的米哈伊尔,目光也一瞬间被吸引过去。

「嗯~……」

以那「完的可爱举止」歪着头的艾莉西雅,与米哈伊尔四目相对后,露出没有其他意思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不懂!」

「……啊?」

艾莉西雅将身体探出,把脸凑近一瞬间被攻其不备的米哈伊尔。

「因为只要是贵族,就一定有血缘关系吧?如果是主子米哈大人,就算说是亲戚也不奇怪吧?」

「这……是没错。」

管理梅蕗罗兹家直辖地的梅蕗罗兹家,的确是梅蕗罗兹家的分家,有血缘关系。

不过,这位「艾莉西雅」是养女。她是什么时候知自己身上流着贵族的血?如果是这程度,就算从传闻中得知也不奇怪,但米哈伊尔内心某处却一直有股异感像荆棘般扎着。

「威尔大人也这么……呀!」

马车「喀哒」地摇晃,正寻求洛克威尔同意的艾莉西雅,发出小小的尖叫声倒进他的怀里。

「哎呀。」

即使如此,不愧是武门家系丹多鲁家的嫡子,轻轻伸手接住倒进怀里的娇小少女,以沉稳的语气提醒:

「淑女不能在马车里乱动哦。而且男女之间关系不亲密还用昵称称呼彼此也不好,可以的话请别这好吗?」

对于这番责备,艾莉西雅用自己的小手包住洛克威尔支撑自己肩膀的手,同时正面对他微笑。

「呵呵,你老是说这话,会变成可怕的贵族哦。我们还是学生,没有法律规定贵族不能享乐。」

「这啊……」

洛克威尔脸上仍带着温和的微笑,内心却像第一次遇到魔物般混乱,轻轻推靠过来的少女肩膀,让她自己站起来。

不过,少女的话在面对她的两人之间投下不同的涟漪。

「享乐也没关系吗……」

看着三人互动的埃尔凡小声低语。

前子爵千金、自由生活的王后,因为王后教育的严格,不将孩子给王家的保姆,而是自己养育。结果,埃尔凡虽然被养育成下一任国王,却没有王族该有的心态,憧憬「自由」。

即使如此,他还是努力过,但原本亲近的妹妹始拥有王族的威严,成为他未婚妻的上级贵族千金,也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年长千金、总是紧张得喘不过气的千金、外表和言行举止都很危险的千金,对于只有中级贵族程度觉悟的他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女。

内定为正妃的克拉拉,在获得【加护】后精神变得衰弱,她对埃尔凡露出依赖的模,让埃尔凡觉得她很惹人怜爱,但他并没有成熟到能够支持一名背负重担的女。

如果埃尔凡不是王太子,而是中级贵族家的嫡长子,必会成为受人爱戴的领主。

知被人依赖的埃尔凡再过十年,或许就能真挚地面对爱蕾娜和克拉拉。

王后希望他自由自在地生活,这份爱让埃尔凡只成长为与年龄相符的少年,与周遭众人逐渐扩大的精神年龄差距折磨着他的精神。而那名少女以平民身份成长,她的话语宛如甜蜜的毒药,渗透进埃尔凡疲惫的心,麻痹了他的心。

「你站着很危险哦,过来这边坐。呃……莉希亚?」

「是,艾儿大人。」

埃尔凡以昵称称呼中级贵族少女,被唤莉希亚的少女也注意到这点,笑容满面地飞到他身边。

以『朋友』兼『随从』兼『监视者』的身份随侍在侧的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正要口劝谏王太子的瞬间,马车剧烈摇晃,停止了动。

「怎么回事!」

担任护卫的洛克威尔拿着剑站起身,马车外传来男人的怒吼声。

『乖乖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就放火了!』

***

「乖乖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就放火——」

那一瞬间,马车外侧喷出足以炸飞车门的庞大火焰,将正在放话的皮甲男与其周围的人,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瞬间烧到连骨头都燃尽。

熊熊燃烧的火焰,烧焦的骨头气味……

在王太子等人先行约四分之一刻钟的地方,同遭受袭击的黑色豪华马车中,出现了一名身穿浅绿色礼服,披着斗篷状制服的『少女』。

漆黑的头发在森林中延烧的火焰中摇曳,这名千金用单手手指撩起凌乱的头发,被火焰照亮的脸上有着深深的黑眼圈,脸色苍白得病态,她一边用手指捏碎碳化的骨头,一边对狼狈得哑口无言的袭击者们露出花朵般的笑容。

「烧得漂亮吗?」

袭击者们的同伴突然被火焰化为焦炭,显得狼狈不堪。

熊熊燃烧的马车将周遭染成一片暗红色,身穿皮甲的男人们包围马车。他们是杀手公会南方边境分部的成员,任务是绑架经过这条街的王太子未婚妻。

即使不是四肢健全,只要还活着,就能成为与她的父亲雷斯塔伯爵——在王家派中也被称为中立派的首席宫廷魔术师涉的筹码。不过,涉的优先级很低,最糟的情况是直接杀害也无所谓。

贵族派的贵族与第二骑士团的一部分成员,计划绑架公主爱蕾娜,以及暗杀王太子埃尔凡。

原本承接王都贵族相关委托的,是中央分部的杀手。

不过,中央分部以好战闻名,得知中央西地区分部这几年失去了好几名老练的杀手,杀手公会中拥有最大规模情报网的中央分部,考虑到这个委托可能与「灰姑娘」和「荆棘魔女」有关,犹豫是否要承接。

在王国北部与中央,这两名少女恶名昭彰,甚至让与政治关系密切的「杀手公会」与「盗贼公会」犹豫是否要承接贵族的委托。

当然,这个恶名也传到了南方边境分部,其中一名武斗派干部在某个人物的中介下自告奋勇。

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暗杀王族。

而是为了替中介人报仇雪恨,曾经与他有过一段情的那名干部才会行动。

绑架雷斯塔伯爵家千金,是这项任务的一环。

南方边境分部的干部也知那名少女是在中央受人畏惧的「荆棘魔女」。

然而他们并不重视贵族千金有多少实力,误以为她被视为危险人物的理由是贵族之间的政治因素。

雷斯塔伯爵家千金,卡璐菈・雷斯塔……「荆棘魔女」——

这名无论在政治、内在还是实力上,令所有知曉的人都畏惧不已的少女,用缺乏血色的病态脸龐,用手指捏碎变成木炭的骨头,像一名对质量良好的木炭眯起眼睛的工匠,脸上浮现愉悅的笑容。

「……杀、杀了她!!」

某个刺客发出有些尖锐的声音。

无论拥有再强的实力,对手终究是魔术师,而且还是个少女,外表看起来就像个病人。一般的魔术师不擅长近身战斗,只要被敌人逼近到刀刃可及的距离,几乎就失去了所有反击手段。

这一般常识,让他们判断错误。

「去死吧!」

察觉到卡璐菈的实力并非夸大其词,他们已经放弃绑架。而且本能地理解到,如果不抱着杀意动手,自己将会曝尸荒野。

魔钢制的刀刃发出暗沉的光芒,暗杀者逼近卡璐菈。

然而,卡璐菈并非单纯的贵族千金。

「什么!?」

卡璐菈以不像是穿着礼服的速度,轻盈地跳闪避暗杀者的凶刃。

卡璐菈出身于魔术师家族雷斯塔伯爵家,由于父亲的实验而获得全属,得到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失去了未来。

卡璐菈剩下的只有「力量」,以及他人映照出她的「畏惧视线」。正因为如此,卡璐菈才会一直执着于力量。

为了破坏放任父亲与他的暴行的这个国家,卡璐菈为了追求力量,独自一人不断潜入迷宫,为了能独自一人对付多数敌人,她锻炼了身体强化与体术。

「——【风幕】【岩肌】——」

卡璐菈咏唱双重魔法弹箭矢,单手朝向狼狈的暗杀者。

「——【冰枪】——」

她施放水的高等魔法冰魔术,察觉到攻击的暗杀者要回避,腹部却被高速飞来的巨大冰柱贯穿。

不过,与构成的难易度与残酷的外表相反,冰系魔术的杀伤力并不高。伤口与出血会结冻,不会立刻死亡,有时还会受到反击。

即使如此,高位魔术师会使用冰系魔术,是因为发出的强烈寒气,可以对周围的人产生延迟行动的效果。

暗杀者们的动明显变得迟钝。周围的气温也下降,即使以同等级的身体强化,也追不上卡璐菈。

不过卡璐菈使用冰魔术,并非为了自己的安全。

啪叽!

看到卡璐菈的手前方飞散的光芒,熟悉魔术的人表情因恐惧而抽搐。

「——【雷击】——」

雷击以闪光填满受到火焰与冰霜折磨的森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