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第三章 染上颜〇的女童

此时映入无色眼中的,是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

「…………」

与平时房间截然不同的景色,以及那活动不便的手脚,一时间给人带来了相当大的违和感。但随着模糊的意识逐渐凝结,无色渐渐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在眨了几次眼后,他选择挺起背来放松一下僵硬的身体。

没错。无色现在所处的地方,并非是〈庭园〉宿舍的房间,而是在丹礼岛营地的帐篷内。手脚之所以无法随心所地伸展,也不是因为他被束缚住了,而是因为无色现在正处于睡袋中。

无色从睡袋里抽出手臂,摸索着找到放在枕边的手机。他轻轻点击屏幕,点亮了手机。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凌晨2点30分,正是草木皆眠的丑时三刻。

大概是由于比平时睡得早,这次半夜就醒了。嘛啊,毕竟环境和平时太不一了,也可能是因为身体还不习惯吧。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起床都有点太早了。为了明天——准确地说已经是今天——的活动做准备,无色再次将手臂收回睡袋里。

「……嗯?」

这时,无色的眉毛微微一颤。

理由很简单。不知怎地,突然从帐篷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最初他还以为是风吹草木的声音——但不是。那声音正在一点一点地,确确实实地接近着无色的帐篷。

「干、干什么了……?」

无色皱起眉头嘀咕着,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随着大脑一阵紧张,他那半睡半醒的意识瞬间就清醒了。于是无色始推测声音主人的身份。


野生动物——应该不是吧。毕竟该营地正位于相对安全的蓝色区域中心,而且帐篷表面还进行了简单的识别阻碍处理。当然,不能保证绝对不会有生物越过这些,但可能不高。

可如果是这的话,那会是和无色一的在营地里的某个人吗?比如说,某个补习的同伴来帐篷这边是有什么事要找他,亦或是有什么东西要向他借……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于是无色用唾湿润了一下干渴的喉咙后,便战战兢兢地发出声音。

「有人吗?找我有什么事……?」

可询问后等待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有听到回答。

不仅如此,声音的主人既没有逃离现场,也没有因为被无色发现而有所动摇,仍然朝着帐篷这边继续靠近。

无从知晓来访者意图的无色,只好点亮灯笼照亮视野,同时集中起意识,以便随时都能施展魔术。

不久后,声音就来到了帐篷跟前,随后帐篷入口的拉链便被缓缓拉。

「…………、——」

扑通、扑通地,心脏在剧烈跳动。

到底是什么人来了?对于这身份不明的来访者,紧张的无色呼吸变得越发急促起来。

但是。

「——欸!?」

下一个瞬间,无色便听到了从自己喉咙里突然发出的怪叫。

但要说到底这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从敞的帐篷入口处,伸进了一双如青葱般白皙妖媚的手……

紧接着,一个只套着一件白大褂的半女,就这么四肢着地地爬进了帐篷里。

「欸……哈啊……!?」

无法理解现状的无色翻了翻白眼。

她年纪看起来像是二十五岁的子,是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女。那附着几分野的灵动双眸,此刻正带着扭曲成恶剧般的笑容。

从她那修长的手脚可以看出她其实相当的高。如果不是此刻她正匍匐在地,或许无色的个子还要稍逊她三分。全身虽长着柔软的肌,但前的饱满却似乎并没有被肌拉紧,每当她慢慢摇晃身体时,那两颗丰硕的果实便会妖娆地晃动。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其他地方。——她的头部和部。

没错。她的头部有着一对看上去是狼耳的毛绒兽耳,而部则有一条巨大的尾巴。

也就是说,将现在发生的事情全都概括起来就是——

半夜里,帐篷里来了一位半的犬耳女。

「…………」

将这些要素罗列出来之后,无色始感到自己有些头疼。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太没有现实感了。难是自己在长期的宿舍生活中禁过度了,结果做了个梦?这么着的无色半无意识地抓了下自己的脸颊。有一说一真的很疼。

然而,就在无色面露困惑之色的时候,身前的女却着樱微微一笑。

「——呵呵,汝醒了啊,刚刚好呢。虽然吾也不讨厌夜袭睡着的人,但完全没有反应的话多少还是太无聊了点。」

这说着,她一边四肢着地地爬行着一边扭动着那婀娜多姿的身体,向着无色的方向靠近了。

「什……!」

无色晃了晃肩膀,猛然往后退,企图逃她。

但是,在那狭小的帐篷里,无色很快就无路可逃了,此刻他正仰面躺倒在地上,一副被女直接按倒了的子。

「呵呵呵,抓到了哟。那么,该从哪里始品尝呢——」

罩在无色身体上方的女再次了绯。脸颊潮红,呼吸急促。在灯笼的照下,汗津津的皮肤正闪闪发光。

那难以言喻的靡,让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那不同于先前层次的心跳,此刻正从内侧震撼着无色的身体。

但是,也不能就这放任她摆布下去。无色为了把那女推而伸出了手。——当然,是用不碰到前那对饱满果实的方式。

「你,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突然要做出这事……!」

无色红着脸叫,而女却露出了感到奇怪的表情。

「问吾是谁?真是奇怪的问题呢。汝这是还在说梦话吗?居然连从落第中把汝拯救出来的恩人长什么都给忘了,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呢。」

「从落第中……——」

听到这些话语的无色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脑海中,那几个要素终于成功串联起来了。——白大褂、说话方式、头发的颜色、嘴的习惯。以及,刚才说的话。

「难说……你是艾露露卡小姐!?」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还用说吗?」

「不,已经变得完全不一了好吗!?」

对在自己面前正若无其事说着话的女——艾露露卡,无色爆出了悲鸣般的声音。

她无论是从体格还是年龄上来看,都和平时的艾露露卡大不相同。让人一眼就能看穿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色问,而艾露露卡则是一副起了什么的子眯起眼睛继续说。

「汝注意到了吗?今宵的满月非常漂亮。」

「那、那又怎么了?」

「唔姆,吾觉得其甚是风雅,就一个人喝了赏月酒奢侈一下……」

「然后……?」

「不知怎地就有些兴奋起来了」

「逻辑也太跳跃了吧!?」

就连行动的理由也没搞清楚,关于变身方面也没有得到任何说明的无色不禁反问。

但艾露露卡却毫不在意地咯咯笑了起来。

「嘛啊,吾不是说得很细了吗?比起这个……」

她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把身体压了上来。

「怎?嘿,汝也不讨厌这做吧?」

然后露出了荡的笑容,把脸贴近过来。无色只能拼命地抵抗着。

「达、达咩!请停下!我已经有心上人啦……!」

「嗯?这么说,你是有喜欢的人吗?是谁?」

听到无色的话,艾露露卡微微歪了歪头。

而无色在踌躇片刻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是、是彩祸小姐……」

虽然他并不为此感到羞耻,但无色还是担心如果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彩祸身边的艾露露卡的话,会对彩祸造成什么不利影响。

紧接着艾露露卡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彩祸?彩祸吗?汝说的是那个彩祸吗?」

「是、是的。大概就是艾露露卡小姐的那个彩祸小姐。」

「吼哦……比象中得还要有志气呐。要搞定那个野丫头可不容易。」

(起源星风谷:为了不产生误会,这里贴一下原词吧。艾露露卡形容彩祸的词是:じゃじゃ馬。じゃじゃ馬,悍马,烈马,不听话的女人,悍妇,野丫头,泼妇,母老虎。)

「我、我知的。」

「是吗?是吗?哈哈,那个轻佻又不听人讲话的家伙,也终于要迎来自己的春天了吗?」

艾露露卡饶有兴致地说着,轻轻地摸了摸下巴。

「姆唔,不过……是么。这的话,吾也觉得会很对不起她的……」

说着,她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看来,她明白了。见状无色松了一口气。

「——对了,无色。」

「什么事?」

「吾口风可是很紧的。」

「那、那又怎么了?」

「汝是可以接受到什么程度的类型?」

「不,你在说什么!?」

艾露露卡像是在做恶剧般pero地吐出香舌。而无色听到后只能手脚慌乱地抵抗着。

「知了知了,吾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做啦,那总之只衣服行吧?呐?」

「那不绝对是骗人的吗!」

艾露露卡这那地忽悠着,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而无色只能继续拼死抵抗着。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夜。在〈庭园〉女生第一宿舍三一四号室中,瑠璃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然后她势头猛烈地打房门,跌跌撞撞地冲到走廊上,像一条威吓敌人的狗一「呼、呼……」喘着粗气的同时,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但是,映入她眼帘的只有和平时一的宿舍内装。很快,瑠璃渐渐冷静了下来,接着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啊,啊嘞……?这里是……宿舍?」

她呆呆地嘟囔着,用睡衣的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嘛啊,不过别说是额头了,她就连睡衣都已经被盗汗弄得湿透了,做这个动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这么晚了,你在做什么呢,瑠璃小姐?」

就在瑠璃呆呆地站在走廊上时,突然有人从后面喊住她。

转头看过去,只见那与瑠璃隔了一间房间的门此时正打着,而黑衣正从里面往这边看。她先前大概也在睡觉吧,平时一直盘着的头发散了,而身上则是宽松的睡衣。过去总是穿戴整齐的黑衣,此时的这副模竟意外的新鲜。

顺便一提,她的语气也和平常一的礼貌,但是眼睛却在怨恨地斜视着。看来是在她睡的正熟的时候吵醒了她。见状瑠璃调整着粗重的呼吸,轻轻地歉。

「抱歉抱歉,我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吗?」

「诶诶,我梦见哥哥被一个极其色情下流的女人袭击了。」

「极其色情下流的女人。」

黑衣半睁着眼睛复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