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扭曲事件 前篇

魔术学园惯例,一年级的野外研修。如果只是听说,由于每年都会进行视察和参观,所以并不是特别稀奇的活动。

我被告知,这个情报之所以没有传达给学生,是因为考虑到上级贵族子弟的行动可能会有绑架或袭击,所以直到最后一刻都隐瞒着详情。

「兄长在立场上无可奈何,不过没到连叔父都打算参加。他成为教师也是事后才通知……幸好有阻止他。」

在学园内的爱蕾娜宅邸,我们一边在阳台喝茶一边换情报,爱蕾娜听到阿莫尔的事情后,头痛似的用手指按住眉间。

「我他不会随便插手,不过艾莉雅也要小心。那个人可能会以『个人感情』这愚蠢的判断基准,企图把你从我身边排除。」

「那个人能推翻王命吗?」

「如果只是手段,像是抓住把柄,或是用武力……」

爱蕾娜说到这里,重新看着身穿侍女服的我苦笑。

「对你来说,两都是白费力气呢。」

管家约瑟夫一边替说完话的爱蕾娜的茶杯倒新茶,一边口。

「爱蕾娜大人,我您应该会感兴趣,刚才收到追加情报。」

「是什么,爷爷?」

「这次的研习是远离王都的演习视察,高阶贵族的千金应该会辞退。在这情况下,公主殿下身为王族,会和没有马车的千金同组,不过有一位公子硬是挤了进来。」

「……是哪位?」

爱蕾娜听出话中隐含的「内幕」,浮现甚至令人感到压迫的优雅笑容。

「是王都圣教会,拥有法衣男爵位的神殿长的孙子纳萨尼塔尔大人。推荐人是王弟殿下。」

「哎呀……」

拥有男爵位的圣教会神殿长。虽然我的「知识」不知那是什么程度的地位,不过从爱蕾娜的表情看来,法衣男爵应该比一般男爵位还要高。

「如果是那位大人,我记得小时候去圣教会的神殿时,他有陪我玩。」

爱蕾娜像是起往事般叹气。

「一始我以为他是哪里的千金小姐,因为他长得非常可爱,我帮他头上戴了花饰,结果他哭了。话说回来……我知叔叔是圣教会虔诚的信徒,但他到底在什么?」

爱蕾娜的低语是疑问句,不过从她厌烦的表情来看,应该多少察觉到了吧。

依我看,他们可能试着把爱蕾娜隔离在神殿中,远离世俗的紛爭。如果我们假设,法衣男爵的地位实际上是伯爵,那麼下一次的事情甚至可能考虑到结婚的可能。

而且,还是无视爱蕾娜和国王陛下的法,阿莫尔的独断。

「总之先提高警觉吧。真正感情用事的人的法和行动无法预测,真伤脑筋……」

爱蕾娜的这句话,让我、约瑟夫和克洛伊默默点头。

爱蕾娜能信任的伙伴真的很少。从出生就照顾她的这两人,还有在迷宫也带着她当随从的赛拉吧。

或许就是因为这,她才会把像我这可疑的人放在身边。我再次发誓,为了连双亲和哥哥都无法打从心底信赖的爱蕾娜,我一定要守护她的心。


***


「……准备好了吗?」

黑暗的森林中,全身被黑布覆盖,像是女的人物用格外有口音的共通语说话后,同全身隐藏的另一名女回应。

「你也差不多该相信我了……那些人起义的预定没有改变,我也准备了我方的人手,所以你放心吧。」

两人虽然行动相同且互相合,但绝非「同伴」。

她们属于不同的组织,有着不同的目的,即使如此,要做的事相同,所以一起行动。

「该做的事都做了。你只要学会使用那个就好。以你的能力值,应该能发挥出比至今的武器更强的威力。」

「……我知了。」

黑衣女简短地说完,挥动魔铁锁链,不知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做到这事,她在树干上留下深深的伤痕。

给予武器并教导使用方式的另一名女子,取出自己用的细炼,擁有烧伤痕迹的肌肤中唯一露出的眼睛充满憎恨。

(「灰烬」……我绝对要杀了你!)


***


風平浪靜的过了一个月左右,始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时,学园告知要以中级贵族以上为对象,举行骑士团的演习视察。

演习在王都所在的中央王家直辖地与旺卡路侯爵领地之间,不属于任何领地的草原地带举行。由于没有遮蔽物的海风,不适合人类居住,不过相对的,演习不会有人打擾。

或许该说果然,自由参加的女学生,很少有人去坐马车也要三天,而且没有旅馆的地方,整体来说也只有几个人。

既然如此,至少让少部分的女学生一起……学园如此提议,不过卡璐菈表明要参加,所以这个提议就没了。

当天,爱蕾娜和我以及其他两名女学生,还有神殿长的孙子,名叫纳萨尼塔尔的少年,为了坐同一辆马车而集合。

纳萨尼塔尔比爱蕾娜还矮,是个长相真的像少女的少年,不过本人似乎对身高比千金们矮,以及长得像女生感到自卑,对于和女学生搭乘同一辆马车前往当地,他一脸不高兴。

希望不要发生麻烦事……我这么着,把爱蕾娜的行李放到马车上时,背后有股陌生的气息靠近。

「失礼了。你是艾莉雅小姐没错吧?」

「有什么事吗?」

我以上级侍女之礼回应像是骑士的男人后,那名青年用端正的五官露出微笑。

「我和你谈谈关于路上的警备。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我知了。」


那名年轻骑士似乎是第二骑士团负责护卫公主的第一中队分队长。不过,那个人为什么会找我?我身为公主护卫的事应该没有公,他是从哪里听说的呢?

接下来要进行护卫任务,所以理所当然地,我被那名分队长青年,以及装备格外森严、像是部下的年轻骑士们护送,前往学园内像是骑士值勤所的建筑物。

「因为马上就要出发了,所以没什么时间。」

「不会花太多时间的。第二骑士团的人也会帮忙准备公主殿下搭乘的马车,我应该没问题。」

听到我这么说,青年分队长露出歉疚的苦笑,我们在办公室里类似会客室的地方面对面坐下。

「我让人泡茶吧。我有买到卡尔凡帝国产的好茶叶,就试着像当地人喝的一,和砂糖、香料一起煮吧。虽然味有点特别,但习惯后就很好喝哦。」

「不是要聊路上的事吗?」

我面无表情地这么说,他看到我的态度,稍微耸了耸肩。

「公主殿下应该也会允许我们有喝茶的余裕吧?还有,很抱歉没有报上名字。我的名字是乔伊。我也很听听以最年少之姿加入鼎鼎大名的『虹色之剑』的冒险者阁下有什么故事。」

「……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我用同的语气、同的态度,平静地询问。不知他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自称乔伊的青年一瞬间语塞。

「……是王弟殿下告诉我的。他说你是等级4的优秀斥候。」

「这啊。」

又是那个男人……情报外泄,而且还是地位和时间都相当充裕的人,实在很棘手。

之后,乔伊的部下端来香气独特的茶,我了一口他递过来的茶杯边缘,然后轻轻将茶杯放回桌上,眯起眼睛看着他。

「所以,你还没要谈正事吗?」

「您连茶都还没喝吧?还是说,要我准备一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呢?」

「你被指示要像这绊住我吗?」

「您在说什么……」

听到我这么说,乔伊露出像是在玩笑的笑容,但他的心中却产生些许杀气,房间外也传来细微的动声。

我毫不在意,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眼前的茶杯。

「对公主的护卫下安眠药,是做什么?」

砰!

这句话出口的同时,乔伊的部下们用力打门,涌进室内。

乔伊自己也拔出剑,站在部下们面前,将剑尖指向起身的我,嘲讽地笑了。

「有抗毒能力吗……看来太小看少女了。我们被代要尽可能不杀王女殿下身边的人。就算你有级别4,面对骑士,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斥候也无计可施吧?请你乖乖就范。」

即使同为级别,斥候职业在战斗方面被认为比不上战士系或魔术师。实际上战士与斥候正面战的话,战士有很高的概率会赢。

「你们的目标是王女殿下?」

我这么一问,乔伊稍微皱起眉头。

「我们也是王国的骑士,不会伤害殿下。为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准备了『说服』王太子殿下退场,让王女殿下成为我们新盟主的场合。为此你很碍事。请你放弃吧。」

「……贵族派吗?是谁的指示?」

我这一句话让骑士们的气氛变了。

「上……打断她的手脚也无所谓!」

乔伊大喊,骑士们始行动。

不过,我在这瞬间踏出一步,从【影收纳】中取出黑色匕首,砍向反应不及的他的喉咙。

「妨碍爱蕾娜的敌人,由我来排除。」


***


「公主殿下,出发的准备已经完成。日程也迫在眉睫,差不多该出发了。」

从演习的第二骑士团前来护卫的第五中队的队长对爱蕾娜说。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要与我同行的女学生艾莉雅还没回来。不能等她回来吗?」

这次的演习视察,对象是拥有领地的男爵家以上的子弟。成为准男爵家养女的艾莉雅没有参加资格,不过伯爵家以上的上级贵族可以带一名随从同行,因此爱蕾娜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艾莉雅。

身为王族的爱蕾娜本来可以要求带复数的护卫,不过爱蕾娜贯彻要成为其他学生的模范,而且第二骑士团的精锐,四十人左右的中队前来护卫,因此个人的护卫只有艾莉雅一人。

原本的中队规模包含一般士兵在内有两百名,不过考虑到要搭乘马车移动,只有骑马前来,要护卫几天也足够了吧。

坐在野外长椅上的爱蕾娜这么回答,中队长便像在劝导不听话的孩子般露出干笑。

「公主殿下……可以的话,也请您考虑一下已经在马车上等待的其他学生。而且如果是那位名叫艾莉雅的女学生,我们会立刻派其他马车追上,我您应该能在途中的休息处立刻见到她。」

「这啊……」

在第二骑士团中,被付护卫公主任务的他们中队是精锐中的精锐。

分队长等级全部都是级别3,尤其是中队长路德格,年仅三十出头,是骑士团中为数不多的级别4骑士,身为男爵家当家的他所说的话不能随便忽视。

「我知了。那么,路上就麻烦你们了。也请你们安排艾莉雅在今天之内与我们会合。」

「遵命。请给我们。」

虽然多少觉得不自然,但一直怀疑的话,王族的资质也会遭到怀疑。而且既然对方提出其他学生,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等等」。

就这,爱蕾娜留下艾莉雅这个既是盾牌也是剑的少女,坐进准备好的王家马车。马车里已经坐着没有男丁的男爵家与子爵家的千金……以及那个法衣男爵,神殿长的孙子。少年坐在马车里。

「好久不见了,纳萨尼塔尔。神殿长大人身体还好吗?」

「是、是的,殿下!祖父大人很健康!」

少年跟其他千金一娇小,长相可爱,紧张地回答爱蕾娜的问候。

「话说回来……你没有带随从呢。」

法衣男爵因为与宗教有关,即使没有领地,也能享有实质上等同于伯爵家的待遇。纳萨尼塔尔只要要求,就能有随从,但他拒绝了。

「是的,我身为贵族之前是神殿的孩子,受过教育,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这啊。」

虽然他说的话很了不起,但从表情与语气,可以理解他受到神殿思影响,会责备世俗的贵族。爱蕾娜小心不露出失望的表情,放弃继续跟纳萨尼塔尔对话。

察觉到那气氛的千金们也不口,在沉默前进的马车中闲得发慌的爱蕾娜看向窗外,发现应该从王都南侧往东前进的马车正在森林中前进。

「这辆马车是要往哪里去?从太阳的方向来看,应该是往南?」

从前方的小窗子这么呼唤车伕后,车伕不知向哪里打了招呼,打没有停下的马车门,从并行的马匹上,路德加跳了进来。

「失礼了,王女殿下。可以请您安分一点吗?」

「你……!」

「接下来我要带殿下到某个地方。只要您安分一点,我就能保证其他学生的安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