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扭曲事件 中篇

「那、那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快把公主抢回来!!」

我强行夺回爱蕾娜他们,萨佛亚子爵甚至忘了对公主加上敬称,对中队的骑士们下令。

同一招不能用第二次。就算夺回爱蕾娜,带着两名非战斗人员逃离现场,是极为困難的事。

更重要的一點,我判断把为国家担忧、试图平息国内纷争的爱蕾娜卷进来,就算留他们活口,也会重蹈覆辙。

我要在这里杀了这些人,只有爱蕾娜要活下来。就算赌上我的一切。

「艾莉雅……」

「你、你!」

「闭嘴,会咬到舌头。」

我让似乎说些什么的爱蕾娜和纳萨尼塔尔闭嘴,转向在子爵的指示下冲过来的骑士们,使出【铁蔷薇】强化过的肌力,抱着爱蕾娜和纳萨尼塔尔跳了出去。

「喝啊!」

我跳过骑士刺出的长枪,踩住枪尖,顺势冲上枪柄,踢飞犹豫是否该放武器的骑士的脸。

「你这家伙,竟敢!」

「不可原谅!」

我将踢中脸部的骑士当踏脚台跳起,右脚踢逼近而来的剑腹,左脚踢断骑士的颈骨,以三人份的体重跳跃,踢碎剩下骑士的头骨。

「虽说是斥候,但别小看级别4!她会使用奇妙的招式!」

中队长路德加对部下骑士们下达指示,原本慌乱的骑士们恢复冷静。

「盾牌向前!箭!多少中她也没关系!」

虽说是以用药剥夺爱蕾娜意识为前提,他们也无法再顾及颜面。不,是因为他们也做好觉悟,失败的话就会死吗?看到骑士们听从路德加的指示行动,本来他们應該赌上荣耀与命保护的爱蕾娜,紧紧抓住我的袖子。

「艾莉雅……你可以丢下我哦?」

近距离凝视着染成灰铁色头发的我,怀中的爱蕾娜如此低语。

「如果要做那事,我一始就不会待在爱蕾娜身边。」

与其成为贵族派的傀儡,引起不和,爱蕾娜甚至做好觉悟一死,我也近距离回望她的脸。

「反抗命运吧,爱蕾娜。就算结果是死,也要在那之前与命运搏斗。」

「……你真严厉。不过,这就好。」

爱蕾娜的眼眸恢复活力。她果然更适合这表情。

「击!」

几名骑士举着盾牌逼近,箭矢从他们身后来。恐怕他们也料到我会「以身为盾保护爱蕾娜」吧。

「咿!」

被我抓住后领的纳萨尼塔尔双手抱头发出惨叫。我「看见」右臂抱着的爱蕾娜手中聚集风魔素,没有后退,而是往前冲。

「——【风幕】——!」

爱蕾娜的魔术发动,卷起的气流让逼近的箭矢偏离。这时我已经冲出去,踢飞正面骑士的盾牌,冲进队列瓦解的骑士们之中,使出回旋踢折断骑士的脖子,踩烂倒地的骑士的咽喉。

由于抱着两个人,我的移动速度比平常慢,但反速度和踢击速度并没有下降。


▼艾莉雅(艾莉西雅) 族:人族♀・级别4

【魔力值:234/300】【体力值:221/250】

【综合战斗力:1152(特殊身体强化中:2182)】

【战技:铁之蔷薇/Limit 234 Second】


时间限制剩下不到四分钟……如果要使用魔术、全力战斗的话,两分钟就是极限了吧。

「弓队以外的都举起盾牌!先阻止那家伙的行动!」

路德加再次发出指示,拿着长枪的骑士们也丢下武器,举起绑在背上的备用圆盾和单手剑。

在这里被包围的话,我就无法以原本的速度行动,会变得很不利。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原本应该消失的尼洛从骑士队的侧面扑过去,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骑士们轻易地被撕裂。

「尼洛!」

「呜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呼唤尼洛一边把发出惨叫的纳萨尼达尔扔过去,尼洛露出嫌麻烦的表情,用胡须接住他,没有让他坐到背上,直接始蹂躏骑士们。

如果是毛皮拥有斩击、突刺耐的幻兽长须豹尼洛,即使是级别2或3的攻击,也能一边保护纳萨尼达尔一边战斗吧。

「——【水球】——!!」

那一瞬间,爱蕾娜放出的水团冲走了瞄准纳萨尼达尔和尼洛的弓兵们。

弓兵们察觉到这点,将弓指向我们。在这个距离下,就算有风幕也有可能无法完全挡,被箭贯穿,我为了保护爱蕾娜,抱住她的右手更加用力。

身为王族的她不会杀害臣民,相对的,我则会杀死她的敌人。

为了不让爱蕾娜再次受伤。

「击!」

弓兵们一齐出箭矢。我踢起裙摆,用裙摆缠住穿过风幕的箭矢,将其击落,左手从腿上拔出小刀,投向数名弓兵的咽喉或眉间。

减少一人份的体重,速度也更快。在三名弓兵倒下前,我冲进他们之中,从左手的【影收纳】放出斩击型与刃镰型的摆锤,同时在他们中央转了一圈,和爱蕾娜两人仿佛跳着华尔滋,以染血的大地为舞台,撕裂周围的弓兵们。


▼艾莉雅(艾莉西雅) 族:人族♀・级别4

【魔力值:175/300】【体力值:189/250】

【综合战斗力:1152(特殊身体强化中:2182)】

【战技:铁之蔷薇/Limit 175 Second】


「这、这個家伙、这隻野兽是怎么回事!?」

我听到这近乎惨叫的声音,往旁边一看,几乎失去所有护卫的萨佛亚子爵吓得瘫坐在地。子爵可能是感觉到我的视线,一脸害怕地始大叫。

「杀、杀了我会有大麻烦的!已经有老练的暗杀者前往王太子殿下的所在处了!能阻止这件事的只有我——」

咚咻!

萨佛亚子爵始喊出危险的话,一把单手剑深深贯穿他的咽喉,子爵无法掌握事态,像在说话般吐着血泡,眼神逐渐失去光芒。

「没有觉悟的叛徒……」

我回头看向剑飞来的方向,路德加看着被他称为叛徒的萨佛亚子爵,吐了口口水。

「路德加……你……」

爱蕾娜看到这一幕,不禁低语,几乎失去所有部下的路德加露出疲惫的笑容自嘲。

「公主殿下。您得到很好的护卫呢。我们虽然为国家担忧,自认有志向,但看来不是所有人都有同的法……」

「这是怎么回事,路德加!?你竟然派暗杀者去暗杀兄长大人!」

「没错,路德加大人!我们也没听说要暗杀王太子殿下!」

听到爱蕾娜的提问,幸存的骑士们也出声了。分队长乔伊也说过,身为王国骑士的他们并不打算对王族出手吧。路德加也说:

「王国……王家必须先尝过『痛苦』,否则不会改变。你们听了也会让决心动摇吧。我不能告诉你们。」

「怎么会……」

幸存的骑士们听到这句话,武器掉落,瘫坐在地。

「投降吧,路德加。就算你一个人在这里战斗……」

「那可不行,殿下。」

路德加断然拒绝爱蕾娜的温情,他静静地摇头,从死去倒地的部下手中拿起替换的剑,不是对着爱蕾娜,而是对着我。

「我不打算为了志向改变。就算万一免于极刑,只要活着就会重复同的事。如果是你,应该能理解吧?」

排除王太子埃尔凡,让爱蕾娜成为下一任国王。虽然我们也是以此为目标,但做法和目的从根本上就不同。路德加的方法只能依靠贵族派。如果有机会更了解爱蕾娜,他说不定会成为可靠的伙伴……

「……爱蕾娜,退到那只黑色野兽那边。尼洛不会攻击我的伙伴。」

「艾莉雅……」

我一边将发色从灰铁色恢复成带桃色的金发,一边解除【铁蔷薇】,缓缓地往前走。

「染成灰色的头发……原来如此,你就是『灰姑娘』吗?一般骑士应该敌不过你。」

「爱蕾娜和我一起战斗。」

因为爱蕾娜做好觉悟,我才能活下来。路德加听到我的话,微微笑了。

「是吗……我要求和你单挑。不过,要不要接受是你的自由。就算和那只野兽一起上也无所谓。」

从他的表情,我感觉到他以骑士的身份迎来最后一刻。

「浪费时间。始吧。」

我简短地说完,看到我双手拿着黑色短剑和黑色匕首摆出架式,微微扬起嘴角的路德加没有拿盾,而是用双手拿着部下的剑。。

从魔力残量来看,就算有魔力恢复药水,持续使用铁蔷薇到极限也很危险。而且,即使面对同等级的敌人,如果轻易使用必杀技,就无法和真正的强敌战斗。

更重要的是……为了回应路德加的觉悟,我用自己的力量握住剑。

「「…………」」

彼此拿着武器的我和路德加,为了移动到对方惯用手的反方向,以逆时针方向改变位置。


▼路德加 族:人族♂・推测级别4

【魔力值:134/160】【体力值:285/320】

【综合战斗力:747(身体强化中:921)】


和维洛及赛拉同等级别的级别4。战斗力虽然比我低一点,但正面与人对战的经验应该远胜于我。

路德加对我抱持的警戒,比战斗力的差距还要大,是因为他看过我使用铁蔷薇。虽然我没有使用的意思,但就算不使用,也能为「花式表演」来使用。

喀锵!

我慢慢拉近距离,用黑色短剑挡下比我先进入攻击范围的路德加的剑,火花四溅。

那一瞬间,路德加用左脚从旁踢来。我判断即使穿着轻铠甲,用刀子砍过去的姿势也很差,于是没有用自己的右脚去挡,而是缠住他的脚,让身体浮起,用左脚扫向路德加的右脚。

「什么!」

别说骑士的训练,他大概没有在对人战中遇过这战斗方式的对手吧。我们两人同时倒下,路德加立刻用左手撑住地面,支撑身体。

没有放武器,是因为他是「骑士」吧。

我放匕首和短剑,瞬间像猫一四肢着地,同时双脚一蹬,跨坐在他身上,从【影收纳】取出小型十字弓,朝路德格的脸击,贯穿他惊愕地瞪大双眼的眉心。

在对人战中,是你占上风。只不过,身为骑士的你太过拘泥于这点了。

与你们的战斗,让我又稍微变强了。


▼艾莉雅(艾莉西雅) 族:人族♀・级别4

【魔力值:153/300】【体力值:171/250】

【肌力:10(14)】【耐力:10(14)】【敏捷:15(22)】【灵巧:9】△1UP

《短剑术等级4》《体术等级4》

《投掷等级4》《弓术等级2》《防御等级4》《操线等级4》

《光魔法等级3》《暗魔法等级4》《无属魔法等级4》

《生活魔法×6》《魔力控制等级4》《威压等级4》

《隐匿等级4》《夜视等级2》《探测等级4》

《毒耐等级3》《异常耐等级1》

《简易鉴定》

【综合战斗力:1296(身体强化中:1620)】△144U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