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暗杀者解除爱情魔咒(2)

保不会自暴自弃。

所以我要先安排时间,一点一滴扭曲他对露的感情。

到最后,再让对方主动把我甩掉。

「你这么做还满费事的耶。」

「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为了顺便致谢,我会让这出戏以最完善的方式落幕,以便让他放心挥别已经告终的恋情,结束后什么都不留。」

人的心容易转变。

何况露与法兰多路德伯爵之间萌生的恋情,是靠戏剧性表演带来的短暂产物。

彼此都没有多深的了解,就要逐步认识原本并不知道的部分,借此察觉、体认对方并非理想对象,进而将怀有的兴趣放下。

「卢各少爷现在的样子感觉有点恐怖……呃,即使受到冷落,我还是会一直喜欢少爷的。」

「塔儿朵就爱操心。妳是在想,卢各或许会用刚才说的方式对妳吧。」

「呃,那个,我并不觉得少爷会抛弃我。只是,我心里感到有一点点害怕而已。」

「妳不用慌成那样。对于用这种方式玩弄人心的家伙感到害怕,是理所当然会有的情绪……我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妳们,是恃着自己跟妳们建立的感情。因为我相信妳们肯接受这样的我,才说得出口。」

只想被她们喜欢的话,我就不会露出阴暗面。

即使如此,我仍当面展现出来,这是因为我信任她们俩,更是为了对一直挂怀着露这件事的两个人做交代,要她们放心。

「是的!少爷,我放心了。」

「卢各,假如这种事能让我反感,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喜欢你喽。」

「这样啊。」

我微微苦笑,然后把信写完。

信被绑在信鸽腿上。

这只信鸽并非图哈德家所有,而是法兰多路德伯爵送给露的。

他应该想都没想过,为了传递爱意而送的信鸽会带来分手的结果吧。

白鸽展翅飞舞,直上天空。

这样法兰多路德伯爵之事就了结了。

我咳了一声清嗓。

「塔儿朵、蒂雅,明天我会让妳们交作业,要做好准备。」

接着就好好验收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她们俩所获得的新力量吧。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