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话 米雅的意图~天马公主的参战~

豪赌如果赢了能得到高报酬,但如果输了就得背负高风险……这做法不符合米雅的喜好。

话虽如此,在慧马答应要比赛的时间点,要阻止整件事就已经不可能了。那么怎么做才是最好呢……

在瞬间思考后,米雅做出决定。

由自己……参加斗马。

威风凛凛、自信满满地说出口的米雅有稳固的胜算。

她的法核心是「输了也没差吧?」的精神。

就算是米雅,也没有鲁莽到认为跟骑马王国的人比骑马会赢。

──如果专注于骑马一年左右那就另当别论,但对现在的我来说有些困难。

……虽然在着相当鲁莽的事情,总之,米雅没有认为能赢。既然如此,那米雅的目的是什么?

那就是「以最好的条件输掉」。

──幸好粮食支援本身已经确定。光马大人也说得理所当然。那么应该要这就满足。虽然很对不起马优大人,但火之一族的回归就只能让时间来解决。

米雅输掉的情况,之后带来的问题是米雅骑的马会被富马拿走,但其实关于这点她没有太担心。毕竟光马说过。

「对手要求的话」就得让出马。

──他好像很看不起东风。这如果还说出「给我」,完全就只是在泄愤。

那……传出去会很难听。

由于对火之一族做出的行为,富马的立场很不利。在斗马中胜利来证明清白是很好,可说是比赛的正当报酬。然而,再加上夺走对方的马就值得商榷。还不是因为要对手的马才夺走,而是为了找碴。

这一幕看在其他族长的眼中会做何感……?

──而且我不是骑马王国的人民,而是别国的公主,这点也应该对我有利。

就算米雅能骑马,也顶多是以骑马王国之外,而且是以公主来说算会骑的程度。骑马王国的人根本像是打从出生就一直骑着马,两者明显根本无法比!就是这才好!

光马说过,「要求与失去坐骑『危机』相衬的回报是当然的」。

可是,由米雅当对手的话……危机根本不存在。

──呵呵呵,反而是如果会在跟我的比赛中感到危机,那必须要放弃自称为骑马王国的一员吧。

在那「绝对会赢是理所当然」的比赛中胜出,而且还为了泄愤夺走对方那匹自己根本看不起的马?

那无疑是丑态!真的是非常难看的行为!

──然后就算因此被夺走……他也不可能亏待东风。

再怎么说都是骑马王国。在那里生活的人们,米雅对他们爱马的程度有着绝对的信赖。但是这次又加上「在斗马的比赛中泄愤抢来的马」以及「别国公主的坐骑」这两项条件。

会敢随便亏待吗?

答案是否定吧。反而是富马在其他族长们的面前,必须百般呵护,绝对不能让东风受伤或生病。

──这去富马大人那边,反而能够过着比当军马还更舒适的马生不是吗?

像这以输掉为前提构思,再加上……米雅向在场的所有人呼吁。

「我在。利用狼真的是那么坏的事情吗?」

虽然反正会输,但既然受到众人瞩目,就说出自己的主张。

「我听了大家说的话,一直在。的确……过去放逐火之一族之际,必是有着不安。因为突然说要养狼,根本不知会变成怎。我觉得以率领部族的人来说是很妥当的判断。」

米雅也会如此判断吧。身为胆小鬼,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思考。然而,米雅静静地摇头。

「我能理解那是当时的人们做出的判断。但是至今仍受到那判断的束缚,不能说是明智之举。因为火之一族在卖给富马大人之前,不就有养着羊,至于马,慧马骑的是非常出色的马。这不就是骑马王国人民会过的生活吗?养狼到底有什么问题,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火之一族不就证明了养狼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即使如此却仍然厌恶,米雅感觉那是没试过就讨厌。

──以为黄月番茄很难吃,所以都没有吃主厨做的炖菜。跟那时的我一。

米雅脑海里闪过的是那一天的苦涩回忆。

身为知那后悔的人,米雅实在无法坐视不管。因此她必须要说出口。

「如果那是大家的坚持就没办法,我一定无法理解大家的心情吧……可是,即使如此,要不要重新思考一次,那真的是该拘泥的事情吗?好不容易跟火之一族的人重逢,能够直接说上话,各位应该仔细看着慧马和狼花,重新考虑。不然的话,可能会错过重要的事物喔?」

黄月番茄的炖菜成为米雅喜爱的菜色之一。

那个味和主厨的体贴,要是继续被「讨厌的东西」这刻板印象束缚,就无法品尝到。

希望他们不要重蹈自己的复辙,米雅才提出诉求。

然后那逼真的演讲,确实触动了族长们的内心。

在场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唯一口的人只有光马。

「……原来如此。那个诉求是否正确,会藉由斗马揭晓吧。」

「是吗?我或许用不着问神,答案也很明显喔?」

自己输掉的可能极高,故米雅不得不这么说……

「无论如何,我会祈祷这次的重逢对骑马王国来说是好事。」

「您说得对……老夫也希望会是如此。」

光马深深地点头,把目光移到山族之长富马身上。

「不过,富马大人这下就不能输了呢。你得准备不愧对骑马王国之名,引以为傲的最顶级良驹。」

「咦……?啊,不,可是,那个,喔,对了。我才不会做那幼稚的行为。就算接受斗马的邀请,准备我们最好的马,那米雅公主就毫无胜算。公主说过马不分贵贱,一定会骑自己的那匹马吧?那么我们也配合她……」

富马提不起劲。

这也难怪。毕竟赢的时候能获得的好处太少。不可能会派出最棒的马……然而。

「你在说什么?神圣的斗马准备最棒的马是理所当然。身为骑马王国十二部族的族长,准备符合这个名号的马才合乎理。」

听到光马的发言,其他族长们也纷纷表示赞同。

就算是大国堤亚穆的公主,即使稍微会骑马……骑马王国的人也不能输给她。准备绝对能赢的顶级良马是当然的。

同时这也是教训。

毕竟他在同族困窘时没伸出援手,而是趁机买下对方的羊。族长们认为那心术不正的人该受罚。

所以不允许富马偷懒。警告他要派重要的马参加斗马。还有──

「话虽如此,由族长出战并非骑马王国人民的公主,的确太不成熟。你应该有位跟公主年龄相近的女儿。骑手就由那个女孩担任如何?」

光马说的是马厩准备最好的马,在骑手方面做出让步。

「小骊吗?不……可是。」

本来富马不满地要反驳,结果还是只能点头接受。

既然对火之一族做出暴行,他几乎没有别条路可以选。

就这,后来被称为天马公主的米雅•卢娜•堤亚穆敲定要参加斗马仪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