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暗杀者解除爱情魔咒

起身后,玛荷就睡在旁边。

完全安心而放松的脸。上次看到她这种表情是一起生活那时候。

身段像她这样俐落的人很少会露出破绽,因此能看到这一面更让人欣慰。

「……塔儿朵、蒂雅、玛荷没有遇见我的话,都已经死了是吗?虽然我早就明白,当面听到那些话还是会有感触。」

要说那是她们的命固然容易,但我已非事事都能如此看开的傀儡了。

我转世重生于这个世界是为了阻止艾波纳失控。

可是,看了玛荷的睡脸,我会觉得自己是为了拯救她们而重生。

「早安,卢各哥哥。」

玛荷看似爱困地揉着眼睛醒过来。

她应该很累吧。

起初都是随玛荷摆布,后半段就换我主导了。

如我所料,光靠进修有极限,玛荷对此并不甘心。

而且不服输的她连这方面都想拚命学习,把我逗乐了。

「早,玛荷。身体还好吗?」

「不好……哥哥真坏心。」

玛荷白眼瞟来。

明明是第一次,我却稍微粗鲁过了头。

因为她太惹人怜爱,理性就被我抛到脑后。

「是我不好。让我为妳冲一壶茶。」

「不行,我来冲。奉茶给哥哥,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工作。」

「我差点忘了。」

三个人一起住的时候,大部分家事都是由身为专属佣人的塔儿朵负责,然而泡茶是玛荷的工作。

玛荷起身披上家居服,直接往厨房走。

备有厨房也是高级旅馆的特征,一般旅馆就不会在各个客房提供这些。

茶叶的香味飘来。

我听见敲门声,有篮子从门板底下被送进房里。

旅馆的早餐服务。来得正好。

玛荷把茶端了过来,也一并将篮子提到我这边。

「来用早餐吧。」

「也对,昨天运动以后肚子就饿了。」

「卢各哥哥,你平时都很帅气,偶尔却会讲出这种有大叔味的话呢。这样算性骚扰喔。」

居然说我有大叔味……有点伤人。

「我会留意。」

「嗯,麻烦你了。我希望哥哥能比任何人都帅气。」

玛荷露出微笑,我也回以微笑。

我端茶享用。玛荷冲的茶还是一样,面面具到,喝了让人心灵祥和。

还有,旅馆提供的三明治。

……令人吃惊,我没抱多大期待,味道却还算可口。

「玛荷,这用的是马勒伊的面包呢。」

「亏你尝得出来,内馅也是高级品喔。这间旅馆可是专供上流阶层投宿的。」

马勒伊是城里数一数二的面包店,我住穆尔铎时都会去消费。

而且这些面包似乎是今天早上烤好送来的。原来如此,不愧是玛荷选中的旅馆。

把这间旅馆记着吧。

「呼,肚子安稳下来,我也要回去忙工作了……其实,有件事非得告诉哥哥。」

玛荷说着就递过来装了文件的信封。

我拿到手里简略过目。

「这看来……不寻常呢。」

「是啊,相当不寻常。我正在让当地的谍报员进一步调查。」

玛荷给的资料上记载了位于此处西北方的城镇,名为碧尔诺且小有规模的城镇里所发生的异象。

这阵子该地不只地震频传,一个月更有多达十几人失踪。

非但如此,我用于布设通讯网的缆线也断了。

连塔儿朵拿我锻的短刀,在以魔力强化过的状态下也无法切开的那种缆线断了。

目前那里的通讯网是环状架构,即使其中一边断线仍可沿反方向连线通讯,因此我并不困扰,然而那种缆线会断掉就是件怪事。

连同居民失踪这一点来看,有状况正在发生。

「或许是魔族搞的鬼。而且,对方还算有脑袋。」

「哥哥设想了什么样的事态?」

「我接连杀掉的兜虫与狮子都是肉体派魔族,对吧?所以说,我猜魔族会提高戒心改用阴招。从这件事情可以想到的是对方正在暗中准备大屠杀,时候一到就会将城镇的居民瞬间宰光。而且【生命果实】长出以后,要趁难缠的家伙赶去以前逃跑。这就是对方的打算。」

没有多一点情报就脱不了推测的范围,但举例来说,对方可以事先将城镇底下凿空大半,再一口气引起地盘崩塌……用这种手段的话,现在会有地震频传、缆线被切断的状况就没什么好奇怪了。而且若有万一,对方可以让城镇的全体居民瞬间罹难。

「说得对呢。从兜虫魔族那次的事件来看,杀完居民到【生命果实】长成会有几天缓冲期。不过,敌人要是能让城镇居民瞬间全数罹难,就可以在我方发觉有状况并赶去现场之前收拾一切……或许对方就是这么想的。」

没错,正常的程序是事件发生→展开调查→联络能因应的人→因应状况的人赶至,无论再怎么争取时间,每个步骤都得花上好几天。

假如魔族正照着我的设想在准备,人类阵营就会被它们捧走【生命果实】溜掉,束手无策吧……没错,除了我以外。

「仔细想想就觉得通讯网实在优秀。」

然而,只有我位于常识范围之外。

只要这个国家发生状况,我都可以靠通讯网立刻得知,并在当天用飞的赶到现场。

就算是魔族,应该也不晓得这一点。

正因如此才能及时抢救。

「还有一件事,我无论如何都感到好奇。」

「妳说说看。」

「为什么魔族只出现在亚尔班王国呢?要避免战斗的话,挑没有勇者和哥哥的国家下手会安全得多吧?巨魔、兜虫和狮子三头魔族接连袭击了这个国家。这次异象若真的出自魔族之手,加起来就是第四头了耶。」

「我也对这一点怀有疑问。过去我认为魔族的目的在于诱出勇者并将其除掉,所以才刻意只找这个国家下手。之前那个巨魔魔族明确提到过杀勇者是它的目的。可是呢,像这次敌人要避免遇上我和勇者,却还出现在这个国家就很奇怪。」

从以往的文献来看,并没有单一国家接连遇袭的纪录。

正因如此,周边各国都与亚尔班王国做好了有事将外借勇者的协议。

魔族与魔王属于每隔几百年就会出现的灾害,各国都有自己的一套因应之道。既然各国都有为自国蒙难之际做准备,魔族应该会攻击任何国家。

可是,敌人却不那么做。

换句话说,表示当中有仅限这次的异常因素存在,有某种理由使它们不能对亚尔班王国以外的国家下手。

「手头上的情报不足以当判断材料,先一面收集情报一面因应眼前的目的……谢谢妳。有这份文件,我就可以采取各种行动。」

魔族的事找魔族打听最快。

所幸,我有头绪要找谁。

「有帮到哥哥就好。我冲完澡会回到欧露娜,从早上就有重要的会议。」

「妳真忙。」

「是啊。不过,那就是我扮演的角色。虽然很辛苦,但我以自己能帮到你为傲。」

玛荷说完就进了浴室。

……好女人。

我重新体认到这点。

那么,我去做我的工作吧。



后来我回到了图哈德领。

我派人调查疑似有魔族暗中活跃的城镇,并且试着与蛇魔族米娜接触。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事要我善后。

「辛苦你了,卢各少爷。」

「卢各,你又窝在房里了耶。」

「看来妳们俩完成今天的训练了吧。」

塔儿朵和蒂雅点了点头。

我在启程之际有出作业给她们,她们俩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

「你在忙什么?」

「嗯,法兰多路德伯爵已经在开庭时发挥作用,我要做事后处置。」

「啊,听你说我才想到。他不是爱上扮女装的你了吗?现在怎么办?」

「我正在用露的名义写信给他,内容是说我已经平安回到领地,期盼跟伯爵见面。而且我两个月后就会去王都,希望他等着。」

这封信是用样似女性的笔迹所写。

这也是暗杀者的技能。

「你这么做,只是在跟他拖时间吧。」

「这样就够了。这两个月之间,我跟他会有好几次书信往来……我要让露的言行、喜好与习惯在互动间渐渐脱离法兰多路德伯爵的理想,让他逐步感受到露与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女性有大幅落差。我敢打赌,这段恋情过两个月就会冷却。之后,我只要直接跟对方见面演一段助他梦醒的戏,两人间的恋情就结束了。」

被露单方面甩掉的话,法兰多路德伯爵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