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第二章 激荡的愿念与水灵

「——那么,全员都到齐了吧。」

艾露露卡环顾着周围集结的人员说。

「吾是这次补习的监督人,〈空隙之庭园〉艾露露卡·弗雷埃拉。多多指教啦,问题儿童们。」

艾露露卡半玩笑地说着,挥了挥手。

【问题儿童】,虽然有人对这个称呼抱有抵触,但事实上也确实没错。无色这边倒是坦率地点了点头。

而现在无色等人所在的,正是先前被艾露露卡称为『据点』的地方。这是位于岛南侧的一个广场。过去应该也有魔术师时常造访这里吧。在广场的一端,有着公共厕所、简易淋浴室以及石头造的厨房。要是不清楚周遭环境的真实情况,说不定还会觉得挺有露营氛围的。

接着艾露露卡站在中央——

而包含无色在内的五名学生则围着她站着。

「汝等之间有见过的、也有初次见面的吧。那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从汝始。」

「……!是,是的!」

突然被艾露露卡叫到的龙胆一脸紧张地往前踏出一步。

「〈影之楼阁〉初中部三年生,紫苑寺龙胆。请多关照。」

说完,她深深地低下了头。而听到她的名字后,在其他学生中也不由得传出了些许微声。

「紫苑寺——」

「那就是说,她是学园长的……」

诸如此类,他们纷纷始在嘴里喃喃着这些。

但这倒也不奇怪。毕竟她的姓氏与〈楼阁〉学园长相同。只要是隶属于养成机关的魔术师,肯定多少都了解过吧。

「…………」

但是龙胆,此刻却像是对周围的反应感到不自在般地扭了扭身子。

那反应看上去既像是为自己明明有一位伟大的高祖父,此刻却要在这补习的现状而觉得十分羞耻,又像是并不太被提到自己高祖父相关话题的子。

这也难怪——毕竟〈楼阁〉学园长·紫苑寺晓星,如今已被〈乌洛波洛斯〉鸨岛喰良的权能化为了不死者,现在正被关在〈庭园〉地下的无限监狱中。其他学生们大概也察觉到了这点,所以也都没有太明说。

而在这微妙的氛围中,艾露露卡却满不在乎地继续。

「顺带一提,这家伙参加补习的原因是,没有提报告。」

「诶?要说明的这么仔细的吗!?」

龙胆不禁叫出声来。艾露露卡则是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因为每人来到这里的原因都不相同。彼此之间都了解一下比较好吧。有什么问题吗?」

「……很、很不好意思啊」

「那为防止再犯的策略不是更有效吗。」

「咕唔……」

龙胆红着脸沉默了……确实,这是完全无法反驳的正论。

「那么下一个。按顺时针顺序继续哦。」

「是。」

听到艾露露卡的指令,站在龙胆左边的学生往前踏出一步。

「——」

——山。这是无色看到那位时的第一印象。

身高大概超过一米九。还有着如巨木般隆起的双手和双足。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是学生,但那雄壮的立姿,一眼看上去就能知那位人物的经历不简单。

不过比起这个,更令无色在意的是另外一点。

因为这位仁兄,正穿着可爱的百褶裙。

没错。眼前这位筋隆隆的战士,似乎是位女孩子。

「〈灰烬之灵峰〉一年生,武者小路涅涅(MusyanokoujiNene)。」

而且竟然还是后辈,这让无色不由得额头浮现出冷汗。除了他以外的各位似乎也都感到意外,一时间都是一副被惊到的子。

不过涅涅并未在意大家的子,继续平静地说。

「因受到停学处分,所以没能参与考试,因此前来接受补习。烦请多多给予指导与鞭策。」

那一副平静的语调,无论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后辈的风格。

但现在众人显然更在意另一件事。无色对此稍稍歪了歪头。

「停学处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无色旁边的浅葱同步问。

随后并不是涅涅本人,而是艾露露卡回答。

「与其他学生打架了。」

「啊……啊—……」

这和她给人的印象一……虽然这说有些不太好,但这确实是能让人充分理解的缘由。无色皱起眉头,额间渗出汗水。但——

「好像是与践踏花坛的学生起了争执。」

「这理由意外的少女啊。」

这意不到的原因让无色不禁睁大了双眼。

「……啊嘞?要是那的话另一方不也得接受补习吗,为什么只有武者小路小姐受处分了?」

「另一方有三人。虽然发动了第二显现,但他们还是全员受到了头部骨折的重伤。目前还在医院躺着呢。」

「能不能不要再让我吃惊了。」

无色一脸苦涩地说,艾露露卡则「嘛啊,都是魔术师。肯定是不会死的啦。」这轻飘飘地带过去了。

「那么,下一位。」

说完,从涅涅的影中走出另一位学生。

这是一个散乱地穿着暗色西服的小个子人物。看到那身姿,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但这也难怪。毕竟现在站在那里的,是一位让人眼前一亮的少女。丝线般的长发、人偶似的端正容貌。白磁的肌肤,长长的眼睫毛此刻正微微摇晃着。

「——〈黄昏之街衢〉三年生,秘宫来梦(HimemiyaRaimu)。请多指教。」

「青柠小姐?」

(DATE:英文lime,外来语片甲名为ライム,与「来梦」假名发音一致。)

听到无色的话,来梦露出一副感到烦腻的表情。

「啊,刚才你是到水果去了吧。请把后面几个假名成汉字。嘛,彼此为为数不多的男同志,让我们友好相处吧。」

无色瞪大了眼睛。

「欸哆……你是……男的……吗?」

「哈?这是当然的啊,你在说什么?」

来梦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他这个表情也十分的少女,声音也是那仿佛并没有经历过变声期般的尖嫰细嗓。无色有自己的脑袋出了BUG的感觉。就像彩祸模式下的无色,完全不去扮演彩祸而胡乱做出的举止——类似这倒错感吧。

「……难你融合了?」

「哈?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

「啊,没有,非常抱歉。」

无色将大脑中浮现的问题甩掉,接着为了敷衍过去而继续说。

「话说回来,你是因为什么来补习?」

「嗯?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原因。和刚才的一年生一,只是因停学处分而无法参加考试。」

「停学吗。」

「啊啊。在魔术师流战中的盘赌博暴露了。」

「这不就是值得一提的原因吗。」

「明明制了专用的软件谨慎地运营来着,还是完全会员制,赌赢的奖金也用上了虚拟加密货币。」

「这不完全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吗?」

这竟然都没被退学……无色心。但魔术师养成机关与普通的学校不同。无论其如何使用自身的能力,随意将有能者放逐出去对机关来说都可能是一个损失。

就在无色思考着的时候,来梦嘴角上扬。

「所以我也知你的事哟,超级新人(SuperRookie)。」

「欸?真的吗?」

「啊啊。毕竟靠你赚了不少呢。」

说着,来梦脸上浮现出如恶剧般的笑容,同时发出捏嘻嘻的笑声,那长长的睫毛也随之摇晃起来。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说话内容十分的卑俗,但由于那过于端庄的容貌,似乎许多事都被轻松混淆了过去。

「好了,下一个。」

「是。」

回应着艾露露卡的呼应,一旁的浅葱向前一步。

「〈虚之方舟〉二年生,不知火浅葱(ShirameiAsagi)。请多关照。」

说完后浅葱行了一礼。那是如同教科书般的完礼仪。

「……不知火?」

无色听到她报上的名字后稍稍歪了歪头。先前考虑她的出身,无色还以为浅葱的姓氏肯定也是不夜城。

但随后浅葱压低了声音,以只能让无色一人听见的音量对他耳语。

「——那是不夜城的一个分家。虽然在〈方舟〉里只称呼名字便已足够,但对外必须要报上姓名时,全员都同用一个姓氏的话会有诸多不利。」

「原来如此……」

无色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她所属的〈方舟〉,是无色和瑠璃的本家不夜城嫡系所统治的养成机关,那里与其他的养成机关不同,有许多特殊的情况。

这时,听到了浅葱名字的来梦挑了挑眉。

「浅葱……我听过这个名字。是〈方舟〉的风纪委员长吧。」

「你竟然知啊。」

看到无色吃惊的子,来梦得意地笑了起来。

「著名魔术师的数据我基本都记住了。虽然情况因对手而异,但她的平均赔率可是有3.5倍呢。我是真在她身上赚一笔稳的啊。」

「这不是完全没吸取教训吗?」

「顺带一提,在〈庭院〉和〈楼阁〉战斗时,新人君你的赔率是908倍。」

「…………」

虽说或许并不需要感到意外,但还是不太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万马卷。

(DATE:赌马时红利一万日元以上的赛马彩票。)

「啊,那彩祸小姐的赔率是多少?」

「彩祸……是极彩的魔女大人吗?0.9倍。」

「那就算是赌中了也是亏钱啊。」

「肯定的啊。如果她要上的话肯定大伙全都赌魔女大人了。」

「可能确实如此……但要是那的话,赌博不就不成立了吗。」

「这个啊,毕竟『久远崎彩祸出场』本身就十分罕见,所以意外地会有不少人买来当个纪念。」

「啊—」

无色理解这个说法,点了点头。确实,要是这的话说不定还真得去买一手。不如说现在无色就买了。为什么当初不早点知呢。虽然为软件APP没有纸质的劵,但起码也能得到截图之类的吧。

来梦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无色已经思考起这事来,他再次看向浅葱。

「那么,为什么像你这的人会来补习呢?风纪委员(Azurs)不全是〈方舟〉的尖子生吗。」

「……那是因为」

面对来梦的疑问,浅葱支吾起来。

随之艾露露卡代她回答。

「啊—……理由是,犯了学园长反叛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