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fenceer(后篇)

──我还以为他是更聪明的人类。

突然出现的长枪手勇敢地迎战狗头人。

他的动作太过粗糙,说不上是高手。但即使如此,他面对明显比自己强大的狗头王仍没有退缩,挥舞着长枪。

那真的是被叫做胆小鬼的男人吗?

我误会了什么吗?

我也只疑惑了一秒,之后看向自己的周遭。狗头王的目标转向长枪手了,但其他狗头人缓慢地靠近无法动弹的我。

就算我拚命地想离开这里,我的脚也还没办法行动。

我勉强拿起刀打算迎击,可是没办法离开这里的我不知道能撑多久……

在狗头人们扑上来之前,长枪手竟然跳到了我的面前。

「给我滚!」

长枪一闪,接近我的狗头人都被扫倒了。

「你没事吧?银闪!」

「你、你是──」

看到来确认我安危的长枪手,我一时间说不出话。疑问、焦急与其他不知名的情绪混合在一起,让我无法顺利开口。

他在那之后也一一击退逼近我的狗头人。我打从心底体会到现在的自己是棘手的绊脚石。

这时狗头王趁长枪手的注意力被狗头人拉走时,伸出利爪攻击他。

没想到他会被打飞到我的身旁。

我说不出话来。

他的左手臂被狗头王抓得血肉模糊,那副惨状令人不忍直视。他的伤势严重到就算使用治疗魔法,似乎也会留下后遗症。

当他被打飞时,长枪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但是就算武器就在手边,他的手臂也没办法灵活地使用。

长枪手的状况和刚才的我没什么差别,不论是谁来看都很绝望。

然而……他却打算站起身。

长枪手应该知道自己的伤势,也知道长枪不在手边才对。

「你……」

声音很自然地发出来了。

到了这时,他才发现我在身旁。他瞄了我一眼后,马上直盯着狗头王。

狗头王的利爪上沾附着长枪手的血肉。就算看到这一幕,他似乎也提振起气势。

「你来做什么……你……」

「你看不出来吗?我是来救你的。」

长枪手马上回答了我的提问。没有丝毫迷惘,毫无犹豫的回答。

看着他以没有受伤的右手支撑并站起身,我这么问。他果然没有要放弃的样子。

「我原本以为你是更聪明的人类。在这种状况下,就算你独自逃走也是无可奈何,没有人会责怪你。但你为什么……对说过那种话的我──」

长枪手没有救我的道理。

找不到任何理由才对。

从我们相遇时起,我就对他说些尖酸刻薄的话,最后一次见面时也说了类似侮辱他的话,他为什么想救我?

虽然长枪手很狡猾,但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也能选择丢下我逃跑。我非常好奇他不逃跑,有勇无谋地跑来救我的理由。

「那种事──哪还用问!!」

「咦?」在我提出疑问前,他大喊出声。

「因为我想救你,所以我要救你!如果女人遇到了危险,我会二话不说地救她!所以我才会在这里!是我决定要这么做的!」

「你……因为这种理由……」

「少啰嗦!受伤的人就闭上嘴被救!」

我说不出话。

长枪手对我说的话根本一点道理都没有,根本是谬论。

却打动了我的心。

这时──

「来吧,吾主(主人),喊出来!喊出汝之武器──我的名字!!」

声音从某处响彻四周。

站在眼前,打算蹂躏我们的狗头王高高举起手臂。

即使如此长枪手也毫不畏惧,没有一丝犹豫。

他「咏唱道」:

「来吧,格拉姆────!!!」

黑色光芒从他的左手臂溢出。下一秒,狗头王的巨大身躯被打得往后飞。

狗头王的巨大身体远远超过我们人类的体重。单纯比力气的话,应该完全不是狗头王的对手。

不知不觉中,长枪手的左手臂已经痊愈了,仿佛刚才的伤势都是假象,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混合漆黑与暗红色的美丽长枪。

他那挥舞着黑色搀杂着暗红色的长枪的背影让我看得着迷。一回过神,我的心已经被眼前的画面夺走了。

──我很感谢神,赐予我能亲眼目睹到这一刻的幸运。

他不是勇者。

那么自私、有勇无谋又傲慢的男人不可能是勇者。

然而,当他贯穿了狗头王的心脏时,我很确定。

──有位「英雄」诞生了。

我的心从灵魂深处开始发颤。

真切的喜悦窜过全身。

我为了成为勇者的伙伴,跑出了故乡。

为了使自己的武艺响震天下,为了取得名誉。

是我搞错了。

至今为止,我磨练武艺不是为了取得名誉。

一切都是为了在眼前诞生的英雄。

这时,周遭突然吵闹了起来。

我转头看去,人类的声音与厄兽的惨叫声从围着我们的狗头人包围网的一角传来,声声回荡。

不久后,突破重围出现的是那位勇者。

──真不可思议。

如果是几分钟前的我,要是看到他,心情应该会很激动。然而现在的我虽然很惊讶,但是没有除此之外的情感。

出现在这里的不只是勇者,跟在他背后的王国军士兵们开始讨伐狗头人。恐怕不只是佣兵公会,连国家也察觉到这片森林有异常状况,所以派遣勇者来调查。

其中一位士兵发现我后朝我跑来。他似乎是医疗组的人员,他将手覆在我的脚上,施予治疗魔法。

我也只放心了一秒。

因为「他」在我视野的一角倒下了。

长枪手只和我对上视线一秒,就满足地微微笑着──无力地倒在地上。

不久前感受到的热度(兴奋)完全变调,吓得我全身发颤。

我甚至没有向为我疗伤的士兵道谢,飞快地冲到倒地的他身旁。

我想抱起倒下的长枪手,但是──

「别随便乱动他,狐狸妹!!」

曾经和他交谈但看不见的声音对我说。

「我兄弟现在受到了外表看不出来的重伤!要是在急救前搬动,他绝对会死!!」

听到「死」一字,伸向他的手反射性地定在原地。

那道声音不理会混乱的我,续道:

「我非常明白你现在很疑惑。但唯独现在什么都不要去想,仔细听我说。看你的样子,是想救我兄弟吗?既然如此就拜托你了!我也想救他!!」

「──(点头)」

「很好,谢谢你。」

看到我点头,那道声音稍微冷静了下来,但仍速度飞快地说:

「我兄弟的伤势比外表看起来还严重,所以,第一步要先用治疗魔法做紧急处置。」

我依照声音的指示,拜托为我治疗脚伤的士兵为长枪手急救。

士兵一对长枪手施予治疗魔法就瞪大了双眼。他的伤势很严重,甚至很难找到完好无缺的部位。正如声音所说,士兵断言说要是随便移动,他会在那瞬间死去。

我的背后感觉到一股寒意,仿佛冰刺进了身体里,并等着声音继续说下去。

「做完最低限度的治疗后,快带我兄弟到我指示的地方。那位士兵的治疗魔法也不差,但是他现在需要的是超一流的魔法师,我知道要找谁。」

「那是……谁?」

「是一位叫荠妮,本领了得的开业医生!她一定能救我兄弟!」

「……我知道了。」

「啊!我忘了说一件事!我兄弟身旁应该有一把黑色与暗红色涂装且超级帅气的长枪,也顺便把它带走!因为那对我兄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根本没有一丝犹豫。

我拚命地拜托周遭的士兵搬送长枪手。令人吃惊的是连勇者也一起拜托士兵们搬送他。

因为勇者开口了,士兵们一边扫荡狗头人,一边迅速地准备运送长枪手。如果只有我开口拜托,事情应该不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做好所有准备后,我们将长枪手送出森林。

──怎么能让我的「英雄」在这种地方死去。

只抱着这个想法的我听从声音的指示,赶往王都。

还很少人知道他的丰功伟业。

他并没有与生俱来的宿命,也没有人期待他的到来。

只是和被迫拯救世界的勇者来自同个故乡。

不过,人们不久后将会知道。

一位英雄诞生于这个世上。

这是在勇者打倒魔王,拯救世界的故事背后。

──一位年轻人贯彻自我,扬名世界的英雄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