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side Gram

自从获得了属于「我」的自我后,时间不知道经过了几年。

我已经不记得打造我的人了。

那个人赋予我的存在意义是「找出拥有素质之人的力量」。

我是格拉姆,是一把武器,仅此而已。

我也不再细数自己究竟被多少人持有过。

有人为了欲望自取灭亡。

有人被愿望压垮。

有人在达成野心后失去了一切。

有人傲慢至极,成了国王。

有人在殷切期望的终点完成了心愿。

有人带着贪婪得到了一切。

年龄、性别、出生、个性都各不相同,不过那些完成和我缔结的契约的人,身上一定有一项共通点。

那就是隐藏在内心,连本人都没发现的强烈自我。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的选择赌上性命,也可以说是毁灭性的顽强意志。

甚至能改变世界的强大信念。

因此如果有人活得华丽精彩,也会有人屈辱不已地死去。

老实说,我只依稀记得以前的主人。在我心里的是主人们走过的足迹残影,他们穿梭过许多战场的痕迹。

我的自我并非为了记忆而存在。正因为如此,在我没有主人的期间,我的意志似有非有。

我醒来时,肯定都是新主人出现的时候。

「喔,感觉还不错。」

正因为如此,我听到这道声音后确定了。

朦胧的意识突然渐渐清晰。

同时视觉也变得明亮。

第一眼看到的是眼神有点凶狠的青年。但要称他为青年还太年轻了点,大概是才刚要成年的年纪。

就算毫无根据,我也明白。

这名青年正是我的新主人。

──这是我和悠基纳相遇的瞬间。

和至今为止的主人们不同,我的新搭档悠基纳不是很有野心的那种类型。他会买下我,也是来买东西时顺便的。所谓的邂逅说不定往往都是这样。

然而,另一方面,悠基纳拥有陷入超乎想像的状况时能马上适应的适应力。我第一次和他说话时,他非常吃惊,但是在那之后就索性接纳了我。

自从我成为兄弟的持有物品后,我询问过他最近发生的事,该不会现在这个世界快来到魔王复活的时间了吧?

魔王也存在我的记忆里。

那是会以固定周期出现的人物,每次复活都会被从人类中选出来的勇者亲手打败,并封印起来。之后,魔王又会在未来的某天复活。

从很久很久以前起就不断重复循环。

然而,我其实──应该说我的主人很少遇见魔王。毕竟当我醒来时,几乎都是魔王遭到打倒,成功再次复活前的期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变成这样了。

不过这次不同。

这个世界里有刻着圣痕的勇者。

最令人吃惊的是,我的兄弟(悠基纳)和勇者是同乡,也是熟人。在我有记忆以来,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也就是说,这代表勇者的手上有圣剑。这也是种奇妙的巧合。既然兄弟和勇者认识,我或许也能见到勇者。

如果是历代的使用者,会对勇者抱着竞争意识并主动说要打倒魔王,不过这次我的持有者似乎对魔王不太有兴趣。

既然兄弟没有那个意思,我也不打算说什么。因为我只不过是把武器,使用者的意思就是一切。

这样的悠基纳现在贪恋的是一位高级娼妓。

当我听到悠基纳来王都最大的理由是「登上成人的阶梯」时很想捧腹大笑,虽然我没有肚子。

悠基纳前往红灯区时,遇见了仿佛把「妖艳」一词具像化的极品美女。老实说,以初体验的对象来说,她的等级有点太高了。

正如我预料,对于悠基纳的要求,美女提出的金额相当可观,不是乡下人的存款付得起的金额。

然而,一度快要死心的悠基纳奋发向上,正式下定决心要买下名叫「荠妮」的美女。

虽然我觉得这和他坚定的决心相比起来,规模有点太小了,不过既然他本人充满了干劲,我也不好和他唱反调。毕竟我是一把武器,仅此而已。

我兄弟为了赚取买下娼妓的钱而成为佣兵,开始活动。

在现今,收钱办事印象很强烈的佣兵,原本是用来统称被领主或国王等等以金钱雇用,参加毫无利害关系之战争的人们。事实上,比现在更久以前、佣兵们在人类还会杀得你死我活的时期就有许多有所活跃的机会。

在使用我的历代使用者中,也有人在这种战争中立下战功一举成名,最后成了国王。也不是所有人都顺利功成名就,就算素质再怎么优秀,时候到了还是会死。其中当然也有人壮志未酬身先死。

不过这时候的佣兵形象很糟,甚至被称为「人渣的终点」,而实际上也大多都是人渣,或者经常说只是「让罪犯有个见得了人的称呼」而被瞧不起。

然而不知不觉间,随著名为魔王的人物出现,世上也出现了被称为「厄兽」的危险生物。

这也让人类没有时间与同种族的生物争吵。人类是因为出现了共同的敌人才停止自相残杀,真的很讽刺。

不久后,魔王被持有圣剑的勇者打倒了,但魔王派来的尖兵──厄兽却在这个世界扎根了。因为魔王的侵略,各国都国力凋敝,要复兴自己的领地就用尽全力,实在没有能力再驱逐厄兽。

这时各国都以金钱雇用佣兵,命令这些人讨伐厄兽。那就是现今佣兵的起点。

仲介佣兵的组职早在魔王出现前就存在了,打倒魔王后更以「佣兵公会」的身份,变成管理着佣兵们的组织。因为正如我之前所说,佣兵大多都是会做出犯罪行为的人,所以为了防止他们乱来就需要有人管理。

因此,也被称为人渣终点的佣兵们获得了某种程度的社会地位。

无法找到正经工作的人们最后落脚的地方──这点说不定没有什么改变,但除此之外也有许多人自愿成为佣兵。现在是想一获千金的人们的选择之一。

话虽如此,我现在的兄弟似乎对一获千金之类的毫无兴趣。单纯只是在自己的能力所及范围内,只有这个行业是能迅速赚到钱的方法。

他没什么想要出人头地的意志让我觉得很空虚,但开心的是,他愿意将我当成工作道具(武器)使用。

对武器来说不管是什么形式,不是单纯地背在背后当装饰,能被拿来当成武器使用就是无比的荣幸。

只是既然要被人用,想让高手来用也是武器的天性。我决定趁这个机会教导我兄弟一点基本知识。

悠基纳并不是拥有稀有才能的类型。但或许是在农村生活中自然锻炼而成,他的臂力满惊人的。

在我的记忆里,过去的使用者中也有相似的人。只要想着那个人指导悠基纳,应该会让他变成不错的高手。真期待不久后的未来。

──说穿了,我对这次的持有者没有抱着多大的期待。就算他有隐藏于内心的强大意志,也没有使其成功的野心。

即使如此,我也无所谓。

我兄弟(悠基纳)是个不错的青年。

眼里只看得到女性的大胸部,对敌人也毫不留情;忠于自我到甚至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有时还会让我体会到不禁失笑的惊讶。

我认为这样的他还不错。

过去的使用者们时常置身于战斗中,为了自己的心愿赌上性命。

作为武器,陪他们战斗让人十分激动,非常充实。武器最满足的时候就是发挥力量时。

不过我回想起过去的战斗后尝到一抹落寞,但也感觉到现在和这个兄弟的生活满有趣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交谈的能力,但主要是在战场上提供建议。

这要说到我现在的兄弟悠基纳。我至今为止在日常生活中都不曾和使用者说那么多话,这也很有趣。

偶尔和这种使用者在一起也不错。

我兄弟成为佣兵后过了一阵子,我们的活动地点──王都近郊的森林里开始飘荡着危险的气息。

随着大量出现的巨鼠消失,因为饥饿而变残暴的狗头人增加了。

我以过去的经验,确定这是厄兽暴动的征兆。

生态系时常是依据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平衡成立。

如果被捕食者变多,捕食者会增加;反之亦然。

两者的数量会像这样不断有消有长。

而厄兽暴动是这个增减平衡失衡引起的。

特定区域里的捕食者增加到甚至无法完全容纳的地步,而被捕食者则被增加的捕食者赶尽杀绝,遭到歼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