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终章 跨越往日向着明天

「——在与伊赛赛里成为夫妻的三年后,某天,吾的面前出现了一位魔术师。」

丹礼岛的据点中。

看着正发出「啪叽啪叽」声响的篝火,艾露露卡静静地说。

而现在在场的,只有艾露露卡、无色以及伊赛赛里三人。因为提前告知了有要事要谈,所以便让为补习组的龙胆她们与森之民等人回避了。

没错,当年导致艾露露卡从森之民村落出走的事件——也就是这次乱的起点,艾露露卡将要亲口说出其真相。

顺带一提,或许是在解决〈丘比特〉时所释放的力量过多,艾露露卡现在已经变回了平时在〈庭园〉里的那副年幼模。不过大人形态才是她原本的面貌,平时的她是为了抑制力量的消耗,所以才一直以幼年形态活动。虽然伊赛赛里刚看到时还有些不知所措,但现在已经成功接受了。别看她现在一脸飒爽的子,直到刚才她的尾巴都还在啪沙啪沙地摇来晃去。

「其名为,久远崎彩祸。那家伙是这么说的。

——伟大的森之大狼艾露露卡。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

听完艾露露卡的话语,无色微微屏住了呼吸。

「魔术师久远崎彩祸……是你说的人么,无色?」

乖乖听着刚才那一连串话的伊赛赛里,瞟了一眼无色,问。

于是无色轻轻点点头,转头看向艾露露卡。

「拯救世界——也就是说,是要和你一起去打倒灭亡因子吗?」

艾露露卡缓缓摇了摇头回应无色的提问。

「过去彩祸出现在吾面前时,那被称是灭亡因子的东西还未出现。是啊——已经,是大约五百年前了。」

「…………」

听到这些,无色屏住了呼吸。

理由很简单。他对五百年这个数字有印象。

「难说,彩祸小姐那时所说的世界是」

「你从彩祸那边听说了吗——没错,当时吾等相遇的世界,正是在这个世界出现之前的——真正的地球。」

听完艾露露卡的话,无色咕地倒吞了一口凉气。而伊赛赛里则是一脸不明所以的子。不知是因为她在猜测艾露露卡话语中的真意呢,还是单纯不打断她说话呢,总之直到最后她都没有将心中的困惑问出口。

「距今大概五百年前,那时还很年轻的彩祸,就已经察觉到了会侵蚀地球的存在,最后为了讨伐它,彩祸始在全世界寻找、聚集伙伴。吾也是其中之一。」

「侵蚀……地球的存在」

「嗯,虽然吾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不过彩祸等人将其称为〈星喰〉」

「〈星喰〉——」

那是在过去将真正的地球所抹杀掉的存在的通称。

是导致彩祸创造这个世界的远因。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惧,只见无色的表情变得僵硬了起来。

接着,先前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伊赛赛里,突然一脸困惑地口问。

「我不是很明白……但我能理解为,我们之所以能像现在这活着,是因为大狼大人你们战胜了那个〈星喰〉吗?」

但艾露露卡面露苦涩地摇了摇头。

「吾等,确实打倒了〈星喰〉……但是,在那个时候,地球却已经迎来了它的极限。在吾离村落后不久,是否发生过什么天地异变?」

听到艾露露卡这么一说,伊赛赛里像是起了什么似的猛然晃了晃肩膀。

「有的!是强震和异常天气,很多同胞当时因此而死」

「……那就是,地球的终结,也是吾等失败的证明」

「但是,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活着。而村落也早就复兴了。如果当时地球就已经毁灭了,那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大地又是怎么回事?」

「——第五显现〈世界〉。汝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吧,无色。」

「…………嗯」

这个名字,从未来到访的彩祸那里听到过。

那是超越了显现术式的极致·第四显现的奇迹,是显现出世界本身的术式。

而无色等人如今生活的地方,正是彩祸所创造出来的,与地球一模一的世界。

艾露露卡简洁地跟伊赛赛里说明了一下事情始末,但伊赛赛里一时间还是无法理解。嘛啊,她这也难怪,毕竟要是无色没有与彩祸相遇,必他也不会相信如此荒唐无稽的事情。

但比起这个,伊赛赛里还有更为在意的事情。只见她一脸严肃地问。

「……当初离村子的时候,你为什么杀了十位同胞?」

「啊啊——」

艾露露卡轻轻叹了口气。

「当时彩祸的邀请,吾一度拒绝了。因为吾不能放着村落不管,而且吾本来也不太喜欢魔术师。最重要的是,吾并不相信地球毁灭这等荒唐的话。」

但是,艾露露卡继续说。

「那个时候,有同胞中了〈星喰〉的瘴气,丧失了自我,向吾和彩祸发起了袭击。就宛如,先前被〈丘比特〉侵蚀了思考的汝等一」

「…………!」

伊赛赛里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而艾露露卡则望着远方,接着说。

「……与这次〈丘比特〉不同,那时候吾并没有让同胞恢复正常的方法。所以,万不得已,吾还是对同胞出手了。

这情况要是放着不管的话,日后肯定还会发生同的事。不……如果彩祸说的是真的话,那这份危机就会降临到所有栖息在地球上的生物。

于是——吾决定接受彩祸的邀请。」

听完艾露露卡的话,伊赛赛里两手颤抖了起来。

但这也难怪。毕竟如果艾露露卡说的是真的话,那艾露露卡就并不是背叛了一族,而是为了守护一族——甚至是为了整个世界而战。

「那的话,为什么,丢下我……!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啊……!」

「……抱歉啊。因为吾知这是场赌上命的旅途。吾绝不能将汝牵扯进来。而且,汝是族长的女儿,可不能让汝当杀害了同胞的共犯啊」

「我……我可是……!只要能在你身边,什么都能无所谓的啊——」

「汝能够健康地活着,吾就放心了。吾相信,要是能为汝的健康成长出一份力,吾这把老骨头就算是碎了也具有意义。毕竟说到底夫妇关系也只是暂时的而已。吾着汝会渐渐忘了吾,然后找到新的伴侣,过上安稳的日子……」

最后艾露露卡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但没到汝会这追过来啊。」

闻言伊赛赛里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缓缓张嘴。

「……那是当然的。就算到大地的尽头我也会追上你的。因为,我是你的妻子啊」

「……嗯,是吗。」

面对伊赛赛里的宣言,艾露露卡仅是如此回答。

这真是过于简短、质朴的话语。但对这两人来说足够了。只见她们视线相,随后心照不宣地一同绽放出笑容。随后艾露露卡伸手抚摸起伊赛赛里的尾巴,于是伊赛赛里便舒服地转动起身体。

「那么——」

一段时间后,艾露露卡呼出了一口气。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详细的事情改天再说吧,暂且让吾休息一会儿」

「嗯。我也得向同胞们说明事情原委……不过,身为族长却自己坏了规矩,恐怕事后不得不卸任了吧。」

「是吗?可吾没看到能把汝赶下族长之位的血亲啊。」

艾露露卡笑着说,随后她身体沉重地站起身来,往无色那边走了几步后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就是这。让身体休息休息吧——无色,汝过来陪陪吾。」

「是……欸?」

这突然的邀请让无色瞪大了眼睛,而伊赛赛里则发出了激愤的声音。

(起源星风谷:艾露露卡说的话原文在日语里有「与我男女往」的歧义)

「为,为什么是那个男人。一起的话我也!」

「汝还有要做的事吧?莫非现在就不履行族长的责任了吗?」

「咕……咕咕咕……」

伊赛赛里不甘心地转过身,随后啪地伸出手指指向无色。

「别以为摸了大狼大人的尾巴根就可以得意忘形了啊!?正妻可是我啊!?」

这么说完后,伊赛赛里便大步流星地离了。

于是无色呆呆地目送着她的背影,随后向艾露露卡发问。

「……尾巴根?」

「噢,对森之民来说,腹部和尾巴根部都是最为敏感的地方。只在有着极为亲近的关系时,才能同时抚摸这两个地方。」

「极为亲近的关系?」

「就是父母与子女或者——夫妇这类」

「………」

听完艾露露卡的话,无色变得一脸苦涩……先前为了逃离包围,他抚摸了艾露露卡以及以伊赛赛里为首的无数森之民的敏感之处。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嗯——必伊赛赛里她们应该记不太清,所以沉默就好。而吾的话——」

嘴角缓和下来的艾露露卡,此刻微微笑了一下。

「嘛啊,吾无所谓的。」

「不我很有所谓啊!」

闻言无色不由地发出悲鸣。



「喂喂?啊,是我是我——哈啊?才不是诈骗电话啊!你再这我就挂了!」

丹礼岛北部,在那被封印、隐蔽起来的地下设施入口处,秘宫来梦正左耳贴着智能手机,一脸不快地皱起眉头。

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了轻快的女孩笑声。

『啊哈哈,我玩笑的。情况怎么了?』

「啊啊——」

来梦右手操着小箱子,微微歪了歪嘴角。

「和计划的一。拿到了目标物品。也成功骗过了警备系统,无论是谁来直接确认内部情况都不会暴露,大概吧」

『呀!挺能干的嘛,来梦碳。本小姐十·分·感·动❤』

「别再喊来梦碳了,别再喊了。」

来梦一脸厌烦地叹了口气。

此时来梦右手拿的小箱子,是他在内部施加了构成处理的魔导具。主要功能是收纳和封印。简单地来说,就是现在来梦身后的封印设施的超小型版。虽然这功能的魔导具在别处也有,但来梦姑且在上面加了自己的原创改编,构成式也没有公出来。

而收纳封印的对象并不仅限于无机物,有机物——灭亡因子也包括在内。

虽然它并没有厉害到能强行封印收纳高等级个体和竭尽全力胡乱暴走之类的强度,但在特定条件下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就算是神话级的灭亡因子,当身体处于被分裂成二十四份后再施以假死处理的话,也是有可能很好地进行收纳的。

没错。此刻来梦的小箱子中,正收纳了封印在地下设施中的神话级灭亡因子——〈乌洛波洛斯〉身体的一部分。

而来梦参加这次补习的真正目的,就是这个。

不过此刻他也并非没有不满。只见来梦一脸复杂继续说。

「……话说,那些狼娘是怎么回事啊。我之前可没听你说过啊。而且你还用上了前不久才复活的〈丘比特〉」

『啊嘞?本小姐大人没说过吗?那真是Sorry。但是本小姐大人相信来梦碳一定能出色完成任务的。看,我这双kirakira的慧眼』

电话那头传来了雇主那得意忘形的声音。

于是来梦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随后像是起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

「话说,〈丘比特〉的鳞粉对我没效果这点倒还好,但为什么,就连那些女生们都对我完全没有兴趣?」

『欸?怎么,来梦碳,这让你很吃惊吗?』

「虽然能趁着她们混乱的时候来行动倒是很方便,但总觉得心里无法接受」

来梦不满地说,而电话那头的少女则笑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