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 醒来之后

早上一醒来,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



让周最先感到不对劲的地方,是睁眼之后,出现在眼前的一头熟悉的黑发。

就算是周再怎懒散,也不可能在学生时代的生活中完全不照镜子,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最近因为打算要好好地打扮一下自己,所以周比以往更在意自己的外表,头发的保养也一定程度地增加了,玩弄自己头发的机会自然也增多了。

现在在眼前的,正是这头秀发。

此时此刻周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并不只是出现在视野里,而是一头秀发完整的遮挡住了周的视线。周会感到混乱也是自然的。

「到,到底是......欸?」

比先前更违和的感觉产生了,究其原因,是因为周自己编织出来的话语,听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可爱了。

已经升上了高中二年级,变声期早就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周自己的声音本该十分低沉。

尽管如此,那如风铃般的,清脆悦耳的声音却从周的嘴里滑了出来,让这声音不由得变尖了。

那声音实在是太过于可爱,而且听起来格外的耳熟,周连忙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喉咙。脖颈的纤细的触感,让周不由得看向了自己的手,然后发出了难以形容的颤抖的声音。

平时那指节分明的手指并不在那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纤细,修长而白皙的手。

而充当那双手的背景中,还是那一如往常的黑发,已经那张每天都能在镜中看到的脸,它们就呆在那里。

此时,周终于理解了眼前的存在是什么,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是,我自己,在那里吗?)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周在昨天以前经常看到的,自己原本的容貌。

如果周的记忆没有出错,那么昨天真昼似乎是做了一个关于过去的梦,实在是睡不着,所以来到周的家周借宿,而周也接受了,两人就这睡在了一起。在那之前,没有任何异常。

睡得非常安稳的原本的自己,就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感到十分混乱的周看向了他的脸。就在这时,顺着肩旁飘过来的亚麻色的头发,才终于唤醒了周那半睡半醒的脑袋。

周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了那原本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有着柔软触感的东西。那有着剧烈起伏身体上,穿着的正是昨天周曾称赞过的那件可爱的衣服。

周隐约地始理解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周自己的大脑却拒绝接受。

这怎么都是不可能的。

这又不是幻的世界,自己的意识怎么可能会进入别人的身体呢。

「......唔。」

正当周双手抱着头坐起来的时候,睡在自己身旁的存在似乎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恐怕,现在周的意识在真昼的身体里。

那么,眼前的这个自己的身体里,究竟是谁的意识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周君?」

真昼薄薄的嘴中,吐出了比平常起床时要更加低沉的,但仍有些稚气未的声音。

这声自己绝对不会使用的称呼,让周感到自己的视线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这情况周虽然有过一瞬间的象,但万万没到两人的身体真的互换了吧。这幻世界才会发生的事情,居然成真了。

没有对上焦的眼神带着迷离和困倦,要捕捉住周模糊的身影。

那双黑色的眼眸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皮睁之后,又缓缓地闭合上了,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这个动。

「......那个,真昼小姐。」

「是,是......嗯嗯?」

大概是被呼唤她的声音,亦或是被她自己发出的声音给吓到了吧,真昼的音调也和周一变得非常尖锐。

接着她茫然地清了清嗓子,像是在确认似的,又发出了一些声音,然后缓缓地,睁大了清澈的双眼。

就在那双黑色的瞳孔明确地捕捉到周——准确的说,是捕捉到有着真昼外表的周的瞬间,她猛地坐了起来。

真昼猛地坐起了上半身,几乎可以说是跳起来了。她对着周露出了极度混乱的表情,抓住了周的肩膀,来回比较着两人的身体。

周轻轻地拍了一下瞳孔地震的真昼的胳膊,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嗯,抱歉,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请你冷静一些。好吗?」

或许是因为做了用真昼的声音安慰真昼这很奇妙的事,周的心情感到十分复杂,但如果周也因为慌乱而陷入混乱不堪的状态的话,恐怕就没办法收拾现状了。所以周努力试图保持冷静,对着真昼露出了微笑,真昼的手顿时卸去了力气。

「唔,那个,我......」

「我明白,我明白。是真昼对吧?」

周明白,看到真昼的外表挂着的微笑,或许会让她更加混乱,但为了让她也冷静下来,现在的周绝不可以有任何动摇。周尽可能温和地安抚着真昼,努力让她冷静下来。

虽然真昼感到头晕目眩,但她似乎明白了,周的意识就在自己面前的这具身体里,接着她低头看向了真昼自己正在操纵的身体,然后马上意识到了这副身体本应属于周,嘴里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真昼那抽搐着的子让人心生怜悯,她的脸上挂满了悲伤的色彩,让周不禁垂下了眉梢。虽然周也一哭,但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是要驱散自己身上的不安,然后他便握住了仍然困惑不已的真昼的手。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君,是你对吧!?」

「我也不知。早上刚一起床就变成这了,我早上刚醒来的时候也被吓坏了。当时我就躺在你的旁边,身体也变成了真昼的身体。」

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来说,这已经都不能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异常状态,真昼会动摇也是理所当然的。或者反过来讲,周依然能坦然地分析着、把握着事态,不让自己的思绪到处乱飘,这才是怪事。

真昼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换身体的事实,瞳孔渐渐湿润了起来。虽然她并没有哭出来,但是她的眼球晃动地如此剧烈,以至于让人觉得泪珠随时都会滴落。光是看到本属于自己的脸上,露出了这副泫然泣的表情,周就感到一阵胃痛。

「怎,怎么办?」

「我问......不,真的。我们昨天只是普普通通的睡在一起吧。」

「应,应该是这没错」

如果硬要挑一个与往常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真昼做了一个噩梦,然后中途惊醒后,来到了周的身边,这的事之前也发生过。而且如果只是陪睡就会互换身体的话,全世界的夫妇都应该会有这的报告吧。

无论怎么,这都像是一场梦吧。

「话说回来,就算是做了那事情,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也不可能互换身体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可是事情演变成了这莫名其妙的状况......」

「你冷静一些。先让心情冷静下来,查明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然后思考今后的对策吧。」

「......你还真是相当冷静呢。」

「看到了比自己更慌张的人,反而就冷静下来了......如果自己也陷入混乱中不知所措,事情就会向着糟糕的结局一路狂奔吧。」

或许是因为真昼也和最初的周一,慌张混乱而又不安的缘故,周变得格外冷静。

当然也有几成的原因是,本属于自己的脸就在周的面前,展露出了周无论如何都不会露出的表情。

「......对不起,我这么慌张。」

「抱歉,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知会慌张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一定也会手忙脚乱的吧。正是真昼给我带来的惊喜,我才能冷静下来。」

周温柔地摸了摸真昼的头。那明显比平时举的要高得多的手,以及为旁人体验到的,抚摸那黑色短发的触感,都让周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为了不破坏自己在真昼心中很可靠的事实,即使达不到泰然自若的程度,周还是故镇定,真昼也像是产生共鸣般似的冷静下来了。黑色的瞳孔终于捕捉到了周的身影,微微露出了笑容后,就将目光移了。

「冷静下来了吗?」

「......是的。」

这时候,真昼的身体发出的清爽的声音帮了大忙。只要一听到这个声音,心情就会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或许这就是所谓的1/f波动吧,虽然也不确定就是了。

(译者注:1/f波动理论认为,1/f波动可以让人感到心情愉悦,安全舒适)

可以确定的是,故意发出的这声音,有着很好的平息其他人的动摇的效果。

周用温柔的话语安抚着真昼,抓住了真昼心情恢复平静的时机,周继续说:

「目前可以知的是,我和真昼换了身体。但是完全不到原因。真是束手无策啊。」

「感觉完全不到原因。」

「要是能到的话,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说起来,换身体这事,除了创出来的以外,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是这没错......」

周在这个世界活了十六年,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换身体的事情。如果真在某人身上发生过的话,就算上新闻也不奇怪。正常情况下,他们会被送进医院检查,如果真的发生身体换的话,肯定会成为热门话题吧。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换身体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吧。至少周用迄今为止培养出来的常识看来,这的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正因为实际上这的事情发生了,这才让周陷入了混乱之中。

「总之,调换身体的理由和原因还不清楚,所以暂且放在一边,接下来的生活才是重点。」

「接下来的生活。」

「今天是星期六,彼此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也是假期,还有一段缓冲的时间。如果能在这段时间之内变回去,就可以平安无事地继续生活了。但是,如果没能变回去呢?」

吞口水的声音,钻进了耳朵里。

「我们就必须要取代对方的生活。希望你能够理解。」

在讨论嫌弃与否的问题之前,变成别人来生活,而且还是异,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周不认为自己可以维持这对身体彻底的保养,亦或是维持与其他女的友关系。真昼对异的接受能力也相当差,所以周不认为她能忍受男社会中随意的身体接触。周围的人肯定也会察觉到不对劲吧。

真昼似乎也象到了,脸色变得惨白。可以到,试图去融合进彼此的生活中是多么的无谋。

「总之,一边摸索着变回去的方法,一边慢慢地适应彼此的身体吧。如果几天之后,还是变不回去的话,就算是被怀疑脑子有问题亦或是精神病,也要去看医生。」

「......好的。」

一到那的未来,两人就只能沮丧地叹气。至少在周和真昼之间,他们的身体互换了的这个事实不会动摇。

两人都垂下了自己的肩膀,始观察起各自换之后的身体。

周再次看向现在的身体,不愧是真昼的身体,所以相当的纤细柔软。虽然观察女的部会令对方不适并且相当的失礼,但从女的视角来看,那个原来会这遮挡住脚边的视野吗,周的内心发出了这的感。

如果要说真昼的身材比一般人更加凹凸有致,那确实是事实,但是脚边的视野被遮挡的相当厉害,平时的话应该要相当小心吧,周这么感慨着。

真昼似乎注意到了周的视线所指之处,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平时的话,周会对拿自己玩笑的树投以这半眯着的视线,于是很快就察觉出来那眼神中带着的责备的意味。

「对,对不起!我没有用那眼神看的!真是非常抱歉!」

「不用这歉啦。你只是单纯在确认女的身体而已吧。」

真昼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妙的流露出了一傻眼的理解感。这让周的脸颊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我,我先声明一下,我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我发誓,我没有做过。」

「这点小事我还是知啦。你要是真的做了,那就不敢和我对视了吧。我不觉得周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就是你对我的信赖啊。虽然我不会那做的啦。」

如果说对恋人的身体完全不感兴趣的话,那肯定是谎言吧,但是罪恶感更胜一筹。如果趁机对借来的身体做那些事的话,周的良心会非常不好受,所以他尽可能的小心,不要做出不谨慎的行为。

「对吧。我没有担心这个哦。话说回来,我还是很在意周君的身体。」

「欸。」

周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真昼口中居然会说出「在意周的身体」这的话,让周感到非常高意外,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不知是不是因为察觉到了加速的心跳,真昼将自己的手放在口上,确认着触感。

「毕竟我还是第一次体验男的身体,自然会在意身体能力到底有多大差异啊。虽然我自己也有在锻炼,算不上是体弱多病,但说实话,还是根本无法和男的身体素质相提并论。」

「哦哦,原来是这......」

听到真昼的法之后,周明显地松了口气。下一瞬间,不知该说是觉得自己太过于肤浅,还是该说感到非常愧疚,周很把有这念头的自己揍一顿。但周意识到现在自己正借用着真昼的身体,只好绷住脸颊,好不容易才平息了那冲动。

说到底真昼还是太过于天真纯洁了,她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难还能有别的意思吗?」周压抑着差点就要扭曲的表情,淡淡地回答「没什么,请不要在意。」

真昼似乎并没有理解周的意思,但似乎是回忆起了先前的对话,结合起来思考了一下刚才的话,眨了眨眼之后,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

「...... ......我才不会做那事的呢,笨蛋。」

真昼似乎正确地理解了周的法,小心翼翼地捏了一下周的脸颊。

或许是因为真昼是第一次使用男的身体吧,她的动格外的小心,生怕弄疼了周。她温柔地捏着周的脸颊,周只好有些泄气地用傻乎乎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啦」。

让真昼随心所地捏了一会后,两人觉得一整天都呆在床上也很奇怪,于是便决定先吃个早餐,然后再休息一下,但是——

「总之先换衣服......」

「......你觉得你做的到吗?」

理所当然的,问题发生了。

因为和异换了身体,所以换衣服也成了一个难题。

就算是情侣,看到真昼不加掩饰的身体,对周而言难度相当的高,罪恶感也不只是一点半点。就算是真昼,也不希望突然被周看见身体吧。

「我只要不往下看就没事了。」

「我的话没办法吧。真昼也不希望我看到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