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 不论是怎样的你

「周君,请一定要帮帮我!」

休息日里,最近一直在努力学习和锻炼身体的周,今天也早早地起床了,坐在床上发着呆的他,在清醒与睡着之间徘徊着。突然,伴随着真昼的惨叫,周最心爱的少女扑倒了他。

虽说周只是在发呆,但毕竟现在还很早,真昼居然会这么早就来访,而且没有敲门就直接闯进了卧室,这的状况完全周丝毫没有料到,这让原本凝固着的周顿时睡意全消。眼前的真昼正倚靠在周的身上,泪眼汪汪地俯视着周。

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真昼不会用这方式来访,也不会这扑向周吧。周眨了眨眼睛,再次看向了真昼的脸,强烈的不协调感迎面袭来。

她平时那可爱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变化,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都会觉得很可爱。

只不过,那可爱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在头顶上,可以看到某个和头发同色的三角形的东西。

就和周最喜欢的动物的耳朵一模一的东西,居然长在了真昼的脑袋上。难是还没有睡醒吗,周一边着,一边抱紧了趴在他身上的真昼,抚摸她的头的时候,顺带试着摸了一下,发现它异常的柔软温暖。

周用指腹稍稍触碰的时候,就有感觉到一脉动般的触感,怎么都不像是玩具。

「......早安?」

这是现实吧?周疑惑着,小心翼翼地朝着正趴在周口上发出「呜呜」的声音的真昼问好,她便抬起了头,焦糖色的眼睛慢慢地湿润了。

「周君,怎么办?唔,早上起来后,耳朵就......」

「......这是真的吗?」

「我可没有这么闲,一大早就准备这一个和血之躯一逼真的发饰来恶剧啊!」

真昼用带着有些自暴自弃的声音在周的前大声说,她背后的尾巴正微微摇晃着。相比普通的猫尾巴,这条尾巴要粗的多,毛发也都竖了起来,目测是激动的缘故。

周不由自主地轻轻摸了摸尾巴,真昼的身体随即抖了一下。这光滑的触感,就算与抚摸真昼头发的感觉相比,也毫不逊色。

「......是梦啊。」

周半信半疑地嘟囔着,继续紧紧地抱着把头顶在他身上的真昼。周的怀里传来了「请不要把这当梦」,这的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

真昼一点点地将脸凑近,露出了不满的表情,在极近距离下直勾勾地瞪着周。

因为耳朵动来动去的缘故,真昼看上去就像是因为闹别扭而瞪着人的猫咪。

(好可爱。)

明明知异常事态正在发生,但是长着猫耳和尾巴的真昼实在是太可爱了,相比于焦虑与不安,混乱和要疼爱的心情更加满溢而出。

真昼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她的情绪比平常更明显地流露了出来,这更凸显了她的猫咪特质,这让周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对不起,我先歉。我知这很严重,但是你,太,太可爱了嘛。」

这下去可能会被误解成轻视这个紧急情况,所以周坦率地说出了内心的法。真昼虽然简单易懂的发出了不满的「哼」声,但她的表情却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真的很抱歉。」

周老实地歉后,真昼坐起了身子,滑倒了周的膝盖上。她微微鼓起脸颊后,轻轻地用头顶了一下周的膛。

「这的我,你喜欢的话倒也无所谓,但是,如果你不和我一起考虑今后的对策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尽管真昼摆出了一副生气的态度,但周也明白她并没有真的生气。虽然感到很抱歉,但真昼的尾巴摇来摇去实在是太可爱了,周没法将这的法从脑海中赶走。

「总,总之,先确认一下现状吧?」

尽管真昼的心情不太好,但她还是天真无邪地倚在周的身上蹭来蹭去,这或许是无意识的吧。实在是太可爱了,周尽力地将喉咙中就快溢出来的声音憋了回去,他俯视着真昼,用抚摸的动宣泄心中的爱意。

真昼的身上,猫耳和尾巴依旧长在那里。

似乎是注意到了周的视线,坐在周的腿上的真昼缓缓地摇了摇尾巴。

「......早上起床后就变成这了吧?」

「是的。我也不记得昨天有做过什么特殊的事。话说回来,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成为长出猫耳和尾巴的原因吧?」

「说的也是。」

生活在现代的日本,按照正常的思维来看,长出猫耳和尾巴是不可能的。周在触摸尾巴的时候,也能感受到里面的骨骼。一天之内,骨骼隆起,从人体内长出来,怎么说也不可能。

说起来,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的而变化呢,

又不是幻世界,周在内心嘟囔着,再次俯视真昼。

三角形的耳朵在周的注视下微微摇晃着,上面覆盖着和真昼发色相同的毛发,并没有露骨的不协调感。虽然出现在人的脑袋上让人感到有些违和,但多亏了真昼端正的五官,她整体上给人一可爱的印象,只不过可爱的程度更胜平常。

「......因为在面对很不现实的现象,所以我要问的问题会有些不切实际。你记不记得做过什么会被猫怨恨的事情?」

「从整个人类族来看,可能有做过吧,但我个人是不可能会做出能被猫诅咒的事情的。」

基本上,真昼是喜欢动物的,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是那会伤害动物的人。如果是不喜欢的动物,她也不会主动去找麻烦,而是会避免与之接触吧。

「说起来,我最近连猫都没见过,自从去完猫咪咖啡厅后就再也没见过猫了。」

「也是呢。」

最近在附近也都没见过流浪猫,所以和猫打的可能几乎没有。如果去熟人家里的话,或许能看到,但真昼不太愿意进入其他人的家里,所以也不太可能有那的机会。

那为什么会发生这事呢?周看向了低垂着猫耳的真昼,她像是在沉思什么似的,把手放在嘴边,就好像有什么烦恼一,视线在下方游移。

「到什么了吗?」

「啊——什么都没。」

「哪怕是一些小事也行。」

周看向了真昼,心中着,如果有线索,哪怕是只有一点点的可能,也要去探个究竟。真昼抬起了头看向周,露出了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你昨天不是在电视上看了关于猫的节目嘛。」

「啊,是的。」

昨天晚饭后,周随意地打了电视,看到正在播放着的动物节目,里面有猫的特辑。

「周君,你不是觉得那个很可爱,要抚摸,要被治愈吗?」

「是啊。」

「我也同意了。」

「......是啊?」

到底要说什么?周凝视着真昼,而真昼则是尴尬地垂下了眉毛。

「的确,我同意了,但我有一点法。」

「嗯。」

「我也让周君像那疼爱我,这。」

周不由得僵住了,而身旁的真昼似乎无法再继续忍耐下去,将脸埋进了周的口。

不知是违背了真昼的意志,亦或是反过来,遵循了她的法,尾巴正优雅的摇摆着,偶尔还会将身旁的周的手臂缠住。

沉默降临了。

或许是因为害羞,真昼那双人类的耳朵变得更红了。

「......不会吧。」

「应,应该不会吧。」

周没有指出真昼声音中的颤抖,只是紧紧地抱着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透过真昼头发的缝隙,周看见了抬起头的真昼的眼睛变得软绵绵而又水汪汪的,不由得心中一软。

虽然真昼的眼神中充斥着羞涩,但在那眼神深处,闪烁着的期待的神色,使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不过,要是在这个姿势下出现反应的话不太好,所以周将只浮现出来一瞬间的望扔到了脑海的一角,温柔地放下了真昼。

「总,总之呢,对吧。先吃早餐吧,我整理一下心情。」

「好,好的。」

所幸的是,真昼并没有怀疑周的奇怪举动,在周的催促下,她坦率地点了点头。她的耳朵依然时不时的摇动着。

「......我在,你可以正常的吃饭吗?人吃的东西对猫有毒,人体食盐的摄入量也对猫有害吧。」

「首先,我应该还是人类的身体......虽然长出了猫耳和尾巴。但我的五感依然是人类的。如果这不是人类的感觉,我就没法准确地分辨颜色,如果我保有的是猫的五感,那我会因为周围的气味和声音而感到困扰吧。」

「啊——说的也是。」

周也听说过猫的眼睛无法像人类一准确地捕捉丰富的颜色。如果原本就习惯了人类视觉的真昼觉得并无异常的话,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那我去准备早餐了。」

真昼主动承担起做早饭的任务,精神抖擞地下了床。

真昼的动比平时更加轻盈灵活,或许并不是完全没受到猫的影响吧。周目送着那拖着长长的亚麻色的背影离去,暗自松了口气。周从床上下来后,轻轻地跟在了真昼后面。



「......果然是长出来的啊。」

慎重起见,葱类和生鸡蛋等猫不能吃的东西被踢出了早餐的菜谱,吃完早餐后,周又重新仔细地打量起真昼的子。

坐在沙发上的真昼似乎也冷静下来了,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只不过,和脸上的平静不同,真昼的猫耳和尾巴一直在忙碌着,试图传达出她的情感。为了确认,周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猫耳和脑袋界的地方,发现这完全就是长出来的。

毕竟尾巴长出来的地方非常危险,所以周没去检查,但据真昼本人所说,尾巴也完全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

顺带一提,尾巴碰到布料的话似乎不太舒服,所以真昼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裤子,因为这个,她的肌肤时不时会露出来,所以尽快处理一下比较好吧。

「毕竟会有痛觉嘛。」

「我这大概是真的吧。」

只要在明亮的地方,在清醒状态下确认的话,就能明白那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吧,而且从触碰时真昼的反应来看,就知那里面有神经通过。

用指腹触碰尾巴,柔软细腻的毛发的触感让周非常舒适。真昼似乎也不讨厌尾巴被抚摸,她老老实实地待着,露出了痒痒的表情。

「......好暖和啊,毛茸茸的。」

因为真昼似乎能感觉到,所以周在抚摸的时候格外的温柔仔细。

比起平时对真昼的抚摸,周这次更加用心,尽量不让真昼感到不舒服。周的手指轻轻地滑动着,而真昼依旧乖巧地任由他抚摸。

倒不如说,真昼正舒服的眯起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比平时还要容易理解的多,行为也更像是在向猫靠拢了。

周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摸了摸真昼的脑袋,然后将手慢慢地滑向了她的脸颊。真昼自己便很高兴地将脸颊贴在了周的手指上,发出了甜的喵喵声。她本人似乎并没有自觉,脸上依旧是那副满足的表情。

(......好拍照啊。)

要说愿望的话,周用视频把这录下来。自己最可爱最喜欢的女朋友,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动物的元素,贴在自己身上撒娇。难还会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真昼依偎在周身上,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大猫一。周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歪歪扭扭的,没办法立刻恢复原状,脸上也松松垮垮的。

幸好真昼沉迷于撒娇而没有注意到,要是被人看到的话,周肯定会羞耻的不行吧。

要疼爱真昼的心情根本停不下来,所以周便暂时放任自己的手肆意疼爱着她。但是,因为真昼看上去有些疲惫了,周心着做得太过火也不太好吧,便停下了手上的动,然而——

真昼睁了眼睛。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带着「不再继续了吗?」的意思,抬起头看向了周,让他忍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总之,我知你是只大猫猫了。」

为了平复心情,周假装冷静地慢慢告诉真昼,她随即便睁大了眼睛。看上去还是人类的瞳孔啊,周稍微松了口气,摸了摸真昼的头安抚她。真昼的脸颊便又明显的松弛了下来。

「舒服吗?」

与刚才相比,冷静下来的周这么问。真昼似乎也在事后理解了,自己刚刚究竟露出了什么模,脸上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你玩得很心吧?」

「嗯,那是因为真昼一直在撒娇嘛,所以忍不住就......」

「真是的!」

周的大腿被重重的拍了一下,但并没有感到疼痛。如果真昼用指甲的话,可能会有些疼吧,但她只是在用指腹拍打而已。

变成猫之后,总感觉真昼的指甲比平时更尖了,但她和猫不一,没法把指甲缩回去,所以她本人也在小心地注意着吧。

「......真,真是的,请不要把我当成猫,好吗?」

「不好,谁让你那撒娇......」

周的腿被真昼默默地当成了鼓。

「对不起啦。因为太可爱了所以就......」

「......是这对猫耳很可爱的意思吗?」

「是长着猫耳的真昼很可爱的意思。」

「那就没办法了呢。」

终究还是真昼,只要夸奖她很可爱的话,她就会心情愉悦的将尾巴晃来晃去。或许是因为变成猫的缘故,真昼太过于坦率了,周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太过于单纯了。

「让人有点担心啊。」

「你说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

真昼似乎听见了,她狠狠地瞪了周一眼,但是在周温柔地抚摸和糊弄之后,真昼暂时的退让了。周松了口气,抚摸着真昼的手掌,直到她的心情好转之后才停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