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话 漩涡米雅,降临

「首先我要感谢各位愿意提供这的机会。我是火族的长老,名叫火狼花。这位则是火族族长的妹妹,名叫慧马。」

狼花缓缓站起身来,口发言。在用锐利眼神注视族长们之后,静静地低头致意。

那魄力已经足以吸引族长们的耳目……但更加吸引众人目光的是介绍为族长妹妹的慧马。

毕竟是在进城时驾驭着那匹丽骏马的少女。

有如身经百战之战士的严肃表情,凛然的举止,众人为之感到赞叹。

这是不可大意的对手,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俊杰……各人的脸上浮现紧张。

这可说是透露出骑马王国病态的一面,拥有的马才是最大的评价基准。

之后等到所有人都自我介绍完毕后,最后由拉斐娜静静地口:

「我是威尔家公国公爵千金拉斐娜•奥路加•威尔加。有几位族长跟我有见过……」

她轻轻地侧着头,露出清爽的笑容。

接着拉斐娜静静地闭上眼,吟诵神圣经的一节。

『神降临地上之时,饲养羊的人们奋勇上前迎接。』

「最先迎接我们的神,因而受到巨大祝福的牧羊人,各位是其后裔,能参加这场会议对我来说是喜出望外。但愿神的祝福和伟大指引与这场会议同在。」

庄严的祈祷让在场的人们心中吹起清风。

然后族长会议静静展。

口的人是主持会议的光马。

「好了。召集这次会议的是林族之长,马优大人。首先来说明这场会议的主旨吧。希望你能说明为何要将我们召集到此地……所求为何,可以吗?马优大人。」

「哈哈哈,被光马老丈称为『大人』实在令人有点不好意思啊。」

被问到的马优装傻地笑了几声,接着缓缓站起来。然后他整理好很长的袖子后,静静地将目光投向众人。

「那么,各位亲爱的族长,感谢愿意响应我的号召。还有能跟各位共度如此好的时刻,我甚感喜悦。」

他用像是在唱歌,有如舞台演员的宏亮声音述说。

「喔,你说好的时刻?」

马优深深点头回应光马的问题。

「是的。我们再度找回了失散的兄弟。由于过去的争执而分扬镳的血亲,现在再度重逢的这个时刻,我们的祖先一定也感到欣喜。」

他的呼吁打动了几位族长,那些人像是深受感动地点头。

甚至有人感动到眼眶泛泪。骑马王国的人民,基本上是善良又直率的人们。

「原来如此。也就是马优大人是为了分享那感动才召集我们,是这没错吧?」

「当然不只是如此。听说火之一族因为歉收,正陷入穷困之境。结果导致其中有人沦落为盗贼。放着此事不管是我国的耻辱。这不就没脸面对我们的祖宗光龙吗?」

「喔。意思是希望我们出手帮忙救援穷困的火之一族?」

光马拍了一下手,露出微笑。

「这的话,事情就简单了。流着同血统的一族遇上困难。要支援多少食物都行。而且也必须跟他国涉吧。蒙受盗贼损害的国家,得派使者去做出赔偿才行。」

这次所有族长都点头赞同光马的发言。

不管过去有过什么的争执,帮助同胞是理所当然之事。根本无需议论。那是骑马王国的良知。

基本上他们是善良又直率的人。

不过……这时马优刻意再深入一步。

「不,光马老丈。事情还没结束。我是为了谈论骑马王国的未来,才请各位聚集到此。」

对于这段话,光马瞇起眼睛。马优没有理会继续说:

「火之一族陷入穷困是不幸的事情。然而同时我也觉得是天启。希望各族长能考虑,将火之一族、将我们分扬镳的兄弟,再度接回我们的身边。」

这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一口气凝结。

「意思就是林族接纳火之一族是吗?还是说,将火之一族拆散成其他十二部族来接纳……」

「你不是很清楚并非这个意思吗?既然是光马老丈……」

然后马优环顾完族长们的表情才说:

「我是这么。现在不就正是从十二部族回到十三部族的时刻……其他的族长们要是站在跟我相同的立场,肯定也会有相同法吧?像我一最先发现火之一族的话……」

「这可难说。不实际站在那立场就不会知。老夫觉得马优大人对火之一族太过妥协。你应该是历史歌的高手。你把过去造成我们分扬镳的争执全都忘了吗?」

这个指正是由年龄仅次于光马的族长提出。其他族长们也都面带困惑地注视着马优。

伸出援手是理所当然。然而,分扬镳的一族再度加入国家……这巨大变化究竟会带来些什么,没有人不会感到不安……

就在这时。狼花轻轻举手后口:

「不,虽然对马优大人很不好意思,其实林族不是头一个。有位族长跟我们已经有情。我们以前受过山族的富马大人照顾。」

突然被提到,富马惊讶地抖了一下肩膀。

「喔,居然是这吗?」

马优有点惊讶地说。然后他很遗憾地摇头。

「什么嘛,富马大人,你怎么不早说呢。」

马优看向脸色有点发青的富马后,询问狼花。

「那么火之一族跟山族有往来……?」

「啊,不,那是……」

狼花口打断好像说些什么的富马。

「对。在我们陷入穷困时,富马大人向我们提议,说要购买我们的家畜。首先是羊,接着是山羊,甚至连马都……」

这时引发了第一巨大洪流。

「……这是怎么回事?富马大人……?」

特别壮硕的族长用粗犷的声音说。

附带一提,他就是刚才受马优的发言所感动,热泪盈眶的男人。大家都知他很单纯又容易激动,是个非常重情重义的男人。

「不、不,那个……」

其他的族长也都白眼相向,富马变得支支吾吾。

长久分扬镳的火之一族对这件事并不知情,但无偿帮助穷困的血亲,是从古老时代就由十二部族共同遵守的某规定。

那行为不该追求自己的利益。不是涉,也不是生意。

为了让对方重新站起来而伸出援手的行为,是完全的慈善行为。

然而,富马却跟穷困的火之一族购买家畜。

家畜是财产,说得更明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失去那东西,就算暂时得到金钱,之后也必定有更艰难的穷困在等着。

明知如此却还买家畜……那是违反规定,不被允许的行为。

现场的气氛一口气转变为责备富马,以及对火之一族的同情。

这在马优的计算之内。

单方面给予火之一族温情,要求隶属……马优并不希望以这形式迎接他们。这是为了找出平衡点的措施。

然而,就像要否定正要形成的发展,沉重的一句话响起。

「但是……狼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声音的主人,光马用沉静的视线注视着狼花以及她身旁的慧马。

「要舍弃狼的话,那老夫就能理解。毕竟那是我们分扬镳的原因。如果说要舍弃狼,那我很乐意接纳火之一族。但是……」

像在思索似地沉默后,光马又继续说:

「若要由林之一族吸收,那有必要遵守林之一族的规定。同地风有风的、山有山的规定,将会自然地舍弃狼吧。然而,若要原封不动地接纳火之一族,表示我们也得接受火之一族的规定。这一来,也得接受利用狼的惯例。不是如此吗?」

「对、对啊,正是如此。啊,真不愧是光马大人。我也是说火之一族不会被认同为我们的伙伴,才会买羊而已……奇怪?」

富马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根本没有人要听。

互瞪的光马和马优营造出的胶着状态。因为每个人都确信打破这个状态的会是两者的其中之一。族长们屏息静观事情发展。

然而,下一洪流正要从别的地方产生。极为强力,像是把一切都吞噬,漩涡般的洪流。正要以某个沉稳的声音为契机而产生……

米雅认真听着族长们说的话,暂时感到安心。

──嗯,果然是自家的事情。看来能够确实解决。

在米雅看来,他们在争论的是要用什么方法拯救火之一族。照马优的主张回归骑马王国是最好,但最低限度的状况也能争取到粮食的支援。

没有任何人说出要见死不救,这实属好事。

──要找寻妥协点,只有当事人们办得到,照这子看起来,我没有任何插嘴的必要呢。很好……

然后米雅双手抱,静静地闭起眼睛。

今天不会做出数某东西来打发时间的举动。那是浪费时间。

今天的米雅是认真模式。

认真地要面对……自己的发胖。

──等到这场会议结束之后,终于要跟姐姐对峙……时间比预期的还少。要怎么做才有效……?我得认真思考……

问题是要如何有效率地运动。

米雅知自己绝对不是讨厌运动,但要照吃的量来运动会很辛苦。

──得个能持久的做法。这一来……

米雅这时静静地点头,轻轻地睁眼。

「对啊,骑马不就好了……」

毕竟这里是骑马王国。

那骑马是当然的发展。

──每天认真骑的话,是很不错的运动,跟阿贝尔一起骑会很心。能够长久持续,稍微多吃点也没关系吧?

对自己出的点子沾沾自喜的米雅随即发现。

族长们刺在她身上的视线。

「这话……是什么意思?米雅公主殿下。」

就连光马都一改平常难以捉摸的态度,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询问。

「…………啥?」

米雅虽然愣住,但也敏锐地察觉。

流向再度逐渐在改变。

自己改变了事情的流向……

然而,即使是米雅也有没发现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制造的流向,是将族长们全部吞噬的巨大漩涡……

「骑马不就好了……」

米雅的这句话带给马龙像是头被人敲打的冲击。

而且这点不只是他。其他的族长们,统率各个部族,被要求具备沉着、勇敢和相符的智慧,那些族长们全都说不出话来。

其中最快回神的是光马……

「……那是,难……不。」

他像在否定什么似地摇头。可是──

「在这场合说要骑马只有一个答案吧。就是『斗马』。」

马龙做出断言。

斗马──那是骑马王国自古以来的审判方法。

简单来说是将先骑马抵达目的地的一方视为正确,非常单纯的判定方法。「以马的脚程快慢,向我们展现神意」就是请求神做出判定。

冷静一,那方法对很会骑马的人,或是拥有好马的人非常有利……但比起用刀剑或腕力服人的方法要来得和平,很像是骑马王国会采用的做法。

不过,那斗马在近年很少举行。

因此正常不会觉得异国的公主会做出这提议……但马龙之前有听她说过。

「这么说来,米雅小妹妹说过对吧……说有事前调查骑马王国的事情……」

没错,米雅说她事前有缜密调查过骑马王国的各事情。

……实际上没有说到那地步,但在马龙脑中情报都拼起来了,所以也没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