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五卷 真赭的贤者

第一章 访问孤岛的落第者

『通知。

 以下人员因未完成学园必要课程考试而落第。高中部二年级一班 玖珂无色』


在坐落于东京都樱条市的魔术师养成机关──<空隙之庭园>里。

玖珂无色此刻正呆若木鸡地看着贴在中央教学楼前的公告。

他是一个以清澈双眸和淡色头发为特征的少年。而现在晶莹剔透的汗水正不断从他的额头渗出、脸色苍白的程度估计早已不亚于他的发色了。

「…………」

为了使心平静下来,无色姑且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或许是看错了呢。

说起来,昨晚睡得不太好,现在还感觉有点睡眠不足,也能感到自己判断力下降了。眼睛也有些疲劳,极有可能是看错了相似的汉字。

「好。」

无色将手放在前十秒。等心跳平复后,再次睁了眼睛。

然而,眼前那令人绝望的信息,仍一字一句、一成不变地镇座在无色眼前。

落第,及第的反义词,是指在考试或审查中不合格,意味着无法毕业以及升学。

只要这个词在魔术师养成机关里没有别的意思的话,那么就是这么一回事。

「——无色先生?」

「你傻站在这地方干什么?」

就在无色为了逃避现实而绞尽脑汁思考宇宙的浩瀚时,身后传来了声音。

无色肩膀不由得抖了抖,像一台没上油的机器一般,转身向后方看去。

「黑、黑衣……瑠璃……」

如无色所,站在身后的,是两名身着〈庭园〉制服的少女。

束着一头黑发、带着冷淡表情的是无色的同班同学・乌丸黑衣。

另一位扎着双马尾,好强的表情十分夺目,则是无色的妹妹・不夜城瑠璃。

两人奇怪地看着无色,将视线移向前面的公告板。

「啊!」

她们隔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了短促的声音。

黑衣和瑠璃看着贴出来的公告,惊讶地皱起眉头。

「这是……」

「落第的通告?用纸贴出来真是稀奇呢。一般来说,通知事项是以软件或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的。」

「恐怕是有杀鸡儆猴的意味在里面吧。」

「啊啊,原来是这呢……」

就在这时,应该是注意到了公告上的名字吧,瑠璃突然睁大了眼睛,目光又重新投向无色。

「等一下,无色?!这是怎么回事?落第……!」

「冷、冷静点。说实话,这么突然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色试着安抚带着要把自己揪起来般的气势逼近过来的瑠璃。

没理会无色他们吵闹的黑衣,眯起眼睛,又始仔细阅读通告上的内容。

「从这个公告里写着的内容来看,似乎是无色先生没有达到魔术师适应考试的合格标准。」

「魔术师适应考试?那个好像确实……」

瑠璃一副起了什么似的子说,黑衣微微点头,继续往下说。

「是养成机关新生要接受的试炼。一般是一年级的考试,但无色先生是极为特殊的中途插班生。」

「但是」,黑衣把手放在下巴上继续。

「魔术师适应考试,如其名,是检测新生是否有为魔术师适的考试。一般来说,只要到能看见魔力流向的标准就是合格的。无色先生应该不可能不合格——」

说到这里,黑衣挑了挑眉毛。

「虽然很难象,但你不会是缺席了那天的考试吧?我应该告诉过你,那是很重要的考试,千万别缺席了吧?」

「是什么时候考试来着?」

「上上周的周一。」

「欸欸哆,那天的话——」

无色抬起头思索着,接着说不出话来了。

汗水不受自己控制地从脸上渗出,流经脸颊后落到了地面。

看见无色这个反应,黑衣和瑠璃都惊讶地皱起眉头。

「无色先生,难说。」

「真的把考试翘了?」

「那个..不是那的。不,倒并非不是那,不过,应该算是真的没打算翘掉吧。」

无色含糊不清地回答,看到他这幅子的瑠璃始着急起来。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灭亡因子出现了,我前去讨伐而离了〈庭园〉。」

听到无色这么说,黑衣和瑠璃释怀般地点了点头。

灭亡因子是每经过大概300小时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一次的、『可能毁灭世界存在的存在』的总称。其会以怪物、灾害、甚至病魔的子出现。

把这威胁,以魔术的力量排除,便是无色等〈庭园〉魔术师的使命。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但这不就没问题了吗?对吧黑衣。」

「是的。讨伐灭亡因子是魔术师最大的目的,优先于〈庭园〉所有的课程计划。就算缺席了考试,但只要提参加了讨伐灭亡因子的证明书,就应该可以接受补考。」

「就是这,太好了呢!无色。」

瑠璃带着一副安心的模,拍了拍无色的肩。

但是,无色却脸色僵硬地继续。

「……是以彩祸小姐形态讨伐的」



『………』

听到这,两人也一下子僵住了。

不论是黑衣还是瑠璃,都知无色的『情况』。肯定能理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吧。

——距今大概四个月前,因为某个奇妙的意外,受到了濒死重伤的无色,与最强的魔术师·久远崎彩祸融合,延续了自己的命。

自那以来,无色便拥有了『无色』和『彩祸』两形态,有时是为无色,有时是为彩祸,过着二重生活。

「也就是说,既然是以魔女大人形态讨伐的灭亡因子,就无法证明无色当时在场……了吗?」

「就会变成这吧。」

「……这的话,会怎么啊?」

瑠璃战战兢兢地问。

「是啊,这的话……」黑衣摆出一副思考的姿势回答。

「如你所知,〈庭园〉的魔术师肩负着与灭亡因子战斗的使命。这个使命常常伴随着生命危险。所以适应考试说到底,也只是检测是否能经受住这的战斗,以及,是否有这的意志。换句话说,这是不愿战斗者最后一次回头的机会。如果是平时的定期考试那还好说,无故缺席适考试,还无法证明那段时间自己在哪里做着什么的话——」

「的话……?」

「最坏的情况,会遭到〈庭园〉的放逐——也就是,有可能会被退学。」

『什……!?』

听到黑衣的话,瑠璃和无色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等,等一下,黑衣。无色那时候变成魔女大人打倒了灭亡因子……也就是说他拯救了世界对吧?」

「是的。但只要证明不了这个,就不可能进行解释。还是说,你要在大家面前进行存在变换,把无色先生和彩祸大人之间的事解释清楚?」

「唔咕……!」

瑠璃愁眉苦脸了起来。

的确,只要无色在公众面前变身成为彩祸的话,就有可能让落第失效。但,把身为〈庭园〉学院长、世界最强魔术师的彩祸,与无色这新人魔术师融合的事情公之于众的话,会带来比这更大的危险。

「能、能办法吗黑衣。要是无色被退学处分的话,共有身体的魔女大人也会很困扰吧?」

瑠璃向黑衣求助。黑衣却露出一副意外的子歪了歪头。

「哦呀?这对气势汹汹、要把无色先生从〈庭园〉中赶出去的瑠璃小姐来说不是正中下怀吗?」

「那,那是以前的法!」

「这么说的话,的确如此呢。」

瑠璃红着脸反驳,黑衣则是一副轻快的子。

黑衣并不是忘记了这件事,她大概只是看看瑠璃的反应罢了。平时冷淡的黑衣,有时竟会有着这的心思,真是可爱呢。

此刻黑衣轻咳了几声调整了下情绪,接着说。

「总之,先去一趟教务处吧。〈庭园〉应该也没理由要无色先生退学。这大概只是必须走个形式的通告吧。只要说明这边有着身不由己的事情,对面应该就能明白吧。」

「是,是啊。明明都是万年人手不足的状况,他们肯定不会故意让能发动第二显现的魔术师退学的。」

「没错。〈庭园〉里不可能有如此墨守成规的职员在——我们走吧,无色先生。」

「好,好的!」

正满头大汗的无色点点头,与黑衣、瑠璃一同前往教务处所在的中央管理楼。


「啊—,这不行呢—」

在中央管理楼一楼的教务处窗口。

一位戴着眼镜的女职员,正一脸怕麻烦地说。

屹立于〈空隙之庭园〉中央区域一角的中央管理楼,是有关运营〈庭园〉事务的工人员们常驻的建筑物。

虽然笼统的一概定义为运营,但为〈庭园〉的学校设施,还有着魔术师们联络流的用,以及为对灭亡因子防卫据点的机能,所以不断有着各各不得不做的工。因此,在高达二十层的建筑中,各岗位和课目的办公室都挤在这里。

特别是高楼层的办公室,哪怕是夜深人静的夜晚,其窗口也透着明亮的灯光。〈庭园〉的学生们,也因此带着畏惧与敬意,以及对其不知何时会燃尽的担心,将此处起名为『火炬』。

坐在办事窗口的女职员,也确实在用一副燃尽了的炉灰般的语调,倦怠地说。

「缺席适应考试的话只能按落第处理—」

面对这极为冷淡的回答,瑠璃「乓」地一声,用力拍打着办事窗口的柜台。

「给我等一下!你听清我们说的了吗!?无色只是因为参与了灭亡因子讨灭战,才无法出席考试的!不是应该有补救措施吗!」

「哈啊,那麻烦出示证明—」

「所!以!说!有着各各的原因无法出示……」

「那就不行呢—」

职员连歪掉了的眼镜也不扶正,就这么回。瑠璃颤抖着双手探出了身子。

「说起来!无色都已经可以发动第二显现了啊!?早就不用接受适应考试了吧!」

「就算你这么说,但缺席的话就是按落第处理——」

「我要听的不是这句话!你知能唤出第二显现的魔术师有多么贵重吗!这可是能马上成为战力的魔术师,就因为这理由让他落第,你不觉得很不合理吗?!」

「但——他的确没有参加考试。」

「所以说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职员推推托托的回答,瑠璃火大地拔高了音量。

站在后方看着这一幕的黑衣,在无色旁边叹了一口气。

「无法谈呢。」

「……看起来是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