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第四章 须臾之间的蜜月与别离

在魔术师养成机关〈空隙之庭园〉中,有一辆轮椅正在缓缓移动。

而坐在上面的,正是〈庭园〉骑士·不夜城瑠璃。

不过,现在乍看上去恐怕也很少有人能注意到那是瑠璃。

但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瑠璃现在的模和平时的她完全不一。

平日里那充满着生命力的双眸此刻已经失去了好胜的精气神,只是在呆呆地望着天空。那扎成两束的头发也失去了光泽,给人一只要用梳子轻轻一梳,发梢就会像沙子一般随风消散的感觉。

而她的膝盖上还盖着一块触感很好的毛毯,上面正并列摆着两只看上去像是她自制的布娃娃——是彩祸和无色。只见瑠璃正不时抚摸着它们的头,她那干巴巴的嘴也随之始微微张合。

那模简直就像个时日无多的重病患者。路过她身边的学生们都被吓了一跳,但又会不自觉地多看她一眼。

(菠萝鼎:这是什么?噢淦好吉尔怪!再看一眼.jpg)

「瑠璃酱你看,今天天气真好呢。」

推着轮椅、相貌温柔的少女——叹川绯纯,此刻正一边移太阳伞一边说。

似乎是对此有所反应,瑠璃缓缓地将视线投向天空。

「……好…………」

「嗯,是啊。那,今天也努力学习吧」

「……唔……嗯……」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实在看不下去了的黑衣正站在轮椅前,用平静的语气问。

而此刻的瑠璃看上去则像池塘里的鲤鱼一,只见她的嘴正一张一合地动着,却没能发出声音。见状,在后方推着轮椅的绯纯只好苦笑着代她回答。

「啊,乌丸小姐,早上好。」

「早上好。所以,瑠璃小姐突然间怎么了?」

「啊—……嗯。你,玖珂君不是在补习吗?还有,魔女大人这几天也去休息了。」

「嗯,然后呢?」

「然后,她就变成这个子了。」



「我是听漏了什么重要的说明吗?」

总感觉这中间似乎省略了很多因果关系,为此黑衣面无表情地歪起头。

而绯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些奇怪的话,只见她额头流下了冷汗,最后露出一副无力而干瘪的笑容。

「我也觉得,但也只能这么解释……」

「我记得彩祸大人过去也曾离过〈庭园〉好几天吧。」

「啊,嗯,所以每次她都是这状态。」

「…………」

——这还真不知。黑衣皱起眉头,眯起眼睛。但这也不怪她,毕竟当时黑衣还用着原来的身体,自然无法知这些。

这么说来,当初瑠璃被关在〈虚之方舟〉时,也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见到彩祸和无色而变得十分奇怪。虽然黑衣还是不太明白其原理,但或许彩祸和无色的身体,正不断分泌着瑠璃生存所必需的某营养素。

黑衣沉默不语,绯纯则像是要为瑠璃辩解般,大声说。

「不过放心吧。即使瑠璃酱变成现在这副模,也还是会去认真上课,在灭亡因子出现时也会好好战斗的。毕竟魔女大人不在的时候,她才更要牢牢守护住〈庭园〉。」

「就以这个状态守护吗?」

「没错。她用一副像是已然死去的表情将灭亡因子一个接一个地屠杀殆尽,甚至因此被起了个死神的绰号。」

「死神。」

听到这煞有介事的外号,黑衣不由得复述了一遍。……不过,在这糟糕的状态下也能很好地完成使命,她真不愧为〈庭园〉的骑士。

话虽如此,每当无色和彩祸不在的时候她都是这状态也很麻烦。于是黑衣从怀里掏出了手机,随后将镜头对准了瑠璃。

「瑠璃小姐,瑠璃小姐。」

「啊……黑……衣……?」

「是的,早上好。我知现在的你很沮丧,但还请振起来。毕竟瑠璃小姐是〈庭园〉的骑士,要是表现得太过软弱的话,会让学生们动摇的。」

「可是……我、我……」

「顺便说一下,这段视频稍后会发给彩祸大人和无色先生。」

「——嗒啦瞎噗!」

就在黑衣说完的瞬间,瑠璃便一脚踏上了轮椅座位,随之气势十足地跳了起来。

她在空中旋转一圈后漂亮地落地。之后用左右手华丽地接住了被甩飞到上空的彩祸无色布偶。随后毯子缓缓飘落于她的肩上,宛若黄袍加身。见状绯纯「哦哦—」地拍起手来。

但是瑠璃并没有夸耀自身的技巧,只见她把布偶温柔地放在轮椅上,然后立刻向着黑衣逼近。

「喂,黑衣!?不要随便拍奇怪的视频啊!?」

她喘着粗气说。先前憔悴的子虽然还依稀可见,但情况显然已经好了很多。

「被说是奇怪的视频还真是意外呢,我只是在拍一拍瑠璃小姐而已。」

「总,总之,不要给他们俩发过去啊!?赶快删掉它!立刻!马上!」

「那么讨厌吗?」

「当然讨厌啦!要是让魔女大人和哥哥看到我那死气沉沉的子,我就不活了!」

「就这程度,我觉得彩祸大人和无色先生是不会对瑠璃小姐幻灭的。」

「不是,不是那的!我就是讨厌!我不让魔女大人和哥哥看到我那个子!」

「原来如此,瑠璃小姐是如此地敬爱着彩祸大人和无色先生呢。」

「那不是当然的吗!」

「那对了瑠璃小姐,你能冷静地听我说件事吗?」

「什、什么事?」

「我还在拍呢。」

「米尕呀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黑衣这么说,瑠璃发出尖锐的怪声,同时伸手去抢黑衣的手机。但黑衣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身子往后一仰,成功避了这一下。

话虽如此,但对手再怎么也是瘦死的骆驼(骑士)。在连续经受多次连眼睛都无法捕捉到的攻击后,黑衣没过多久便被瑠璃按倒在地。

(起源星风谷:原文这里化用日语惯用语腐っても鯛,为腐っても騎士。腐っても鯛跟汉语俗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意思相近,故这里化用这句俗语)

「哈啊……哈啊……真让人费工夫……」

「好痛。请放我瑠璃小姐。请你不要这么粗暴。」

「装什么傻呢?硬要说起来是你先……喂,你还在拍的吗!?」

「呀啊。请不要碰那个地方。不行的。啊。」

「快停下来!别弄得我好像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一!」

听到黑衣这平淡的语调,瑠璃发出了悲鸣般的声音。

就在这时。

黑衣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紧急提示。

「这是……丹礼岛处发现微弱反应?有可能存在神话级灭亡因子(Mythologia)。以骑士艾露露卡·弗雷埃拉为首,岛上滞留者的联络中断——」

「什……!?」

黑衣和瑠璃面面相觑。



「浅葱她们不要紧吧?就那把她们扔下了……」

两人自名为伊赛赛里的女人及其团体那里逃出来大约三十分钟后。走到岛东端附近时,无色担心地低语。

「别怕,没什么好担心的。她们的目标恐怕是身为雄的汝,汝只要担心自己就好。——不过,本来她们的目标应该是吾吧。」

艾露露卡说着,将目光望向远方。见状无色惊讶地皱起了眉头。

「艾露露卡小姐,那些人是……」

「——太好了,下雨了。」

这时,艾露露卡抽动着鼻子说。

「欸?」

闻言无色瞪大了眼睛。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周围并没有下雨。

可艾露露卡话音刚落,天空便乌云密布,随后雨点始大颗地滴落下来。

「哇,真的呀。你怎么知的?」

「吾闻到了雨的味。先不说这个,汝快过去,最好不要把身体弄湿了。」

说着,她用拇指指了指右方。

那是一个自山体中张巨口的洞。虽然面积不大,但从岛中央的角度看就是一个死角,是绝佳的藏身之所。她大概是暂时在那里避雨吧。

无色也是从刚才始就一直在奔跑,正让身体稍微休息一下。只见他呼了口气,便走进了洞中。

艾露露卡比无色晚一步进入洞,随后她噗噜噗噜地摇晃全身,抖掉身上的水。

而就像是抓准了这个时机一,天空响起了雷鸣。

「真是侥幸啊。这的话,吾等暂时就不会被发现了。」

「欸?不下雨的话,就会被发现吗……?」

「可别小看她们的鼻子,就这程度大小的岛,藏在哪里都不能放心。」

「原、原来如此……」

无色大汗淋漓地点点头,之后艾露露卡将掉在洞里的枯枝掰,巧妙地垒成一座小山。

然后,她噘起嘴,小声嘀咕。

「——噜哦哦哦——」

像是听不懂的语言,也像是咆哮。

但似乎是她的声音起了用,只见空中突然噼里啪啦地火花四溅,随后在枯枝堆上燃起了火焰。

「这是……」

突然冒出的篝火,让无色瞪大了眼睛。

但这也难怪。毕竟刚才艾露露卡使用的正是伊赛赛里等人所用的技能——巫咒。

「嗯,吾原本就专长这个。但现在在〈庭园〉的话,就得以显现术式为主了。」

说着,艾露露卡对着无色微微一笑。在那摇曳的火光照耀下,她的面容显得十分梦幻。

虽然从她的外貌以及刚才的对话来看,无色多少能猜到艾露露卡和伊赛赛里她们是同族,但她突然在眼前使用未知的术,还是让无色吓了一跳。

总之,现在仍有许多搞不懂的地方。所以无色要整理一下状况,便下定决心询问艾露露卡。

「那个,艾露露卡小姐——」

无色说到这里便突然停住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艾露露卡正顺滑地下身上的白大褂和内衣。

「等、你在干什么?」

「嗯?湿衣服会带走体温,更重要的是穿着也不方便活动。汝也是,还是趁早晾干比较好。」

无色红着脸问,而艾露露卡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回复。

……这出乎意料而又言简意赅的理由让无色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移视线叹了口气。

「……我没被淋到多少,就这自然晾干吧。」

「这吗?看来季节不对。」

「季节?」

「要是在冬天,这就成了与汝身取暖的借口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