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第五章 真赭大神显现于此

「——————————————————————」

遥远地,遥远地。

咆哮响彻了云霄。

那是狼的吠叫,是司掌森林的大狼之咆哮。

身披第三显现的〈庭园〉骑士艾露露卡·弗雷埃拉,此刻仿佛是要去证明自己的力量一般,发出远雷般的嗥叫。

「艾露露卡!振点!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无色为了唤醒艾露露卡而不断呼唤着她,而她却没有给予回应。只见她的双眸正闪耀着灿烂的光芒,同时还像月牙一般向后仰身。

「呜……库……」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先前倒在地上的伊赛赛里也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嘴里似乎还在说些什么。随后她像是强忍着头痛似的按住头,接着慢慢站起身来,最后讶异地抬头看向无色的脸。

「怎么回事?……你这家伙是谁?从哪里来的……不,比起那些,我到底是……」

看来,她似乎并没有看见无色变成彩祸时的记忆,这突然出现的少女让她十分困惑。

不过,她那讶异的视线只看了无色几秒钟。

理由很简单——因为伊赛赛里注意到了前方的人影,随后她肩膀颤抖了一下,便立刻压低了身子,做好临战的准备。

「艾露露卡……!可恶,竟然用妖术……」

只见伊赛赛里顿时变得一副怒不可遏的子,毛发尽立。见状,无色立刻张手阻止了她。

「等一下,伊赛赛里。」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我的名字?」

「你现在还记得多少事情?已经不再冲动了吗?」

「冲动……?你在说什么?」

「我是在问你,不和雄配也没问题了吗?」

「你、你丫的突然说什么呢?真是不知廉耻!」

听完无色的询问后,伊赛赛里的回应里夹杂着些许羞涩。……而气氛则仿佛变得是无色突然始说怪话一。这让无色有些难以接受。

就在这时,伊赛赛里像是突然感到头痛般皱起了眉头,同时把手放在了额头上。

「唔……咕、这、这段记忆……我为什么会……做那事?」

然后,她宛如回起迄今为止所发生的事一,喉间不断地发出吟声。

虽然感觉有些模糊,但她似乎还记得先前被〈丘比特〉侵入时的记忆。那事情就好办了。只见无色正提防着艾露露卡继续说。

「你不明白吗?是艾露露卡救了你啊。」

「什么……?」

伊赛赛里皱着眉头,一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子。

而就在这一瞬间。

艾露露卡摇晃着头,将弓起的身体向前倒去。

随后,她就像是被操纵的线所引导着的人偶一般,双手合十,从嘴里吐出了那个咒词。

「第四……显现——」

「……唔!」

听到这个咒词的无色,就连身体都不由得僵住了。

「——【命之森(ramatnitay)】」

(原文:ラマッニタイ,意为魂之森

七月撷摘:ramat,ラマッ,魂(出典:田村、方言:沙流)

nitay ,ニタイ,林,森(出典:萱野、方言:沙流))

紧跟着这咒词,艾露露卡的尾巴根部处,出现了第四红色的界纹。

与此同时,那与周围不同的光景便以她的脚为中心缓缓铺展来,逐渐始侵蚀现实。

不久,它就这么吞噬了无色和伊赛赛里所处的地面,随后改写了周围的景色,甚至覆盖了天空。

刹那间,无色他们便身处于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空间了。

——这是一片被雪覆盖的幽深森林。此刻天空灰暗,一轮红月正照亮着四周。

第四显现。能用显现体覆盖掉以自身为中心的景色,是位于顶点的魔术精粹。

既然位列〈庭园〉骑士的瑠璃和安布埃特都能使用此魔术,那么艾露露卡自然也能使用。就在进入这片空间的瞬间,巨大的压力便迎面而来,使无色两人的双腿止不住地颤抖。

但这还——不是结束。

「——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只见艾露露卡仰天长吠,周围的魔力便随之卷起了旋涡,同时辉光也始缠绕起她的身体。

最后艾露露卡的身影变成了一团光,就这膨胀了起来——

「什……」

几秒钟后,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巨狼的身影。

这是远超无色体格的巨大身躯,那暴虐与华并存的柔软四肢上,正排列着短刀大小的利爪。以及覆盖全身的赭红色毛发,都在月光和界纹的照下散发着赤红的光辉。

由于伊赛赛里等森之民先前都变成过狼的模,所以无色倒也不是没过这个可能。

但这远超常规的身姿,还是颠覆了无色的「先见之明」。

那是震慑观者的威容,也是对超越人智之力的崇敬。已然不能称之为野兽。

呜呼,古时候的人们,当时在目睹这的自然暴虐之威时,也是这称呼的吧。

——『神』。

「唔……嗯……」

「这里、是……」

在艾露露卡的咆哮声中,先前失去知觉的森之民们也始陆续醒来。

然后,她们便立即看到了前方那艾露露卡的身影,脸上纷纷渗出了汗水。

「族、族长!」

「那到底是……」

「……那是艾露露卡的兽体。注意不要被她吞掉了。我等正是为了打倒那家伙才去磨尖爪牙的。」

伊赛赛里鼓舞着大家。但是,森之民们似乎无法承受住艾露露卡那巨大的压迫力。只见有人跪在了地上、有人流出了眼泪、还有人拼命用手捂住嘴,要抑制那呕吐感。

「——————————————————————」

接着艾露露卡就像是要进一步火上浇油一般。

再次发出了一记悠久而又响彻云霄的咆哮。

先前还能勉强表现出对抗意志的少数森之民,此刻却都像是被那吠叫声彻底压倒了一般,纷纷丧失了战斗意志往后退去。

但是,不对劲。有所感觉的无色屏住了呼吸。

刚才的咆哮,并不是为了威慑无色他们。——而是在呼唤。

只见伴随着先前艾露露卡的吠叫,那连绵的森林中,逐渐出现了无数光芒。

那是『眼睛』。

没错。来自积着厚雪的森林中、来自树丛间、来自空中。

那是狼、枭、鹰、熊、鹿——以及许许多多野兽的视线。而此刻这些视线正汇聚在无色他们身上。

「……!?」

伊赛赛里大概也注意到了吧,只见她瞪大了眼睛,不断地环顾着四周。

无穷无尽。

几百、几千、几万甚至几亿——那让人觉得已经称得上是无限程度数量的野兽,此刻填满了那一望无际的天空与大地。

而看到这异的景象,无色终于知了,这个第四显现的特。

「————————————————!」

随后艾露露卡咆哮起来,发出号令。

接着野兽们似乎不差分毫地领会了她的意思,一同向无色他们袭来。



每一只都相当于艾露露卡的第二显现,都是强韧的兽型显现体。

只见它们组成了数不清的群体,向着无色、伊赛赛里和森之民们这边涌来。

那简直就像是具有质量的风。又像是世界本身汹涌而至,要将无色等人就地压杀。

「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伊赛赛里释放巫咒,将近在眼前的狼们烧得精光。而大概是在响应她的英勇身姿,只见森之民们也纷纷始奋起应战。

但是,不管击倒多少,屠戮多少,新的野兽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出现,然后袭击过来。

那孕育了无尽生命的森林。誓要将对方吞噬殆尽才能善罢甘休。

于是无论尝试了怎的抵抗,无论谋划了怎的逃亡,最后都会被压倒的暴虐之威所粉碎。这简单终极的第四显现。而只要被困在这片空间里,就再也无法逃。

——但还有唯一的办法。

「…………!」

无色调整起呼吸,同时让意识敏锐至极限,将魔力巡行全身。

「——万象辟。天地尽於吾掌中」

随后始咏唱。

「起誓恭顺。 ——汝将,成为新娘」

这是无色——不,是彩祸的身体所拥有的,最强魔术之名。

第四显现——【可能的世界(void·garden)】!

瞬间,在无色的头顶上显现出了四画界纹,同时迸发出了极彩色的光芒。

随后以无色为起点,那在月光照耀下的雪之森林中,始逐渐形成另一个空间。

只见周围始发生变化,那空中、地面,有着数座摩天大楼正如犬牙般屹立。其间隙中的野兽们被接连吹飞,最后化为光粒消失于虚空中。

没错。第四显现是魔术精粹中的极致。一旦有一方的魔术发动完成,届时,倘若两者之间没有足够大的实力差距,那属于另一方的便只有败北。

而唯一的例外,便是现在这情况。

即用第四显现来对抗第四显现。

既然对方发动了第四显现,那无色这边自然也只能以同的方式来争夺空间的支配权。

「咕、唔唔唔——!」

只见以无色的身体为中心,四周的空间就像是被剥落了一般出现了一裂缝,随后苍穹便从缝隙中源源不断地渗透出来,与艾露露卡【命之森】的境界混合成了大理石状的光景。而那正向无色他们扑来的猫头鹰,则在触碰到苍穹的瞬间,就仿佛失去了方向似的直直落在地上。

彩祸的第四显现【可能的世界】,能够观测并选择一切的可能,是将术者理中的未来吸引过来并实现。真是无愧于最强魔术师这一称号的,犯规级别的超级术式。

但,那是在成功发动魔术,并将对方控制于空间之内的前提下。

现在在这已经展的第四显现内发动术式。虽然并不清楚真正的彩祸会怎,但现在操控术式的毕竟只是新手魔术师的无色。

而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好比在深海中吹气球。倘若以正常肺活量吹的话,必连形状都吹不起来。不仅如此,氧气还会随着时间所流失,而水压则会不断冲击身体,造成伤害。

「咕、啊、啊……!」

夜色渐渐侵蚀了过来。

同时无色感到一股燃烧般的刺痛正朝着大脑袭来。

无色的视野变得明灭不定,随后感到自己的意识正渐渐远去。

但是。

「…………唔!」

无色看着眼前的伊赛赛里和森之民们,咬紧了牙关。

刚才好不容易用【可能的世界】压制住了野兽的狂潮,要是就这么让它消失的话,必不仅无色,就连伊赛赛里她们也会在一瞬间被吞噬殆尽吧。

虽然无色也只是对艾露露卡和伊赛赛里之间的过去略有耳闻。但尽管如此,无色也不能就这让艾露露卡杀死伊赛赛里她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